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44章 杀戮的理由(二十三)

正文 第44章 杀戮的理由(二十三)

    湖广总督行辕的亲兵把光复军派来的代表架出去之后,胡林翼起身说道:“官文大人,既然仗肯定要打,我这就去准备。”

    “还请胡巡抚一定要打赢!”湖广总督官文立刻答道。官文虽然被气的不轻,却也没到失去理智的地步。只要武昌还在官军手上,官文就能继续当他的湖广总督,如果光复军获胜,官文即便是逃出条性命,却也不会得到皇帝的宽恕。如果落在光复军手上,就算是真的不会被杀,官文身为阶下囚,活下去有什么意思呢?

    所以不仅请胡林翼赶紧去做战争准备,他还认真的说道:“我在这里敬候胡巡抚佳音!”

    胡林翼并不喜欢官文,但是对官文发自内心的期待,胡林翼点点头,“借大人吉言。”

    到了城外向水师下达了迎战命令之后,胡林翼问部下,“方才出来的光复军去了哪里?”

    部下带着点畏惧的神色说道:“他们已经渡江去上游了。”

    “渡江去上游了?”胡林翼完全不能理解这话。他与光复军代表前后出来所差的时间不到一个时辰,光复军代表即便是被赶出城,也不可能真的来去自如,在清军的监视下,此时他们上船不可能超过半个时辰。半个时辰的话往下游还好说,向上游能走多远?胡林翼根本看不到上游还有……

    胡林翼看向上游的时候,只见远远的有些异样的烟雾。也来不及再问,胡林翼命道:“迎战!我在城头亲自观战。”

    停泊在武昌的湘军水军由三艘大船,十艘中等船只,二十余艘小船组成。大船停靠在靠江心水深处,中等船只在靠岸的位置上,小船则组成了警戒线。听到胡林翼下令,大船升旗了船帆,中等船收起跳板,开始江中央前进。

    等胡林翼上了城头观战的时候,却见这些船只刚准备完毕。十几分钟完成这些准备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湘军水师正常的速度。可据湘军所说,光复军只是小半个时辰就往上游走到无影无踪,这也未免太扯淡了。不过此时也不是追究这点小事的时候,胡林翼专心的观起战来。

    此时江上除了光复军与湘军水师之外再也没有其他船只,冬季的江面本来也比夏季窄很多,所以不显得有多空旷。湘军的舰队卖力的逆流而上,四十艘船把江面占去了大半。

    上游光复军的水军终于出现了。胡林翼原本以为官文是在扯淡,亲眼见到光复军军舰之后他才发现官文并没有危言耸听。光复军的船只并不算特别大,船头很尖,不仅没有风帆,更没有划桨的水手。之间船体中央竖着一根冒着烟雾的烟囱,高高的桅杆上红旗迎风招展。

    只是距离比较远,胡林翼也看不太清楚。双方舰队距离接近到一里左右的时候,光复军的军舰率先发炮了。只有大船才能安装火炮,而且火炮口径不能太大,不然反冲力就能让军舰自己倾覆。有这样的限制之后,炮兵的射程很是个大问题。光复军每一艘船的前甲板上设置了炮位,炮位上的两门炮连续进行射击。每一次射击之后光复军的军舰都只是微微颤动一下。光复军在江面上是四艘船并行,八门射程超过一里的火炮横扫了下游的湘军水师。

    胡林翼已经看傻了眼,不仅仅是光复军能自行在江中行动的船只,这些船只现在只是缓缓前行,并没有如同传闻中那样行动如风。可船只上猛烈的炮火已经是从所未见的。胡林翼对水师非常熟悉,别说湘军水师把吃奶的劲拿出来都打不出如此密集的炮火,甚至是陆军用从洋人那里进口的火炮都打不出这样的速度。

    当然,更可怕的就是光复军火炮的准确性。湘军的水师大船先行,左前方有一艘中等大小的军船。大船攻击能力更强大,在水战中它们才是主力。然后胡林翼眼睁睁看着光复军的炮弹集中了大船前面那艘中等军船,在剧烈的爆炸中,这艘军船四分五裂的沉没了。

    光复军的火炮着弹点随即向后面延续,八门炮集中火力,炮弹如同下雨一样猛击湘军冲在最前面的大船。短短几分钟内,湘军大船就连中五六发炮弹,在内部剧烈的爆炸中,这艘船燃烧着火焰,向江面下沉去。

    胡林翼都看傻了眼,他所听到的内容已经够惊人了,现实所见到的更超听闻。即便是如此震惊,胡林翼注意到光复军的怪异之处,。很多沉甸甸的麻袋被绳索吊在船上,护住了船舷,护住了船体。但这等疑问也没什么了。湘军水师不愧是胡林翼亲手建立的部队,面对强敌,水师官兵依旧在奋战不息。

    对付光复军这等吨位大火力猛的船只,湘军也有自己的经验。小船分位数路包抄夹击,船上水军携带着油瓶火把,靠近之后就举火焚烧敌人的大船。湘军小船上勇敢的水手奋力划桨,力图尽快逼近光复军的船队。

    看到了湘军的应对措施,光复军的船上出现了不少人影,他们躲在船体后面举起步枪开始向湘军射击。光复军的火炮向着湘军大型船只与中型船只猛烈开火,这些水兵则用步枪向湘军小船猛烈开火。

    湘军小船到了距离光复军一百多米远的距离就开始有人中弹,打到五十多米距离的时候,这些靠近的船只上都剩不下一半人。靠人力滑动的小船缺了一半人,速度更加缓慢。光复军的军船上的火炮暂时停下轰击湘军的大中型船只,就在五十多米的距离上用火炮轻松将湘军小船一一打碎。

    面对这样的绝境,湘军小船上的水军依旧忠勇,他们也尝试着用步枪进行反击。但是那些麻包里头装着湿沙子,子弹打上去根本起不到任何效果。用尽了自己能采用的所有本领还无法给光复军任何损伤,湘军水军们不得不选择了跳船逃生。

    胡林翼恨不得自己蹦长江里头把跳水逃生的湘军再撵回船上,距离光复军的军船不过五十米远,很可能随便一枪就能打死船上的一名光复军水军。光复军的船比湘军少,水兵也比湘军少。一命换一命的话,顶不住的也只是光复军。

    只是继续发生的事实让胡林翼极为失望,湘军勇敢进攻的二十几艘小船被打碎了大约二十艘之后,剩余的小船上水兵集体跳船逃生。而十艘中型军船也已经被打沉了五艘。湘军的大船还在继续前进,看样子大概是想靠近之后用大船上的火炮解决光复军的军船。

    就在此时,光复军军船上烟囱中冒出的烟雾更浓烈起来,片刻之后光复军的军船航行速度变快了,而且在航行中,原本排成一横列的军船变成了纵列。湘军水军不自觉的行驶在长江里头靠近武昌城的这边,光复军军船的纵列则行驶在长江里远离武昌城城墙的那边。

    光复军军船加速之后,胡林翼就估摸着这些船的速度,他本以为这些船能比普通沿江航行的船快一点就差不多了,没想到光复军的军船启动加速之后就没有停下,这四艘船以远比奔马还快的速度顺流而下,转眼间就越过了湘军的船队,就到了湘军水师的下游。

    然后这些船很快就慢了下来,正在胡林翼觉得光复军的军船可能就这么点能耐的时候,四艘船已经掉在江中划出大大的弧线,转船头向上上游的湘军开来。此时湘军的上游,另外三条光复军的军船已经排成一行压了下来,后面的四艘光复军军船也从纵列变成横队,向上游平推过去。

    在两边的夹击下,湘军剩下的大船与中型军船最终都被击沉。从开始到最后,战斗进行了不到半个时辰。从第一炮打响到最后一炮沉寂,湘军水师之后小船上的湘军才用手中的步枪击中了光复军的军船。其他船只上的火炮与抬枪都没起不到任何作用。

    光复军的军船在全歼了湘军水军之后排成一条纵队,向下游驶去。在他们跑出去了一段之后,船队又折返回来。此时江中的湘军水师留下的痕迹是一艘被击沉的大船沉时被破坏的不够强烈,残体没之后坐到了江底,只露出了一个桅杆顶端还露出水面。只是此时在江水的冲击下,桅杆越来越倾斜。光复军的纵队轻盈的绕过这艘沉船的附近,向着上游而去。

    没有风帆,更没有划桨的桨手,这支船队如同被施用了咒语般在江中高速航行向着汉口那边靠了过去。

    胡林翼脑子里头一片混乱,实际上这场战斗从头到尾他就没有看明白。所有的一切都超出他想象之外,能够自动行走的军舰,能够在长江里头造这种军舰的光复军,包括长沙沦陷,岳守失守,整个世界仿佛一夜之间就变得完全不同。而胡林翼竟然还根本不知道这样的变化到底怎么回事。

    不过胡林翼现在终于能够确定一件事,满清真的会败给韦泽。昨天晚上的时候,胡林翼就想过如果满清战败,他胡林翼就会沦为货真价实的汉奸。面对这样的现状,想到未来,胡林翼只觉得气血翻涌,胸口发闷。

    “我不是汉奸!我不是贼骨头!我不是狗骨头!我不是贱骨头!”胡林翼心中呐喊着。

    仿佛是不吐不快,这位代理湖北巡抚张开了嘴,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尽数喷在了武昌城头的砖石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