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87章 经济边疆(二十二)

正文 第87章 经济边疆(二十二)

    “都督,这怎么做是不是对吴辽同志不太公平。”光复党全国代表伍元甲站起身,勇敢的向韦泽提出了意见。虽然伍元甲已经非常勇敢了,可他颤抖的声音还是暴漏了他的心虚。毕竟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质疑韦泽的命令,光是心理上沉重的包袱就几乎要把他压倒。

    1854年的时候,伍元甲是韦泽的警卫司马,就是警卫营长。伍元甲与吴辽关系不错,韦泽也有点印象。在军校讲课的时候,韦泽还记得伍元甲与吴辽坐同桌。

    绝不能有任何有关两人关系的暗示,而且考虑问题的时候也不能有这样的联想。韦泽努力抵抗着自己的恼怒。警卫长敢质疑统帅,哪怕是前警卫长,这也是令人极为不爽的。不过韦泽现在除了大公无私之外,他实在是想不出其他能够稳定局面的核心策略。至少公开质疑就胜过私下串联无数倍。

    如果不牵扯私人原因,韦泽觉得自己只能从制度上来进行解释。他问道:“你觉得对吴辽同志有什么不公平之处?”

    伍元甲看韦泽没有暴怒,他脸色好看了些,声音也不是那么颤抖了,“都督,撤职没问题。我只是觉得吴辽同志提出的好人坏人这个没说错。我现在在军中发现,那些出身地主士绅的,特别会钻营。可有些同志就是不争气,还就吃这套。”

    忍耐是种美德。韦泽脑子里头突然想起这句话来。如果他方才情绪激动的认为伍元甲是在反抗韦泽自己提出的政策,立刻就采取压制措施,那可不仅仅是起不到更好的效果,只怕还让伍元甲心生更多不爽。

    只是现在实在没机会进行更多反思,韦泽这么稍微一分神,就少听了几句。而伍元甲此时正说道:“……就是得清除坏人,不清除坏人,好人也会受影响!都督,不能因为吴辽同志犯了错误,就把他所有意见一棍子打死。”

    “什么叫一棍子打死?”韦昌荣腾的站起身来,“都督方才就说了,这个提案以后可以继续。这话音还没落……”

    韦泽喝道:“韦昌荣同志,代表发言的时候不容打断。这是代表会议的规矩,你身为代表就要首先服从规矩!”

    被韦泽一喝,韦昌荣立刻坐下了。伍元甲虽然因为自己的话被打断而很不高兴,可韦昌荣所指出的问题的确是伍元甲没注意到的事情。他的脸变红了,尴尬的站在那里一阵,伍元甲鼓起勇气大声说道:“都督,我不是要反对你。我这一辈子就只跟着你走。刚才是我想说话,我自己又很害怕。这后面的是胡言乱语。你别生我的气。”

    这服软的话一说出来,登时引发了一阵哄笑。在伍元甲旁边坐的庞聪聪等女性代表们的笑声尤其显得令人注意。

    韦泽也被逗乐了,伍元甲这家伙实在是可爱。坦率的话将对立斗争弱化到可以毫不计较对立矛盾的程度,这倒是有点出乎韦泽意料之外。

    在大家的笑声里头,伍元甲红着脸大声说道:“不过都督,我还是得说。这坏人得整顿。不整不行。”说完之后,伍元甲立刻坐回到位置上。紧靠伍元甲做的庞聪聪带着笑容低声对伍元甲说道:“按规矩,你说完了之后,要给大家说一声啊。”

    听到庞聪聪半是嘲笑的话,伍元甲跟弹簧一样蹦起来,对着代表们大声说道:“我说完了!”然后立刻一屁股坐回位置上。

    革命还有救啊!韦泽心里面忍不住想到。至少伍元甲这样的家伙好歹还没沦落到只为自己利益角度考虑的地步呢。

    韦泽此时的表情也缓和下来,他大声提出了一个问题,“在座的同志们,从军的,谁没有挨过军棍的请举手!”

    庞聪聪这等没有加入到作战部门的女性不是军人,所以没挨过军棍倒是正常。而从军的这帮人都有过军棍教育的经历。大家不知道韦泽为何突然这么问,所以脸上都是讶异的神色。

    “社会制度和咱们军队的制度基本一样。军法就是法律,谁犯法那是要严惩不贷。军棍呢不是法律,那是军队体系里面的处罚。军棍的处罚目的不是打军棍,而是让大家知道某些做法是不合适的。打几棍或者打十几棍,留下个深刻印象。在政府里面呢,这就是行政处罚。目的是让大家留下印象,那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韦泽坦然说道。其实他也是二十多岁后才理解了法律与行政处罚之间的分别,弄清楚了这个分别之后,很多法律上的事情就愈发明显了。

    “好人坏人和法律与行政处罚无关。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自己评判好人坏人的标准。大家都挨过军棍,这就是说大家都是坏人了?这就是说挨过军棍的同志都是大坏蛋么?明显不是这样么!如果把法律,行政处罚,和好坏联系起来。这天下都是坏人了!你们觉得是这样么?”韦泽最后拉长声音问道。

    大部分代表们面面相觑,大家还真的没这么考虑过问题。因为法律和行政处罚对大家来说都不是自己的事情,所以这些都不是大家考虑问题的基础。

    “为什么说,法律是社会的底线。因为军法就是军队的底线,这是不允许突破的底线。临阵逃脱,偷盗,抢掠,那都是我们的军队不允许的事情。出了这等事那是绝不允许放过。这就是底线。但是投弹没有达标,各种基础训练没有通过,我们采取的措施目的是让大家达成标准。而不是把那些同志打了军棍,咱们就爽了。更不是咱们说他们是坏人,然后就完事了。刚进军队的人,谁是天生就能达成标准的?我没见过,你们见过么?!”

    韦泽所讲的内容平和中正,又把理论上的东西解释的清楚。大家或许有些能理解,有些理解不到,但是听了之后都有些明白过来的感觉。

    “所以说,行政处罚的标准比法律要高。所以说,行政处罚可不是社会底线,这点大家给我弄清楚!”韦泽继续讲述着自己对法律、行政的观点。说这话的时候,韦泽突然觉得浑身轻松。正义的确是大家所追求的,但是定义出一个正义,并且对正义进行讨论的行为却往往不是大家在乎的。而且对正义的定义还有偏于苛责的倾向。现在韦泽就在定义正义,这种感觉实在是好。而解决了自己思想上的问题之后,韦泽感觉到了相当的欣喜。

    “最后的是党纪,政纪。这就是更高的要求了,可以说很多人做不到。我们光复党的党员们之所以是党员,是因为大家发誓要推翻满清,发誓要砸烂旧世界,建立起一个新世界。这个过程中间要面对无数的艰难险阻,不仅要打倒敌人,更要让自己战胜自己的弱点。正是因为平常人做不到,而我们光复党的党员能够做的比平常人好很多,所以我们光复党党员才会被委以重任。可这个标准是针对我们光复党党员的标准,可不是你随便拉出一个人就能对人家这么要求的。不是那回事的。这可不是社会底线,也不是在某个行业要达标的标准,这个是大家努力追求,努力锻炼自己还未必能做到的事情。我可以说,如果是拿这个标准去随便找人要求人家做到,那只能说是我们自甘堕落。”韦泽说道这些之后情绪激动,他是忍不住对此要做出长篇大论的讲述的。但是看着代表们愕然或者不解,或者若有所思的表情。韦泽逐渐锻炼出来的冷酷的执政者的理性提醒他,这个问题现在只能说到这里了。再说下去那就是画蛇添足。

    当然,韦泽也确定了一件事,未来的政治工作就是把这几个关系,这几个标准先给理顺。如果这个基本认知无法理顺,无法被光复党的党员们认知。其他的一切都没有基础。

    话头一转,韦泽把内容拉回到现在大家正在面对的问题上,“好人和坏人是基于基本情绪的观点。如果我和张三与李四不对付,有矛盾,或者干脆就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这家伙。那么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认为张三或者李四是坏人。那为什么张三或者李四是坏人。不需要理由,他让我不高兴了就是坏人。我现在可以对大家讲,我反对吴辽同志的提议,并不是我觉得吴辽同志是好人或者坏人。也不是我认为没有好人或者坏人。我反对这个提议是因为吴辽同志的提议没说到点子上。我们惩处犯罪份子,我们对不合乎各个行业规则的同志进行处罚,或者是某些党员或者政府干部们并没有符合党员与政府干部应该做到的标准。这些不能简单的用一句好人坏人来解释。这种解释对办事没有任何正面帮助,还要帮倒忙!我们是来做事的,我们不是来置气的。”

    说了这么一通,韦泽最后大声说道:“这次除了这等事,大家散会之后立刻开始学习。我话说头里,谁把这几个道理给我弄不清楚,谁就别想回去!谁弄不清楚,就老老实实的给我留在这里学到完全弄明白为止。”

    韦泽话音一落,韦昌荣、沈心、林阿生等人就站起来鼓掌。其他同志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都起立鼓掌。这次的事情最终就以这样怪怪的方式收场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