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70章 经济边疆(五)

正文 第70章 经济边疆(五)

    屋外的雨哗哗的下,中华外交部办公室内,越南派来向中华求助的代表阮次勇脸上的泪水也是滚滚而出。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抓住外交部长左志丹的手,哀号着:“还请上国出兵相救!还请上国赶紧出兵相救哇!”

    一个月前,洪仁玕正式成为中国驻法国大势,带着一众肩负重任的外交人员乘船前往法国。左志丹也正式的成为了外交部长。带着温和的表情,左志丹看着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越南使者阮次勇,他心里面实在是充满了欢快的感觉。越南人试图同时玩弄中国与法国,这种首鼠两端的做派反倒让中法走到了一起。

    帝国zhu义战争很简单,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招。法国得到了中国的认可之后,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会突然遭到中国军队的进攻,他们放下心理上的沉重包袱,三千部队分为数路大踏步的向着越南首都顺华发动了进攻。

    看到利用中国威胁法国的手段失效,惊恐的阮朝朝廷再次派使者向中国求救。阮次勇也没了前几次协商时候的敷衍,他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哭喊道:“若是上国再不出兵,我们就只能向法国割地了啊!”

    左志丹心道:你这是终于说实话了!哪怕是向法国割地,阮朝也不接受向中国割地的行动。从阮次勇的表现中已经能毫无怀疑的确定这点。

    不过既然早就料到阮朝朝廷的做法,中国方面倒也安了心。左志丹先让阮次勇坐下,然后慢条斯理的说道:“那我们出兵相救,挡住法国人不打进顺化,我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阮次勇泪水涟涟的说道:“上国却是有何索求?”

    左志丹哈哈一笑,“我们却也不想再要你们割地。”

    听左志丹这么讲,阮次勇惊喜之下竟然连哭都停下了。左志丹心中倒也佩服,看来这位阮次勇若是在中国这边的话剧团演个角色,只怕还能红呢。这么精彩的反应着实难得。

    拿出了地图,左志丹在越南北部一带上用指甲划了一条线,“这几个镇之上要设一个提督,提督由我方担任。不过这几个地方么,还是你们越南的。”

    “然后呢?”阮次勇疑惑的问道。

    左志丹冷笑道:“我们只保证法国不打你们的顺化,至于你们和法国人能打成什么模样,我们就不管了。若是你们真的要我们帮你们夺回南边,还就得另外说。”

    “说来说去,上国还是要我们割地。”阮次勇很快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

    “你们若是不肯,那我们也是爱莫能助了。”左志丹立刻就把谈判的大门关死。经过这番国际政治的折腾,光复军倒也没有以前那么冲动了。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现在首先要做到的是分割越南,光复军此时动手也未必有效率。

    阮次勇继续做着最后的努力,“还请上国能明告,这割地之事实在是不能啊!”

    左志丹装作怒气勃发的模样,他喝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却还要我们出兵,你们嘴上说着尊我们为上国,确实想把我们当奴才使唤不成?”

    阮次勇连忙赔笑,“请息怒,请息怒!我们的确是尊重上国。只是天朝自有礼义,这趁火打劫之事不像是天朝该做的行径!”

    “天朝该做什么是天朝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说?”左志丹用尖酸刻薄的语气说道。说完之后,他背着手来回走了几趟,然后不耐烦的对阮次勇说道:“我们让法国暂且退兵也不是不行,不过这鸿基一带,还有附近的岛,你们得交给我们管。若是连这个都不能答应,以后你们就不用再来找我们了。”

    阮次勇眼珠一转,“那上国准备出兵么?”

    左志丹冷哼一声,“我们只能告诉法国人,让他们先退回去。出兵的事情看你们的意思,不过若是我方才说的你们都不给办的话,那你们自己去对付法国人好了。”

    “还请大人仔细说说方才的,莫让我没听仔细,回去误传了消息。”阮次勇说道。

    左志丹索要的东西其实就是鸿基煤矿与鸿基港的管理权,鸿基港外海的岛屿,以及西沙群岛也得归中国所有。在这个时代,岛屿的价值其实很有限,所以阮次勇倒是没有在这些事情上讨论过多。他更注重的乃是鸿基港的问题。

    韦泽这边真正想要的是整个鸿基煤矿一带,随着工业水平的提高,随着城市的发展,对于优质无烟煤的需求量越来越大。而原本鸿基煤矿的产量已经不足,想扩大产量就必须加大投入。越南人虽然自己根本不理解鸿基煤矿的意义,但是他们却知道一件事,既然光复军在那个开采的煤矿上投注了那么大的人力物力,鸿基煤矿对光复军意义非凡。所以最近骚然鸿基煤矿的事情越来越多。为了避免后患,光复军干脆提出了鸿基煤矿一带的地方官必须由光复军派人担任,而且当地的管理也得由光复军来负责。

    与割取越南南部,或者在越南北部几个镇设置中国人担当的提督相比,这几个要求明显更容易接受。越南代表阮次勇详细的确定了中国方面的要求之后,就急匆匆的冒雨离开。

    左志丹看着阮次勇的背影,他是真心希望越南这边能够认清形势。光复军内部的会议上讲的清楚,如果越南这边是牵着不走,那定然会打着倒退了。那时候说不得,光复军只能一路杀进越南,用手中的武器逼着越南接受条件。那时候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割让北部领土的问题,阮朝的都城就得从顺化这座中国建设的城市里面迁走。

    外交部现在其实事情不多,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却繁忙起来。送走了越南代表之后,英国领事馆竟然发出了邀请,请左志丹参加英国领事馆的宴会。

    左志丹从韦泽这里听说过英国“欧洲搅屎棍”的绰号,接到了英国方面的邀请之后,他也觉得韦泽所说的事情或许是真的有点道理。在这个其实与英国没什么关系的事情发生之后,英国立刻就有了反应。这还真的挺有意思。

    英国的宴会也有点意思,左志丹逐渐习惯了外国的自助餐模式。而英国领事汉弗莱爵士先与左志丹提起了新的领事馆地址的问题。韦泽正在规划全新的广州城,满清的城市建设非常糟糕,而且因为人口急剧膨胀,所以在中国历朝历代中,满清的城市率极低。韦泽这次大兴土木一来是要打造一个新的工业化城市,二来也有要树立样板,培养城市规划与建设人才的意思。调集大量的部队测绘人员,工程队伍,还有相应的一些包括水泥厂,制砖厂等的建设。整个动作非常大。各国领事馆自然也被告知会出现重建的问题。韦泽如此注重此事,与之相关的所有人自然也非常重视。

    谈论了一番有关如何选址的问题,包括新的领事馆建设的工程队是由哪方出,包括领事馆的面积,驻扎卫队的规模,安全保卫。这些事情其实都挺细的。左志丹原本有点不耐烦,不过他很快想起中国也要在欧洲各国设置使馆与领事馆,从英国这边得到与此有关的知识倒也不错。

    双方边吃边谈,说了一阵之后,汉弗莱爵士突然问道:“听说贵国在与法国合作?可有此事?”

    左志丹开始装傻,“我们一直与法国有各种合作,不知道汉弗莱先生说的是哪方面?”

    “我们听说贵国在越南和法国正在合作?”汉弗莱爵士直接把主要的事情给说透了。

    法国佬真不靠谱!左志丹心想。不过法国佬不靠谱,左志丹却不能不靠谱。面对带着一脸跃跃欲试的“搅屎棍”神色的汉弗莱,左志丹笑道:“我却不知道有这回事。这消息是谁告诉汉弗莱先生的,还请汉弗莱先生告诉我一声。”

    外交场合上,这种话等于是明确告知对方,你问了我也不会回答。身为英国文官体系培训出来的人员,汉弗莱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点。他笑了笑,直接把话题转回新领事馆各种具体内容的讨论上去了。

    在与汉弗莱爵士的讨论之后,左志丹觉得收获挺大。他兴冲冲的跑去想见韦泽说一下最近的动态,没想到韦泽竟然不见。左志丹问秘书,“都督这会儿在见谁?”

    秘书笑了笑,很礼貌的说道:“左部长,今天都督的日程安排满了,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您这几天还是暂且不要见都督了。还是写报告吧。”

    虽然这样的拒绝让左志丹心中不爽,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冲进去一定要见韦泽的时候。毕竟这些事情只算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左志丹选择了离开。

    而韦泽此时讨论的看起来也不是特别大的事。他召集了一众农学院的技术骨干,正在讨论未来由政府出资成立的新课题小组。

    “所谓物以稀为贵,中国人都讲面子,若是能弄到什么稀罕玩意,就觉得意气风发,特别是满足。我现在要求诸位的不是研究出什么特别稀罕的玩意,而是去研究出非常普通的事情。咱们解放了湖南,安化的黑茶是个很不错的产品,外国的商人反应不错。现在我要你们去做的是研究透了这种产品的整个工艺,然后能够大量生产。”

    对茶叶部门的同志讲完这个之后,韦泽又对鱼类部门的技术骨干说道:“这几年大家已经逐渐能够培育鱼苗,广东的基塘农业对鱼苗需求量极大,每年去捞鱼苗根本不足以满足需求,你们申请的资金我已经批了,你们就抓紧干,尽量先把适合鱼塘的鱼苗养鱼满足了。还有,从美国进口的小龙虾,这个也是不错的产品。虽然它也会破坏点堤坝,但是利弊相比之下,有得有失。也得抓紧。”

    会议开了好一阵,韦泽虽然是负责批钱的,他却还是忍不住得讲了不少。等把这帮人送走,韦泽也累得够呛。生产力是社会最大的推动力,而每一项技术的提高都能给整个社会带来一点点的助力。哪怕是每个家庭每个礼拜能多出一条鱼,以及烹调这条鱼的香料与油料,这看似不起眼的东西,其实真正的影响只怕也不是那么微不足道的。

    美国有位总统的竞选纲领就是“让每个美国家庭锅里多一只鸡”,韦泽记得这家伙最后好像还当选了。以美国优越的农业条件尚且如此,这时代的中国就更不用说了。

    但是此时韦泽更想要选出一位能够承担起这些事务工作的总理。以前光复军地盘小,也就是两广和湖南,不少大事韦泽还能做主。现在地盘如此巨大,除了省长之外,必须得有一个总理来管理政务工作。但是到底选谁,而且如何设置制度,这让韦泽觉得很是问题。

    想着想着,韦泽就饿了。他对秘书说道:“准备点夜宵。”

    “吃什么?”秘书连忙问。

    “葱姜爆炒的小龙虾,再来碗米饭。”韦泽答道。几年年前从美国引进了小龙虾,这种小东西生命力顽强,熬过了海船上的艰苦生活,奄奄一息的抵达中国,然后就在中国的滩涂水沟里面很快成长起来。这让广东地方上很快就多了小龙虾这个食材。韦泽比较喜欢的是那种把虾从中一分为二,油热之后下锅翻炒一下,然后葱姜再爆炒的做法。吃起来很下饭。

    当然,这种豪爽的吃法也提醒着韦泽有关工业污染的问题,随着冶金业的发展,重金属污染让中国面临着巨大的环境问题。而在欧洲,雾都伦敦,以及欧洲各国不吃近海以及河里鱼类的习俗,都是拜工业污染所赐。至于美国的工业污染其实更可怕,据在国外留学的朋友所说,美国那些产石油的州,其实污染极重。很多地区为了消除污染,就在很多地方上直接大量放了除去石油污染的化学品。这些化学品或许能够中和石油污染,但是又形成了可怕的新的环境污染。21世纪中国工业发展,拜了社会制度以及科技进步的福,总算是还有得救。在1862年之后,如果让工业肆无忌惮的以低水平,高重复的建设……

    韦泽重重的晃动了自己的脑袋,这种可怕的未来等到面对的时候再说吧。这么一个小雨的夜晚,先多吃几顿无工业污染的小龙虾再说。

    第二天,韦泽召开了光复党的中央会议。对于建立国务院,大家倒是没什么意见。但是这个国务院与现行制度之间的关系,这就是个问题了。

    此时韦泽就拿出了初中的知识,初中政治课其中重要的内容就是讲述国家制度结构。考试必考。大家这么一问,韦泽甚至不用打草稿,就在黑板上开始把这套东西给搬出来了。

    国家主席是国家元首,国务院总理是行政部门首脑,当然,领导军队的党则是整个体制的领军者。相对独立的自然是公安、检察院、法院。整套的体制各司其职,很容易就能弄清楚。光复党现在其实也是如此建立的,只是各个部门暂时没有那么完整而已。

    写着这些体制,韦泽犹豫着要不要把这里面的权力机关,人大给写出来。想到人大,韦泽忍不住停下了书写。人大给韦泽的印象是橡皮图章,但是人大是否存在,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事情。这个组织确定的是一个国家的法统。如果没有人大,而是简单的党政军体制,那所有的法统无疑就是一个一切源自韦泽的这个国家缔造者的体制。有了人大,就是表明这个国家的权力基石是人民。这中间区别之大实在是仿佛从地球到冥王星那么大。用天差地别来形容也毫不过分。

    看着韦泽的沉吟,教育部长李玉昌问道:“陛下,那么您在这个新的官制里面应该怎么称呼?”

    韦泽被从自己的沉思中召唤回了现实世界,他只想了片刻,就写下了韦泽自己的全称“光复党党主席,中国国家主席,光复军军委主席,皇帝韦泽同志”。

    李玉昌看完之后忍不住问道:“陛下,这个次序没错么?”

    “这个次序当然没错。”韦泽立刻答道。

    教育部长李玉昌追问道:“如果是这样的次序,也就是说光复党党主席比皇帝的身份更高啊!”

    “那又如何?”韦泽笑道。

    李玉昌毫不犹豫的答道:“光复党的党主席是每五年一次选出来的啊!”

    这话说完之后,整个会议室里头鸦雀无声。有些同志用不耐烦的神色看着李玉昌,有些同志则是第一次想到这个问题,一脸茫然或者震惊,还有些同志眉头紧皱,若有所思。

    韦泽心中忍不住生出一股怒意,李玉昌这个问题实在是很关键,但是很明显不合时宜。有时候一些话不说出来反倒更好。正在韦泽考虑怎么解释的时候,韦昌荣说道:“现在党主席、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已经定了,就只剩总理人选了。陛下,这个总理怎么确定,有没有章程?”

    有韦昌荣这么打圆场,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这个尖锐的矛盾暂时就避了过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