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5章 永兴(五)

正文 第5章 永兴(五)

    认为“韦都督不让大伙当地主就是不让大家过好日子”的周金才被关起来了。下令把周金才押走之后,师长召集了全师连长以上级别的人员会议,他在会议上冲着一群旅长、团长、营长吼道,“对周金才这样的人得杀一儆百!谁不听都督的话,就绝不饶过!”

    被周金才骂为打小报告的人,周金国当然气坏了。可见到师长咬牙切齿的模样,周金国反倒有点不安起来。光复军里头不是没有杀过自己人,在光复军的军事审判后,最终的处理结果完全公开。因为光复军没打过什么败仗,在战场上极少出现临阵脱逃的事情,很少有人死于战场纪律。被处决的人员中,超过一半是军中各级贪污份子,剩下被处决的则多是煽动地域冲突,鼓动别人动手,结果群架时出了人命。

    军人们在战场上拼死杀敌,战友之间要互相依靠。所以杀这帮贪污犯,杀那些鼓动别人惹是生非的家伙,官兵们都非常支持。清除山头主义,清除地方主义,这大道理大伙也不是特别明白。可一说把那帮热衷于惹是生非的家伙撵出部队,即便是不愿意主动行动,却也没人进行任何阻止。事实证明,清理了这批人之后,军队里头立刻就安生了。

    周金国与广大官兵一样,都欢迎这种清除掉各种混蛋后出现的令人舒心的环境。可师长那恶狠狠的态度,还有旅长团长等人的应和,都让周金国感到了极大的不安。对周金才猛烈抨击韦泽的态度,周金国当然是极为不满。可这并不等于周金国对现行政策没有任何意见。若是按照师长所说的,谁敢杵逆都督就不会放过,那部队里头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好不容易得来的舒心日子只怕会变的比以前还难受。

    “我这次送周金才过来的时候,他乱喊乱叫,我一时恼火,就打了他几个嘴巴。”政委陈耀光开口了。

    听完这话,师长眉毛一竖。看他的模样,大概就是要说周金才挨打是活该。在师长大声说出“打得好”之前,师政委赶紧插话进去,“这次打了是有原因的,下不为例!”看到师政委没想把此时给扩大,哪怕是受了委屈的周金国都觉得心里面好受了不少。他现在最希望的不是把事情弄大,而是把事情给平息掉。军队里头舒心的日子这才过了几个月,就不要再折腾起来了。

    会议虽然时间不长,在周金国感觉中却是极为漫长。听着那些上级们说着“严惩”“不放过”之类的词汇,周金国只期待这无比折磨人的会议能够赶紧结束。

    会议结束前,师长让各部队都严查部队里头的杵逆份子。等回到营部,周金国立刻与政委商量起怎么办。周金国说道:“政委,你说不满意的人有没有,我觉得多的是。若只是如此,就要抓人,我觉得不对头。”

    政委陈耀光瞪了周金国一眼,“听你这么说,合着我打白打周金才是白打了?”

    “不不!我可不是这意思!”周金国连忙摆手摇头,“政委,你打周金才是因为他胡说八道,说我告密。我可受不了这罪名。可打他却不等于是觉得应该这么抓人啊!你说大家谁不想当地主……”

    “我就不想当地主!”陈耀光毫不客气的答道,“我们家里面的地主没一个是好东西。特别是加入部队之后,我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坏。我一点都不想当地主!”

    周金国这是第一次知道陈耀光坚定的政治立场到底是怎么来的,他愣了愣才赶紧说道:“行!行!政委,你不想当地主,你是好人。可你是政委,他们却只是些战士。你说营长这帮人这么想不对,我觉得行。可战士们怎么想,你不能和他们一个劲的计较啊!”

    陈耀光怒道:“周营长,你怎么先给我扣个罪名呢?我什么时候要和战士们较劲了?”

    听陈耀光这么讲,周金国终于松了口气,“你不说战士的事情,这就行!”

    陈耀光哼了一声,“但是分地的政策,我们一定要推行下去。战士们不明白,我们就得讲清楚。不过再有军官和土改对着干,那就不能放过了!”

    “好的!好的!”周金国答应道。只要不整战士,这事情就好办。周金国的营里面本来就没几个人真的反对土改,那几个人还都是战士。对于军官,周金国倒是很有信心。

    等到第二天下午,师长又召开了会议。周金国看得明白,师长的脸色非常难看。正在心中惴惴不安,不知道师长准备拿出什么要求的时候,却听师长郁闷的说道:“都督有令,有关土地政策的问题是同志们内部讨论的问题,这些问题必须靠讲道理来解决。对于反对者,一个人也不能杀。除非是公然挑起反对光复军的行动,只是口头表示反对的,也尽量不能抓。要以讲道理这种说服的方式来解决。”

    嘴上没说什么,周金国用手按住胸口,心里念叨着:“谢天谢地!”知道周金才不会死,周金国心中感觉好受了不少。当然,对于周金才被抓,周金国觉得完全应该。煽动对韦泽都督的不信任,被抓是罪有应得。

    “韦泽都督真的是神仙啊,这么快就知道消息了。”周金国虽然知道有线电报的存在,却还是对韦泽反应的敏锐感到由衷的喜欢。

    而被部下格外佩服的韦泽此时正在召开中央会议。对于土改问题,他一直每当多大点事情。光复会上层人员都是“老革命”,因为出身于普通农民,对土改都非常支持。至少他们都不曾反对过土改。收到了电报之后,韦泽发现第四军里头的事情实在是有点超乎想象。所以韦泽把沈心给派去第四军解决问题。韦泽自己则召开会议,仔细摸摸上层的底。

    “我们对土改没意见。”中央委员们纷纷表示。

    “这就是说,大伙没人想当地主,作威作福喽?”韦泽笑着问道。

    “我们知道,我们就是想这么干,都督你也不会答应。都督你不答应的事情,我们就不想了。”商业部长李维斯回答的格外干脆。这回答引发了中央委员们的一阵哄笑。看来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样的。

    有这么“诙谐”的下属,韦泽苦笑着摇摇头,“土地问题我们讲过很多次。为何现在遍地起义,因为以中国当下人口和土地一个人分不到两亩地。一个人不到两亩地,哪怕是土地分的再均匀,没有灾荒的年景也谈不上吃饱肚子。刚不用说大部分土地都落在地主手里头,我们大伙为什么起来造反?不就是因为吃不饱么?”

    这帮高层的同志出身并不显赫,他们中间相当一部分人都有过饿肚子的经历。到现在他们还能在土地问题上与韦泽保持一致,很大原因就是他们真的对旧土地制度恨之入骨。

    看大家没有反对的意思,韦泽问道:“现在有没有谁反对咱们的土地政策的,有反对的请举手。”

    大家互相看着,却没有一个人举手。韦泽等了几分钟之后才继续说道:“今天早上我接到一份电报,第四军的同志说有部队里头的同志反对土地制度,也反对我。闹得很凶,所以部队里头把他给抓了,准备枪毙。看我什么意思。我就告诉部队,在这些问题上,是一个不杀,大部不抓。我对部队并没有说太多,不过对咱们这些老同志来说,我倒是想多说几句。天京之变的事情,在咱们这里绝对不能重演。我们之间是同志,那就是志同道合的意思。想法不同可以讨论,实在是不能接受,可以离开。但是绝对不能互相杀起来。”

    提起天京之变,众人的表情倒是变了变。不过那都是五六年前的事情,加上光复军里头经历过天京城中腥风血雨的人不多。大伙能理解韦泽的想说的话,却没有对韦泽举得例子有太大的反应。李维斯甚至笑道:“都督,最近不少被从军队劝退的兄弟都在想办法重回部队。他们离开部队之后最不习惯的就是一件事,不能每天吃大米了。都督,就咱们部队的口粮,在广东可不比任何富户差。别看他们闹事的时候好像天不怕地不怕,真的不能吃大米,立刻就知道他们日子好了多少。就算是那些人不知道,我们可是知道的。”

    “忆苦思甜么?”韦泽曾经很看不起这种政治手段,然而商务部长李维斯的话却让韦泽发现“比较”的重要性。对21世纪的人来说,主食吃大米的确是最基本的生活需求之一。所以韦泽对部队吃大米只有一个要求,每天主食中必须有20%的粗粮。部队不明白维生素的意义,韦泽可是很清楚的。没想到这居然成了部队最能吸引人的部分。

    看来只要能保证大米供应,就能稳定部队情绪。韦泽只确定了这点。他很快收回了心思,提出他尚且不敢确定的事情。“同志们,我只能告诉大家,想让生活发生本质性的变化,把工业建设的有些眉目,还得十五到二十年。这十五到二十年里头,大家都得玩命干,咬牙干。我说大家跟着我打天下,完全是图着吃苦,我不信。我现在要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能相信我么,你们咬着牙玩命干,辛苦干,不能求立刻得到的报偿,忍到那个时候么?大家大胆的说,我们就得把这个给大家的前程说清楚才好。”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