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8章 杀戮的理由(七)

正文 第28章 杀戮的理由(七)

    《革命歌》在光复军中以极快的速度开始传播,年轻的战士们喜欢这首歌。比起政委的所讲述的那些需要动脑子反复思考的理论,这首《革命歌》简单易懂,让这些出身下层百姓的战士们感受到了强烈的共鸣。

    光复都督府的上层对这首歌的感受明显与基层士兵不同。祁红意听到这首歌之后,当晚回家就找韦泽谈话了。此时她已经怀孕三个月,孕吐期结束没多久,情绪更显激动。

    和韦泽面对面坐下,祁红意开门见山的问道:“韦泽都督,从来就没有什麽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我想问问您,您到底想说什么呢?”

    韦泽知道肯定有人要出来反对,可他没想到,第一个公开反对的竟然是自家老婆。韦泽内心深处是有点兴奋的。在21世纪的时候,他一直不太理解一件事,为何女性们对党普遍支持度不高。没有党以国家政策的高度向女性提供就业与完整的财产权,就没有新中国女性获得真正解放的基础。尤其是那帮所谓的女权主义者,让韦泽觉得那些女人根本不是可以讲道理的人。

    现在他老婆这么郑重的想与韦泽讨论革命和解放,而且很有兴师问罪的意思。韦泽明知道自己有点先入为主,却还是忍不住起了争辩的心思。

    “要我把整个歌词给你看一遍么?”韦泽笑嘻嘻的答道。

    “不用,我已经看过了。我只想问你什么意思。”祁红意性子本来就强,和韦泽成亲之后又从来没有被压制过,所以说话更是直爽。

    “我现在要努力获得对所有制度、文化,以及思想的最高解释权。我不接受旧制度下的文化在未来新中国里头有任何发言权。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我就要鼓动起强烈的革命精神。要有砸烂一切的气魄。为此,我才写了《革命歌》出来,目的是什么,歌里面写的清楚,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韦泽带着一丝毫不妥协的微笑,向自己老婆解释道。

    “那就是说你不要当皇帝了?”祁红意板着脸问。

    韦泽自豪的说道:“以我现在有的权力,皇帝算个球啊!皇帝还得向读书人妥协,我手里掌握着新的知识阶层,某种意义上来讲,我是新知识阶层的祖师爷,所以老子我根本不用鸟那帮读书人。”

    祁红意一愣,韦泽的话超出了她原本的想象,沉吟片刻,祁红意才继续问道:“你这是要防备读书人?”

    韦泽对这个问题很满意,他露出了爽快的笑容,“读书人承载的是旧文化,就他们的鸟熊样,是绝对不肯向我低头,听我吩咐的。党同伐异,对我来说,承载了旧文化体系的读书人是未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里头最大的敌人。现在我就得把所有的最高解释权抓紧手里头,不能给他们留机会。”

    祁红意紧绷着嘴思考了一阵,突然冷笑道:“韦泽都督,你让我编中国简史,以后还有中国通史。看来这就是您所说的要把所有解释权抓到手中的一部分,不是临时起意,更不是装作文治的门面喽。”

    韦泽正色答道:“没错。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对历史的阐述就是为了现在政权服务的。”

    祁红意看着韦泽的视线锐利的如同两把尖刀,“很好。都督,我觉得你说得对。你现在和皇帝没什么区别,单论权势你比皇帝还厉害。我当然自然想当皇后,不过即便是当不上,光是《新华字典》的第一个主编,加上中国简史与中国通史的主编,我也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声。那些皇后们历史上有几人能被历史记住,只要你要建立的新国家不灭亡,甚至你建立的新国家灭亡了,我也不会被历史真的忘记。在这点上,都督你对我委以重任,我是很感谢的。但是,韦泽,我想问你,我们的孩子呢?你准备留给我们的孩子些什么?别人开国当皇帝,你开了国之后不当皇帝,那我们的孩子算什么?”

    韦泽原本很有与自家老婆争辩的心思,现在自家老婆完全从孩子的利益出发,韦泽尽量选择用人畜无害的语气开始说话了。“我说老婆大人啊……”

    “等等!”祁红意立刻打断了韦泽的话,“讲道理我未必辩得过你,所以你别用这腔调和我说话。哼!你每次都是用这装的跟要认输一样的腔调说话,辩赢了之后再装的更可怜。每次都能把我气的说不出话!我现在肚子里头有孩子,你给我气坏了不算什么,孩子万一有事怎么办?”

    “喂喂!你变化也太快了吧?”韦泽被自家老婆给看穿,也给弄的无言以对。

    “哼!”祁红意占了韦泽上风,她先是哼了一声,又正色说道,“韦泽,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我只想听你一句真心话,你是要对你自己好,还是有想过孩子。我不想听道理,你给我说清楚,心里面到底有谁就好。”

    这个要求韦泽倒是很能理解、成亲这么久,韦泽发现其实女性不想听道理,只想知道对方这么做的时候是不是把她的个人利益与喜好也给计算在内,这个计算的比例有多大。这种与男性完全不同的思维模式,最初的时候也让韦泽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等明白过来之后,韦泽觉得自己老婆的这种想法其实也蛮有趣的。

    韦泽心中没了争辩的情绪,他坐在老婆祁红意身边,握住她的一只手,用心情放松的语气说道:“亲!你编中国简史,定然知道这么多朝代更替,短的一两代人,长的一两百年。商的资料不多,周八百年,可到了东周之后国君实际上也没什么权势了。真正权势如我现在的皇帝,在各个朝代里头普遍是加起来就那么五六十年。现在满清满打满算二百多年,如果从平定三藩之乱的1681年到今年1861年,满清总共才180年而已。我现在告诉你,十年之内,满清的皇族会被我给杀光。这满打满算不过是190年。我建立起新国家之后190年,我们的子孙会是什么个局面。满清的局面已经定了,男的都得死,女的进妓院。这不光是皇族,勋贵大臣也都这么一个下场。那我问你个问题,你觉得满清建国的时候图的是这个下场么?”

    韦泽觉得自家老婆的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靠在韦泽肩头,祁红意身体微微的颤抖,韦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

    “当了个皇帝,最后落得这么一个下场,我不说值不值,我觉得咱们总有什么可以借鉴的吧?”韦泽慢慢的说道。

    “那你真的不想当皇帝么?”祁红意慢声慢气的问韦泽。

    韦泽无奈的摇摇头,“这不是我想不想当皇帝,这首先是我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国家体制一旦建成那是改不了的,改一次就要动刀兵。我现在称帝绝对没问题,可现在称帝弄出来的是什么?弄出来的还是这套封建君主。封建君主的历史你读过多个这么多,都能写书了。有哪个是好下场的呢?咱们能不能别这么简单重复了?弄点能更可靠的东西出来。”

    祁红意侧过头,把半变脸埋在韦泽胸口,因为压住了一点鼻腔,她的声音有点闷声闷气的,“可你现在写个歌,还教这么多人唱,从来就没有什麽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你打造完新制度,人家不让你当皇帝怎么办?”

    韦泽苦笑道:“你呀,太高看我,也太高看人民了。我如果真的能创立起一个大家都认为没有皇帝对中国更好的制度,这个制度还能良好的运行起来,我就真的万古流芳了。”

    “我不信。”祁红意还是慢慢的说道。

    “呵呵!”韦泽无奈的苦笑几声,“你想我称帝,不就是想保卫我们孩子的特权么?如果我不称帝,那么很多人的特权都无法得到保障。你觉得他们会放过我么?我不称帝,百姓们也会觉得这个国家名不正言不顺。你觉得他们最后不会要让我黄袍加身么?一群人还想立下这拥戴的功劳呢。只用态度强硬的表表态就能立功劳,这等好事谁不想干。”

    祁红意又靠在韦泽肩头,有点懒洋洋的说道:“你要你肯当这个皇帝,你想怎么办都行。”

    “我今天给你说了,不管谁问你,你都不许给任何人说这话。如果现在有人知道我的想法,就会有人利用这点来拿捏我。你对谁都不说这个,对我好,对那些人也好。”韦泽很认真的说道。

    “你放心,别人问我有关你的事情,我都是三个字,不知道。”祁红意搂住韦泽的手臂,让自己靠的更舒服点。

    “那你可是为了我得罪不少人呢。”韦泽笑道。

    “读了那么多史书,我最初还被吓的不轻。现在我也看淡了。只要你在这个位置上,他们就只敢心里头不高兴而已。可你要是不在这个位置上,我就只能跟着你一起死了。官人,为了你,为了我们这个家,为了我们的孩子,你一定要保住自己。”祁红意语气听着清淡,可里面的内容却是惊心动魄。

    韦泽却再没了什么畏惧,灭国之时的悲剧到底有多惨,身为推动这个悲剧的韦泽比谁都清楚。在他的时空中,当时中国的主要矛盾是中国要抵抗工业国的入侵,然而在这个时空中,正在快速建立起的现代民主主义中国对待满清是不会有丝毫的怜悯,因为满清不是韦泽的敌人,而是中国的敌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