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78章 经济边疆(十三)

正文 第78章 经济边疆(十三)

    “晓风。你说是让咱们家飞飞上哪里的学校?”岳涟漪在宿舍里面穿着工作服,问自己的丈夫尹晓峰。就在尹晓峰被这个问题暂时难住的时候,岳涟漪豪爽的拿起茶碗咕嘟咕嘟一通猛灌。

    七月初的夏日阳光几乎能把人给烤熟,岳涟漪喝完了水,坐在铺着凉席的木板床上,用毛巾一个劲的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她问并没有直接回答问题的丈夫尹晓峰,“你觉得哪个好一些?”

    江门与广州较起来,尹晓峰自然是倾向于到广州来上学。只是这等事却不是那么容易的,想把孩子弄到广州中间只怕要托不少人才行。至少尹晓峰觉得没有这么容易。他看着在阳光下工作,皮肤晒成小麦色的妻子,有点不自信的说道:“怎么能到广州来上学?”

    岳涟漪放下茶碗,喘了口气后答道:“我们部门这边已经说的清楚,凡是在广州工作的,都可以把孩子带到广州来上学。我符合条件,当然能带飞飞来广州。”

    听着妻子自信的话,尹晓峰心里面觉得不太是滋味。得到了党委的指示,尹晓峰负责起了联络自梳女们的工作。这些女性对结婚的态度很是暧昧。可不管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至少这些女性们完全以自己的立场来看待问题。男性们的立场对经济独立的女性们毫无意义。

    如果是以前的婚姻,妻子手里面没有经济来源,没有社会关系,更没有能够依赖的社会组织。那妻子们自然而然就得服从丈夫的意志。在这个新的中国,岳涟漪讨论尹晓峰的女儿飞飞怎么安排怎么照顾,告诉尹晓峰知道仅仅是出于对家庭的一个最基本的通告而已。尹晓峰若是反对,要么就得说服岳涟漪,要么就得压服岳涟漪。但是岳涟漪真的不顾一切的做了决定,尹晓峰又能如何?与经济能力与社会工作两方面都势均力敌的妻子来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么?尹孝峰很清楚,那是最糟糕的选择了。

    “你能在广州待多久?不是说在这边也有进修的任务么?”尹晓峰选择了说服的方式。

    “就是有进修啊。进修的话可以上技校,也是半工半读。毕业之后还能拿到学分和学历。听说学分与学历都拿够之后就可以去考大学!”岳涟漪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市政公司是隶属工程兵的单位,在民间的学校还没有人拥有高中学历的当下,向整个社会招生的大学仅仅是理论上存在。然而军队兴办的大学已经有了,陆军学院、海军学院、铁路学院、军事工程学院、测绘学院,这些大学都已经有人入学。

    一旦成为大学生,就能够提干。提干就意味成为国家优先委以重任的人员。岳涟漪现在是江门市政一公司技术部门的二把手。这可不是因为岳涟漪的“革命资历”有多深厚,而是因为她在上初中,其他人现在都在上小学课程。如果岳涟漪能够上到大学,凭这个本钱,她是大有可能坐上江门市政一公司技术部一把手的地位的。

    岳涟漪态度强硬的说道:“我的进修名额已经也通过了,估计在广州会待上四五年。那时候飞飞小学都上完。即便是我那时候毕业去其他地方,飞飞那时候也都十来岁,学校会给安排住宿。她一定能够靠自己在广州继续上学。”

    听着自己的老婆描述着一条全新的道路,尹晓峰脸色渐渐变得不好看起来。他沉默了一阵,突然问道:“那你准备在广州分房么?”

    “分房?”岳涟漪眼睛一亮,“如果能申请到的话,我定然是要申请的!”

    尹晓峰看着妻子那兴奋的模样,内心的沮丧无法言喻。他本以为妻子会询问作为丈夫的尹晓峰,没想到岳涟漪根本就是考虑着自己怎么解决分房的问题。尹晓峰在这件事上的价值貌似在说了有分房可能之后就到此为止了。

    再也不想在提及这类问题,尹晓峰说道:“我们今天去住招待所吧?”

    岳涟漪想了想,抱歉的说道:“不行,我那个来了……”

    一个人躺在招待所的床上,尹晓峰只觉得情绪低落。最近一个多月时间里,他是跑遍了整个江门的工厂,想方设法的与工厂负责人谈了给自梳女或者单身女性介绍对象的工作。此时工厂里头都是以劳动为核心目的,提起这个组织介绍对象之事。工厂里面基本上清一色的男性负责人都是一脸茫然。他们也都干不了这项工作。

    尹晓峰的努力遭遇到了挫败,他也没有完全放弃,而是换了一个思路。如果工厂的男性负责人无法承担起这方面的努力,那就找女性光复党党员来干这个。结果想通过党委组织部调取女性光复党党员的申请提交上去就没了下文。尹晓峰数次去追问,都得不到结果。当尹晓峰在党委会议上公开提出自己请求的时候,一众党委成员都没有任何支持的意思。

    面对这情况,作为尹晓峰临时师爷白旭阳都劝尹晓峰,他这么积极的推动此事,看来是惹了哪个大人物不高兴。或者是激起了众怒。毕竟,白旭阳认为光复党的妇女政策简直是天方夜谭。三纲五常,父为子纲,夫为妻纲。那种所谓男女平等的事情就是大逆人伦的事情。

    尹晓峰并没有放弃自己的努力,毕竟在这个时候他唯一还算是有点实权的工作就是这个妇女工作了。若是这项工作完全可有可无,这就意味着尹晓峰本人在江门市也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作为男人就自然要讲面子,尹晓峰的面子实在是挂不住。

    如果真的无法推动,那就干脆奋力一搏好了!尹晓峰下了决心。大不了不干这个副市长而已,事情还能糟糕到哪里去呢?所以他索性跑来广州,向广州妇联听取指示,顺道汇报工作。在见领导之前,尹晓峰先来见见他老婆。没想到在他老婆这里竟然也是得到了很不爽的结果。此时尹晓峰的情绪低落到极点。

    第二天,尹晓峰到广东省妇联报道。在各地主管妇联工作的同志们齐聚一堂。尹晓峰也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偏见,或者是真的如此。反正这些同志们一个个看看蔫的很,完全没有其他部门负责同志那种掌握权力者特有的气势。

    随便交流了一下,尹晓峰确定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各个地区妇女工作都基本没什么进展,不管负责人何等出身,这项工作无疑是冷门中的冷门。

    就在大家都心生敷衍,觉得随便开个会然后回去熬日子的时候,此次会议的领导们进来了。尹晓峰并不认识为首那人,但是其他同志中已经有人惊叫起来,“毕总理!你来了?”

    为首那个消瘦笔挺的男子向大家招招手,大声说道:“同志们,这次妇女工作由我来主持。有些同志不认识我,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毕庆山,是现任国务院总理。党主席韦泽同志任命我来主持这次会议,所以希望同志们能够把地方上的情况告诉我。有什么说什么,不用怕。韦泽主席说了,他非常重视妇女解放的问题!”

    这鼓励的话本该让这帮干部们感到激动,可大家或许是太激动了,所以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毕庆山,都说不出话来。

    尹晓峰的脸色忽红忽白,他的临时师爷白旭阳说过的话,此时清晰的回响在尹晓峰脑海里。“很多人都觉得幸进是运气。其实这绝非运气,幸进是当大官的需要有人干一些大多数官员都不支持的事情,他若是自己强行推动,得罪的人未免太多。所以此时需要有那么一个人出来承担所有责任。所以幸进者只要能够瞅住一次机会就行。所以你看幸进者一时间呼风唤雨,可下场都不太好。就是因为当上面的眷顾弱了,上面开始眷顾其他人的时候,那时候其他人可就要报复。晓风老弟,你若是想幸进,可就得想明白这一节才行。”

    尹晓峰对此是完全明白的,他若是想让上头对他有非常好的印象,那就得让上头觉得他能干,肯干。而且被打压了,所以才完不成上头委派的任务。当然,如果这么做了之后,无疑是得罪了市委的其他干部。毕竟,在现在能打压尹晓峰的无疑是市委的人么。

    而尹晓峰最初还是做了这样的心理准备的,哪怕是得罪了人,他也不想这么窝窝囊囊的继续混下去了。可现在情况变了,出来召开会议的是国务院总理毕庆山,那此时幸进已经不是最好选择,尹晓峰要努力立功才行。

    在一众负责妇女工作的同志们还在瞎激动的时候,尹晓峰已经赶紧说道:“毕总理,我什么时候开始向您汇报工作?”

    “哦?”毕庆山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他先让大家都做下,然后指了指尹晓峰,“这位同志,你可以来汇报一下你那边的妇女工作。”

    尹晓峰站起身,尽量遏止住激动的情绪,用尽可能平稳的语气说道:“我叫尹晓峰,是江门负责妇女工作的副市长。我们江门结合了江门的情况,想从自梳女这类女性入手,推行结婚方面的工作。经过市委调查,我们得到了以下情况……”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