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95章 捻军(七)

正文 第95章 捻军(七)

    1865年3月1日。新天京城长安城外的积雪还有些许残存。长安朝堂内的炭火盆把屋内烧的暖暖的。龙椅上坐着的洪秀全虽然脸上还是那种教主特有的神色,但是与洪秀全亲近的人都能看出来,洪天王其实是坐立不安的。两旁的文臣武将们性子深沉的是板着脸一言不发,性子急躁的则是左顾右盼,手掌下意识的握紧又松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绪,却又都不说话。隐藏着的情绪让整个朝堂处于一种奇怪的气旋中。

    终于,有女官快步走进朝堂,跪下禀告,“禀告天王,翼王到了!”

    洪秀全脸上露出了压抑不住的喜色,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女官身上。还有些人看了女官一眼,就忍不住向朝堂门口看去。

    “快让石兄弟进来!”洪秀全命道。

    女官起身走出去,很快,外面远远的传来了呼喊声:“宣翼王进殿。”

    此时所有人都看向朝堂大门,在所有人的瞩目中,翼王石达开大步走了进来。石达开从1857年“开始远征”,此时已经过去了8年,石达开从江西出发,进攻浙江与福建,被左宗棠挡住之后又转而经过江西进入湖南。宝庆战役之后转而进入广西,后来又进入云贵,再入四川作战。

    这样的一番游走作战,在1864年的时候,洪秀全派遣的人终于联络上了翼王石达开。此时石达开攻打成都被骆秉章击败,不得不前往汉中。最终石达开终于服从了洪秀全的命令,“回师天京”。

    出天京,入天京。一晃就是八年,石达开离开的天京城是南京,现在的天京变成了长安。这种变化让太平军的老将们心中都生出一种唏嘘。

    不过没有人看不起石达开,大家都知道洪天王能够顺利离开南京抵达长安,完全是因为韦泽不愿意与太平军火并而已。在沿途之上,光复军给与了太平军诸多帮助。甚至允许太平军依旧换新的获取了新式的步枪。太平军用火绳枪改造的火帽枪,不管多破烂,光复军照样全部收了。换给太平军的是铸铁枪管,带刺刀的火帽枪。靠了这些武器,太平军才能在人生地不熟的西北纵横无敌。

    而石达开可没有这样的条件,他完全靠自己在大西南奋战数年,以少敌多。清军硬是没能吃掉石达开的部队,还让石达开带领了上万人马抵达了长安。作为太平军最早的五王中硕果仅存的一个,作为太平天国中资历仅次于天王洪秀全的一名领袖。大家的确认识到了石达开的能力。

    与完全脱离太平天国单干的韦泽不同,石达开虽然脱离天国,却从来都承认自己依旧是太平天国的一份子。所以对于石达开的归来,天国文武们都非常高兴。

    石达开也变了。1857年脱离天国的时候,石达开乃是风华正茂的26岁,现在他已经34岁了。时间在这位名将的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意风发的青年变成了从容不迫的中年。哪怕是对石达开心有不满的文官武将也忍不住有些为这等风度折服。

    “参加天王!”石达开走到洪秀全面前双膝跪地。太平天国的参拜礼节是跪地,但是不叩头,所以石达开平静的看着天王洪秀全。

    洪秀全从看到石达开的那一瞬间,神色中的欣喜就消退了。他的脸色中怒气越来越重,让文武们都觉得洪天王马上就要大发雷霆。当这种怒气升到顶峰的时候,洪秀全突然站起身,大步走到石达开面前。他一把拉起石达开,怒道:“石兄弟,你离开这好几年。你知道哥哥我有多担心么?!”

    话说到这里,洪秀全突然紧紧抱住石达开哭起来。

    这样的变故实在是大出所有人意料之外,可洪秀全哭的诚心诚意,不少老兄弟心有所动,也忍不住流下泪来。即便是如同林凤祥这样并不相信洪秀全的人,看到分裂的太平天国的老兄弟能够再次集结起来,也忍不住眼含热泪,甚是唏嘘。

    石达开完全没想到洪秀全竟然如此热情的欢迎自己,更没想到洪秀全居然会当众大哭。心有所动,石达开也突然眼圈一红,眼泪也忍不住流了出来。“洪大哥不责怪小弟,小弟……小弟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石兄弟,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能回来就好……,你能回来,哥哥我就……呜呜……我就放心了!”洪秀全边说边哭。

    文武中也不乏有人担心洪秀全会指着石达开大骂,甚至严惩石达开。没想到洪天王竟然能够做出尽释前嫌的明确表态,大家悬着的心都落入了肚子里头。

    而洪秀全也擦干了眼泪,对女官喊道:“摆宴!迎接石兄弟回来!今天大家一起喝酒!”

    酒席宴的环境比起朝堂上可就更容易拉进感情,洪天王与众将们纷纷与石达开碰杯。石达开大概讲述了他这八年“远征”的经历。虽然石达开不说自己到底多少次险死还生,但是光听了石达开几乎走遍了西南数省,大家就知道他这些年的艰苦。

    当然,洪秀全也讲述了太平天国与韦泽彻底没了关系,为了能够建立天国,太平军从南京那王气不足的场所到了龙兴之地长安。对于被韦泽撵走的事情,文武们也都不愿意多提。洪天王的说法就是官方的说法。

    酒宴气氛融洽,大家有哭有笑,尽诉离别之情。

    第二天,包括石达开在内的十位最主要的王爷在天王府开了个内部会议。这次就不用再说那么多废话。最新的局面自然说的清楚。太平军1862年杀进陕西,不到三年时间就完全占据了陕西各地,也控制了一部分宁夏。

    太平军上下都不认为此时有和韦泽打仗的必要。正如曾国藩认为满清现在需要荡平其他省份的造反者,统合起北方与四川的力量,最终与韦泽决战。太平军也认为想争天下,就得从满清哪里夺取地盘,充实实力。能灭了满清最好,如果灭不了满清,好歹也得从满清身上啃下几大块肉来。

    听完了这些太平军高层对未来战略的构想,石达开问道:“不知道是否拿下了河套?”

    诸王在陕西也有了两年多时间,大家当然知道“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河套地区的富饶自然不用多讲。林凤祥说道:“河套那边有僧格林沁,却不是太好打。”

    僧格林沁部下以蒙古骑兵为主,打得了就打,打不了就跑。太平军的部队也是机动战,但是在江南地区显得非常优秀的机动战到了西北就因为地理与气候变化有了很大不同。靠了火器与兵力优势,太平天国虽然控制了陕西,但是距离真正完全控制陕西,却还差得远。

    石达开接着问道:“却不知准备派哪位兄弟前去攻打四川?”

    翼王石达开总是能点到点子上,这点让大家很是佩服。培养出自己的骑兵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太平军在陕西站住脚之后,就准备进军四川。只是石达开这么问,大家觉得有些不妥。毕竟翼王离开天国好些年,现在他回来之后难道又要出兵么?

    仿佛完全没看到诸王的神色,石达开说道:“我手下的兄弟们从四川过来,若是大家要出兵四川,可以让我收下的兄弟带路。”

    林凤祥眼睛一亮,“翼王还是在天京主持事务的好!”

    “是啊!翼王还是留在天京城吧!”诸王纷纷响应林凤祥的建议。大家之所以欢迎石达开回来,目的之一就是希望石达开能够平衡一下天王洪秀全。洪秀全毕竟是天王,大家若是各行其是倒也罢了,可没有统一的中央指挥,对于战争影响很大。都被迫从南京跑到长安,若是说没人反思这中间的原因也不可能。韦泽能够达成那样的功业,不就是因为在光复军中韦泽说一不二么!

    石达开坦然说道:“天王,诸位兄弟,远征之时我就觉得当时意气用事,还是与兄弟们在一起时心里面安稳。此次回到天京城,我是不准备再走。只是我从四川过来,知道点四川的局面。现在打四川时机比较好。但是不管那位兄弟前去攻打四川,我却是不会去的。”

    有石达开的表态,诸王倒也放下心来。林凤祥为了缓和气氛,笑着说道:“翼王,若是先不说四川的事情,其他地方可有机会?”

    听了林凤祥的问题,石达开笑道:“清妖定然会认为我等只想夺取四川或者河套。若是此时能够派一支奇兵,出潼关猛攻北京。只怕能打清妖一个措手不及,”

    这个军事计划其实与当年第一次北伐相差不多,大家听了之后也只是笑笑而已。林凤祥也跟着大家一起笑起来。笑完之后,就是有关石达开的使用,其实双方早就派下面的人联络过。太平天国折腾这么久,官制终于明朗起来。六丞相的正官拥有强大的地位。石达开出任天官正丞相,林凤祥出任地官正丞相。天京之变后的洪秀全、石达开、林凤祥三巨头构架再次出现。这也是大家都能接受的局面。

    等会议结束之后,林凤祥找到了陈玉成,“你觉得翼王所说派一支奇兵进军北京,这主意如何?”

    陈玉成愣了愣,“却不知道彰王准备派谁去?”

    林凤祥答道:“捻军的兄弟熟悉地理,我觉得派他们不错。”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