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42章 杀戮的理由(二十一)

正文 第42章 杀戮的理由(二十一)

    “金才,干得好!”师长在师部里带着满意的笑容拍了拍周金才的肩头。在之前周金才晋升团长的事情上,党委态度暧昧,参谋部的人事科摇摆不定,师长极力称赞周金才作战能力出色,这才让他获得了晋升资格。既然说了这个话,师长就要承担起责任来。

    周金才亲自上一线指挥部队进攻,已经证明他的勇敢。而且找到了敌人的破绽,击破了敌人的防御体系,这更是大功一件。以后周金才会不会犯错误,那是以后的事情。至少现在周金才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师长对周金才的判断是正确的。

    对于师长的赞扬,周金才只是勉强笑了笑,“我尽力了。”

    他此时的情绪并不高昂,战斗的确胜利了。周金才遇到敌人的袭击时以迅猛的刺刀战击溃了敌人的小队,在之后他并没有斩尽杀绝,而是跟着逃窜的湘军追了下去。能够被派出来执行这等几乎是有死无生的任务,要么是真的视死如归,要么就是还有后路。周金才一点都不认为湘军真的有视死如归的人,而事实上他的判断也是正确的。湘军设置的有很隐蔽的通道可以进出他们的核心防御体系,逃窜的湘军为了活命哪里还管得了后面有大股的追兵。正因为后面有如狼似虎的追兵,他们才要更快逃回安全的所在。

    看似坚固的堡垒终于露出了破绽,周金才指挥着部队发动了猛攻。湘军以为守住只能容一人通过的狭小通道是很容易的事情,当通道里头扔过来十几颗手雷之后,湘军才明白战争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看似坚固的防御阵地顷刻就被打出缺口。生龙活虎的光复军战士从缺口中杀进去,吸收了之前的经验,部队没有与湘军进行枪战,而是直接开始了肉搏战。在猛烈的攻击下,湘军防御体系崩溃了。

    但在战斗的最后,就在周金才面前,湘军两位指挥官经过奋战之后看到战败已经不可避免,他们竟然举枪自尽。这个举动给了周金才不小的震动。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敌人中间竟然也有敢以自尽来实践自己尊严之人。

    几个月前在光复军中大力宣传的一级战斗英雄郑玉凤就是最后关头勇敢自尽,这就是在精神上压倒了敌人的军人典范。接受了这样宣传,并且真心佩服的周金才被敌人同样的刚烈给震动了。

    清军按察使赵焕联与总兵周宽世的自尽对师长到没有什么冲击力,对师长来说,战斗打到如此激烈的程度,没能抓住清军指挥官已经不算是什么大事。部队在如此激烈的战斗中没有因为打到杀性大起而屠戮俘虏,这就能够向政委交差了。

    光复军早就没了刚造反的那种心态了。那时候大家的潜意识里头还认为自己是满清体系中的一份子,对于官员有着敬畏之心。现在的光复军根本不认为自己是满清的人,普通士兵是和光复军很接近的普通人,而满清的文官武将都是人渣,是远比普通士兵更低贱的存在。他们的死活毫不重要。有没有能抓到活的敌人指挥官,仅仅意味着歼灭战进行的是否够彻底,仅此而已。

    衡阳与宝庆清军同时覆灭,不仅让光复军在湘西稳稳站住了脚跟,湘江通道就此全面敞开。满清在湖南的统制进入了倒计时。这个消息不仅让湖南的官府与湘军赶到了末日来临,更极大的震动了清廷。在曾国藩的战略计划中,清军占据了上游之后就能全力顺江而下,进攻太平天国。最初的时候,清廷比较主流的意见都认为光复军会从江西出兵。

    1861年12月15日,咸丰皇帝终于接到了来自湖南的奏折。懿贵妃脸上有着按捺不住紧张的表情,把几份奏折递给咸丰的时候,她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咸丰已经与懿贵妃一起处理朝政有段时间了,懿贵妃从最初的激动逐渐变得从容起来,这样的失态对近期的懿贵妃来说是很少见的事情。即便是有了心理准备,咸丰拿过奏折刚看了片刻,整个人也都僵了。

    光复军先是迅速夺取了衡阳与宝庆,继续挥军东进逼近了长沙。湖南巡抚毛鸿宾都哀求朝廷赶紧派遣救兵,如果救兵短期内不能赶到湖南,整个湖南就不保了。

    除了湖南巡抚毛鸿宾的奏折之外,在湖北武昌的湖广总督官文也来了奏折。在奏折中,官文写到光复军一支奇怪的船队顺江而下,直逼到武昌城外。这支船队的所有船都没有风帆,更没有划桨的水手。虽然也有喷涂着烟雾的烟囱,却没有外国船上的两个大轮子。这样的船就这样在江面上纵横上下,船上装了数门火炮,火力凶猛。湘军水师突然遭到这样的船只攻击,被打得溃不成军。官文哀求朝廷能够调动湘军水师返回作战。不然的话武汉不保。

    长江流域的地图看过成千山万次,咸丰根本不用再看地图就能明白局面发生了何等的巨变。如果光复军夺取两湖,太平军肆虐江浙。整个长江以南就完全陷入了糜烂的局面。几年前,清廷就努力避免这最糟糕的局面发生。可万万没想到,因为夺回了淮南而大大好转的清军战略局面顷刻间就变成了最糟糕的局面。

    被英国人撵出了北京,好不容易签下了北京条约之后才得以返回京城。咸丰皇帝原本就比较糟糕的身体此时就变得更糟糕了。这一年多,他是强撑身体处理朝政。太平军虽然凶悍,不过还是一支能够理解的军队。一支有着极凶悍之名的光复军却笼罩在一层难以捉摸的迷雾之下。现在当这支军队再次走上了前台的时候,咸丰从奏折上看到的是比洋人更凶狠的一支部队。

    英军进攻北京之前是先和光复军打了一仗的,光复军大肆宣传自己是如何的痛击英国与法国。咸丰很希望这是光复军编造的瞎话,以英法凶悍的性子,听到这大言不惭的谎言,是一定会出手狠狠教训光复军的。到现在过去了一年多,英法就任由光复军宣传他们的战功。想来这不会是瞎话了。

    与光复军相比,大清失败之后被迫逃出了京城,最后不得不英国签署了屈辱的条约。还有俄国趁火打劫,法国、美国要求与英国同样的通商权力。两方面的战斗力差距此时已经非常明显,如果让光复军就这么肆虐下去,大清难道真的要灭亡了么?

    在内心的强烈煎熬之下,这位年轻的皇帝忍不住腾的站起身,然后他只觉得胸口一股热力上涌,嗓子眼一甜,然后一口血就喷了出来。鲜血喷在了桌子上摊开的奏折上,溅出了朵朵红色的梅花。而咸丰皇帝就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在距离北京数千里之远的武昌城头上,代理湖南巡抚胡林翼脸色惨白的看着江面上的战斗。几天前,他原本在安庆负责湘军后勤工作,突然接到了湖广总督官文的求救信,说光复军水师在武昌肆虐,请湘军水师迅速回援。

    胡林翼很清楚光复军陆军的凶悍。他的妻弟几年前就在赣南与光复军作战,失败之后被剥皮楦草,挂在赣州城头当了人皮灯笼,作为光复军拥有对赣州实际控制权的证明来“威慑宵小”。

    可光复军在湖南南部,哪里有能力迅速建立起能够打到武昌城下的水军。靠抢掠船只,临时造些小船是可以的。但是那样的船队绝无能够威胁武昌的能力。按照官文所描述的,到武昌的光复军水师船只能与湘军的大船相比。这就更不现实了。且不说光复军能否造出这样的大船,这等大船可不是短期内能够建成的。

    只是官文乃湖广总督,现在代理湖南巡抚的胡林翼乃是官文的下属。而且官文是旗人,当了湖广总督明显是咸丰皇帝用来平衡湘军势力的人事安排。而且就几年来的接触,官文也不是个爱大惊小怪的人。现在他如丧考妣的发来信,只怕里头也的确有些问题。

    抱着这样的疑惑,加上也需要从湖北运输粮草、军械、弹药,胡林翼还是带领了一支湘军水师船队返回了武昌。

    见到武昌之后,胡林翼被最新情报给弄迷糊了。不仅官文依旧维持他的说法,武昌的文武们也都是同样的说法,一支光复军的船队数次打到了武昌城下。那些不用风帆,不用划桨的军舰在江上纵横往来,留守在武昌城的湘军水师被打得落花流水。

    当然,这支船队也不是一直堵在武昌门口。每隔七八天他们就来一次,在武汉三镇骚扰一番之后,他们就扬长而去。武昌还好些,长江以北的汉口湘军被光复军歼灭。这支光复军也不扰民,也不占领汉口,而是在汉口“强买强卖”。

    江北的官军打不过光复军,长江又被光复军给截断,过不得江去,只能望江兴叹。

    这番介绍让胡林翼摸不着头脑,太平军不洗劫各地,胡林翼其实知道。不过占领汉口之后和当地商人做起了买卖,这就未免太过于奇怪。

    不过按照光复军前几次的规律,再过两天他们就会出现在武昌城外,如果光复军没有调整习惯,胡林翼很快就能见到光复军的船队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