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84章 经济边疆(十九)

正文 第84章 经济边疆(十九)

    每年的10月到第二年1月,是中华民朝新政府的三会。1864年是光复党第二届全国代表会议的第一次会议。这牵扯到各级党组织重新选举的问题。试运行的国务院也得拿出工作报告来。

    11月11日,王明山跟着财政部党委书记吴启路一起前去见了全国政法委党委书记林阿生,等王明山做了专案报告之后,吴启路示意王明山先离开办公室。这两位光复军早期就加入队伍的老革命开始讨论起最新的问题。

    此时的天气很是舒服,可王明山觉得自己额头冒出热汗,背上是冷汗。因为心情压抑,他觉得脚步都变得沉重起来。以橡胶企业盈利和预算的差距为开始,财政预算部门的调查员到橡胶厂进行了调查。最初没人觉得这会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财政预算从来都不准,调查员们经常调查。

    调查的结果是,因为残次品率提升了,相当一部分解放鞋成了处理品。这种变化直接导致了盈利下降。

    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结论,工业品大生产期间的残次品率一直是个大问题。所以财政部把问题转交给负责的工业部,这种问题在工业部可以说堆积如山。很多问题拖了几年都没能完全解决。在平常,真正能解决这个问题大多数得靠韦都督亲自下达指示。

    可这次的事情并没有“劳烦”韦都督出马,工业部门竟然以超快的速度给了一个回复。“这是人为过失,请由全国肃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员会来处置此事。”

    “全国肃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员会”是政法委麾下的工作单位,按现在的办事流程,这个与财政部没什么直接关系。只要不是财政部自己内部有反革命和怠工者,那财政部顶多协助办案。可整个事情远远超出了王明山的想象之外。

    因为他是当年预算案的经办人,所以得到了一些消息。橡胶三厂里头有那个一个黑团伙,他们故意把好些批次合格的解放鞋评定为不合格,然后以处理残次品为理由,把这些鞋卖给了“民间商人”,再由民间商人勾结的海关人员把鞋出口到海外去。美国的南北战争打得如火如荼。解放鞋对于战争的帮助根本不用赘述。

    这些人的行为不仅让橡胶企业的利润大大降低,更让海关收入遭到了相当大的损失。而据说这个团伙的头目是皇帝韦泽同志的侄子韦昌寿。

    把主意打到了光复军军工企业头上,这是空前的事情。韦泽建立起“全国肃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员会”的目的其实不是肃反,镇压反革命自然有很多单位负责。这种态度是将怠工与反革命等同。国有企业搞不好的重大原因在于,国有企业搞不好的处罚很轻,没有贪污情况下,一般不过是丢了前程。所以对国有企业里头的问题用刑法,甚至是将其定性为反革命,这样的严惩重压之下,才能维持一个基本的纪律。

    王明山当然知道韦泽的决心有多大,所以他对查到韦泽的侄子会带给韦泽的影响捏了吧冷汗。案情并没有透露给王明山,不过王明山现在也有了点人脉。所以他在党校干校的同学偷偷吐露了些情报。据那些人说,是韦泽默许他们这么干的。

    听了这话之后,王明山大怒,他喝道:“这帮人竟然敢攀咬韦都督?”

    法院体系经过这么多年的建设,办案的兄弟也不糊涂,他冷笑道:“我们可不会被这帮混账给骗了。整件事里头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接到都督的暗示。所谓的都督默许都是他们自己说的。而且都督想要钱,还用干这等下三滥的事情么?一个批示,每年给都督多少钱,还有人敢不答应?”

    经由政法委的兄弟这么一说,王明山更是确定了此事与韦泽绝无关系。财政部的预算委员会是韦泽发起建立的单位,单位里面反复强调的就是韦泽所讲的话,“国家的钱是国家所有人民的钱,而不是某个人的钱。”韦泽从来没有给自己额外分配过任何钱财,他的操守是令王明山极为信服的。

    王明山非常清楚自己能够走到今天,的确是好友沈心在安庆把他拉上跟随韦泽的船,更重要的是有韦泽的赏识与提拔。所以王明山恨不得亲手把那些败坏韦泽名声的人给杀了。同时,他也为自己亲手推动了牵连到韦泽的事情感到很不安。在这个时代,明眼人都能看出韦泽完全是被人攀咬诬陷了。但是无疑会有很多人怀疑韦泽指示他的亲戚干坏事。

    迈着沉重的脚步,王明山前去找沈心。作为政治部主任,沈心应该有办法找出给韦泽洗清清白的办法吧?

    沈心明显是第一次听说此事,随着王明山的叙述,大多数时间里头都是从容镇定的面孔上浮现的是深刻的痛恨。见到这样痛恨的表情,见到沈心紧紧攥着的拳头。王明山心里面感觉轻松不少。

    等王明山叙述结束,沈心咬着牙,从牙缝里面挤出话来,“妈了个x,这帮人一定要杀了!”

    不过这种暴怒并没有持续太久,沈心的情绪稍稍平息之后,他板着脸对王明山说道:“明山,你信得过我,我很感激。但是我现在要求你,再也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一个人!你的领导应该对你说过这话吧?”

    财政部党委书记吴启路的确对王明山说过这话,王明山叹道:“我不给你说说,我心里头难受啊。那些人一定要杀了,可我现在担心的是会不会有人真的信了!”

    沈心冷笑一声,王明山看得出,沈心已经有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但是沈心接下来说的却是别的事情,“明山,我们都是跟着都督走到今天的。有人这么败坏都督的名声,咱们的想法都一样,绝不能饶过他们。不过此事却不是你能插手的了的。你现在该怎么工作怎么工作,这件事你就不要去想了。你要是忍不住去想,那就立刻工作,工作,工作!明白了么?这件事不是你插手了就能让事情变好的。你能明白么?”

    王明山沮丧的说道:“可我觉得是我捅了这个马蜂窝……”

    “他们干的坏事和你有个屁的关系啊!”沈心怒道,平时他说话可不会这么激烈,“是你唆使他们干的么?是你帮着他们这么干的么?这件事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查案也不是预算部门的工作,你充的哪门子大头蒜啊?”

    被沈心这么一通骂,王明山心情虽然没有变好,至少觉得轻松了一些。他忍不住问道:“都督不会生我气吧?”

    “王!明!山!”沈心一字一字的怒道,“你tm还说你担心别人把都督往坏里想,你tm自己就把都督往好处想了么?都督得昏庸到什么地步,才会因为你牵扯到发现此事就生你的气?你……你……你现在给我滚出去!”

    这番当头怒骂倒是让王明山豁然开朗了。是啊!韦泽都督这么明白事理的人,怎么可能因为王明山干了工作就迁怒王明山呢?这就是王明山自己多心了。狠狠在自己脸上抽了两嘴巴,王明山神色终于恢复了正常。他对沈心说道:“的确是我乱想了。你说的是,这件事我再也不会掺乎了!”

    见王明山总算不再犯浑,沈心叹口气,“唉!明山,这件事没人敢自己做主,政法委的林书记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都督。而且这等事悄无声息的处置掉就行了,何必闹到大家都知道呢!这韦昌寿该杀,可他毕竟是都督的侄子,杀了之后就行了。何必闹到谁都知道呢!你真的想多给都督留点脸面,那咱们就什么都别说了。说什么都不合适啊!”

    王明山点点头,他站起身就走,果然是什么都没说。

    当天晚上,在韦泽的办公室。

    “都督,韦昌寿是你的侄子,他该杀,但是这件事传到谁都知道,总是伤了你的颜面。把他们都给处决了就行了,咱们什么都别说了。说什么都不合适啊!”林阿生在汇报完情况之后,拿出了他与吴启路商讨完的结论。

    “哼!哼!哼哼哼!”韦泽从鼻孔里冷笑起来。这种亲戚借着势力胡作非为的事情韦泽不是没想到过,不过没想到真正发生的时候比韦泽想的更加不堪。

    韦泽的父母曾经告诉过韦泽,千万不要相信坏人。别看坏人干坏事的时候那能拍着胸脯说,他绝对守口如瓶,他绝对不会乱攀咬。可真到了被抓的时候,他们无一例外的都会把责任推给别人,这帮人最爱说的一句话“我是被逼的啊!”

    这次的事情里头明显证明了这个事实,且不说那帮前艇军出身的水上豪杰,在他们看来只是做了生意而已。海关、橡胶厂里面都有些干部参与此事,他们的理由可就多姿多彩。

    “没钱买房子,家里面人天天逼着他们要钱,不得不干了这些事!”

    “怕得罪韦泽都督,怕伤了韦泽都督的面子,所以不得不干了这些事!”

    “怕这件事被揭发之后损了韦泽都督的名声,所以也准备收手了。只是没想到调查人员来的这么快,才得罪了韦泽都督!”

    如果听这些人的理由,他们可都是实打实的忠臣孝子,可都是大大的好人!

    可这些大好人为何会犯下这些罪行呢?看来只怕就是韦泽都督的责任了吧。

    “都督,你别气着自己……”林阿生有点不安的说道。

    “哈哈!阿生,我真没生气。至少我现在可没生气,我啊,我觉得这些人给我上了一课呢!”说完之后,韦泽真的苦笑起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