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86章 经济边疆(二十一)

正文 第86章 经济边疆(二十一)

    卫戍军区司令吴辽最终还是没有向政治部主任沈心交出名单,但是吴辽也没有公然表示要和政治部对抗到底。吴辽表示,“如果是都督向我要这个名单,我会给。但是别的人,我实在是没办法给。”

    沈心把这个话带给了韦泽,韦泽听完之后忍不住苦笑起来。这种戏码在评书,或者影视节目,甚至是韦泽在21世纪的时候见过好多次。原本韦泽觉得这和兄弟义气有关,不过韦泽自己坐在权力顶峰的时候,他的看法有了相当的变化。吴辽对制度,特别是文官制度根本就没有服从感。他对韦泽的服从可不是因为韦泽是文官理论上的最高领袖,而是因为韦泽乃是军队系统中无人可以比拟的第一人。只向上级负责,是武将们的一贯作风。

    所以韦泽不能不考虑一个政权从武将开国向文官政府的过度问题。就是这么耽误了半天功夫,吴辽却行动起来。就在光复党全国代表会议马上要结束的时候,同样身为光复党党员的吴辽跑到代表这里发表了他的观点。“地主、士绅、旧文人现在已经混进了政府里面,这帮坏人把好人都给带坏了。现在要毫不留情的清除新政府里面的这些坏人!”

    韦泽听了汇报之后瞠目结舌,整个人都呆住了。虽然不愿意用恶意来揣测吴辽这位革命功臣,但是韦泽不能不去猜测,吴辽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保不住部下的时候,他激愤之下选择了要扩大打击面的泄愤手段。

    而接下来的事情让韦泽觉得颇为惊讶,光复党全国代表中间,竟然有十几个人联名提出要清理政府内的坏人。古今中外,政治dou争一旦变成好人坏人的争执,那就进入了政治绑架道德的糟糕局面。可古今中外的所有能算得上是国家级别文明中,政治dou争无一例外的都会向着好人坏人斗争的方向而去。

    这份提案无疑引发了巨大的共鸣,相当一部分代表们都在文件上联署。这又让韦泽哭笑不得。这联署是文官斗争的手段之一,或者说是选举代表制的手段之一。韦泽其实深切的怀疑过自己搞代议制能不能搞成,自己搞人大会不会被完全无视。事实告诉了韦泽,而不用看电视,不用看新闻,这帮20世纪农民出身的人就能自然而然的使用了代议制的机制。可见不用担心制度不会被接受,只要制度建立起来了,那么权力者们自然而然的就会用制度手段进行斗争。

    此时已经不是反思民主与代议制的时候,韦泽突然发现如果他现在不赶紧对代表们进行引导,如果现在任由这股子风潮继续刮下去,那么韦泽很快就面临两个选择,第一就是眼瞅着“清除坏人”的议案得以通过,第二就是韦泽使用法律规定都让给皇帝的权力,来封杀这个议案。

    沈心也没有预料到吴辽的政治能量居然有这么大,得知了消息之后,沈心立刻跑来见韦泽。在沈心出现之前,人事部部长韦昌荣,政法委书记林阿生,总参谋长居俊峰等核心人员都跑来了。这一大办公室的十几号人全部是核心领导层的人员。

    也管不了这么多“老前辈”在,沈心激动的对韦泽说道:“都督,我工作失误,竟然挑起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工作失误了!”

    韦泽让沈心坐下,却没有评论沈心的所作所为。“我问大家一个问题,如果投票的话,你们会不会支持这个提案?”

    同志们被这个问题给问呆住了,大家也不知道韦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了,支持还是不支持?韦泽的态度太出人意料了。

    “我不支持!”

    “我不支持!”

    韦昌荣与沈心几乎是同时喊道。这两人喊完之后,互相扭头看了对方一眼。大家的视线也都落在这两人身上。韦昌荣是韦泽的铁杆,沈心是韦泽非常青睐的“新贵”,这两人居然如此一致,很多人的立场立刻微妙的发生了变化。

    慢了半拍,林阿生也说道:“我不支持!”

    “我当然不支持!”教育部长祁玉昌跟着喊道。大家看向有点气急败坏的祁玉昌,视线里面有着不友好,也有一丁点嘲笑。无疑,论出身,祁玉昌绝对属于吴辽认定的坏人行列。他要是会支持反倒是奇怪了。

    外交部长兼外交部党委书记左志丹问韦泽,“都督,你什么态度?”

    韦泽没好气的答道:“我自有我的态度,我现在问的是你们的态度!”

    “都督,你什么态度,我就什么态度!”左志丹连忙答道。

    左志丹带头,其他核心成员纷纷表态,“我们跟着都督走!”

    韦泽其实是很希望这帮人能够有明确的政治判断的,对这些人的忠诚心,韦泽也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遗憾,但是此时不是提高大家思想境界的时候。韦泽说道:“我们讨论的是犯法不犯法的问题,吴辽同志提出的是好人坏人的问题。从是否犯法的角度去看,谁犯法我们处置谁就行了。从好人坏人的角度去看,那处置了坏人,剩下的都是好人。这……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因果或者逻辑上关系么?”

    其实韦泽真心想说的是,按照传统的观点,好人是不能处置的。处置好人的定然是坏人。但是韦泽现在不能说这个话,因为这么讲的话,就是在指责吴辽拒绝让光复党的“好人”接受法律监督。真的把问题闹到这个地步,最终就变成了韦泽不相信光复党的同志是好人。那等于是让韦泽与光复党的这些同志们直接对立起来。

    韦泽心里面真的感激新中国时代党把中国人民当人看,从小学到的政治理论很多,而且21世纪时候网络这个工具让讨论变多,于是韦泽的民智被打开了。韦泽若是再年轻点,他只怕还真的能被这个问题给绕进去呢。

    “我不支持这个提案!”财政部的党委书记吴启路立刻喊道。

    除了原先四个公开不支持的同志之外,其他同志跟着纷纷表态。

    “我现在就回去给政法委的同志开会,要他们不支持这个提案!”林阿生跟着说道。

    韦泽一挥手,“同志们,你们要是回去和本部门的同志开会,或者与相熟的同志开会。我现在要求你们,要给大家讲清楚,这是不是我们支持不支持好人,也不是我们支持不支持守法。而是这两件事之间没有关系。这不是好人和守法,而是这个议题的逻辑,这个议题的因果关系根本把两个没关系的事情给拉到一起了!我要求你们开会的话这么讲,我要求你们开会的时候只能这么讲!你们听到了么?!”

    “听到了!”又是韦昌荣与沈心率先喊道。

    让他们出去办事之后,韦泽跟青蛙一样气鼓鼓的坐在办公桌后面。生气固然是韦泽此时的情绪之一,可韦泽自家知道自家事,他心里面害怕的感觉份量相当重。

    政治上的问题一个闹不好,立刻就是立场上的激烈冲突。21世纪有句网络上非常流行的话,屁股决定脑袋。不同的立场能让父子反目,兄弟仇杀。如果韦泽现在不能让所有人拥有共同立场的话,他就必须把矛盾阻止在爆发阶段之前。

    兄弟们犯法会被抓,与韦泽都督要抓兄弟们,这可是天壤之别的事情。可这两个认知之间的转变,其实未必需要什么处心积虑的挑拨。

    当天下午,韦泽亲自出现在光复当全国代表会议的主席台上,他坦然说道:“我现在要给大家讲一件事,我已经免除了吴辽同志广州军分区司令的职务。”

    听到韦泽的发言,卫戍军区司令可是极为重要的职务,那也是最被器重的人物之一。吴辽到底做了什么,会遭到这样的命运?大家的想法各不相同,此时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理由就是吴辽发起的这个联署提案。

    其实这个会议上午就能开,但是韦泽之所以到了下午才开,是因为他也得考虑到底怎么给同志们讲。打草稿是需要时间的。

    “我要告诉大家的是,这不是要处罚吴辽同志。他将调到其他军区任职。”韦泽首先得安了大家的心才行。

    果然,会场里面紧张的气氛登时就放松了不少。

    “为什么要调动,因为卫戍军区的唯一职责就是保卫首都。所以卫戍军区的政委也好,司令也好,都不是各个代表会议的成员。这是因为卫戍军区特殊的位置,特殊的职责。”韦泽继续大声说道。政治里面固然有各种权谋,但是政治也不完全是阴谋诡计,其实政治更多的反倒是阳谋。至少韦泽坚信,自己玩起权术来,那结果就是自己挖坑自己跳。所以他花费了好大的心力,才把自己从最初的各种情绪里头挣脱出来。然后他立刻发现,处置吴辽根本不用什么阴谋诡计。坦坦荡荡的告诉大家,吴辽失职。

    这个理由无疑被很多人接受了,大家都有警卫员,或者警卫部队。警卫部队必须完全服从命令,政务军务里面是绝不可能让警卫部队掺乎进去的。大家登时就明白了韦泽的意思。

    虽然接受了韦泽的理由,但是很多人都在考虑,吴辽发起的这个提案,是否也有效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韦泽身上,等着韦泽接下来发言。

    “我知道吴辽同志拿出了一份提案。既然吴辽同志不是全国代表,那么他就没有资格拿出提案要求全国代表会议讨论。”韦泽给了说法。

    有些人高兴,有些人失望。代表们的态度各不相同。韦泽接着说道:“当然了,如果全国代表想提出提案,我们有规章制度。可以按照规章制度来办。我的话就到这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