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75章 经济边疆(十)

正文 第75章 经济边疆(十)

    “四爷爷。”随着一声稚嫩的喊声,一个穿着粉红色裙子的小姑娘冲着韦泽就猛扑过来。小姑娘柔软的身体撞在韦泽身上,韦泽倒是铁塔般屹立不动。小家伙觉得不够爽,退后几步又猛扑上来撞在韦泽腿上几次。

    “不许和你四爷爷这么闹。”韦昌荣呵斥着自己的女儿,但是也就仅仅是语言上有点严厉的味道。实际上这语气根本就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

    “每次他这么一叫,我就觉得我变得很老。”韦泽哈哈笑着把韦昌荣的女儿韦睿抱起来,然后把自己的脸在那柔嫩的小脸上猛蹭。小家伙知道这是韦泽和她亲热,所以哈哈笑着抱着韦泽的脖子。

    当年东王杨秀清赐给了韦泽二十名美女,韦泽就让部下抽签给选了,他自己不要任何一个。韦昌荣就是当年的幸运者。江宁的美女的确是非常漂亮,更不用说是东王杨秀清选出来的美女。韦睿的相貌的确像韦昌荣,但是每一个容貌的细节都比韦昌荣漂亮太多。韦泽很喜欢这位侄孙女。

    “四爷爷,小叔叔好么?什么时候我能和小叔叔一起玩啊!”韦睿问韦泽。

    “他很好。再等一两年,你就能和他一起玩啦。”韦泽抱着韦睿,有点不忍心放下手。

    “不能和小叔叔一起玩,我们今天吃什么啊!”韦睿继续问道。

    “你想吃什么呢?我让你四奶奶做。”韦泽笑道。

    韦昌荣虽然比韦泽年纪打了三四岁,此时却忍不住抱怨道:“四叔,你就太宠她了。韦睿在家可不敢这么闹。”

    韦泽从来不觉得和小家伙这么闹有什么不好,他笑道:“行了行了。小家伙么,现在还能闹。等她长大之后再这么撞我,我得让她撞倒呢。”

    祁红意非常喜欢韦昌荣的闺女,所以当韦泽把韦睿交给祁红意的时候,祁红意带着这个小东西一起去屋里面玩了。韦泽和韦昌荣坐下,他说道:“我说昌荣啊。最近会有不少的女性军人退役,结婚这件事大家得张罗。你们人事部单身的也不少,也得给这些单身的同志解决一下才行。”

    “四叔,你这是要拉郎配?”韦昌荣答道。

    “姑娘们能不能看上你们手下的那帮小子还是个问题。拉郎配?你们手下那帮人能让姑娘们看上就不错了。你那老婆怎么来的?还得抽签呢!”韦泽毫不留情的揭发着韦昌荣以前的事迹。

    想起以前的事情,韦昌荣无奈的笑了笑,但是他很快就正经起来,韦昌荣认真的问道:“四叔,到底怎么回事?”

    韦泽也正色答道:“简单啊!我们要让体制内的同志们摆脱旧时代的约束。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约,都不能在体制内存在。大家想结婚就结婚,不想结婚就可以不结婚。但是谁想从我们这里把人给带走,那是绝对不行的!”

    “哦?”韦昌荣觉得韦泽的态度颇为强硬,这种强硬可是很少见到的。

    韦泽此时傲慢的说道:“咱们作为爹妈,想让孩子好好成家,有后代。这人之常情,但是农村很穷,经济基础不足,对于婚姻的看法就会变化。养个女孩子在他们看来是个交易的商品。他们是不是这么看,我也不能就用打用杀的逼着他们改变看法。但是,我们光复军体制之内的人,那就是我们的人。我们的人就必须得被当人看。我们自己都不把自己人当人看,那还指望这个社会把会把人当人看么?”

    这个跨度比较大,韦昌荣暂时不能理解。他问道:“四叔,你是说只要当了兵,婚姻的问题就得由咱们光复军来管么?”

    “我这么讲,咱们韦睿要长大,要嫁人。那我问你,你让韦睿出嫁的时候,是希望这孩子嫁个能让她一辈子好好过日子的人,还是希望她嫁一个能让你的得到好处的人?”韦泽说道,说完之后又觉得这个问题设定的不好,他补充了一句,“我说这是二选一。”

    这个问题并没有难住韦昌荣,他很快就答道:“二选一,那当然是让韦睿嫁个能好好过日子的人。孩子得过好才行啊!”

    韦泽对韦昌荣的回答非常满意,他带着一种恶意的表情说道:“对啊!我们首先考虑的是孩子的利益。可很多地方,很多人并不是这么考虑的。他们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既然他们要考虑自己的利益,我们当然就不能让他们这么称心如意的干下去。政府体制内不容旧制度占上风。所以,我们现在得把我们部队里面退役的女战士们给安排好。他们家人敢作梗,奶奶的收拾他们!”

    “那……,我们部门的那帮人我得先给他们说说。”韦昌荣知道韦泽要斗争的对象是谁,他倒也没有拒绝。

    “婚姻法是婚姻唯一的法律依据,很多地方当然不会把婚姻法放在眼里。我知道这种情况不仅会存在,还会长期存在。但是,在城市里面,婚姻法就是婚姻的唯一依据。谁和婚姻法对着干,我们就绝不能任由他们这么胡作非为。所以,赶紧把我们女性战士们的婚姻给安置了。婚后过得好不好,这个是没人经营婚姻的问题。但是婚姻经营不好,和没有得到新的婚姻制度,这两者根本不是一码事。”韦泽给出了明确的命令。

    在和韦昌荣谈论之后,韦泽又一一与光复党中央委员会众人谈话,要求尽快解决女性人员婚姻问题。

    花了三天功夫谈了这个问题,韦泽心里面其实也觉得挺扯的。当年他也是曾经抨击过历史上组织安排婚姻的人,认为婚姻应该是自由的。可到了眼下的局面,韦泽却也想明白了一件事,组织安排婚姻是依照婚姻法来推行中国的婚姻制度。而没有这种看着粗暴的安排,婚姻就会沦为传统的婚姻模式,这帮年轻人无一例外的还会落入到旧式婚姻中去。

    21世纪那种男女自行选择婚姻看着自由,但是没有婚姻法的保证,特别是没有工业社会的基础,那种自由也是扯淡。大家在城市找不到工作,立刻都得老老实实回家种地去,自行寻找结婚对象?这种梦想还是洗洗睡吧。

    到了五月,这场轰轰烈烈的大结婚就在光复党党主席韦泽的推动下开始了。

    这时候洋鬼子们倒是起了作用,韦泽请英国、法国、美国、俄国的领事馆提供了乐队。那帮领事人员中不少都是挺擅长跳舞的。不管是交谊舞,宫廷舞,或者是美国那种舞蹈。中华民朝政府正式发函,请这些外国使馆人员出面帮忙。教给光复军年轻人跳舞。

    这个公函引发了各国外交人员的震动,他们并没有认为这是韦泽对他们的羞辱,这时代的欧洲认为传播本国文化的确是一种义务。特别是使馆人员都接受过舞蹈培训,跳舞可是上流社会的一种风气。

    英国法国俄国方面的人员欣然从命,而美国佬更加本色处置。他们提出收取一定费用,而且表示如果韦泽陛下肯出更多钱,他们可以从美国运来舞蹈老师提供专业服务。

    得知美国佬的建议之后,英法俄国代表也开始提供了相应的要求。只要肯出钱,而且音乐教师们只在有大使馆和领事馆的中国大城市提供服务,那么欧洲各国不仅能够提供舞蹈教师,更能提供音乐教师。

    在英、法、美、俄四国领事的联席会议上,韦泽冷笑道:“我说汉弗莱爵士,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欧洲的音乐国度是奥地利,音乐之都是维ye纳。你也别以为我不知道肖邦、莫扎特、贝多芬,意大利的小提琴音乐家帕格尼尼,还有德国的瓦格纳。这些我都知道,你弄来一群忽悠人的乐师,我可不认账。”

    这话说完,四国领事都傻了眼。在他们的情报中,这种中国的皇帝本人从来没有到过外国,可这位中国皇帝说起外国的音乐家竟然是如此精通。帕格尼尼是意大利人,现在中国还没有意大利领事馆,更没有听说小提琴这种乐器在中国有什么影响力。而中国皇帝韦泽能够准确的说出帕格尼尼这个人的名字,籍贯,以及乐器专长。的确是有点骇人。

    韦泽心说,我也是钢琴十级好不好。虽然距离演奏级别差很多,但是好歹21世纪的中国会谈个钢琴是普通的事情。

    “陛下,您希望高水准的音乐团访问中国么?”汉弗莱爵士用从所未有的恭敬态度对韦泽说道。当年一鸦打完,英国逼迫满清接受英国的南京条约之后,欧洲曾经一度认为能够向中国疯狂销售他们的工业品。那时候甚至有一种可笑的说法,如果每个中国家庭买一架钢琴,那欧洲钢琴生产企业能挣到多少钱。

    当然,中国自给自足的小农社会让欧洲的这种美梦化为泡影。与韦泽打了二鸦,英国损失很大。后来在满清那边找回了场子,却没有能够扩大英国对华出口。只有在这个能够与英国打的平分秋色的光复军这里,英国才终于发现中国的市场大门终于打开了,英国的商品终于找到了肯买的中国政治力量。所以英国方面当然希望能够在这方面占据更大的比例。哪怕是当二道贩子,只要能够帮着韦泽这位对欧洲音乐貌似有重大爱好的皇帝联络欧洲第一流的乐团,那未来的利益就绝不是小数目。

    韦泽立刻消灭了汉弗莱爵士的妄想,“这就算了。我只是说,你们别指望以次充好。而且我也不需要什么顶级专家,我只需要能够教跳舞的人就行了。”

    “我们的芭蕾舞团贵国需要么?”俄国领事立刻提出俄国的优势项目。

    “那就算了。天鹅湖固然经典,可我们中国观众只怕欣赏不了。”韦泽笑道。

    “天鹅湖?”俄国领事完全摸不着头脑。韦泽也懒得去说那么多,他把嘲讽的话给咽回肚子里头。

    其实这是韦泽自己弄错了,天鹅湖原为柴科夫斯基于1875年-1876年间为莫斯科帝国歌剧院所作的芭蕾舞剧,于1877年2月20日在莫斯科大剧院首演,之后作曲家将原作改编成了在音乐会上演奏的《天鹅湖》组曲,组曲出版于1900年11月。天鹅湖是世界上最出名的芭蕾舞剧,也是所有古典芭蕾舞团的保留剧目。

    在1863年,这著名的芭蕾舞距离诞生还早得很。韦泽以为俄国领事对艺术毫无研究,其实真正没研究的是韦泽而已。

    俄国领事对艺术的研究水平或许有问题,但是他对外交礼仪的研究绝对是一流。即便是遭到了韦泽的鄙视,但是出于外交礼仪,俄国领事就认了。毕竟这不是有关国家事务的层面,在面对强国的时候,这等无关痛痒的小事上被鄙视,从来不是问题。

    最后韦泽也觉得应该提供给中国更多音乐交流,所以他与英、法、俄三国达成了口头协议,同意欧洲一流音乐家以及乐团到中国访问以及讲学。新中华政府会出他们的来访费用。当然,这笔费用不能太高,韦泽真的对这帮音乐家能带来的变化没有信心。

    谈完了这个之后,会议就散了。而英国领事汉弗莱又偷偷跑回来,“陛下,我已经得到了英国政府的授权,我们同意帮助你们建设铁路。”

    “那就是说,音乐家的费用可以减免喽?”韦泽不带笑容的开着不是笑话的笑话。

    这年头音乐家们日子其实不好过,他们只有三条路,要么被贵族器重,得到支持。只有能够在大剧院进行多次公演的人才能赚到大钱。要么就是成为音乐教师,靠给贵族和有钱人上音乐课才能得到比较体面的生活。最后一类,就是得在各个酒吧,餐馆之类的地方演奏,勉强混口饭吃。

    汉弗莱爵士既然没有把韦泽当成音乐外行,自然也不敢糊弄韦泽。在英国上层,音乐业界从业者基本被视为贵族的玩物。汉弗莱爵士本想爽快的答应,不过眉头一转,计上心来。“陛下,如果您肯在中国开办一所皇家音乐学院的话,我想这些音乐家会更加满意。”

    光复军开办了很多学校,这点汉弗莱爵士很清楚。多出一所音乐学院的话,那自然是好事。而且汉弗莱爵士心生一计,钢琴女教师在这个时代基本是欧洲搞外遇的主力军之一,和那帮贵族们闹出绯闻来,钢琴女教师比例很高。如果能够向皇帝韦泽提供优秀的女性钢琴教师,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即便是韦泽不好这口,能够让中国皇帝学习欧洲的钢琴,这无疑也是外交上的巨大胜利。对英国的影响力有着绝对正面的促进。

    “音乐学院可以搞,工资不会很高。”韦泽倒是认同了汉弗莱爵士的看法。

    “那么贵国准备修建的铁路公里数到底多长?”汉弗莱爵士立刻谈起了这个问题。如果能够真的谈成协议,他的爵位就能提高很多。英国本土的铁路就有上千英里,培养出好些铁路大亨,在几十倍于英国的中国搞起铁路建设,那又将是何等恢弘的局面。开创了这个买卖的汉弗莱爵士,加官进爵不在话下。而且就此一举捞取巨大的经济利益更是没有问题。推销本国铁路,可是1862年英国官员们最希望的工作之一。

    韦泽的指着地图,“从广州到武昌,我先要在这里建设一条铁路。”

    京广线与陇海线是中国铁路最著名的两条,这两条铁路构建成了中国大十字铁路的主动脉。当然,韦泽的目标不止于此。美国最牛的时候有三十万公里铁路,这样密集的铁路网构架成了美国的基础。中国人口众多,铁路更是重要的交通工具。即便是西北,岭南等地地形与环境恶劣,但是中国精华地带上建设十万公里铁路根本不是问题。有了这样的铁路网,整个中国就能有可怕的突破。

    汉弗莱爵士知道广东到武昌到底有多远。这是从珠江到长江之间的一条大铁路,其含义不问自知。英国文官系统自然是有过足够培训,知道此时不该有什么过于激动的表现。但是汉弗莱爵士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陛下,您真的要建设这样的一条铁路不成?”

    “当然!”韦泽答道。

    “中国方面要进口多少车头与钢轨?”汉弗莱爵士继续问道。

    韦泽带着嘲讽的表情笑道:“我觉得咱们还是先是把铁路测量搞完吧。我会让我们的铁道部长和你商讨这个问题。连路线都没有测量完毕的话,你觉得我进口一堆车头和钢轨有用么?”

    汉弗莱爵士不久前就已经震惊于韦泽在音乐方面的造诣,而韦泽在铁路建设方面的认知水平无疑让汉弗莱爵士有了新的震动。他也见识过欧洲那些皇帝、国王、贵族,知道这帮人不管如何的位高权重,在科技上却并非是内行。他们讨论问题的时候往往有着令人厌恶的傲慢。韦泽这位中国的皇帝对实务工作的精通程度,无疑让汉弗莱爵士对贵族们的佩服提高了很多很多。

    “谨遵陛下的意思。”汉弗莱爵士恭谨的答道。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