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49章 相残(五)

正文 第49章 相残(五)

    “我们的政策首先是要为我们自己服务的,不管是允许洋鬼子在我们这里经商也好,不允许他们经商也好,都是为了我们的利益。没有任何政策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更不可能说是短期有好处而长期能够一直维持这个好处的。所以你和英国人谈判的时候,告诉他们,即便是我们短期内强化对上海航运的管制,也是为了照顾外国商人的利益。怎么想和怎么讲,基本都是要反过来的。”韦泽非常认真的对左志丹说道。

    左志丹头一天因为找负责人,积累了一肚子的怒气。不过休息了一晚上之后,他也恢复了正常。听完了韦泽的话,左志丹问道:“都督,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只是与英国人来个意向性的谈判喽?”

    韦泽点点头,“对,既然已经签署过条约协议,那我们就按照条约与协议执行就好了。至于战争这种意外的情况,我们只用告诉英国人一件事。我们也在努力结束战争状态。如果英国人表示反对,你就告诉他们,在中国我们说了算。谁想反对我们说了算的现状,我们不仅要打他们,甚至还要杀他们呢!”

    这么强硬的态度其实并不必要,光复都督府里头的干部都经历过战争洗礼,这点骨气还是有的。不过韦泽还是忍不住把底线给拿出来。无原则的让步是一种非常可怕的行动,有些事情给韦泽留下的印象太过于深刻。

    “那什么时候能够恢复正常的贸易?”左志丹问,既然要谈判,总不能告诉对方说你就给我无限制的等。光复都督府从来不主张这样蛮横的做法。

    韦泽不怀好意的笑了几声,“哼哼!等我们的舰队能够接掌那些海域之后,就能这么做了。你甚至可以对英国人说,如果他们想尽快完全恢复通航,就帮我们建造起能够在中国领海压倒一起的舰队。”

    左志丹完全能理解韦泽的言外之意,光复都督府希望能够有强大的海军,用这支海军抵挡来自海上的任何威胁。特别是英国人的威胁。

    会谈到这里也就基本结束了,韦泽正色说道:“左志丹同志,我不是在批评你,所以希望你不要往别的地方想。我现在要讲的是,讨论这个外交问题的时候,我是作为作为光复都督府的都督,还是以负责这件事执行的人,这两者之间是有重大区别的。而且作为我们要建立的全新的国家制度,封建制度与以劳动为基础的工业社会制度,更是完全不同的内容。”

    听完韦泽的话,左志丹认真的说道:“都督,我昨天回去也想了。我现在大概能理解您的意思。各个部门都是为了完成工作而存在的,而不是这个部门就是谁家的一亩三分地。您讲过很多次,例如现在的部队里头就没这个问题,部队的干部是为了打仗而存在的,能打仗就有职务,不能打仗就滚蛋。但是在不是军事部门干事,我们干好干不好也不会死,当然就想懒点。就跟昨天那事一样,我其实是学到东西了,学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可是当时我就是想懒点,别人能送上门来,那多好啊。”

    左志丹的话让韦泽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韦泽在对待自己生活上的确是个“懒人”,每天工作工作,早就把精力榨干。即便是吃饭,品味美食也是需要精力付出的。所以韦泽对所谓享受毫无兴趣,是因为他根本没有精力去管这个。

    每一个朝代的开国那批人为何都会显得生气勃勃,就是因为那批人是经过千锤百炼,凡是懒于工作的人,不是死了,就被活着淘汰了。整个上层好歹还有兢兢业业,努力工作的态度在里面。懒于工作在那个时代是种罪孽。这与高尚的理想,高洁的人格其实没什么关系。或者说,正是因为这些开国者们有了这种视懒惰为罪恶的观点,他们才能看着高尚与高洁。

    新国家马上就要建立了,韦泽也不能不考虑国家建立后不可避免的出现的那些破事。此时突然觉得有所收获,韦泽心中感觉大爽。

    连连点头,韦泽欣喜的说道:“左志丹同志,你说的非常好。作为党委书记,在这种工作上的体会还是要和同志们好好说清楚的。风行草偃,我们作为领导阶层,自己就得把勤劳、踏实、肯干的风气建立起来。”

    左志丹连连摆手,“都督,你就别丢我人了。我的工作做的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我还去宣传我自己?让人笑话么?”

    韦泽摇摇头,“闹笑话?组建总参谋部的时候那笑话闹的多了去了!那时候谁敢说自己能干得好?能不闹笑话,能完成工作量就会被嘉奖。”

    左志丹摇摇头,“都督,那不一样。那时候干不好就会死,不死于阵前,就死于军法。现在外交部的工作又不会直接死人,这种宣传明显不一样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明白的。”韦泽的确明白了,当部队舍生忘死工作的时候很容易得到全面的肯定。因为对那些说风凉话的人,一句“你觉得人家干的不好,你自己上啊!”就能堵住大多数人的嘴。但是不牵扯以生命为代价的工作,就很难有这样的说服力。看到别人能够得到的嘉奖,出于嫉妒心说些酸溜溜的话,那实在是太容易了。

    韦泽对左志丹说道:“对于作风问题,我会拿出些文章与制度出来。你作为党委书记,也要和同志们多讨论。”

    有了这番谈话之后,韦泽一时莫名兴奋。好多以前不明白的,以前有强烈的感觉却远没能够理清的思路此时豁然开朗。

    韦泽想起了一句曾经触动过他的话,“不要把那些圣人或者伟人的传记教给小孩子,因为这是让那些善良的正常人去学那些不正常的人。”

    好一个“善良的正常人”,那些善良的正常人都服从了天性,或者能称为好逸恶劳吧。而那些不正常的人的确战胜了好逸恶劳的天性。所以他们才能创下那样的功业。

    韦泽并不想用这个理由给剥削制度辩护,制度性的剥削是另外一码事。单纯从人性来说,自古英雄无善类,在喝别人的血之前,他们首先得喝尽自己的血。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