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97章 捻军(九)

正文 第97章 捻军(九)

    出了潼关向东就是陕县,从陕县向东就进入洛阳,洛阳继续向东则是虎牢关。任何由西向东进攻的军队冲出虎牢关之后,在他们面前展开的就是广袤的黄淮平原。在这片平原上物产丰富,交通方便。明末李自成就是走的这条道路进入河南,接着挥军北上攻打北京,逼得崇祯皇帝上吊。

    捻军与陈玉成的部队沿着李自成走过的道路杀出了陕西,突破了陕县,陈玉成一番猛攻后夺取了洛阳,太平军随即就在洛阳经营。捻军很快就突破了虎牢关、荥阳,杀进了河南。

    这消息传到了以涡阳为核心据点的湘军这边,倒也引发了一阵不安。到3月中旬,涡阳十几万百姓被杀的干干净净,捻军4月下旬就杀出了虎牢关,只怕是捻军是出来报仇的。

    曾国藩不以为然对属下说道:“陕西到这里几千里地,若是捻匪真的知道消息试图救援,只会比当下更早赶来。当下乃是青黄不接之时,捻匪自己带的有粮食,一两个月后粮食吃光,就到了收获之时。那时候他们也容易找吃的。想来捻匪打的是这个主意。”

    听了曾国藩的判断,湘军众将都相当同意这个观点。打仗最关键就是得有军粮,官兵若是吃不饱的话,这仗就不用打了。

    湘军这边得到了消息,光复军同样得到了消息。光复军在太平军中有直接的情报来源,在捻军出动的决定下达之前,就有人把这个消息送给了光复军。淮河防线的司令雷虎是从广州那边得到的这个消息。

    对于这样的折腾,雷虎忍不住抱怨道:“都督为何还不赶紧到南京?他带着中央到了南京,我们哪里还用折腾这几个来回。就算是有电报,捻军在河南活动,广州知道了有什么用?”

    这抱怨很有道理,不过也仅仅是抱怨而已。更何况有了电报之后,一通情报即便是从寿州那边发到广州,再从广州发到淮阴的总指挥部,顶多就是两天。雷虎其实真正不高兴的是在情报分享上,淮河防线司令部的优先度比较低。现在光复军真正会随时面对战争的前线只有淮河防线。

    “雷司令,都督不到南京,想来也有他的想法。我听说在广州那边整顿的很凶。不少部门抓了不少贪赃枉法的。”党委书记徐开文劝道。

    雷虎没好气的说道:“贪赃枉法的该抓就抓,该杀就杀。别说广州那边杀,我们这里就会放过么?”

    党委书记是现在党委负责制里面的一把手,军区司令除了身为军事主官,也是党委副书记。所以一支军队里面,书记和主官之间也未必是谁更据有高级别的地位。例如雷虎这样的老资格,又非常能干,他在党委会议里面的影响力反倒比书记更大。

    党委会议的讨论中,大家讨论的焦点是满清能顶住么。捻军现在理论上是太平天国的一支,各个部队的首领都有太平天国的官职。眼下在河南与山东活动的两支捻军总兵力接近十万,太平天国之所以让捻军在河南、山东等地自由行动,目的就是搅乱满清现在掌握的精华地区。如果是十万光复军,一次北伐就能完全夺取河南、河北与山东。捻军即便是战斗力不行,也能让满清遭到沉重打击。

    “这不是光兵力的事情,满清能消耗的起么?”雷虎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光复军积累了这么多年,稳稳成为第一线总指挥官的雷虎已经能够用经济的视角看待问题了。战斗并不是两军对圆,冲锋号响起干起来才叫做打仗。为了发动战斗,前面要做大量的准备。这些准备得占全部战争90%的比例。征兵、训练、编组部队,筹集粮食,生产武器,侦查,组织部队行军,身为司令的雷虎要关心的就是这些。真等到战争开打的时候,雷虎能说的只剩下“不要大意,奋勇杀敌”。

    这些都是韦泽努力教给光复军的知识,作为光复军中开创了不少失败先例的雷虎,已经能够理解战争。

    讨论问题的档次拉高到了战略高度,这讨论就变得更加简单起来。孙子兵法中讲,“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

    光复军则采用了量化的制度来贯彻战略判断,粮食、兵力、训练、装备,把这些数据拿出来之后,交战双方整体力量对比就清楚的呈现出来,胜负之分也同样变得简单易懂。有样的战略基础,判断指挥官的能力也有了一整套标准。

    所以雷虎每次开会,部队都有种事情很简单的感觉。各级政委与指挥官发现,自己要做的事情清清楚楚的摆在眼前,干得好不好,那就得个人凭本事了。

    讨论只进行了不到半个消失,党委书记徐开文就总结道:“十万捻军能打一年,三个省什么都不剩了啊。除了一堆积攒了战斗经验的清军之外,他们的机动作战能力基本为零。”

    雷虎补充道:“几支主力部队应该能拉出来打打,不过也不用指望他们有什么野战能力。”

    “那咱们要不要向都督申请,明年这个时候咱们进行北伐。”这样的观点立刻就被提出。

    但是军事讨论也就到此为止,韦泽是光复军的第一人,可韦泽也是整个新政府的第一人。他不仅要考虑军事,还要考虑政治。雷虎他们能够施展自己能力的领域却仅限于军事一个领域。

    雷虎说道:“我们把情报汇总一下,给都督打个报告上去。另外,报告里面也问问都督什么时候到南京。南京在现在的国土中央,指挥各地更加方便。请都督考虑一下这个因素。”

    报告是用快件的方式送到广州的,韦泽看完了雷虎的报告之后,只是命令把报告收起来。政治部主任沈心试探着问道:“都督,现在广东的工作也不是那么急迫了,我们可以考虑去南京的事情。”

    中国地理几条分界线把中国分成了数个天然的经济区,岭南就是其中一个。随着新的广州城的建设进入了正规,整个岭南的核心已经出现。如果韦泽到了南京,那就等于是要把岭南交给下面的同志负责,韦泽除了管理整个解放区的工作,还要把大力气花在长江流域上。

    鸿基的煤,琼州的铁,广西的铝,越南与暹罗的大米,岭南地区不断开发的橡胶,兰芳省的黄金,以及面对海外的贸易体系。岭南地区发展的极快。在此地监督两三年的话,岭南定然会有全新的突破。此时离开岭南是不是一个好的战略选择,韦泽心中犹豫不决。

    看着韦泽深思的模样,沈心劝道:“都督,我们还是要给同志们大展拳脚的机会啊。”

    “哦?你这么看。”沈心的话让韦泽有点意外。

    沈心坦然说道:“都督,同志们都很服气你指导的方略,我觉得都督你是对大家不放心。现在整体框架已经搭成了,剩下的事情都督你看着干的更好,你不看着,也差不到哪里去。可都督,此时乃是大家立功的时候,你若是不给大家立功的机会,这些功劳落在你头上又有何用?”

    这话从人性上来讲的确很正确,即便韦泽不喜欢这种观点,他也得承认这说法是正确的,“我现在就担心他们是想立功。功劳和立功是两码事。功劳是对干过的事情进行的评价,立功是为了得到功劳去干事,这两者是天差地别的不同。”

    沈心继续劝道:“都督,中央编写的《正确的思想是怎么来的》一书,里面专门讲述了这个问题。书里面反复强调,这些都是从实践中来的。我觉得都督你还是应该相信大家,给大家实践的机会。而且最近处理了这么多人,不说弄得人心惶惶,工作也受些影响,我们只要卡住要点,不干活的不给机会。大家也总得松口气吧?”

    韦泽曾经不理解为何当年贪污那么严重,现在他完全理解了。当国家拉动投资建设的时候,这是最大的现金流。能对如此巨大的钱毫不动心的人基本是不存在的。制度与法律就是告诉所有人,动了这些国家的钱,国家就要收拾你。反复强化体制内的法律意识,为的就是让惩处人的时候尽可能的少受到干扰。

    好多老革命都倒在了金钱的诱惑之下,这也就是韦泽的地位无法撼动,若是韦泽早早离开广州,天知道这里会搞成什么模样。

    但是沈心既然说的对,韦泽也觉得自己到了该去南京的时候了。他说道:“现在的关键是留谁在广东。”

    大浪淘沙,一大批很优秀的同志也在淘汰中逐渐浮现出来。例如王明山这个同志,他能力不错,更有趣的是他那那种绝不轻易妥协的别扭个性在这个阶段起到了极大的作用。王明山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性格这些年逐渐变得圆融了不少,但那只是表面而已。在各种立场性问题上,只要王明山觉得自己站在正确的立场上,他是毫不妥协的。

    韦泽很想把王明山留在广东,可又担心王明山会不会搞的太过份。前来韦泽这里告状的人越来越多,王明山出色的工作的确是积累了不少矛盾。沈心若是留在广东,是个非常好的人选。但是沈心本人的职务走不开,韦泽对沈心非常倚重。所以没办法把沈心留在广东主持大局。

    “我们给王明山同志配个好搭档,你觉得谁比较合适?”韦泽问沈心。

    “我觉得庞聪聪同志不错。她一直是钢铁集团的书记,工作那可是相当出色。她也懂经济,她当省长,我认为非常合适。明山当省委书记,只要他不乱干涉下面同志的工作,这个班子应该能行。”沈心给了建议。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