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章 永兴(一)

正文 第1章 永兴(一)

    进入10月之后,湖南的秋天降临了。此时湖南西南部落入了光复军的手中,郴州、桂阳州、道州,这些太平军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此时已经归了光复军所有。太平军一度试图去攻击,却始终没找到机会的湖南大城永州,也被光复军拿下。湖南西南部的广西已经被光复军控制,两广与湖南南部练成一片,背靠大海,居于中国东南。从围棋的“金角银边草肚皮”的布局理论,成功占据中国一角的光复都督府形势相当不错。

    不过这些都是上层才会考虑的内容,对于光复军中的官兵来说,特别是对那些来自两广之外其他省份的兄弟来说,部队完成了占领两广的目标,就意味着部队就可以继续北上,北上的每一路,都意味着大家距离自己的家乡越来越近。

    这种远近对每个人都不同,例如周金国营长就是湖南人,还是郴州北边的永兴人。太平军占据郴州的时候,天王洪秀全驻扎在郴州,韦泽带兵在郴州北边的永兴驻扎。周金国就是那时候加入了韦泽的队伍。他没想到自己这一走会这么久,重新站在家乡附近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七年。当然,周金国更没想到,仅仅走出了故乡七年,他就从湖南出发,走了十个省份,见识过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世面。

    周金国对光复军满足于夺取郴州等地的现状非常不满,部队就在距离他家不到百里的地方停住了。在河北作战的时候,部队在那种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上行军,两天就能走出一百里去。即便是在山地密集的湖南,部队走完一百里路只怕也用不了四天。

    对这样的局面,周金国一直试图说服团长乃至旅长,只要再向前一步就行。只要能拿下永兴一带就行。但是团长和旅长都明白的告诉了周金国,下令的不是师长,甚至不是军长雷虎。下令让部队停在郴州的是都督韦泽。

    听说是韦泽都督下的命令,周金国也只能暂时安份下来。他能找到团长,能够找到旅长,却是见不到远在广州的韦泽都督。即便如此,周金国也找了纸笔,费了天大的气力写了一封信,先是请求韦泽下令北上,还把自己想赶紧回家看看的想法一并写了进去。

    周金国是在加入光复军之后才开始学文化的,在能够读书写字前,他不过是个普通的农民。湖南文风很盛,不过那都是有钱人的事情。穷人即便是不识字也照样能学会种地不是。读书么,那得有天份,即便不是文曲星下凡,好歹也得有沾染些文曲星的气息。山上的人,祖祖辈辈都没读过书,不照样这么生活下来了么。

    掌握了三四百字,能够读懂光复军的军令,能够读懂光复都督府的命令。也能写点简单的军令,这些知识的积累并没让周金国学会写些情真意切的好文章。或者说,他心中充满了想回家的激情,文笔的积累却只让他写了一封充满军令风格的书信。

    过了半个月,也就是11月,周金国并没有得到所期待的回信。部队每日里在于湘军争夺外围势力,光复军虽然没有大的军事行动。却在以缓慢而有效的行动,把湘军从光复军周围给赶出去。

    周金国的营就负责这个行动。负责防御郴州的第二师抽让各个部队自行调出高水平的射手,对清军盘踞的据点进行攻击。例如郴州所在的几条河都能顺流而下直奔衡阳,湘军为了封锁水面派遣了不少兵力在河道两边驻扎。

    光复军大部队没有扫荡这些营地,而是派遣小部队包围了清军的这些营地。单打一的步枪在二百米的距离上有足够杀伤力,换上了被铜的弹头之后,准头更佳。趴在距离湘军营地二百米外的阵上,周金国头带草编成的帽子,屏息凝神的瞄准着远处的敌人。

    周金国手上的单打一步枪被命名为“1859型步枪”。钢质枪管,木质枪托,枪口口径11毫米,带刺刀全长一米五。使用定装金属壳子弹。新式的被铜弹头子弹也下发到了一线部队。此时弹壳的复装技术很成熟了,只是被铜的子弹弹头生产速度比较慢。部队要求战士们节省子弹。所以一场战斗时候每一名士兵只发给十发被铜子弹。

    战士们对这种行为十分不满,周金国这样的营长反倒没太大感觉。十发子弹的确不多,但是新装备的特点是精准度,在周金国这样高明的射手手中,每一发子弹几乎都能起到作用。十发子弹打完之前,战斗也就已经进入了肉搏阶段了。

    即便不用那么着急的情况,例如远程狙击,十法子弹更加够用。例如仔细的调整针对被铜弹头设计的尺表,尺表参数对于步枪很重要,只是不同的子弹自然需要有不同的尺表。所幸步枪的尺表能够拆卸,如果是固化在步枪上的,那可就糟糕了。

    敌人被套进了瞄准星之内,周金国并没有立刻射击。打了这么多年仗之后,周金国发现想准备射击,那就不仅仅得把准星描好,包括自己的呼吸也得尽心调整。随着呼吸的平稳减缓,心跳速度也会逐渐降低。整个人要去想象被瞄准对象的行动,当这种想象与被瞄准对象的行动高度一致的时候,手指轻松的扣动扳机。这是个最平静的时候,狙击手不仅心情十分平静,在这个忘记了杀意,甚至能忘记了自己。驱动他们行动的仅仅是来自训练的身体记忆。正因为如此,他们的身体没有任何抖动,子弹稳稳的射出毫无摆动的枪口,沿着精准的轨迹击中敌人。

    这不仅仅是周金国自己的体会,也是全军被抽调来的高水准射手们交流,争论,以及用湘军官兵当活靶子实验后得出的比较权威的观点。

    周金国此时已经进入了一个非常平稳的状态,在准星里头的湘军也如同他所感受到的那般在一连串走动后停了下来,接着周金国扣动了扳机。透过枪口喷出的白烟,周金国看到那个湘军仿佛被大锤猛砸在胸口般的连退两步,然后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在战场上这么多年,周金国能够确定自己的确击中了二百米外目标的胸口。若是敌人实在表演受伤,那只能说他的演技已经突破了天际。比真的更像真的。周金国有点觉得可惜,子弹击中了那家伙的右胸而不是左胸。若是子弹击中左胸,那自然有很大可能击中心脏,至少给心脏附近制造很大的伤口。对面这个敌人很快就会死,击中右胸的话,如果那厮运气好,还能活好久呢。

    不过这种想法转瞬即逝,此时周金国不是要在这里得意洋洋的考虑战果,而是立刻顺着交通线撤出阵地。此次挑选这帮部队的骨干们搞冷枪射击可不是吃饱了撑的。除了对武器的掌握度之外,与新式武器配套的战术也需要实践演练。这可不是简单的在军校里面练一段就能解决的问题。

    一把将枪膛打开,将还烫手的弹壳塞进口袋里头。再装进去一颗子弹,关上枪膛。周金国拎着步枪又是匍匐前进,又是猫腰小步快跑。很快撤退下来。

    周金国狙击的地点距离湘军营地有二百米。二百米的距离对与光复军来说几乎不算是距离。全副武装的步兵冲锋的话,能够在一分钟内越过这个距离,杀上敌人的阵地。步枪的齐射有效杀伤在400米以上。至于炮兵么,这个距离开炮就跟用刺刀顶着敌人胸口开枪。

    可是对湘军来说,事情就完全不是这码事。他们的实心炮弹对于零散的步兵线毫无用处,更不用说这些步兵们都是潜伏到射击点的。如果不是射击后枪口喷出的硝烟,湘军根本就没办法知道开枪的人身在何处。

    最初的时候,湘军倒也是派人出来追。结果出来追击的人遭到了其他埋伏点的射击,损失比遭到冷枪的都大。在双方僵持了七八天之后,湘军的各个营寨几乎同时行动起来,他们抹黑逃出了营寨,向着更安全的后方逃去。

    若是明刀明枪的打仗,打死就打死了。可时时刻刻生活在死亡的威胁中,加上运粮队遭到了伏击,全军覆没。继续躲在营地里头只能饿死,湘军根本没有那么坚强的神经,他们选择了逃跑。

    周金国带领部队接收湘军营地的时候发现湘军不仅逃的快,还逃的彻底。不仅死者就扔在营地里头,伤员更是没带,这些伤员都躺在几个帐篷里头,抛下他们的时候,湘军就已经决定让他们自生自灭了。

    光复军最近终于公布了新的俘虏政策,以前为了不让清军有胆量过份逼近广东,光复军采取了不少残酷的政策以震慑清军。现在光复军已经由守转攻,所以残酷的政策被废止。对待俘虏就不能剥夺他们的私人财物,更不能就地一杀了之。

    这政策带来的是很多麻烦,如果是以前,部队看到有活着的敌人,远远的几枪毙了。然后就放心大胆的冲过去。现在部队只能慢慢靠近,嘴里还吆喝着“缴枪不杀”。幸好湘军没有留给伤员防身的武器,部队吆喝之后,伤员们扯着嗓子应道:“这些官爷,我们没武器,我们投降。”

    周金国进去看了看伤员,然后视线落在一个右胸中枪的人身上。那个家伙大概二十五六岁,胡子拉碴,中枪的右胸外的衣服上血渍早就干涸。周金国仔细辨认了好一阵,确定了这是自己的熟人。在故乡的时候,周金国有个很中意的姑娘,是地主家的闺女。

    在曾国藩组建湘军之前,这等事情倒也不是什么大事。顶多地主家对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很是厌烦,找自家儿子去把周金国这等家伙给吓唬一番,或者小小的教训一番。

    周金国的遭遇就是后者,面前这个人和周金国年纪差不多,叫做吕尚阳,是吕地主家第四个儿子。当时他们哥四个前去找周金国,准备教训他一下。可周金国自家有七个兄弟,四个对七个,明显人多的沾光。周家把吕家四兄弟给打跑了。

    这件事发生后没多久,太平军就攻下了永兴,吕家立刻跑路,周金国则加入了韦泽的部队。没想到大家重逢的时候会如此的有戏剧性。这次吕尚阳在周金国手里头又吃了亏。或许这就是命吧。

    对于吕尚阳,周金国并没什么可怜的意思。只是吕尚阳的姐姐吕玉凤是周金国的心上人,加入太平军的时候周金国十八岁,吕玉凤比周金国还大一岁。此时过去了七年,周金国二十五岁,他完全不敢想象二十六岁的吕玉凤至今未嫁。

    不过想到吕玉凤,周金国倒也没有了杀意,他叫过军医,“这些人里头,能救的就赶紧救吧。”

    军医看着这帮伤员,也一个劲的呲牙花子。狙击手们下手都只嫌不狠,伤者们有没有得到立刻救治,军医实在是觉得没必要浪费这个时间与精力。

    周金国能理解军医的想法,他劝道:“我还记得啊,七年前我在永兴的时候,与张国梁所部大打出手。那时候咱们的军医队伍刚创立,打死了很多人之后,部队就从清军丢下的尸体里头挑选些有代表性的,直接开始解剖。我当时负责警卫,可是被吓坏了。觉得跟屠宰场一样。现在情况和那时候自然不一样,不过我觉得呢,我们好歹也得知道这些新式子弹会有什么效果。军医同志,你说呢?能救的话,尽量救一救。”

    这话倒是真的起了些效果,如果是以救人为主,研究为辅,军医自然兴趣很小。不过反过来,研究为主,救人为辅。军医就没有什么反对的理由了。军医毕竟是军医,能救人的时候还是不会轻易拒绝。只是对方是敌军,军医也不能给自己太大压力。所谓善待别人,善待自己,就是需要把握尺度才行。

    很快,手术就开始了。周金国用了自己的职权先把吕尚阳送进了手术室。看着吕尚阳那出气多进气少的模样,对于能不能活下来,周金国毫无把握。不过他此时已经尽力,哪怕是再想到吕玉凤,周金国也觉得良心上没了任何不安。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