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20章 入局与出局(六)

正文 第120章 入局与出局(六)

    越南鸿基煤矿旁边就是鸿基港,距离中越边境直线距离大概在200里左右。这里还属于边界山区,经济并不发达,平素里没有什么大规模的商人抵达这里进行贸易。此时的鸿基港总算是存在了,可这个存在完全是一个普通的小渔港而已。

    在1859年4月1日,炮声打破了鸿基港附近的平静。港口的越南人民看到几艘小船拼命的往鸿基港这边逃窜,在这几艘小船背后,则是好些大船的身影。无论是数量还是吨位,大船都占据了绝对上风,若那些大船不是悠哉悠哉的在后面跟着,而是全力追击的话,这些小船早就被干掉了。

    那帮小船上的人好不容易靠近了岸边,船员们拿着武器从船上一窝蜂的跳进半腰深的水里,拼命的向岸上逃去。大船吃水比较深,他们没敢太靠近海岸,只是架起船上的大炮冲着岸边轰击了几炮。

    逃上岸的那些人立刻加快速度,终于在大船队放下小艇追赶过来之前跑进了内陆,在山区里头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多久,打着红旗的光复军军人们就在鸿基港附近扎了下了营地。在海上,大船队以鸿基港附近的一个小岛旁边抛锚停泊。中型船只在舰队外围往来巡逻,封锁了鸿基港通向那个小岛的航路。

    此时统制越南的阮朝以武力起家,也以武力统一南北,因而武人地位崇高,全国各镇的首长由武官充任。中国军队突然从海上打来,在广宁镇所属的鸿基港附近安营扎寨,这可是把广宁镇的越南总兵给吓住了。

    二十年前,当时绰号“大头羊”的张国梁曾经在中国广西造反,带兵杀进了越南。越南官军与张国梁作战,初时采用了象兵进攻,稍稍占了些便宜。等张国梁采用火攻战术吓跑了越南军中的大象,越南军队随即被打的一败涂地。

    现在光复军造反,越南人也有所了解。因为光复军也派遣了不少商人前来与越南做买卖,他们在越南收购大米,贩卖蔗糖与铁农具,倒也是越来越显眼。越南官方当然知道光复军是中国叛军,只是他们本来就没有心思去插手中国内战,此时更在遭受来自法国的巨大压力,所以越南方面睁只眼闭只眼,根本不谈光复军商人的身份与来历。

    得知了中国军队在鸿基港这个鸟不情不愿的来此地拉屎的穷地方驻扎,广宁的总兵派了个副将带了五百号人前来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光复军海军运了一千号兵马在鸿基港驻扎,见了远处来了五百人,部队立刻列阵对待。不过中国与越南发生战争都是五十多年前的事情,双方没什么真正的敌意。见到光复军摆出迎战的架势,越南军官立刻派人前来交涉。

    此时法国还没统治越南,越南轰击港靠中国边境很近,广西当地化基本上在鸿基港附近完全能进行足够交流。越南方面很快就明白过来,原来光复军是追击海盗跑来这里。

    两边的军官各带了五六个部下会面,越南广宁镇副总兵的卫队扛着火绳枪,腰间带刀。而光复军这边清一色的火帽枪,腰间则是左lun手枪。看了看那老式的火绳枪,光复军指挥官眼中都是轻蔑。

    而越南广宁镇副总兵倒是挺有礼貌,他问道:“这位上官,几十年前这里就没有海盗了。我们广宁打击海盗可是不遗余力啊!”

    半个多世纪之前,西山朝统制越南北部的时候,他们和华南海盗勾结起来肆虐广东福建,清军追剿的时候,海盗就逃到越南避风头。等阮朝建立,为了向满清示好,他们和满清一起剿灭华南海盗。到了1810年,处境越来越艰难的华南海盗都接受了满清的招安。其中著名的海盗张宝仔投奔满清朝廷之后改名张宝,官运亨通。道光三年死于福建闽安协副将任内期间,官至二品,若非林则徐上奏皇帝要求停止对张宝一切的升官,张保仔更可能成为总兵。

    从1810年之后,海上抢掠虽然时有发生,可职业海盗根本就没成过气候,基本属于单练。此时光复军这支中国叛军气势汹汹的以追击海盗为理由杀进越南,越南广宁镇副总兵觉得简直是莫名其妙。

    光复军军官明显没有接受越南方面的解释,他怒道:“你们说没有就没有了么?若是没有的话,我们一路追击的那帮家伙到底是谁?”

    越南广宁省的副总兵心道:我tm怎么知道你们追击的是谁,这干我鸟事!只是看着光复军那千余人的部队剑拔弩张的模样,他心中也是害怕。拱拱手,副总兵陪着笑说道:“即便是真有海盗,那也是我等的事情,诸位这么打来,可是不好!”

    “你还不服气了啊!”光复军的军官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听了这话,越南广宁镇的副总兵板着脸说道:“不服气又能怎样?”

    “很好!那就让你看看不服气能够怎样!”光复军的军官转身命道,“让他们看看厉害!”

    “是!”通讯参谋立刻答道。片刻之后,光复军炮兵向着越南军队左右两侧各五十米的地方开始炮击。

    越南人自然也有火炮,可他们那发射实心炮弹的火炮连满清的火炮都比不上,更没见过真正的开火弹。炮弹落到地面上就炸开来。五十米远的距离固然没有造成越南军队的伤亡,却把这帮越南军队吓的掉头就跑。

    而光复军的炮兵们随即延伸了火力,炮弹在越南逃窜的部队两侧不停的炸开。让这些跑得很兔子般的越南官军心胆俱裂,只恨爹娘少生了几条腿。

    没等越南副总兵的亲兵明白过来,光复军的卫队已经从怀中掏出了左lun手枪,逼住了副总兵和他的卫队。

    “啪啪啪”,看到广宁镇副总兵的卫队不知道左lun手枪的厉害,光复军一名卫队士兵对着地面连开三枪。见到手铳竟然能够连发,副总兵和他的卫队都老实了。

    光复军军官皮笑肉不笑的对越南广宁镇副总并说道:“你放心了,我们没有伤人的意思。炮都没有往你们的人身上招呼。不过你看那棵树。”

    边说,光复军的指挥官指向了一里地外的一棵大概十米高的一棵树木。“我们让炮兵打那棵树,你就知道我们是不是真的想杀人啦!”

    虽然被敌人突袭逼住,广宁镇副总兵其实也没有真的服气。看到一里地外的那棵树,听光复军军官的意思,竟然是要用炮弹把树打断。即便面前是黑洞洞的枪口,副总并也忍不住冷笑一声。对于越南军人来说,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么。

    光复军炮兵很快就调整了炮位,过了片刻,先对着那棵树开了一炮,炮弹落在距离那棵树不太远的地方。广宁镇副总兵看着炮弹在树边爆炸,脸上的嘲笑收敛了不少。

    又过了一阵,却见方才开火的那门炮连续射击起来。炮弹在树边连续爆炸,每一次爆炸,那棵树都晃动一下,越往后晃动的越厉害。最后随着一声爆炸,那棵树的树干竟然斜斜歪向一边,慢慢的倒了。

    见识了这样准确的炮击,以及炮击的巨大威力,越南广宁镇副总兵的脸上再也没了笑容。震惊与恐惧让他两眼瞪得溜圆。

    “立几个靶子!”光复军指挥官命道。很快,在距离五十米远的地方就立起了十几个人形靶子,一个排四十名光复军士兵列队。随着“开火”的命令,部队士兵对着靶子开始快速射击。

    越南军队可没有清军那么大规模的火器化,他们的部队中的确有火绳枪,但是大刀长矛的比例也相当高。看着光复军部队以超乎想象的高速向着靶子猛烈开火,也算是识货的副总兵脸都快从白色变了绿色。

    等射击的硝烟弥漫起来,开始影响到视野的时候,光复军军官带了越南广宁镇副总并前去看靶子。却见每个靶子上至少中了七八枪。这七八枪中更是有四五个中弹的地方是致命伤。

    “这位总兵,若是我们真的和你们打起来,你觉得你的手下能在我军的攻击下坚持多久?”光复军军官语重心长的对着满脸恐慌的广宁镇副总兵说道。

    光复军在鸿基港驻扎了十几天,这十几天中,光复军与广宁镇的总兵进行了数轮的磋商。有关“海盗的问题”,双方大概达成了一个协议。广宁镇不得阻碍光复军海军在这附近剿匪,但是光复军也不能在此长期驻扎。

    当然,在这个协议的下面,有一个补充协议。“光复军的商人可以在鸿基港附近租借土地,为期五年。五年内,租借的土地上,光复军商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处理。广宁镇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止。”

    协议签署之后,光复军的陆军撤离了港口。而“光复军商人们”则带着工具开始登陆探测。越南距离中国洛阳太远,所以他们不认得那种俗称“洛阳铲”的工具。

    上百人花了近半个月,在地面上钻了近千个孔之后,终于划出了大概有两平方公里的土地。这片土地在当地也算是比较贫瘠的土地,有地方官的介入,光复军也出了一年六千两银子的高价。地主和这些土地上拥有小块土地的所有者倒也比较满意。

    特别是光复军私下给送给了广宁镇总兵五千两银子之后,租借的合同以非常高的速度签署了。到了1859年6月15日,大批光复军大船带着大量设备抵达了鸿基港,一千多人将设备运上岸,随即开始了对煤矿的开发工作。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