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60章 相残(十六)

正文 第60章 相残(十六)

    “上国为何要我们割地?”越南代表带着一脸惊愕的表情询问左志丹。

    左志丹上来一开口就提出要越南割地的条件,他当然不会没有准备。脸上没有任何恐吓的表情,左志丹带着和朋友谈心时的爽快神色的问道:“你们和法国人打了这几年仗,你觉得法国人是傻瓜么?”

    越南代表猛摇头,法国当然不是傻瓜,这帮如狼似虎的家伙残暴而且聪明,把越南人打得很惨。

    左志丹得到明确答复之后继续问道:“那么你觉得我们出兵帮你们把法国人打走,法国人是会计较你们呢?还是会计较我们?他们当然会恨我们,而且会在各个地方找我们的麻烦。我想这点你们是非常清楚的,如果你们没想清楚,也不会说这么急急忙忙的来找我们求救。”

    越南代表听左志丹说的如此坦率,他倒也不敢再惹左志丹生气。换了温和的语气,越南代表说道:“我们愿意侍奉上国,但是上国要我们割地,这是不是太没天朝的气度?”

    左志丹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无奈的干笑两声,“如果有人要进攻越南,从北边来的咱们就不说了。从南边发动进攻的就会从法国现在打的地方入手。我们要那块地可不是对我们真有多大好处,我们占住了那块地之后,其他国家想对越南动手,就得先顾及一下我们中华。如果我们中华不让他们对越南动手,只要我们在那里有块滴,你说他们敢动手么?这是对你们越南大有好处的事情,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越南代表被唬的一愣一愣的,这道理能说通,只是听起来未免太霸道了。带着为难的神色,越南代表说道:“可是……”说了个开头,越南代表也找不到能够反驳左志丹的理由。

    左志丹摆摆手,用相当无奈的语气说道:“这不是可是不可是的问题。这是你们越南能不能长治久安的问题。我们中华天朝就能够替你们抵挡来自海上的一切入侵,谁想入侵越南,首先就得能够过了我们中华这一关。今天法国人来,我们把法国人打走。换明天英国人来了怎么办?我们再把英国人打走么?出动军队就要钱粮,就要那么多部队舍生忘死的打仗。我们都不愿意为了扩张领土去打越南,你让我们为了越南付出这么多的消耗,你让我们怎么向我们的皇帝交代?你们要是不愿意接受,那就请回去自己想办法。我们也乐得不占你们的便宜,弄的好像我们在欺负你们一样!”

    送走了越南代表,外交部的党委对左志丹竟然没有继续努力达成目的很是不解,“左部长,越南连法国人都打不过,我们逼着他们割地又能如何?他们还真敢不答应么?”

    面对这样的疑问,左志丹笑道:“就法国佬的那个操行,他们是一定会要求越南割地的,只要越南人答应了向法国人割地,我们就出兵把那块地拿下来。那时候还省了不少口舌。越南人不是问题,法国人才是问题呢!”

    这个解决方案让外交部的同志们恍然大悟,的确,反正是割地,越南把土地割给中国,远比割给法国要来的轻松。毕竟法国人这是第一次进攻越南,而中国历史上进攻越南的次数实在是不要太多。越南人对中国更有警戒心,这也是完全能够理解的事情。

    不理解越南人想法的同志也不是没有,但是外交部没资格决定对外战争,即便是放了狠话也没用。所以这件事就由左志丹向韦泽汇报。

    而左志丹去见韦泽的时候却被告知先等等,韦泽正在约谈官员。左志丹老老实实的等在接待室,他心中叹道,韦泽是越来越忙了。

    韦泽的确非常忙,他越谈的是财政部的王明山。这个年轻人以固执的个性在财政部相当有名。最著名的一件事乃是1861年的财政预算案中,军队试图建立一支能够保护暹罗大米贸易线的舰队,而财政预算已经用光,所以王明山公开表示反对。当时的财政部长李维斯正要调去湖南当省长,所以财政部心思都在谁能继任财政部长这个职位上,敢出来公开反对军队的人基本没有,而王明山格外的醒目起来。

    因为王明山的反对,而财政部也乐的有人出来顶缸,导致最后特别拨款并没有通过。军队对王明山这小屁孩子印象极坏,所谓恶名传千里。王明山算是“红了”,因为几名参谋部高级将领公开的狠话,让他几乎成了1861年的年度人物。连韦泽都知道了这位顽固份子的大名。

    “王明山同志,你对土改的态度好像是非常支持的?”韦泽问道。

    面对韦泽,王明山明显是有些畏惧,所以他很谨慎的答道:“是的。从财政角度来看,没土改就没有稳定的税收。没有稳定税收,就很难制作更有效的财政预算。”

    “如果我让你去负责土改问题的话,你能坚持原则么?”韦泽继续问道。

    “我一定会坚持原则。”王明山答道。表完了态之后,王明山忍不住露了怯,“都督,您让我去哪里搞土改?”

    韦泽答道:“我想让你回安庆。淮南的土改必须强力推动,这件事若是说犹犹豫豫,那是断然办不好的。只有快刀斩乱麻的推动,让淮南的群众能够分到地,能够有地种,这才能让淮北的百姓知道我们光复军和满清到底有什么不同。当然了,淮南土改阻力很大,不同的同志肯定有不同的意见。现在我觉得必须有同志站在、土改、税收这样的立场上来。王明山同志你很出名,我听说过你敢和总参谋部叫板。所以我想问问你愿意不愿意承担这项工作!”

    听韦泽提起那件事,王明山更是有点怕了,他低声问道:“都督,您生我的气了么?”

    “王明山同志!你是不是在干工作啊?!”韦泽不高兴的问道。

    王明山立刻解释道:“都督,我……我当时也没办法啊!”王明山解释道,“财政部就那么多预算,都已经花完了。新的财政部长也没上任,让我去同意增加预算,我怎么敢同意呢?”

    “那就是说,你在干工作了!”韦泽追问道。

    “是啊!我就是公事公办啊!”王明山赶紧答道。

    “那不就行了!你干工作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韦泽很不高兴的答道。他之所以对王明山有好感,就是因为有人敢坚守职务,不推脱。韦泽不能公开批评军委的一些做法,那是因为韦泽本人领导军委工作,他也不能态度过于强硬的推动一些事情。制度建设上,一定的碰撞是必须的,韦泽自己什么都管,那结果会非常不好。所以有坚持自己部门制度的人,在有些人看来是在降低制度的效率,但是从整体上看,争执多了,一部分比较扯淡的要求也能很有效的化解。

    例如,确保与暹罗大米贸易线的预案,恰恰能够和在越南获得土地结合在一起通过。如果一开始就通过了,那后面的追加会非常麻烦。就韦泽的国企经验,追加预案其实比建立新的预算更没效率。

    王明山完全没有韦泽这样的认知高度,他原本对自己触了霉头的事情也挺担心的。得罪了军委的大佬,那下场一般不会太好。毕竟财政部里面相当一部分都是后勤部门出身的同志,而王明山在部队里面混的其实不是很好。

    现在他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不识趣”,反倒能够得到韦泽的欣赏,这倒是意外之喜。所以王明山立刻顺着韦泽的话表了态度,“我一定会把组织上安排的工作干好!”

    “很好,那你准备一下就去庐州。在那里,沈心同志和雷虎同志会和你进行工作交接!”韦泽把工作布置下去了。

    送王明山出门的时候,韦泽说道:“王明山同志,组织上怎么安排的,你就怎么做。有问题,可以向上级部门提出质疑,得到上级部门的答复之后,就继续工作。你不要自作主张,也不要害怕!”

    送走了王明山,韦泽接见了左志丹。左志丹介绍了情况之后说道:“都督,越南这边好像很不识趣啊!”

    韦泽笑道:“满清都让英国打进了京城,越南有什么不识趣的。他们难道还能靠自己打败法国人么?最后不过是割地给法国或者割地给咱们,咱们等得起。万里迢迢的在越南打仗,法国人等不起,这件事情就让法国佬帮咱们去推动吧。”

    左志丹连连点头,“那咱们就先等着。”

    韦泽冷笑着说道:“假如安南方面真的割地给法国,咱们从法国佬手里面夺取土地的时候,如果越南方面肯参与的话,可以划一些法国佬从越南抢走的土地给他们。当然,作为交换,我们可以要求全部宏基煤矿的开采权。做事情不要做的那么绝。”

    “明白!”左志丹用力点点头。事情做的太绝,从长远来看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