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8章 永兴(八)

正文 第8章 永兴(八)

    “周金国同志,你觉得周金才同志现在幡然悔悟,是放不下他营长的位置,还是因为都督没有更早的推出《土地法》大纲文件?”沈心在谈话过程中,脸上始终很和气,可在谈话到了最后的时候,他的问题越来越尖锐。

    军长雷虎还是那副老神在在的表情,倒是师长开始缓和的表情又突然紧张起来。方才周金国陈述内容的时候,不夸张,不乱攀咬,言谈中通过努力恢复事情的本来面目,让一起看起来很严重的反对韦泽都督的事情变成了周金才被人哄骗,加上他想当地主的愿望很强烈,这才有了这般事情。

    原本恨不得掐死周金国的师长,心里面逐渐舒坦起来。如果“监军头子”沈心接受了周金国的说法,那么责任就是熊团长和周金才两个人的事情。

    熊团长被叫去军校的时候,师长是投了赞成票。那个烧烧燥燥的家伙让师长觉得非常讨厌。至于周金才之所以以会被撤职,是因为他在不少场合下说韦泽都督说话不算数。周金才乱说话,师长当机立断的就把他撤了职。对这两个人的错误,师长都予以非常坚定的处置。

    在谈话过程中看着沈心温和的表情,师长觉得这件事或许能够轻轻放下了,如果能够认定周金才不过是一时糊涂,遭人欺骗,师长的责任就完全摘清。

    现在沈心询问起周金才不满与悔改的理由,师长又觉得危险起来。如果周金才被认为是一个埋藏的很深的混蛋,师长自然有责任。双眼忍不住瞪大了些许,师长紧张的等着周金国继续说下去。

    “这个……”周金国一时无法回答上来。他其实也没有考虑太多,只是觉得周金才虽然有些地方很可恨,在不少地方却也挺可怜。回想着周金才哭哭啼啼想留在光复军的话,周金国说道:“沈政委,我觉得周金才真正在乎的是光复军的身份,他是真的愿意留在部队里头。”

    这个答案有些模棱两可的味道,周金国也觉得没能完全回答沈心的问题,他又想了想之后继续说道:“当然了,要是能让他继续当营长,他自然更高兴。而且我觉得他也会努力干。那些捣蛋的人都被清理出队伍了,留下的都是肯老实打仗的。”

    师长万万没想到周金国的话竟然是在称赞部队建设,虽然他还是板着脸,可心里头对周金国的完全改观。

    沈心想了想才接过话头,“就是说,若是都督早些拿出《土地法》大纲,周金才同志即便是不高兴,也不会起来反抗?”

    师长心里面呐喊着,“周金国,你赶紧说是!赶紧说是啊!”

    周金国想了想,“那得是他一开始就知道咱们要均田地。既然以前没有这么明确的政策出来,只要听了熊团长的话,现在得知土地政策,周金肯定还是会闹。”

    “就是说,咱们部队以前的宣传不到位。很多人提出过和咱们现在公开宣传的政策不一样的事情?”沈心总结道。

    周金国点点头,“就是这样。”

    师长方才对周金国的好感随着这句话立刻飞到了九霄云外,他再次怒目瞪着周金国,怎么说了一圈,最后还是得出了部队有问题的结论!更让师长震怒的是,周金国的话里头在暗示韦泽都督颁布《土地法》大纲颁布的太晚。

    没等师长在心里头来得及确定要把周金国如何严厉惩罚,就听沈心说道:“我是不是可以这么总结,我们政治部的工作还是不够到位。本来政治部的工作就是把我们的理念和制度向大家讲清楚,现在政治部却没能做到这点。”

    听了这话,师长愣了。他万万没想到沈心竟然主动把责任给揽过去了。在师长露出惊愕表情的同时,师政委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而周金国则赶紧说道:“都督什么时候颁发《土地法》大纲是都督决定的事情,我可没有说都督的不是啊。”

    沈心笑了笑,“这是政治部的事情,不是都督的事。周营长却是不要多想。”

    说完之后,沈心看了看周围的人,他问道:“我要问的已经问完了,却不知道其他同志有没有要问的事情?”

    师长当然什么都不想问。而军长雷虎却开口了,“周金国同志,听说你经常和周金才同志吃饭。以前你们有没有讨论过有关土地的问题?”

    “从来没有!”周金国回答的斩钉截铁,“我们吃饭都是说些打仗的事情,还有如何管理部队的事情。在这次土改宣传之前,我们大家都没说过有关土地的事情。”

    雷虎轻轻点点头,“我没什么要问了。”

    谈话结束之后,沈心也不再谈这件事,他先告辞回自己的办公室。师长则拉住了准备走的雷虎,“军长,这个沈心是干什么的,竟然敢说都督的坏话?他什么意思?”

    雷虎慢条斯理的答道:“沈心啊,他是都督任命的政治部主任。政治部工作先是由他来负责。你不要多想,沈心说的是以前的政治部工作不到位而已。他这个政治部主任自然是要努力把这些给补齐。这和你没什么关系。”

    师长听完之后松了口气,“军长,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解决了师长的担忧,雷虎开始回自己的军部。他方才并不想与师长说太多,雷虎很清楚政治部是韦泽直接领导的机构,沈心说政治部工作不足,可不是吃饱了撑的给自己扣脏水。更不是要指责都督韦泽。沈心所图的是“把政治工作补足!”

    正如《光复都督府土地革命大纲》文件开头的那段,“政治工作是光复会的核心,我们要建立起拥有钢铁纪律的政治组织。无数历史都证明了一件事,没有钢铁般的政治组织,没有钢铁般的政治纪律,就没有钢铁般不可动摇的江山。”

    沈心现在退一步的目的是为了之后进两步。如果沈心没有这么做,他这个政治部主任也就干到头了。未来军队中的政治工作定然会有大动作。

    军长有自己的看法,师长觉得逃过一劫,满心的庆幸。而这件事的直接引发者营长周金国,回到了营部之后却觉得有些后怕了。在这么多大人物之前替朋友说话,这是周金国从来没有想到过的。这样做了之后,也算是能够对得起周金才了。至于以后部队对周金才的处置那是周金才自己的命。周金国可不觉得自己有能耐让这么多大人物听他一个营长的想法。

    好不容易平息了自己的心情,周金国开始想到自己最初的目的。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家看看呢?哪怕是吕尚阳说的是真的,周金国的家人在七八年前离开后就再也没回来,周金国也希望自己能够亲自去回去看看。

    接下来的几天里头,有关《土地法大纲》引起的震撼与争论正在逐渐平息。部队里面也都知道韦泽所说的“一个不杀,尽量不抓”的命令。见到部队里头既没有杀人,更没有开始抓人,大家的心情都算是恢复了正常。而日常言谈中,大家对于韦泽都督的仁慈非常佩服。

    当然也有一少部分人依旧惴惴不安,这些人都有过公开反对土改政策,在韦泽下达“一个不杀,尽量不抓”的命令之后没有被抓,也没有被直接剥夺军职。却被“管起来”。他们对自己的前途有着很大的不安。

    在周金国谈话后的第七天,关于周金才的处置决定也出来了。关了快一个月的周金才先在部队做了几场自我批评,说了自己有错误的想当地主的观念,学习了中央的决定之后,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以后会坚定的服从中央的土地政策。好好打仗,和同志们一道去建立新国家。也希望有和他一样想法的同志能够认清自己的错误,不要再有违背土改的想法。

    在这样的几场自我批评之后,周金才就接受了行政记过处分。但是他本人又回到了营长的职务上。

    这年头杀人不过头点地,周金才当中承认自己错了,在大家看来是很没面子的事情。不过既然他都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想法,公开发誓要改正错误想法。官复原职却也是很宽厚的待遇了。这更是安定了干部战士情绪。只要认个错就能被放过,认个错明显不是不能接受的做法。

    有周金才带头,那些有过公开反对土改政策的同志,纷纷公开认错,表示会坚定支持土改政策。整个部队里头再也没有对土改的质疑,剩下的全部都是对土改的支持者了。

    又过了几天,政委们开始频繁开会。周金国也接到了新的命令,到政治部报道。有些不知所措的周金国到了政治部之后,立刻接受了新的人事命令。“现在暂时终止周金国的营长职务,进入在军中政治部的培训部门接受培训。在培训的同时,以营里面光复会副书记的身份暂时执掌营长职务。”

    尽管对这道命令完全不知所以然,周金国依旧服从了命令。

    此时第四军军长雷虎则从郴州回到了广州,在韦泽的办公室,雷虎思考着韦泽提出的两个选项,要么以军政委,光复会会委书记的身份执掌第四军的政治工作,要么就以军长兼会委副书记的身份执掌军事工作。

    韦泽看着雷虎,慢慢的说道:“军事主官只管打仗,而打仗之外的工作则是由政委负责。在同级别中,军事主官必须服从本级别的光复会委员会最终的讨论决议。当然,军事主官本人就是本级别会委副书记。总的来说就是,军政一体,光复会领导光复军。”

    “那人事部门呢?”雷虎问道。

    韦泽答道:“人事部门只选军官,无权干涉光复会人员。而光复会的委员会有免去军事主官的权力。”

    对于新的光复会制度的调整,雷虎虽然还不太明白,却也知道了韦泽的态度。但是这个选择却没有难住他,“都督,我还是想当军长。”

    “好吧。”韦泽并没有勉强雷虎,“对了,告诉你一件事,我准备开会讨论一件事,如果会议通过的话,光复会将更名为光复党。有一个词叫做党同伐异,这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