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2章 杀戮的理由(十一)

正文 第32章 杀戮的理由(十一)

    7月的天亮的很早。湘军吃了早饭,就开始继续修筑营垒。昨天晚上太平军前来劫营,被湘军发现之后一通枪炮就给打退了。湘军在江西有过大量掳掠百姓,驱使他们攻城的经验,江西的太平军也曾经多次试图劫夺湘军抓到的百姓,湘军吃过几次亏之后涨了经验,在防卫上有相当的章法。

    只是有一支小部队趁乱穿过湘军营地,逃出了包围圈。湘军也不在乎那一小队人马的死活,只要最后四个营垒修建完毕,庐州就被困死。以后庐州的太平军是插翅难飞。

    湘军这么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进攻的准备,淮军根本没有掺乎到此次攻城战中来。李鸿章非常了解他老师曾国藩,曾国藩曾大人的宣传中,“民”则是大地主以及追随湘军这支地主武装的百姓,这个范围顶多扩张到湖南自耕农范围。除此之外的外省人,在湘军看来都可以归于“乱民”的行列。对于乱民,曾国藩曾大人的态度就只有杀无赦了。

    所以在李鸿章的建议下,淮军远远的在外围扎营,不许营内官兵出去。湘军湘军驱使的是安徽百姓,淮军中大部分官兵都是安徽人,若是看到这样的局面,只会让他们心生不满。

    “却不知道这法子能否对付韦泽。”李鸿章在淮军首领们的会议上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与会人等暂时无人回答这个问题,最近半年的战争进展之快超乎想象,只花费了半年时间就重夺淮南。下一步自然是进攻太平天国的首都天京。如果战争能和现在一样,或许一年后就要与韦泽指挥的光复军作战。到现在为止,绿营、湘军、淮军,面对韦泽的时候都没有占过一次上风。在未来的战争中,能扭转这样的局面么?淮军首领心里面都没底。

    但是对此事采取避而不谈的态度是毫无意义的,韦泽明显没有仅仅割据两广的迹象。各路消息都证明光复军在两广招兵买马,意图在满清与太平军拼的你死我活之时捡便宜。正是知道了这点,湘军、淮军反倒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他们与太平军不可能共存,也就不存在联合太平军先消灭韦泽的可能性。

    现在太平军正在一步步衰落,正是这种衰落让太平军更努力挣扎求存。太平军想活下去,只能靠击败湘军与淮军。随着太平军的末日一天天接近,湘军和淮军与韦泽决战的日子也在以同样的速度靠拢。

    淮军总帅江忠源终于打破了会议上的沉寂,“等我军围攻江宁的时候,韦泽只怕就会有动静。短期内打到两广却是不易,现在不用想这法子。”

    有江忠源发话,淮军众将都松了口气。谈论与韦泽作战,对他们来说是个过于沉重的话题。就在此时,远远听到庐州方向炮声隆隆,听这个动静,攻城战已经正式开始。江忠源心中感叹,看来曾国藩尽快进攻江宁的态度非常坚定。湘军以前攻城都是靠围困,若不是急于攻城,他们不会如此猛烈开炮。

    攻城的炮声响了三天,三天里头,淮军只是严加防范,他们的任务是阻拦有可能冲出湘军重围的太平军。虽然这三天里头淮军将领也多次请战,江忠源毫不客气的否决了这些人出战的请求。不愿意与湘军抢功固然是重要原因,而江忠源也认同李鸿章的观点,当这些安徽将士看到湖南人驱使安徽百姓攻城的时候,他们是不会兴高采烈的。因为说不准这些被驱使的百姓中就有淮军官兵的亲属。

    第四天,炮击声愈发猛烈。过了中午,炮击竟然逐渐停了。傍晚时分,江忠源得到了曾国藩的通知,湘军已经攻破庐州,开始在城内剿灭匪军。湘军攻城的能力竟然到了如此地步,这让江忠源非常惊讶。

    曾国藩派人给江忠源送信的行动还遭到了湘军将领们的反对,这些人非常担心江忠源会前来抢功。曾国藩倒是平静的说道:“岷樵不会如此。”

    众将也不敢当面否定曾国藩的观点,看着传令官出了大帐,众将连忙请命,“大帅,我等边进入庐州剿灭粤匪。”

    “去吧!”曾国藩同意了众将的请求。有了曾国藩的应允,除了护卫中军的部队之外,原本负责包围庐州的湘军各部纷纷开始前进,突入了庐州城内。

    此次负责攻城的是曾国荃,湘军悍将鲍超没有直接带兵攻击。得到了曾国藩的命令之后他带兵直扑东门。在东门外,鲍超意外的看到一队湘军围住了三百多人,这些人穿了普通百姓的服色,可一个个都留着长发。

    勒住马匹,鲍超为负责看守他们的湘军,“这些人是做什么的?”

    “回禀大人,这些人乃是义民,他们早就和我等联络。此次就是他们突然攻打粤匪,打开了东门。”负责看守的湘军队官连忙回禀道。

    鲍超知道城内有这么一批人,不过没想到这帮家伙竟然真的能起到作用。正在居高临下的在马上扫视着这些家伙的时候,却见其中有人壮着胆子对鲍超喊道:“大人,我们都是义民啊。我们有江大人给的文书。还请让我们给大人带路。”

    敢突袭太平军的都是有胆量之辈,看到有人带头这么一喊,后面的人也喊道:“这位大人,江大人说了城破之后保我家平安,还请大人让我们回家。”

    鲍超原本只是觉得这群人奇怪而已,现在已经明白了这帮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转头对手下命道:“这些人里头定然藏匿着粤匪,把他们尽数杀了!”

    湘军听到命令,立刻上前先用湖南土话与看守的部队讲了鲍超的命令。很快,鲍超的部队与负责看守的湘军突然对着这些人就砍杀起来。有心算无心,加上湘军数量数倍于这帮偷袭太平军的家伙,一阵惨叫之后,这些人就命丧当场。不少人死后脸上都是极度的震惊,他们万万没想到自己冒死一搏换来的居然是这等下场。

    鲍超的部队军令极严,战场上从来不敢去捡拾财物。留下部队打扫战场,鲍超带兵直入东门,向城内杀了进去。

    城内已经是一个血与火的世界,太平军丢失了城头,就在城内组织防御。湘军随即点起火来,步枪射击时的硝烟与房屋燃烧时的烟雾混合在一起,让整个庐州城可见度变得很低。地上满是尸体,曾国荃的部队此时已经将太平军压缩到了城西的水西门附近。这是早就定下的战略,湘军只在水西门外布下水师,在两边放置兵力,不让太平军从陆地逃窜。太平军到了岸边就完全处在湘军水师的打击范围之内。

    城破之后,在湘军的猛攻之下,太平军也只能退向水西门。鲍超带兵赶到这里,曾国荃很快就派人联络鲍超,不让他参与最后的攻击。“水西门这边已经围死,还请大人在城内好了。”

    鲍超知道曾国荃不想被人分了功劳,他冷哼了一声,这才答道:“你回去告诉曾铁桶,我知道了。”

    等传令官离开之后,鲍超对手下命道:“你们沿街去看,凡是门口贴了江忠源给了告示的,就打进去。”

    副将听到了这个命令,立刻欣然从命,指挥着部队各自去了。有贴江忠源给他们的免死告示的,定然是家里有钱的。这些人怕城破之后被官军抢掠,所以才会如此积极的联络官军。鲍超杀了城门口的那帮人之后,副将就明白了鲍超的心意。此时得到命令,更是欢喜。抢十家穷人也不如抢一家富户。想分辨穷人富人原本不太容易,现在各家门上的告示就是最好的指路标识。

    湘军攻破了庐州城之后,清剿战又打了两天。三天之后,湘军退出了庐州。江忠源带兵前来接收这座太平天国在淮南的统治中心。离庐州城还有两里多地,夏日空气中弥漫的浓烈的尸体腐败的气味就已经告知这座城市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走到距离城边不足一里的时候,淮军的队伍就自动慢了下来。只见城外是成片的尸体,这些尸体都穿了普通百姓的衣服,在城外铺了几十米宽。在城墙下,这些尸体层层叠压,垒起了老高。目力所及,城墙下都是如此,光能看到的范围内死了至少数千人。

    士兵走近这片被尸体覆盖的大地,无数肥大苍蝇被惊动,从尸体上飞起来,仿佛扬起了一片黑色的云朵。死者扭曲张开的嘴里,鼻孔里,耳朵里,也有着蛆虫蠕动着爬进爬出。

    淮军士兵也是打过仗,见过血的。可看到这些,不少人已经忍不住呕吐起来。江忠源眉头紧皱,不顾空气中的恶臭,也不管地上成千上万正在夏日烈阳下正在快速腐烂的尸体,他催动马匹直奔城门而去。

    庐州城门大开,江忠源的马匹进入城门之后,在他眼前展开的同样满是尸体的街道。大片正在啄食着死者腐肉的乌鸦被这动静惊起,它们展开漆黑的翅膀,发出不满的呱呱声,飞向半空。

    而江忠源发现,除了这些正在拼命吃着死者的乌鸦之外,整座庐州城内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息。

    湘军营地中热闹非凡,随军的商人所在帐篷门口排起了长队,湘军士兵们扛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等着这帮人进行坚定估价。湘军每打下一城,就会这样热闹好几天。这些专门负责战利品估价,商人已经向曾国藩缴纳过一大笔钱,他们把这些战利品收购之后运到湖北、湖南等地出售。湘军则会把自己的钱带回故乡。

    据说在江浙,这门生意就做的更好。左宗棠大人手下有个叫胡雪岩的商人,不仅收购这些物资,还负责把银钱存在票号。不用随身携带,钱就更加安全了。湘军的商人不提供这等服务,所以湘军出来打仗的多数是一家来好几个,同乡们也都在一个营。即便有人战死了,家人和乡亲也能把钱给带回故里。

    不过此时的湘军也开始筹备自己的票号,准备模仿楚军的模式,用纸钞银票的方式来增加士兵钱财的安全。

    士兵们等待的时候自然是大吹自己的收获。

    身为湖南著名的读书人,曾大人这些年日日读书,天天记日记,每日里修心养性,发现自身的问题,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日积月累之下,成绩相当不错。至少曾大人的部下现在都能理解曾大人的政治理念。

    听懂了曾国藩曾大人讲述的道理之后,湘军们活学活用。短期内被太平军夺走的城池,湘军夺回之后自然得“收集粮草军饷”,湘军会本着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的态度,自行对城内的人丁进行公平公正公开的征收。城内的居民自甘堕落为“乱民”“刁民”,起来对抗公开征收的时候,湘军这支正义之师就会立刻给他们死。

    对于太平军夺走之后长期占据的城市,湘军根据曾国藩大人定下的认知标准,城内都是从匪的乱民。九江、安庆这等被太平军盘踞数年的城市,甚至连女性都不与甄别,乱民一概杀光。

    整个淮南地区落入太平军有八年之久,八年间一直没有战事,即便是被收钱征粮,不打仗的话,本地百姓还是能有所积攒的。湘军对庐州这座沦入粤匪之手八年的城市完全按照湘军的规矩办事,在这里的收获比起江西那些穷困的地区要大的太多。谈起此次的收益,所有湘军都是笑逐颜开。

    所以当安徽巡抚江忠源带了卫队,快步冲过湘军营地直奔曾国藩大帐的时候,这些官兵也只是好奇的看着,却严守着队列,生怕脱离的队列之后就被挤出去。

    江忠源此时满心沸腾着怒火,他也不去看那些扛着大包小包的湘军,冲进了曾国藩的大帐,他就对着曾国藩喊道:“涤生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曾国藩当然知道江忠源说的是什么,他稳稳当当的坐在椅子上,叹口气,“岷樵,这等事都是不得以啊!”

    “不得以?!”江忠源上前几步,逼近了曾国藩,“若是说湘军抢掠财物,还能说不得以。为何连女子都不放过?”

    湘军总算没有把庐州城的人全部杀光,有些很穷的百姓躲的比较严实,好不容易逃出条性命。他们向江忠源讲述了湘军在城内凶残的屠戮时,告诉了江忠源一件事。湘军不仅杀人、抢掠,还抢走了庐州城内相貌好看的女子。江忠源勉强能够接受湘军的屠戮,却完全不能接受湘军抢掠女子。这才怒气冲冲的前来找曾国藩。

    曾国藩叹口气,“岷樵,你我都是朝廷大员,有些事情我们必须从权!”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