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62章 相残(十八)

正文 第62章 相残(十八)

    轮船从广州出发,走海路进入长江。换船进入巢湖,接着从巢湖入口换小船直奔庐州。王明山的计划中,这一路上是要好好看看书。计划挺好,可一路上王明山等同志们除了吃、睡、看风景,剩下时间就是吹牛,打牌。

    头几天的时候,王明山还有点觉得自己未免太浪荡了。几天之后,他干脆“放弃了治疗”,什么都不管的任自己整个人都轻松起来。身为光复都督府的工作人员,平日里工作非常繁忙,还有各种学习班,讲座,政策培训。现在总算是没人管,不仅王明山自己沉浸在娱乐中,同船的干部们也都是一样。

    十天行程结束的时候,大家突然发现马上就要到目的地庐州,准备紧张起来。这时候大伙发现自己习惯了这懒洋洋的日子,拿着书本文件可怎么都看不进去。

    所以大伙干脆讨论着全新的航运系统的效率问题,这帮同志基本都参加过七年前从镇江到广东的南下,那时候一路上没有任何阻碍,加上整顿,部队还是走了两个多月。没想到现在十二天就能完成更远的距离。对于航运的便利,大家都是衷心的赞叹。

    庐州码头上,沈心与雷虎正在等着王明山等人。即便是如此迅捷的交通工具,依旧比不上电报的迅捷。光复军几乎是不惜工本的建设起了简易电报网,王明山他们只出发了一天,沈心等人就接到了电报。

    老同学,老朋友重新见面,这其中的感慨自然难以言喻。王明山蹦上去就捶了沈心几拳,他欢快的喊道:“沈心,终于又见面了,想死我了!”

    沈心哈哈笑着也回报了两拳,“那时候你去了财政部,我都担心你的性子会在里面大闹。不过是我想多了,你这也是终于担起重任啦!”

    王明山虽然激动,此时却没有把自己一个人的想法凌驾在公务之上,他一众同来的同志们介绍给沈心雷虎等地方干部,大家纷纷握手,南腔北调的普通话在码头上响起。

    进庐州城的时候,沈心说道:“我们这边先安排大家闭门三天,休息一天之后进行三天的军训,把这个状态调整过来。”

    “哦!这个法子好!”王明山喜道,他对自己现在这个疲沓的状态也很发愁,能闭门军训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对老同学的干练,王明山赞道:“沈心,你怎么想出这法子的?”

    沈心笑道:“两湖的部队来回这么调动之后,状态都是一塌糊涂。到地方上干起工作来完全不对劲,这也是不得以逼出来的法子。”

    听了这话,王明山连连点头,“原来我是不知道哪里比你差,现在越是想越明白你到底多能干了!”

    沈心苦笑道:“就别说这话了。”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一行同志进入庐州城之后直奔驻地。走了一段时间后,王明山忍不住问道:“怎么都看不到老百姓?”

    因为韦泽都督看重城市建设,所以光复都督府自然非常注重城市建设。当然,大家并不知道韦泽都督见识过何等宏伟的城市,不过大家总是亲眼见过光复都督府所在的城市中。吃皇粮的公务员,企业与事业单位人员在城市中很快就占据了人数的优势,单单依靠城市本身形成的人口优势,光复都督府的势力就快速提高。

    但是庐州的情况看着太诡异,在其他城市,大量人口涌入城市,引发的是城市住房不足,居住区不断扩大。而王明山看到的庐州城内竟然还有大量空余的房屋。

    “唉!湘军打下庐州之后几乎把庐州的百姓杀光了。”沈心叹口气说道。

    “屠城?”王明山傻了眼。他当然也听说过有关屠城的传闻,但是真的看到一座城市里面竟然没几个普通百姓,王明山还是被吓到了。

    经过一天休整,三天军训,到了庐州的人员总算是恢复了一个基本状态。该沟通的消息此时也都进行过沟通,剩下的就是要讨论安徽接下来的工作到底要怎么推动才行。

    王明山已经知道湘军在安徽实施了大屠杀,不仅仅是庐州这一座城市,淮南的庐州,安庆、六安、寿州等地,只要湘军所到之处,城里面的百姓基本都让杀了。皖南的城市同样惨遭屠戮,几乎被杀了个精光。

    沈心在安庆的时候也查过王明山家的情况,得到的消息是王家看来被狠狠的抢过,整个府内已经没什么人。王家的人到底是被杀光,或者是已经逃出城去,这个都不能确定。得知自己家遭到如此蹂躏,王明山沸腾着复仇的激情。若不是沈心拦着,王明山甚至想请假去安庆。

    所以在土改会议上,王明山完全贯彻了韦泽的意思,他恶狠狠的说道:“对于那帮大地主没什么好说的,杀了了事。”

    “杀了是不是有点太过?”也有同志觉得不太妥当。

    王明山态度极为强硬的大声说道:“这帮人有没有和湘军勾结?这帮人有没有与淮军勾结?他们现在装成什么模样都不重要。他们能勾结一次,就一定会勾结第二次。现在不把他们杀光,留着他们干什么?”

    大伙对与大地主,以及与淮军湘军有过联系的那些团练态度也不是很明确。韦泽的淮河防线与太平军那种二半吊的淮河防线完全不是一回事。太平军只占据了寿州到洪泽湖之间的这一段,光复军的部队是真的沿着淮河一路东进,完全占据了整个淮河南岸。此时的部队根本就是马不停蹄的东征西讨,扩大地盘,哪里有时间专门确定怎么处置淮南的地主。

    现在王明山态度激烈的要求把大地主全部杀光,一时间竟然没有任何同志能够提出反对的意见。

    沈心终于还是开口了,“全杀了是不是有点过份?毕竟他们不少亲属们可没参与这些事情。”

    王明山立刻就开始反驳起沈心来,“怎么可能不参与?那帮大地主们家里有人投奔我们光复军?还是有人投奔了太平军?他们为什么不参加我们这边?为什么湘军淮军到了之后,他们立刻就起来相应?这里面的问题还用再说的那么多不成?”

    沈心微微皱眉,对与王明山的提议看来并不赞成。但是王明山此时心中激情澎湃,他坚信,如果没有地方上大地主们的支持,湘军是不可能如此轻松的就夺取淮南。如果湘军没能夺取淮南,没能夺取安庆,那么王明山的家人只怕就不会死于非命。所以王明山就这么坚持着自己的逻辑,“大地主们就是淮军湘军最坚定的支持者,所以大地主们必须死!”

    逻辑越简单就越容易被大伙理解,而越是简单的逻辑往往能够给很多事情非常有力的解释。大地主坏,所以要杀。这么一个逻辑实在是可以用来解释无数的具体事情。而且光复军离开淮南太久,对当地情况并不熟悉。

    “这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沈心依旧在努力试图说服同志们。

    “那你说哪里复杂了?我们要土改就把所有地都给拿到手,不解决大地主的话行么?我们要让中小地主们听从我们的命令,那就得拿大地主杀鸡骇猴。当年我们在广东实施土改,先解决的不就是十三行么?先解决的不就是当地大地主么?广东大地主在广东贩卖大烟。淮南大地主在淮南勾结满清,杀戮百姓。他们都是一样的!”王明山态度强硬的说道。

    “这么处理我觉得还是不对。如果仅仅是为了这么一个目的,我们完全不用杀人!”沈心努力解释着。

    “在广东杀了那么多,咱么到了安徽就要放人了?你是觉得都督当时处理错了不成?”王明山立刻反驳道。

    这话让沈心立刻皱起了眉头,可他实在是没办法马上对王明山进行反驳。毕竟韦泽在广东快刀斩乱麻的实施了杀戮,其实大家都清楚,固然十三行与大地主们牵扯进了大烟生意里面,但是韦泽因为土改问题早就决定要杀他们,最后只是找了贩卖大烟作为杀戮这帮人的理由而已。如果这帮人没有贩卖大烟,那韦泽也会找出另外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处死这帮人。

    所以王明山的态度让沈心很是无奈。其实王明山与韦泽一样,都是先决定了要杀人,要杀谁,然后为自己的杀戮寻找借口。在沈心看来,王明山杀戮的态度要比韦泽恶劣的太多。韦泽杀戮的原因不是个人恩怨,完全是基于现实利益。不实施土改,光复军在广东就站不住脚。王明山杀戮的理由是他基于个人冲动,热血上了脑门之后忍不住杀意爆发。

    不过公开如此指责王明山的话那就太不给王明山面子了,而且这种指责不是针对工作,而是针对一个人的个性与人格。这种话可不是轻易能说出口的。

    就在沈心试图找出更好的理由来劝阻王明山的时候,雷虎开腔了,“杀啊!杀啊!这仗好不容易消停了,就不能让大伙先轻省点么?咱们先不说这个了,说点更紧要的。王明山同志,你从中央来,这个华朝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们先说说。”

    有雷虎出来帮着打圆场,沈心是衷心感谢。他也不想和自己的好朋友闹翻,更不想和韦泽派来监督淮南土改工作的同志闹翻。哪一种闹翻对沈心都是折磨。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