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2章 杀戮的理由(一)

正文 第22章 杀戮的理由(一)

    6月11日,寿州终于被淮军攻下。淮军的创始人,安徽巡抚江忠源带着部队进入寿州的时候,都被寿州的惨状给震慑住了。

    城墙上几乎被血液浸透了一遍。到处都有人类的残肢,内脏碎块。至于城内靠近城墙的房屋被炮击引发的大火烧的只剩下了些砖石而已。淮军攻破城墙,城内残余的太平军以城内房屋为掩护继续抵抗,淮军采取了炮击加纵火的战术,整座寿州城内化为一片焦土。

    寿州在山地上,没办法用穴功法攻破。淮军几年前就渗透到淮河以南,却对这座城池束手无策。直到有了开花弹之后,淮军才找到了可行的攻城办法。攻下寿州,太平军的淮河防线终于寿终正寝,太平军经营庐州已经七八年,可江忠源对拿下庐州很有信心。

    离开了几乎被整个毁灭的寿州,江忠源在6月15日抵达六安,和他的老朋友曾国藩重逢。两人在年分别,其间虽然书信往来密切,可距离上次相见一晃就过去了8年。曾国藩1811年出生,江忠源1812年出生,上次见面是在1853年,那时候曾国藩42岁,江忠源41岁,还是意气风发的中年。血战八年之后,曾国藩50岁,江忠源49岁,两人都进入了老境。

    老友见面自然不同,只是简单的饭菜,两位老朋友,两户小酒。给曾国藩倒了杯酒,江忠源爽朗的笑道:“涤生兄,当年我在京城去你家蹭吃蹭喝,现在想起来竟然如同昨天。”

    曾国藩在别人面前倒是很有儒家修心的那样子,可在江忠源这里他却活泼起来。端起酒杯向江忠源敬了一下,曾国藩很随意的喝了半口,夹了筷子菜吃下去,这才说道:“是啊。那一晃就是16年……,不17年了。”

    1844年,曾国藩早就知道进京赶考的江忠源两次送湖南师友的尸体回湖南安葬,真的是名动京城。但是曾国藩听说江忠源此人好嫖好赌,所以不愿意和江忠源来往。结果江忠源倒是主动上门拜访曾国藩。那次见面的时候,江忠源就预言天下要大乱。

    1848年,江忠源在老家组建团练,连续消灭了当地数次大规模的造反。开创了以私兵建功,成为封疆大吏的先河。曾国藩的湘军就是接掌了江忠源留在湖南的渠道,左宗棠现在的楚军除了5000老班底是从湖南带走的之外,其所走的路数无一例外都是模仿江忠源。

    此时江忠源当了八年安徽巡抚,曾国藩是湖北巡抚,节制四省军务,左宗棠也当了四年浙江巡抚。湖南籍的人借着淮军、湘军、楚军,大批成了长江流域各省的高官显贵。追究其原因,大家都承认是江忠源开创了先河。即便是恃才自傲,根本瞧不起曾国藩的左宗棠,对江忠源也非常尊敬。

    曾国藩更不可能看不起江忠源,回想起17年前两人在京城相见的事情,他也甚为感慨。

    江忠源喝酒豪爽,他方才一口喝完了自己杯中的酒,此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也不管曾国藩到底喝多少,两人又碰了下酒杯,江忠源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叹道:“但见富人百无忧,谁怜贫者为饥出?贫人一旦为饥驱,富人岂得安其室?涤生兄,17年前我就说过这话,17年后我却还想说这话。寿州城已经拿下,我军即可攻打庐州。不过就我所知,淮南百姓之所以跟着粤匪,却是因为粤匪不许地主强收地租。我等志在经世济国,这抑制兼并,打击豪强乃是经世之法。却不知道涤生兄有何想法。”

    以曾国藩的聪明,他没有接这个茬,而是说道:“粤匪不灭,韦泽不死。还谈不到此事。”

    听曾国藩谈及韦泽,江忠源沉默下来,他和韦泽交过手,深知韦泽部下骁勇善战。幸好天京之变后韦泽率部南下两广,不然的话,以当时韦泽不断渗透淮河以北的局面,淮军只怕一两年内就会被撵出安徽北部。

    曾国藩把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韦泽阴险狡诈,现在他只是占了从岭南进长江的数个路口,却不进兵湖南。我知道韦泽的意思是想让我等先灭了粤匪,等我们拼的损兵折将之后,他再一路北上捡这个现成便宜。虽然知道韦泽的谋划,可我竟然不得不这么做。哎……”

    江忠源却也不接这个茬,他继续方才自己的话题,“现在整个淮北因为要供养淮军,百姓日子几乎要过不下去。我对此很是焦急……”

    “那些乱民杀了就是,何须多讲?”曾国藩说的斩钉截铁,“江老弟,你做事果断,我是很佩服的。可怎么现在又犯起糊涂来。此时乃是乱世,行事当从权。此时剿灭粤匪与韦泽才是要害,他们在乱民有了想念,这才此起彼伏的乱起来。对这等乱民当立刻诛杀,不然有样学样的,只会越来越乱。等天下平定之后,我等在行了经世济国的方略。此时若是只想着乱民也苦,那天下大乱,百姓只会越来越苦。”

    江忠源叹口气,却拿出一张榜文递给曾国藩,“不知道涤生兄可否见过这样的榜文。”

    曾国藩接过来一看,却见榜文上用白话写了一篇东西。那是韦泽从今年开始在江南一带贴的榜文。内容就是对造反的原因,造反与革命的分别进行的论述。

    在榜文最后,韦泽强调光复都督府进行的是革命,号召百姓们能够投身光复都督府与光复党的革命,共建一个新的中国。

    看了对土地问题的论述,以及光复都督府的“算账”,曾国藩脸色逐渐变得狰狞起来。他狠狠把榜文拍在桌上,怒道:“一派胡言!”因为用力过大,桌上的酒杯在桌上跳动了一下,水面溅起几滴水花,杯中随即荡漾起了一圈圈的细小涟漪。

    江忠源点点头,“涤生兄,我也如此觉得。不过韦泽与信什么拜上帝教的粤匪全然不同。此人能有如此见识,却是朝廷大敌。而且朝廷数度败给洋人,可韦泽又数度胜过洋人……”

    曾国藩见江忠源似乎被韦泽的榜文蒙蔽,他大声说道:“江老弟,我听说有人叫我曾剃头,说我杀人无算,砍头如剃头。可这些人哪里知道,天下若是没了规矩就只能大乱。我杀乱民是要维持现在的规矩,这乃是慈悲之心。若是不如此做事,天下……”

    刚说到这里,外面却有人求见。曾国藩的亲兵引了一人进来,交给曾国藩一封厚厚的书信。曾国藩打开,里头竟然也是一张榜文,既然是榜文,那就不是私人的事情了,看过的人肯定很多。江忠源也凑过去看,却见上面是光复军榜文惯用的简体字,行文也是白话文。江忠源看了片刻,就呆住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