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83章 经济边疆(十八)

正文 第83章 经济边疆(十八)

    亲眼看到处长客气的把韦昌寿送出办公室,肖碧宇的脸色变了好几次。

    对于韦昌寿所说的一切,肖碧宇原本并不太敢相信。现在看到这位韦泽都督的侄子竟然大摇大摆的到海关拜访处长。这不由得肖碧宇不信。

    只是走私事关重大,肖碧宇还是鼓起勇气以谈工作为由去找了处长。先把工作说完,肖碧宇问道:“处长,刚才那个人是都督的侄子吧?”

    “你也见过他?”处长有些讶异的问道。

    “听人说过。”肖碧宇答道,“他跑咱们这里做什么?”

    “有关解放鞋的问题。”处长答道。

    听了这话,肖碧宇心中一震,他连忙问道:“哦?那处长你答应他了?”

    处长答道:“什么答应不答应,不就处理品那点事么,能过去就过了。这个人啊,咱们也别多招惹。”

    其实韦昌寿前来拜访的表面理由是说有关处理品可以给海关便宜些。可海关是行政部门,哪里需要什么处理品。而且海关给亲属买鞋也不会想到买处理品。所以处长不想多提这等无聊的问题。

    但是在肖碧宇听来,这可就是完全不同的意思。他再也不敢多说什么,赶紧离开了会议室。

    当天晚上,胡正阳拿了一个纸包过来。肖碧宇打开之后忍不住倒吸口凉气。纸包里面是厚厚的几摞钱。大概看数量得有两三千元之多。胡正阳带着紧张的表情,压低生意说:“肖科长,这是韦昌寿让我转交给你的。你看要不要收下?”

    肖碧宇此时的注意力完全被这厚厚一叠钱给吸引过去了,海关的工资可不低。最近涨了一次工资之后,一个月他能拿到四百块左右。眼前的这叠钱几乎能顶上他半年工资了。虽然知道拿了这笔钱,就要上韦昌寿的贼船,可肖碧宇紧紧捏着钱,怎么都不肯放手。

    理论上,肖碧宇有二十万退休金。他也很多次想象过这些退休金要是垒起来得有多厚。但是那都是几十年后的事情,肖碧宇也就只能想想而已。肖碧宇每个月都要给父母钱,加上他那喜欢吃吃喝喝的消费模式,他也没机会攒起这么多钱。

    如果最初的时候肖碧宇还在担心走私带来的风险,现在肖碧宇就完全被走私带来的利润给吸引到了。“怪不得韦都督会让他侄子做这种买卖。”肖碧宇心想。

    见肖碧宇跟着魔般盯着那几摞钱,胡正阳只得提高了点声音说道:“肖科长,要不要收下?”

    肖碧宇终于听到了胡正阳的话,他用一种警戒与排斥的目光看着旁边的胡正阳。胡正阳被这凶猛的眼神吓到了一些,他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神色,往后退了几步。

    看着胡正阳退后,肖碧宇觉得心里面好受了不少。有人在可以随时拿到这几摞钱的距离内,让肖碧宇觉得自己的钱遭到了巨大的威胁。在威胁感消退的时候,理智还在提醒肖碧宇,这笔钱或不该拿。

    肖碧宇张开嘴,他很想说:“你把这个钱还给韦昌寿。”可嘴开阖了十几次,他竟然发不出声音来。

    胡正阳等了好一阵,见肖碧宇一直不吭声。他说道:“那我就去找韦昌寿说,您把钱收下啦!”

    看着胡正阳转身离开,肖碧宇只觉得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样,可有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让胸口闷的难受。直到右胸上的旧伤发出一阵阵的刺痛,肖碧宇才明白自己此时情绪太激动了。他的视线再次转回到那几摞钱上,那几摞钱仿佛有某种难以形容的魔力,让肖碧宇连旧伤的刺痛感都感觉不到了。他用颤抖的手抚摸着钱,视线死死盯在上面。

    有需求,有供应,橡胶鞋卖的很快。最初几次,肖碧宇还觉得胆战心惊。过了几次之后,他也慢慢习惯了这个过程。而且胡正阳的话也让肖碧宇深以为然,肖碧宇出生入死替韦泽都督打下了这个天下,这卖掉的又不是偷来的货,新政府该赚到的钱一分没少赚,这有什么不对头的?再说,韦都督自己都纵容他侄子,那更没有理由亏待革命的功臣肖碧宇。

    很快,时间就进入了10月。随着气温开始下降,加上收获季节已经过去,工地上的工人们数量变得更多。大量的房子逐渐成了规模。有关购房的工作也排上了日程。整个广州,甚至整个广东都开始为在城市购买房产热闹起来。

    预算委员会的王明山正在听着新广州城的建设介绍,中国的城市建设历史很长,功能型的城市建设也不是从现在才有的。早在唐朝,都城长安就有着非常严谨的设计。

    而韦泽拿出的这套计划与以往不同的是,韦泽以上下水、电、以及现在还没出现的煤气管线,为考量。加上了生活小区,公共交通,城市绿地等整体规划。那几条所谓“十车道双向主干道”,从城市设计角度来看,就是一种绝对的奢侈。

    韦泽宣称,城市建设是个百年大计,所以必须从百年为单位的角度来进行设计。所以主干道的十车道,普通街道的六车道乃至八车道。不怎么重要的道路也得双向四车道。当然了,这些车道两边还得留出自行车道,以及绿化带。

    没人和韦泽争辩,因为大家都不知道韦泽所谓的“百年设计”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大家唯一明白的就是道路留的越宽越好。而且韦泽都督还以他皇帝的最高立法权,要求政法委制订了一部《基础建设用地法》草案以及《道路法》草案。草案中规定,所有政府以及私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占道路用地。如果有人侵占,除了要拆除违章建筑之外,还要处于罚款等行政处罚。

    这些内容是韦泽都督试图去构建他心中的新中国,在新的城市没有建成之前,大家也只能跟着韦泽都督走。而王明山的任务就是领着一种预算部门的同志对这些城市建设进行预算。这不仅仅是钱粮的问题,以前从来没有建成过的新单位,现在也得考虑进预算里面。

    例如城市绿化需要大量的树,这些树就必须新种。所以城市园林管理处,以及苗圃栽培基地,这些都需要建设。

    王明山很感慨韦泽办事的妥帖,军校早早就有农业部门。此时农业部正好建设起了农业学院。最初的农学院里面主攻的就是桑树种植,人员扩充一些,然后播一些经费就行。当然,整个解放区也到处寻找种树的高人,请他们到农学院讲课,领着学员们实践。

    而令王明山更觉得开心的是,尽管工作把他折磨的要死要活,但是正如沈心以前所说,财政部的确是个非常有前途的部门。人事部的同志已经和王明山越谈过,要王明山做好准备,他要去政法学院当进修研究员,也就是一面讲课,一面上课。等进修结束,王明山就可以到一个地区做行政首长。当然,最初是从镇长干起。

    作为王明山的好友,沈心在王明山前来拜访的时候强调,一定要把基础打扎实。别看镇长看着不高,可光复军有前车之鉴。现在的这帮光复军高级将领,无一例外的都从基层工作干起。唯一一个缺乏基层经验的就是现在在太平天国的张应宸。只有丰富的基层经验,才能有大量的人脉。人脉这种东西,意味着很多决定性的因素。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光眼下的建设预算就令人头大眼昏了。王明山大概了解了他尚且没概念的东西,然后就准备去实地考察一下。那些生活小区看上去的确是令人着迷。每个小区中都有幼儿园,绿地。仅仅看上去,就令人觉得讶异。真的能够在广州城中塞进来几百万人口么?这个数目听起来就已经要吓死人了。

    就在门口,王明山见到现任财政部党委书记吴启路急匆匆走来,看到王明山之后,他说道:“明山,你以前的预算执行时候有问题,我想看看你的那些资料。”

    预算出问题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实际上预算就没有不出问题的时候。预算不是多就是少,所以每年两次预算委员会的工作无比辛苦。这也是财政部的人员能够到各地任职的原因。他们懂得中央的计划,但是不懂得实际执行的问题,只有亲自干了之后才能理论联系实践。

    “是哪些部门出问题了?”王明山随口问道。如果是以前,王明山觉得这是个天大的事情,可天大的事情闹多了,也就变得没什么了不起。

    而当过党报编辑的吴启路却没有这样的从容,他看了看左右,拉着王明山进了办公室。关上门之后,吴启路说道:“明山,新报表里面,好几个单位盈利比起预算来差的很多啊!”

    “是差很多,还是多很多?”王明山努力确认这件事。最近几年工业部门的利润非常高,所以只见过工业部门利润爆表,王明山觉得新来没两年的吴启路或许是被预算和实际收入之间的差距给吓住了。

    “没有多,而是差了很多!”吴启路给了明确的答复。

    这下王明山愣住了,差很多可不正常。韦泽讲过经济周期,即便不用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词,大家也能明白,例如针,能用好些年,旧的针没用坏之前,谁也不会买新的针。但是钢铁厂暂时不生产钢针,也能生产钢轨。这等产品根本不用担心那么多。从广州到武昌的铁路,需要的钢材以及各种钢质配件数量惊人。怎么可能闹出差很多的事情来?

    也不管别的事情,王明山立刻跟着吴启路一起前往资料室,调取资料进行对比研究。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