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9章 永兴(九)

正文 第9章 永兴(九)

    1861年1月13日,第四军二师二团的团政委周金国带领着部队开始向永兴方向出发。

    此时中华光复会更名为中华光复党,总参谋部已经变成了中华光复军军事委员会。新的军事委员会中,基本职能部门没太大变化,然而韦泽将原本参谋部决定一切,变成了党委会议决定大事的制度。

    政委作为各级党委书记,处于最高地位。军事指挥官作为党委副书记,其他各方面负责人多数都是光复党党员,作为党委会议成员,在党中央下达的各种党的基本政策的基础之上,决定实际战争行动的政治部分内容。

    第四军作为试点,首先实施了全面的改编。大批军事水平优秀,政治上比较可靠的同志成为了各级政委。支部建到连队上,经过这么多年的人才积累之后,借着第四军内部对土改问题的“风波”,具有专业军人素养的政委们,在充分学习了光复军的纲领之后,承担起政党领军的责任来。

    加入光复会的时候,周金国认为光复军都是韦泽都督的自己人。现在光复会变成了光复党,周金国终于理解了什么叫做真正的“自己人”。

    在党课上,身为农民儿子的周金国理解了光复党的核心纲领,“生产力是推动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光复党党员们大多数都是农民的子女,会议上的内容大伙非常容易就理解了。

    当人均有五亩地的时候,农业生产技术能够非常有效的推动社会发展。例如白口铁的镰刀,铸铁的铁犁,在付出同样的劳动量的条件下,能够提高劳动效率。在农业生产水平处于靠天吃饭的现在,与老天爷抢时间,早一天收割完毕,晚一天收割完毕,很可能因为这一天是否下雨,是否刮风,有着完全不同的结果。那是接下来的一年里头能吃饱或者饿肚子的问题。

    但是当人均只有不到两亩地的当下,除非农业技术的发展有着本质的突破,让粮食亩产翻番。否则的话只要有地主存在,有分配不均的问题,就会有大量的农民就命中注定要在某一年踏上饥饿,破产,死亡的命运。

    在投身造反之前,周金国这样的农民子弟虽然并不完全理解这些,却都知道“这世道太坏了!在这个世道里头活不下去了!”在学习了“算账”之后,大伙知道了地主、士绅、官府、寺庙,是如何无耻残酷的盘剥着农民。而学习了最新的党课之后,大家都恍然大悟。大家最初的认知没有错,这世道的确有问题。

    原本大家还觉得这世界上有好地主,有坏地主。残酷的现实,数据往大家眼前一摆,大家都明白了,除非死上上亿的农民,让人均耕地面积重新回到三亩以上,这才能缓和矛盾。不然的话,地主阶级的存在,地主阶级赖以生存的旧有土地制度存在的本身,就是制造出悲剧的根本原因。

    这帮农家子弟们当然有朴素农民阶级的阶级觉悟。大家都是人,农民子弟不认为有任何理由死上十个农民家庭去换取一个地主家庭的安泰。只用毁灭了旧有土地制度就能拯救数以亿计的农民,几百上千万的地主阶级就可以去死了。

    韦泽都督曾经明确表示过,自己如果不种地,就不会把任何一寸农田变成他的私有财产。大伙原本觉得韦泽都督未免太矫情,对于都督这位要当皇帝人来说,他若是自己拥有些土地,大伙会诚心诚意的让他拥有这例外的特权。学习了党课之后,光复党党员才明白韦泽都督为何不要任何一寸土地,这并非是人情的问题,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道德问题。都督占有了他根本用不上的土地,那很可能就会有人因为没有得到这些土地而死。韦泽都督绝对不会干这等缺德坏良心的事情。

    周金国觉得有点遗憾的是,他现在完全能够理解了土地革命的原因,却不太能理解韦泽都督提出的其他很多道理,不能完全理解中央的很多政策文件。但在党会上,在第四军负责工作的政治部主任沈心也说过,现在不理解不是问题,只要大家跟着韦泽都督走,之后的事情大家一定可以理解。听着放过周金才一马的沈心主任这么说,周金国也重新恢复了信心。

    当然,作为“自己人”,周金国也知道了为何部队进入湖南南部之后没有摧枯拉朽的直接北上。湖南是湘军的大本营,打得太狠,湘军就不得不回援。大家以前是太平天国出身,光复党未来十年的主要目标是夺取全国政权,如果满清先倒了,大家最终是要和太平天国火并。既然神棍洪天王所建立的太平天国一定要完蛋,由满清摧毁太平天国会让大家心里头都好受很多。

    政治学习结束之后,周金国成为了团政委。周金国原本对自己当了团里头的一把手很没自信。可新制度里头,团政委必须尊重团长的军事指挥权。如果团长干的事情太离谱,政委可以通过党委会议撤了团长,但是政委本人在兼任团长之前,是不能直接发布军事命令的。

    这样的安排也让周金国放下心来,打仗有专门的人才负责,他这个政委就可以把时间用在全团的政治教育之上。

    心急火燎的想立刻回家看看的想法变淡了,周金国心中沸腾着使命感。他希望在最短的时间里头让全团的官兵都明白土地革命与土地战争的意义所在。当他开始在全团大干起来的时候,却接到了命令。二师离开郴州,在北边三十几里的地方驻扎下来。他所在的团向永兴方向前进。此行的目标不是夺取永兴,而是肃清湘军在永兴一带地方上的据点,为在永兴发动对人民宣传的准备工作。

    如果是以前总参谋部制度,那是参谋部根据军事命令制定出基本的作战任务,然后在军事会议上商讨一番,各部队领了自己部队的任务。再由部队的参谋对实际执行中的问题做出准备与安排。

    以前只有打仗的任务,没什么政治宣传任务。大家先讨论完全是军事行动。杀敌夺地,或者杀敌不夺地。如果是这样的话,大家目标定然是永兴的湘军。就如同光复军曾经数次消灭了赣州的清军,却始终没有占领赣州那样。让永兴名义上处于湘军控制下,实际上在永兴湘军的头上,还有光复军的存在。永兴湘军能够在永兴活着,是因为他们能够帮助光复军维持秩序而已。

    党委党委成了一把手的现在,军事会议也变得有趣起来。反复屠灭永兴的湘军成了很没效率的手段,周金国坚信,只要永兴地方上的百姓能够懂得了土地革命的道理,他们就会投奔到光复军旗下。没有了农村的支持,永兴城算个屁啊。甚至不用打仗,只要永兴收不到粮食,那帮守军饿也饿死了。这就是韦泽都督提出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

    所以在会议上,周金国热情发言,“我原本是希望湘军不守城,攻打城市总是有困难的。现在我倒是希望湘军能够固守城市,他们躲在城市里头,我们就能在农村自由行动。他们若是分成小队下到乡里,我们野战起来更好打。”

    团长刘飞知道周金国挺能打仗的,若是没有几个月来土地问题的折腾,周金国也该晋升为团长了。周金国这等打仗行家的军事意见得到了刘飞的认同,“是啊,让我们团这两千多人打两千多人固守的永安,的确比较麻烦。若是他们真的敢出来野战,别两千,五千我们也不怕。至于湘军在地方上的那点部队,顶多几百人。干掉他们跟捏死个臭虫一样。”

    “是呀,只要我们能把地方上的湘军据点拔掉,我们只用派部队监视永兴城的湘军,他们出城之后我们就打。方便的很。”三营长周金才也发言道。他没有被剥夺职务,所以现在努力表现。不让别人有意见。

    当然,军部也没有真的完全放手让团部自己行任意行动,军队毕竟是军队,整体的安排也是必须的。二团的切入点是“做生意”。部队运来了大量的食盐,铁农具,在打击湘军地方据点的同时,开始在永兴一带贩卖。这是“经济战”的一部分。现在湘军为了筹措军费,大肆收取厘金,原本稳定在20文钱一斤的食盐,现在价格暴涨。

    占据了两广、琼州,光复军采取了食盐专营政策,食盐质量好,价格低。百姓们都买得起。价格在一元(100文)二十斤的水平。而且韦泽都督还搞了一个什么加碘盐,吃了之后能治大脖子病。据说还能让人变聪明。都督这么讲,大家有点将信将疑。却也没有拒绝。

    打下郴州的时候,郴州的食盐已经五十文一斤。根据调查,永兴的盐价甚至高达六十文。以战前传统的十五文一斤的价格销售,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百姓们买了光复军的低价盐,自然不会去买被厘金催高的湘军的盐。这不仅能让永兴地方上的百姓们获益,更能沉重打击湘军的厘金制度。

    押送着大量生活用品,周金国的二团开始向北进军。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