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45章 相残(一)

正文 第45章 相残(一)

    1861年12月29日,重病中的咸丰皇帝得到了湖北代理巡抚胡林翼呕血身亡的消息。与这个消息一同传入京城的还有湖广总督官文辗转得到的消息,长沙失守,岳州失守,最少有包括湖南巡抚毛鸿宾在内的131名官员被屠戮。

    12月30日,光复军夺取汉口与汉阳的消息送到了咸丰皇帝病榻前。

    12月31日,咸丰看到了武昌失守的奏折。

    这位年仅30岁的年轻皇帝身体本来就极为糟糕,现在更是因为激动引发了肺病的恶化。在人生最后的这点时间里头,咸丰或许该有着与老婆孩子诀别的痛苦,向大臣们交代后事的悲壮。不过事实上,这位年轻皇帝因为持续的高热以及内出血,整个人神志不清,陷入了昏迷状态。

    经过一整天的痛苦经历,咸丰皇帝在1862年1月1日傍晚去世。

    就在此时,广州城内的光复都督府正在进行着新年团拜晚会。与会众人中60%身穿军服,剩下的40%则是穿着文官的制服。这两种服装让整个庆祝会议有了一种军国主义的强硬味道。

    居于制服组顶点的韦泽站在主席台上发表着讲话,“同志们,我们已经夺取了湖南与武汉三镇,进军江西和福建的军队就要出动。最晚到今年6月份,我们就能完成解放淮河以南国土的目标。向着解放全中国的最终目标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这几个消息没有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不过经由韦泽亲自发言确定之后,大伙还是抱以发自内心的掌声与欢呼声。

    韦泽继续干净利落的说道:“我军今年上半年的任务第一是解放淮河以南的领土,第二是打击邪教。下半年自然是开始在新的解放区建立政府,进行土改等一系列社会改造。同志们正是有了大家的努力工作,我们才能有今天的成绩。我代表党、政、军的领导同志们向大家表示最衷心的新年祝福。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中能有更好的表现。”

    在热烈的掌声中,韦泽带头喊起来,“中华万岁!”“中华人民万岁!”

    这已经是非常程序化的口号,现代民族国家无一不是如此凝聚起国家意识的,在一片“中华万岁!”“中华人民万岁!”的欢呼声中,韦泽从容的下了讲台。在他之后是党政军中的党委和执行部门的领导上台发言,韦泽则离开了会场直奔医院。他老婆祁红意下午开始阵痛,如果不是因为新年团拜会晚会韦泽必须参加,他早就到医院了。

    坐在妇产科的走廊上,听着病房里头的惨叫,韦泽板着脸一眼不发。旁边坐了一位军长,他是一级战斗英雄郑玉凤的哥哥,也是跟着韦泽很久的老干部。与韦泽并排坐在一起,两人都被里面的惨叫给吓得脸色苍白。

    老战友们就没有那么多场面话,郑军长拽住韦泽的手臂,结结巴巴的问道:“都督,真的这么惨么?”

    韦泽很想用庄重深沉的声音说话,但是那干巴巴的喉咙完全出卖了韦泽此时情绪,即便如此,韦泽还是用颤巍巍的声音说道:“你以为娘是好当的么?”

    里面的产妇都惨叫了半个多钟头了,连纵横杀场的郑军长听着都快哭了,他哆哆嗦嗦的掏出烟来,给自己点上一根,因为两眼发直,他甚至忘了给韦泽也来一根。郑军长胆战心惊的说道:“我以后要对老婆更好点。”

    韦泽并不抽烟,只是此时他也忍不住想来一根。真正的惨叫是能够引发共鸣的,特别是在战场上拼杀过的人,见识过死亡的人更知道把人逼出这样的惨叫需要何等的巨痛。

    总之,两个老爷们在外面心惊肉跳。随着一声婴儿的哭声,两人都登时坐直。护士疲惫的出来说道:“郑军长在不在?”

    “我在!”郑军长腾的站起身,就给护士来了个立正。

    “恭喜,你老婆生了个男孩,母子平安。现在跟我们去办手续吧。”护士说道。

    郑军长一蹦三尺高,他扭头看向韦泽,韦泽两条腿微微哆嗦着站起身与郑军长握手,“恭喜了!你赶紧去办手续吧。”

    看着郑军长欢欢喜喜的走了,韦泽坐回到长椅上。他很想考虑点别的东西,例如未来的人事安排,又或者是所谓“太子”的问题。韦泽对称帝并没有什么兴趣,除了因为继承了新中国的革命性之外,理科狗对所谓皇室也很难生出什么尊敬感。

    但是他也只能想到这里了,惨叫声让韦泽腿都哆嗦了。正在此时,李仪芳急匆匆从外面进来,看到韦泽之后她喜道:“我去通知李部长,没想到你先到了。”

    有人能一起并肩坐在一起,韦泽觉得心里面好受了不少。而李仪芳突然低声问韦泽,“都督,等我们有孩子的时候,不知道你会不会也这样不管多忙都赶来在外面等我。”

    “你不怕么?”韦泽苦笑着问道。

    李仪芳拉住韦泽的手,“怕又能怎么样?怕了就不痛了么?”

    这回答让韦泽觉得一阵感动,他反握住李仪芳的手说道:“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在外面等着。”

    正在此时,就听里头传出了一阵婴儿的哭声。韦泽忍不住紧闭双眼喃喃说道,“谢天谢地”。

    没多久,妇产科的男性大夫带头冲了出来,“都督,您夫人给您生了个男孩,母子平安!”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韦泽上前与大夫与护士们握手。

    李仪芳看到是个男医生,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她却什么都没说。

    韦泽都督有了个儿子的消息并没有广为流传,倒是韦泽都督要求进攻淮河以南,打击邪教的命令很快就传到了前线。光复军各路整编完毕的部队开始按照计划向江西,向福建发动了进攻。1862年的战争在极短时间内就掀起了狂潮。

    而在1月6日,曾国藩命令全军戴孝,一来是为咸丰皇帝戴孝,二来则是为了被夺走的湖南戴孝。去年12月20日,湘军在得知胡林翼呕血身亡的消息的同时得知了湖南被光复军夺走的噩耗。

    曾国藩立刻派遣了一支湘军水师北上,他并不是为了立刻夺取湖南,而是要去援助一下武昌。历代夺取湖南的目的自然是武昌。顺江而下,几千里地很轻松就能走完。不到十年前韦泽就干过一次了。现在他夺取了整个湖南,会放过武昌才是奇怪的事情。

    这支船队的确起到了报信的作用,侥幸逃出性命的水军向在芜湖驻扎的曾国藩禀报,光复军的水军极为凶猛,湘军抵达武昌城外的时候,光复军的水军已经封锁了武昌外的长江航道,大量的光复军正在围攻武昌。湘军水军被打得落花流水,就现在的情况看来,武昌撑不了多久。

    曾国藩是个非常刚毅之人,在诸多压力之下,他依旧坚定的选择以攻克天京城为首要目的的战略。正是因为他的刚毅,才能将战略目标推进到几乎达成的地步。只是曾国藩完全算错了韦泽,在他就要开始围攻天京城的这一刻,整个战略完全崩溃了。

    湖南文武官员从骆秉章时代就与曾国藩极为不对付,所以湖南很早之前就不是曾国藩的地盘了,除了能征兵之外,湖南对曾国藩的实际意义有限。即便丢失了湖南,短期内对湘军没什么影响。进攻下游太平天国的粮草供应主要靠湖北,现在光复军夺取了武汉三镇,从湖北获取粮食的可能性也被掐断了。曾国藩是从上游打下来的,他知道光复军接下来会沿着长江进攻江西与安徽。

    参与军事会议的一众湘军将领们脑袋上带了条白布,要么脸如死灰,要么无比亢奋。亢奋者的代表乃是鲍超,他嚷嚷着立刻回兵夺回湖北。湘军现在陆军七万,水军五万,鲍超带领的两万湘军乃是打惯了硬仗的精锐。不久前鲍超遭到了太平军数路部队的猛攻,虽然是猛将,鲍超却一点都不糊涂。他看事情不对,立刻撤到宁国府城内固守。太平军两万精锐攻城半月没有得手,其他湘军从背后包抄太平军,太平军不得不撤回了天京城。

    “大帅,让属下带兵前往武昌吧!”鲍超自告奋勇。

    没等曾国藩回应,湘军水师头子,广东巡抚彭玉麟说道:“大帅,还是让属下先去武昌吧,大帅带兵守住安庆与九江,等属下的消息。”

    “哦?”曾国藩对彭玉麟的建议很有兴趣。

    彭玉麟继续说道:“若是属下战败,大帅就请移兵淮南,不要留在长江以北。”

    “难道你觉得我军打不过粤匪么?”鲍超怒道。

    彭玉麟并没有因为鲍超生气而有丝毫的动摇,他沉静的说道:“能不能打得过,只有打了才知道。不过料敌从宽总是没错的。”

    鲍超虽然素来狂妄,但是只凭狂妄的话他是活不到今天的,见彭玉麟如此坚定,鲍超请命道:“大帅,请让属下前往九江。”

    曾国藩此时也没有别的选择,他从湖南打到这里,当然知道长江航道意味着什么。如果争夺长江航道失败,部队被分割,哪怕部队能够清楚看到只隔了一条长江的友军,那也没有任何用处。湘军就是靠水军优势一步步打到这里的。

    “鲍超前去九江,玉麟带水师先到九江去。”曾国藩下达了命令。

    大军出动需要时间,特别是突然转变了战役方向,这种调动就更加麻烦。1月7日,正在鲍超与彭玉麟紧张的做着出兵准备的时候,新的消息就传来了。光复军的部队乘坐大量船只抵达九江,他们已经开始攻城。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