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43章 杀戮的理由(二十二)

正文 第43章 杀戮的理由(二十二)

    12月14日一整天,胡林翼都在湖广总督的行辕里面商讨军政。武昌的文武们向他介绍了太多的情况,湖南衡阳被攻克,长沙被围。衡阳乃是湖南重镇,光复军一年前就抵达永州,进攻衡阳并不是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但是长沙只是被围的时候曾经派出了求救人马,之后再没有任何消息。

    9年前,也就是1852年,太平军也曾经围攻过长沙。那一次围攻中衡阳有大量官军,从广西追击太平军的官军很快就前来增援。而这次长沙之围中,光复军已经夺取了广西与衡阳,据说宝庆也落入了光复军手中。

    安庆的时候,胡林翼还不知道光复军已经攻克岳州,掌握了洞庭湖的出口。上次太平军的部队进攻长沙的时候,是身陷满清官军们的围攻之中。而这次完全反过来了,长沙陷入了光复军的全面包围之中。

    广西、四川,都不可能再有什么援军赶来。长沙正在以一城之力抵挡着光复军的猛攻。光复军只要攻克长沙,就基本上控制了湖南最富裕的地区。胡林翼当然知道韦泽的不少旧事,这位悍将带领着部下做为太平军先头部队直扑江宁城。拿下长沙之后,韦泽只用把他曾经走过的道路再走一遍就行了。

    局面到了如此地步,胡林翼发觉自己竟然刚知道。他本想指责官文遇到这么大的事情却不告诉大家消息。可转念一想,官文可不是没有告诉湘军最近的情况。与实际情况相比,官文所说的事情甚至比实际情况还少很多。即便如此,胡林翼却按照官场上的规矩,认为官文在夸大事实。他万万想不到,遇到光复军之后,清廷的官员在求援的时候居然还能说出比事实更温和的内容!

    到了晚上,胡林翼实在是睡不着,他起身带着亲兵上了武昌城头。冬日的夜色非常晴朗,繁星点点,只用望着天空,胡林翼心情就舒缓了不少。即便到了现在,即便有那么多完全可以相信的人说着同样的话,胡林翼却忍不住希望自己相信是整个武昌的文武都在欺骗他。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真的相信了他们所说的事实。那就意味着光复军拥有一个月内夺取湖南的能力,而且这支军队居然还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建造一支强大水军的实力。承认光复军有这样的实力,那就必须承认这个天下谁都不是光复军的对手。既然光复军到现在为止的表现乃是矢志不渝的努力消灭大清,那么大清的末日就到了。大清覆灭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而已。身为大清的忠臣,胡林翼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以书生起家干到今天,胡林翼是要通过效忠朝廷建功立业来实现他自己的价值。大清若是战败,那胡林翼的结果会是什么?

    在《光复都督府告满清官员书》里面,光复都督府是用“贼骨头、狗骨头、贱骨头”来给忠于满清的官员定性的。胡林翼很清楚,满清若是还在,他胡林翼就是个忠臣,如果满清被光复军消灭,那胡林翼身后的名声立刻就会成为无可辩驳的“汉奸”。

    以儒家的做派,假惺惺的承认失败者是忠臣,那也得是同为汉人之间的内战。一旦以华夷之辩来作为标准的时候,胡林翼根本从论语里面找不出任何一句能够维护他名声的话。孔子能说,纣王只是做错了点事情,结果天下就把坏名声都扣在纣王头上。

    可孔子一边骂完管仲不知礼,可立刻就说“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管仲或许是孔子眼中“不知礼”之人,但是孔子却认为管仲是个“仁”人,他连说两遍“如其仁!如其仁!”强调了孔子对管仲的认同。

    如果死后真的能见到祖师爷孔子,胡林翼不敢相信孔子会认同他为满清效力的事情。特别是在光复军的韦泽打出了中华旗号之后,胡林翼继续激烈抵抗韦泽的行动,胡林翼并不认为能够得到孔子的认可。

    想到这里,胡林翼猛的摇摇头,孔子说过,“未知生,焉知死?”作为文化人,胡林翼相信孔子也未必认同有死后的世界。也就是说,死了就是死了,死后不用再受什么审判。想到祖师爷孔子的这种态度,胡林翼觉得心里面好受了不少。

    在城头上胡思乱想,夜色就已经深了。江上腾起一重雾,星星在天空天空中闪烁了一会儿也都不见了。雾在江上逐渐浓厚,遮掩了江面,遮掩了城墙下的江堤,在江上停泊的湘军水师船只也都陷入了江雾中。

    胡林翼带回的湘军水师由三艘大船,十艘中等船只,二十余艘小船组成。小船此时完全看不到,中等船只只能影影绰绰看到一个影子。而大船上那庞大的主桅还能看到,浓雾起起伏伏,有时候只能看到桅杆,有些时候雾流动起来,高大的船楼也露出了一部分,仿佛露出了江上漂浮的城楼。

    为了建造这支湘军水师,胡林翼花费了极大的精力。如果光复军真的会打到武昌城下,这支舰队就将保护武昌城。胡林翼再也不想考虑自己身后事到底会是如何。韦泽有推翻满清夺取天下的可能,靠的可不是韦泽的仁德,靠的是韦泽强大的军事实力。既然如此,胡林翼想保护自己的名声,能依靠的也只有军事力量。如果能消灭韦泽的光复军,那中兴之臣胡林翼的能力德操只会被后世歌颂。

    “一切都用战争来证明吧!”胡林翼想到这里,起身带着亲兵回去休息。想了这么多东西,胡林翼真的累了。

    第二天早上刚吃了早饭,官文就派人来请胡林翼。到了两江总督的行辕,官文说光复军舰队已经到了武昌附近,不过他们先派了使者前来与武昌这边交涉。官文询问胡林翼,要不要见见。

    “见见又何妨。”昨天既然决定了以战争来决定双方的正邪,胡林翼倒也爽快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只见一名身穿橄榄绿色军服的年轻人被带进了行辕。见到了一众大官,那年轻人立正敬礼,“我是光复军海军长江支队孙立康少尉,奉命给满清总督湖北湖南等处地方提督军务、粮饷兼巡抚事官文送信。”

    少尉的口音很怪,非得形容的话像是南方官话,不过这强调又大大不同,听起来很清脆,很好听。这口音很好听懂,所以听了这一串名称之后,胡林翼都傻了眼,“总督湖北湖南等处地方提督军务、粮饷兼巡抚事”的缩写就是湖广总督,大部分满清官员都说不出这么完整的名称来。作为敌人的光复军竟然如此流利的说出这么一整串名称,实属大大的意外。

    湖广总督官文更是目瞪口呆,他倒是知道自己的这个官称,不过也是背诵了好久才背下来的。而少尉说完这些之后并没有自得的标枪,他继续说道:“我奉命前来的目的有两个,第一个是向你们移交长沙城内一百三十一颗首级。我们攻下长沙之后砍了他们的脑袋,送到贵方这里,也好让贵方自行处理。”

    “什么?”整个厅堂里头的官员们都傻了眼。他们没想到光复军已经打下了长沙,至于光复军砍了一百官员的脑袋反倒是没有太值得惊讶的事情。死在光复军手中的清军大小文武官员成千上万,一百多人算个球啊。而且这还只是砍脑袋而已,胡林翼的妻弟直接被剥皮楦草呢。

    “这是清单,请接收的时候对照清单核查一下。”孙立康少尉说完,就掏出了一页纸,交给身边负责警备的行辕亲兵。

    孙立康少尉接着说道:“第二件事,我奉命前来询问,贵方是否愿意投降。如果贵方愿意投降的话,我们就可以免去战争。光复军优待俘虏,你们的生命和财产会得到保护。”

    “优待俘虏?哈哈,可笑!”官文冷笑道,“如果你们优待俘虏,你送来的这些人头难道不是你们的俘虏么?”

    面对官文的质问,孙立康少尉朗声答道,“杀这些人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投降,而是这些人杀戮了百姓。我军在衡阳附近俘虏了很多清军,然后把他们释放了。当时我军里面有一位籍贯湖南的同志的家属在长沙当湘军。湘军俘虏中有人认出了我们的同志,被释放回到长沙之后就告官。长沙官府就把我们同志当湘军的亲属给杀了好几位。下达命令的就是湖南巡抚毛鸿宾。这一百多人都是牵扯此事而被杀的。除此之外,我们并没有杀戮俘虏。”

    听了这话,厅堂里面所有官员都傻了眼。这等事他们能理解,知道自家军队里头有光复军的亲属,自然是杀了了事。可没想到光复军的报复竟然如此激烈。

    官文大怒,只为了几个当兵的命就赔上了一百多当官的命,这还有天理么?!这还有王法么?!这还有正义么?!

    啪的猛拍了一下桌子,官文挺身而起,怒喝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孙立康稍微微微笑了笑,“我来之前就被明确告知,有可能会被杀。但是我愿意承担这个风险。而且我也被告知,如果我被杀,那么我军攻克武昌之后,解放全国之后,武昌城内的官员以及九族都会杀掉给我赔命。我们之所以没有在长沙杀了那帮官员的亲属,是因为我们没有告诉他们会有这样的结果。不教而诛谓之残。现在我已经对大家说清了这件事会有什么结果,那么后果大家请自负。”

    听到自己被杀,还会九族被诛灭,官文气的差点辫子直竖,他吼道:“你还敢威胁本官?”

    光复军少尉孙立康微微笑了笑,“我只是前来转达消息而已,决定权又不在我手上,何谈威胁之说?”

    以前哪里有人敢如此与湖广总督如此说话,官文几乎被气疯了。没等他命人把孙立康拖出去砍了。旁边就有官员立刻起身冲着行辕亲兵喊道:“你们还不把这个满嘴胡言的逆贼扔出城去?还站在这里等什么?”

    亲兵立刻架起孙立康往外走。胡林翼冷眼看着这一切,那个打圆场的官员固然油滑,不过堂堂湖广总督官文大人却也没有阻止。这里面的意味实在是让胡林翼觉得有趣。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