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4章 永兴(四)

正文 第4章 永兴(四)

    “韦都督这是不想让兄弟们过好日子了!”周金才悲愤的说道。

    每个月5号是发饷的日子,发了军饷之后,大家手头宽裕起来。一部分同志会把钱寄给家里,有些同志们则会去供应部门购买一些针对军人销售的商品。以甘蔗为原料的酒卖的很好,同为营长的周金才拎了两瓶酒前来找周金国。

    周金国和周金才两人名字很相近,又在同一个团里头。只看名字的话,很多人会认为两人是兄弟,至少也是宗亲。实际情况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周金国是永兴湖南人,周金才是江苏人盐城人。两人的家乡距离上千里,或许千余年前是一家,可几百年来两家分处两省,一点关系都没有。即便如此,因为名字的原因,两人关系倒也不错。周金才倒也敢向周金国吐露一些心里话。

    喝了口酒,周金才的情绪看着更是低落,“咱们兄弟跟着都督打江山,以后都督当了皇帝,咱们连个地主都当不上。这都是什么事啊!”

    听了周金才的话,周金国心里头倒是颇为讶异的。周金国从来没想过打下江山之后的事,在他的想象中,现在听韦泽都督的话,以后自然听韦泽皇上的话。韦泽都督既然不给自己分地,那周金国也不觉得自己有理由就要坐拥大片的土地。

    没等周金国想出该说什么,就听周金才继续说道:“我当年跟了都督,为的可是光宗耀祖,大官咱也没想过,至少能分几百亩地,在地方上当个大地主。可现在才知道,想安安分分当个地主都不行了!”

    看着战友这么垂头丧气的模样,周金国倒是有点不忍。只是听了周金才的话,周金国倒是想起了政治会上的话,他问道:“你家现在有多少地?”

    “我家?我家只有十亩地吧。”周金才喝着闷酒,很郁闷的说道。

    周金国继续问道:“你家当下之后十亩地,那你是想从哪里弄来的其他几百亩地?”

    “呃……”周金才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想了一阵,他说道:“我们给都督卖命,都督一声令下,难道还不能给咱们分地么?”

    周金国还真是第一次听周金才这么说了心里话。自打加入太平军开始,周金国接受的就是有田同种的宣传,光复军对于土地的宣传始终是分地,而不是给一众军官们分上个几百亩地。周金国当然觉得自己能分上几百亩地好的很,可是他也很清楚,光复军是不可能这么做的。如果韦泽都督能这么做,光复军早就这么做了。

    周金国劝道:“咱们光复军肯定不会这么干的……”

    “所以我说韦都督是不想让兄弟们过好日子!”周金才很是不爽的说道,“我以前跟着都督的时候,觉得都督说土地分了,总是有个远近亲疏。现在看,都督竟然是来真的啊!”

    从最初听到周金才抨击韦泽的时候,周金国心里面就有些不爽,现在听到周金才是发自内心的对韦泽不满,周金国很不高兴的说道:“我跟着都督,就是喜欢都督要分田地的打算。你要是想说都督坏话,那就去找别人说。别在我面前说!”

    周金才用不屑的眼神看着周金国,先是哼了一声,他接着嘲讽的说道:“你跟着都督,最后还不是回家种地,种地也不过是那几亩地,咱们出生入死的打仗,最后就落了这点东西么?这值么?”

    “滚你的蛋!”周金国怒道,“我跟着都督就觉得很值,都督对大家从来是很好。”

    “切!”周金才冷哼一声,“那么多兄弟就因为护了自己人,这就是罪了。被从部队里头给撵了出去。我也没想过欺负别人,可没想到最后竟然混了个没结果。连个地主都当不上,那我这么卖命还有什么意思?”

    这话完全触怒了周金国,他最佩服的就是韦泽。跟了韦泽打了这么多胜仗,也学了读书写字,等天下太平了,周金国只想回家好好的种地。以他现在当了营长的地位,回了家之后再也不会被人欺负,更不可能被人看不起。可这样的奋斗目标在周金才眼中竟然一文不值的模样,周金国只觉得酒劲上涌,他猛拍了一下桌子,骂道:“你不想干就滚蛋,没人求你留在部队里头啊!都督自己都不当地主,你凭什么比都督还牛。这不是你了!”

    原本周金国觉得自己这么一番怒骂,周金才也会勃然大怒。可周金才只是怒目而视,居然没有继续说下去。酒喝到这里已经喝不下去了,周金国站起身,指着周金才说道:“我给你讲,你别在我面前说都督的坏话!你不配!”

    “哼!”周金才也站起身,气哼哼的走了。走出去几步,他又转回身,拎起了没喝完的酒,大步走出了周金国的住处。

    看着周金才的背影,周金国忍不住骂道:“什么东西啊!”

    不过骂归骂,周金国却不是小肚鸡肠的人,这件事过去也就过去了。他完全没放在心上。过了两天,周金国正在营部办公,周金才突然从外面冲进来。周金国的营政委,副营长等人都在,周金才指着周金国就大骂起来,先是xxxx,ooo的一通骂娘的话,周金才的嚷嚷让周金国和营部里头的众人都愣住了。众人只见周金才双眼通红,跟喝的酩酊大醉一般。可他身上没有丝毫酒气,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听周金才歇斯底里的吼道:“周金国,你tm去师长那里说我坏话!你还有良心么?我发了薪水请你喝酒,你竟然卖我!你……你不得好死!”

    周金国愣住了,两天前喝酒的时候他的确骂了周金才,却根本没有去打什么小报告。天知道周金才这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跑这里当众骂娘。没等周金国说话,政委陈耀光伸手拦住了周金国。他板着脸问道:“周营长,你的领章呢?!”

    陈耀光这么一讲,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周金才的领口上。光复军军装上有领章、肩章、胸章、帽徽。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领章,不管军服上的其他任何标志是否在,只要没有领章,就意味着此人已经被开除军籍,至少是剥夺了所有的军职。

    此时周金才的领口上空空荡荡,再看肩头,肩章也被取下。胸章还存在,可胸章上写的是官兵所属部队,姓名,性别,血型,却没有与职务有关的内容。此时周金才没带军帽,也不知道他的帽徽还在不在。不过即便是帽徽还在,领章不再之后,就意味着周金才此时已经不是正式军人。

    陈耀光的话彻底激怒了周金才,他大骂一声,扑上来就要挥拳打人。即便周金才还是营长,警卫员也不可能让周金才上来殴打周金国。见周金才动手,警卫员从后面抓住周金才的衣服,一个擒拿动作就把周金才给制住了。

    不等周金国说话,政委陈耀光已经命道:“把他押上,我们去团部。”

    这一路上,周金才是破口大骂,先是痛骂周金国是个告黑状的王八蛋,接着痛骂政委们都是政治部的狗腿子。听着周金才的怒骂,周围的战士们都讶异的围观起来。遭到这无妄之灾,周金国又气又怒。就现在得到的情况,周金国也能猜出个大概来。周金才完全反对土地政策,师长知道了此事,将周金才解职。周金才觉得完全没了前程,就觉得是周金国去找师长告密。

    告密在中国人这里可是极大的问题,在普通百姓眼中,告官绝非是正面意义的行动,是一个人的人格问题。听着周金才的怒骂,战士们的看向周金国的眼神里面都有些异样。至少周金国觉得有异样。上前拽住周金才的脖领子,周金国怒喝道:“你娘的胡说些什么呢?!”

    周金才根本没有害怕的样子,他扯着脖子拉长声音喊道:“周……金……国,你……不……是……人!我请你吃饭,我请你喝酒。吃完喝完,你竟然告我的密。你……不……是……人!你不得好死!你……”

    “啪!”一声脆响,却不是周金国打的。营政委陈耀光一耳光就甩在周金才脸上,这一耳光把周金才打得脑袋乱晃,而陈耀光根本没停,“啪!啪!啪!”加上前面的那记耳光,左右开弓四耳光打上去,打得周金才登时就说不出话来。

    打完之后,陈耀光喝道:“把这家伙带去师部,我倒是要看看他想干什么。”

    在师部里头,师长听陈耀光讲完了发生的事情。他腾的站起身,立刻掏出了腰间的左轮。周金国吓了一跳,幸好师长总算是恢复了理智,他狠狠的把手枪排在桌子上。然后指着周金才吼道:“周金才!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毙了你!”

    周金才也发泄过了,也被打过了,被剥夺军职的引发的歇斯底里此时终于平复下来。虽然他梗着脖子装硬汉,却没敢再吭声。

    师长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他向着周金国喝道:“你也好啊!和他喝酒时候都胡说了什么?现在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我说出来,一个字都不许少。这里这么多人呢,谁也不会说你告密!现在就给我说。”

    面对盛怒的师长,周金国也被吓的不轻。他瞅了一眼脸高高肿起的周金才,扭回头开始讲述喝酒的事情。

    随着周金国的讲述,师部里头越来越安静起来。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每个人都仔细的听着。除了周金国之外的每个人眼神都越来越凶狠起来。即便知道这不是针对自己,周金国也只觉得背上直冒冷汗。周金国知道,周金才是完蛋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