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7章 杀戮的理由(六)

正文 第27章 杀戮的理由(六)

    “我们和你们说过很多次,光复军与花旗军所处的制度和生活方式不一样。不管你们怎么想,这都是很现实存在的东西。你们花旗军是从别人那里拿了粮食银钱,供你们过活。我们光复军不仅自己生产粮食,自己赚取银钱。还要带领着百姓们一起吃饱穿暖。这是个政治问题!这不是人情的事情。”周金国大声说道。

    对面的花旗军二首领郑乔眨巴着眼睛看着周金国,经过了两个时辰的谈判,他是理解了周金国的意思,也明白了周金国的坚定。光复军同意花旗军投奔光复军,但是条件在于部队全部解除武装,所有人员经光复军审核。所有人都得服从光复军的安排。

    即便已经理解了对方结果,郑乔还是试图为自己这边多争夺些好处,“周兄弟,我们花旗军这么多仗打下来,对付清妖还是不在话下的。”

    “我们从来没把清军当回事。多你们不多,少你们不少。”周金国说的很自信,这种自信对光复军实在是太普通的事情。

    郑乔倒也没觉得这有什么,在这个刀头舔血的年代,大家嘴上说什么不重要,最终决定胜负的只有军事实力。如果花旗军能够比光复军更能打,他郑乔又何必这么低三下四的前来“联络”。哪怕是几个月前,花旗军不也公开对光复军表示要分了湖南么。

    认真的思考了结果,郑乔说道:“周兄弟,让我们把兵都交了,这是真的不行。”

    “不行就不行。”周金国答道,这年代谁肯轻易认输呢。

    谈判最后不可避免的破裂了,郑乔一走。周金国就对师部汇报了谈判结果。师部立刻下了做好歼灭花旗军的军事准备。除了对外国人的战争之外,这是光复军第一次做出歼灭一支非清军旗下部队的命令。

    “现在不动手么?”周金国听出了这个命令里面比较奇怪的地方。

    师长答道:“我们还是希望花旗军能够去太平军那边和满清打。给他们留点时间,最好还是他们自己肯走。雷政委说近期部队还要做政治宣传工作。”

    雷虎原来不想当政委,现在湖南部队扩军,第四军政委去了第八军当了政委,雷虎就从第四军军长变了第四军军政委。周金国对师长透露的消息比较在意,他连忙问道:“部队有什么政治宣传?”

    师长也不知道到底要宣传什么,他说道:“现在还没公布。不过上头说了,这几天了部队干部就要集中学习。花旗军就让他们多逍遥几天吧。”

    两天后,第四军的干部们就前去军部报道,雷虎政委在党委会议上公布,“中央有决议,土改初步完成之后,接下来的工作是打击邪教,打击封建会道门。我们光复党不信神,不信鬼。部队里头要自查,凡是信这些神神鬼鬼的同志,我们要帮助他们改正错误认识。”

    就在雷虎说话的同时,秘书把一份封建会道门的清单放在了与会的政委面前。周金国一看,排名第一的就是一贯道,第二的是白莲教,在第三的位置上赫然写着拜上帝教。

    看完了这个排名,政委们面面相觑。大伙都不是傻瓜,这一贯道、白莲教,大伙都听说过,却没打过什么交道。拜上帝教尽管排名第三,但是光复都督府里面处于领导位置的几千干部,部队里头营级以上的干部,基本上都有加入“拜上帝教”的经历。雷虎政委要帮助“同志们人情错误”的说法再明白不过,其实有啥错误啊,不就是要对太平天国动手么。

    周金国看了看周围的同志,看到的是周围的同志也在互相看。大家都知道光复军迟早要和太平天国撕破脸,现在这天已经到了。

    看到同志们理解到了问题所在,雷虎继续说道:“同志们,都督说了,对待同志要想春天般温暖,认识到这些邪教是错误的。不跟着邪教走,大家都是好同志么。我去见都督的时候,包括都督在内的中央同志都说自己参加过邪教,现在都与邪教一刀两断。这样就行了么。”

    听雷虎政委这么一讲,各级政委们哄堂大笑。周金国立刻站起身来说道:“我们坚决拥护中央,服从中央的意见,听从中央的命令。请中央放心。”

    一个接一个,政委们纷纷起来表态。等大家都公开表态之后,雷虎带着笑意说道:“我强调一次,反对封建会道门,可不是只反对拜上帝教。我们反对的是神神鬼鬼的这套。什么耶稣,什么菩萨,都是狗屁。咱们有今天,哪一点不是靠人干出来的?任何事情,都是人类行动,都是存在与这个世界上的物质决定的。所以说,我们组织这次学习,就是要弄明白,这个世界不是鬼神做主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物质的世界。你们要是觉得光反对一个拜上帝教就能完事,你们可想错了啊!”

    政治学习进行了一周,至少政委们都明白了中央的精神,“光复党内不接受信神鬼的人”。能当上政委,自然都不是一般两般的角色。公开讨论就不可能打个马虎眼,喊几句口号就完事了。牵扯全军的思想政治工作,政委们就必须把自己的思想给弄清楚。

    讨论最初还算是容易,有了现代科技的宣传,大伙在数年中不间断的科学文化学习之后,知道了地球,知道了太阳系,地月系。既然都当兵打仗,对于弹道非常熟悉,高速飞行的小小子弹尚且逃脱不了万有引力的规律,巨大的天体自然更不能免。所以春夏秋冬,风雷雨雪,潮起潮落,这些宏观的自然现象有了科学的解释,让大家很容易就排除了神灵对世界的影响的理念。

    不过那些非宏观的东西却不是那么容易就想通的,当讨论从物质向着更意识化的内容进行之后,政委们都承认,大家一时半会儿未必能完全排除祖宗在天之灵决定子孙命运的心理障碍。

    军雷虎政委不愧能当上军政委,中央的学习也学的很透。雷虎清楚明白的告诉大家,祖先崇拜的问题要分开看,因为每个人的祖先都是事实存在的,没有祖先就没有我们。正因为这种无可否认的因果关系既然是现实存在的,所以说不敬祖先是不可能的。

    坦然承认了这点之后,雷虎话锋一转,“同志们,对祖先的尊敬和宗族势力是两码事。宗族势力是有人出于个人目的去利用这种祖先关系,他们自称能够代表祖先。至于他们能不能代表祖先,可不是已经过世的祖先人和后人进行了‘精神沟通’,这帮人自封能代表祖先。”

    经过了前面几天的讨论,每个政委的思路都逐渐开阔起来,听了雷虎在此时的顿喝,哪怕是原本心里头害怕得罪祖先在天之灵而惴惴不安政委们都轻松起来。周金国有恍然大悟的感觉,把祖宗在天之灵与宗族势力分开看之后,他觉得整个人仿佛从某种说不出的枷锁下解放出来了。

    “中央的态度很明确,祭拜祖宗是后辈们自己想祭拜祖宗。什么时候祭拜,以什么方式祭拜,这都是活着的后人的问题。如果那些祖宗从坟墓里头站起来反对,那后人自然得听听祖宗的意见。有些几十年前,几百年前活着人,的确自称立下了祖宗的规矩。对于我们这些晚辈而言,他们的确是我们的祖宗。可他们也不是开天辟地就被创造出来的,他们也有祖宗,他们的祖宗到底立下了什么规矩,他们说了能算么?如果他们说了能算,那就是扯淡。我们真正的始祖到底立下了什么规矩,咱们都是学过进化论的,那时候连文字都没有,我们根本不知道啊!”雷虎偶尔看着讲稿上的议题,滔滔不绝的讲下去。

    光复军自然有讲过进化论,大家虽然未必真的明白了,明白了也未必真的信。不过几万年前的人到底什么样,的确大家都不知道。更不可能有人拿出几万年前的祖宗规矩。大家都说自己是炎黄子孙,可暂时还没人敢编造那时代的祖宗规矩。

    根据科学与正常的逻辑推导,现在所谓的祖宗规矩都是后世人创立的,与人类始祖毫无瓜葛。思想在讨论中逐渐解放开来,这种解放带来的思想上的震动,让政委们都觉得越来越轻松。

    “那我们死后会不会被祖宗责备?”还是有政委怯生生的问道。

    雷虎先是嘿嘿冷笑,接着带着自豪的表情傲然说道:“我且不说死后有没有灵魂的问题。我们保持一个科学的态度,既然没死过,我们都不知道。退一万步来讲,死后真的有那种封建会道门所说的制度。我现在问大家一个问题,我们活着的时候,那帮封建会道门的人是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有没有能力把他们打得抱头鼠窜,杀剐存留都由我们决定?有没有?”

    身为光荣的光复军一员,大伙面对虚无缥缈的祖宗或许还有点敬畏。但是面对活生生的人类,压倒一切的实力带来的豪情油然而生。

    “捏死他们跟捏死跳蚤一样!”周金国大声说道。

    立刻就有同志反驳起周金国的话,“他们还不如跳蚤呢!跳蚤又小,蹦的又快,想捏还未必能捏到。可我们想抓那帮人,他们跑不掉的!”

    这“争论”引发了哄堂大笑,的确,抓活人反倒比抓小小的跳蚤容易得多。

    雷虎慨然说道,“同志们,都督在中央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说了,大家都是凡人,都会生老病死。就算是有死后世界,大家也不用担心。若是那个世界的规矩和咱们的不一样,大家也完全不用害怕。在咱们活着的时候都督能带着大家创造一个新中国,那咱们死后,都督到时候会领着咱们光复党一起把阴曹地府旧制度推翻,创造一个咱们说了算的新世界。”

    这话说的意气风发,跟着韦泽一路奋战到今天的战士们都是精神一振。是啊,个人或许对着未知的世界无能为力,可只要有都督,有光复党,那个阴曹地府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就像现在一样,推翻就行了么!

    雷虎转身在黑板上写了起来。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读了这简单明了的诗,政委们的心脏都忍不住加速跳动起来。雷虎把粉笔一扔,大声喊道:“同志们,祭拜祖先是个个人问题。我们每个都有祖宗,每个人自然而然就有祭拜祖宗的权力。凭什么那帮管祠堂的说他们才有祭拜祖宗的权力!以前管宗族祠堂的人敢这么干,是因为我们没有团结起来,我们分开面对他们的时候是少数。没他们人多。那个管祠堂的手下没有打手,我们怕的是打手,而不是祠堂。现在我们光复党几万党员,哪一家的宗族势力有几万人,只要大家同心协力,死后见了阎王爷也得让阎王爷滚蛋。想办到这点,就只有团结起来。是不是光复党的人,大家拍拍胸脯,问问自己就知道了。只要是真正光复党的党员,团结起来,我们在任何地方都能打出一个新世界!”

    雷虎的吼声让周金国只觉得头皮发麻,一种无法形容的激昂感觉在他全身鼓动着。要面对死后未知世界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还有千千万万的光复党党员。而战在这支要创造出一个全新中国的军队最前面的,无疑就是战无不胜的韦泽都督。既然在生前就能创造出改朝换代的伟业,自然没有在死后还任人欺负的道理。只要大家真心跟着都督,跟着光复党走,死后有什么可怕的呢?不过是把生前的战无不胜的道路延续下去罢了。

    不仅仅是周金国,所有的政委们也都想到了这点。不知是谁,用因为浑身颤栗而变得颤抖的声音喊道:“韦都督万岁!光复党万岁!”

    这样颤抖声音并没有让这些直面死后而感到巨大压力的同志们感觉可笑,相反,这种颤栗感是每一个人的真实感受。大家都知道自己会死,所以这种颤栗格外的真实。而雷虎提出的“团结起来推翻阴曹地府”的观点,无疑指出了一条死后也能不受欺负的道路。不仅仅解决了生前的问题,连死后的问题也得到解决,这种终极的解放感觉,让每个人都受到了无法形容的冲击。

    “韦都督万岁!光复党万岁!”也有其他同志带着同样的颤抖的声音喊了出来,可人数并不算多。

    周金国连着咽下好几口口水。喊韦都督万岁和光复党万岁,这并不是第一次。应该说张口就能喊出来的。可真正团结在这面旗帜下面对生前死后的所有世界,这种觉悟却是第一次被明确的提出来。周金国的内心中依然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恐慌,“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这无疑是对死后世界的一种蔑视,甚至是一种亵渎。然而征服死后的世界的豪情,却又是一种何等让人感觉安心的蔑视。

    “革命必胜!”雷虎怒吼起来。

    周金国心中一震,他方才没有能颤抖着声音喊出“韦都督万岁!光复党万岁!”,并不是他认为这话不对,而是因为这话还不能完全驱赶走他心中的所有阴云。可“革命必胜”这句话完全打动了周金国,所有心中的阴云登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不管是生前或者是死后的世界,规矩都应该是一样的。只有胜利才能打倒一切,只有胜利才能得到一切。面对满清或者阎罗的时候,唯有胜利才能行。

    周金国心一横,咬牙切齿的喊道:“革命必胜!”

    这一嗓子喊出来,他整个人完全轻松了。

    “革命必胜!”再次有点发怯的喊了一句,周金国觉得内心那最后的阻碍开始被突破了。

    “革命必胜!”旁边的同志同样嚎叫着。那里头的一丝犹豫,一丝软弱,周金国都能感觉到。拥有连死后世界都敢去征服的豪情,可真的不是容易事。

    “去他娘!革命必胜!打倒阎王!”又是一嗓子近乎歇斯底里的吼叫。

    “同志们,不用怕!”雷虎此时没有丝毫的畏惧,虽然在党中央的会议上,雷虎心中也有不安,但是这几天反思之后,他终于迈过了这个门槛。此时的雷虎胸中满是豪情,“光复党人必然会团结在一起,只要团结在一起,或者或者死了,我们都无所畏惧!”

    雷虎一挥手,满脸激动的工作人员将一张写了大大字的纸在黑板上贴好,被这激动的整体气氛影响,工作人员的手都在抖。图钉连着掉了几次都按不进黑板。

    等工作人员贴好,参加了中央会议的军政委雷虎和军长两人对视一眼,简单的打了个拍子,接着两人就唱了起来。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从来就没有什麽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让思想冲破牢笼!

    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趁热打铁才能成功!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一旦把他们消灭乾净,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歌曲与歌词都慷慨豪迈,与此时的气氛极有共鸣,第一遍唱完,开始唱第二遍的时候,政委们就纷纷加入。虽然南腔北调,虽然不断出错,但是此时战天斗地的豪情却非常轻松的被这首歌曲带动。

    不用哀叹过去。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不用困惑现在。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

    “不用怀疑未来”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至于“英特纳雄耐尔”是什么也不重要。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歌声嘹亮,站在光复党党旗下的人们,终于有了生前乃至死后的集体感。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