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17章 入局与出局(三)

正文 第117章 入局与出局(三)

    “石达开必须出局了!”韦泽对着中央委员说道,他轻描淡写的语气与所说内容之间的巨大落差,让中央委员们都呆住了。

    “……都督,这是什么意思?”即便是公认的韦泽的第一亲信韦昌荣,都用有点结巴的声音问道,“我们要出兵不成?”

    石达开带领着将近二十万军队从福建杀进了赣南,也是一路之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接连夺取了好几座城市。赣南一带并未遭受兵火,光复军与清军之间的战斗局限在赣州地区,战斗过程如同快刀斩乱麻。清军遭到成建制的歼灭,普通百姓的生活反倒没什么影响。如果说一定有什么影响的话,就是一部分生活困苦的赣南百姓拖家带口的跑来广东讨生活。

    在赣南地区获得了补给与休整,石达开并没有尝试进军广东,而是继续西进,试图进入湖南作战。从兵力与战斗力角度来看,在浙江和福建遭受挫败的石达开部队此时算是恢复过来。

    想在此时让石达开“出局”,光复军能想到的手段只剩下亲自出兵进行攻击。指望清军歼灭石达开所部,明显是不可能的。

    韦昌荣带头一问,其他人也深有同感。不管是怎么离开了太平天国,不管石达开在天京之变中起到了什么样推波助澜的作用,光复军都没有主动歼灭太平天国部队的打算。所有看向韦泽的视线里头都有着不安的情绪。

    韦泽起身挥了挥手,“我没有打算进攻石达开的计划。之所以说石达开必须出局,是因为这位太平天国中的奇男子自己走向了不可避免的覆灭!”

    韦泽历史学的不好,所以不知道石达开历史上出走之后居然是先去了浙江,再去福建,接着去湖南,绕着太平天国的根据地绕了一大圈之后,石达开最后剩了点残兵败将的跑去了四川。随着石达开进兵湖南,韦泽对石达开的未来也基本上绝望了。

    太平军不是红军,没有着坚强的领导核心,也没有个人值得不顾生死主动死战到底的远大理想。这点上哪怕是韦泽的部队也一样,只是韦泽把工业引入到光复军中之后,为了胜利,为了发展,光复军看到了一个全新的方向。向着工业时代方向前进的过程中,也能满足部下们对权力,对胜利的渴望。只要迈过工业国体系建设的关口,未来即便谈不上是一条坦途,至少也可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革命成功。

    韦泽能够把这样一条无比艰苦的道路坦率的告诉大家,他石达开能够把什么样的道路指明给他的部下呢?有了未来,有了希望,人就能奋斗下去。这明确的未来与希望,恰恰是石达开无法指出的。他只能凭借以往的胜利,凭借他的“威望”让人跟着他走。可这种部下的信赖会随着一次次的失败而消耗殆尽。绝不可能像红军那样,基于自身的理念而坚持下去。

    没有隐瞒,韦泽把光复军所走的有希望的道路,以及石达开正在走的无希望的未来告诉了代表们。这些全国代表们有些根本就没有从这个角度想过这个问题,或者想过,却是很泛泛的有着模糊的印象。但是听韦泽说的如此明白,大伙也再提出质疑或者反对,而是忍不住皱起眉头思考起来。

    韦泽却没给这些人太多思考的时间,他继续说道:“现在已经不是几年前谁都能拉一支队伍起来造反的时候了,时机已经不同,局面也完全不同。就如同广东,现在别说几十号人准备造反,就是几百号、几千号人起来造反,咱们照样轻松的收拾他们!到现在为止,没有登上这个舞台的,就不用再说想自立门户了。可这些已经自立门户的,也不可能就这么长久下去。在台上的人就会一个个出局。先出局的就是石达开这样没有未来的,再出局的则是没有理想的,接下来出局的则是没有能力的。而在最后,胜利者将登上整个地球,整个世界为帷幕的舞台。我就要带着大家站到那个舞台上去,不管现在兄弟姐妹们能不能理解我所说的这些,可这就是我许给大家的未来!”

    说完这些之后,韦泽坐回了椅子上。即便是对21世纪的韦泽来说,最初回到这个时代的时候,他也只知道方向而不知道道路。一步步的前进,聚集起部众,打下了地盘,开始了建设,韦泽才最终能够把自己的想象力与现实结合起来。但是韦泽并不能确定,光复会的这些人到底能够看到多远,是否愿意跟随韦泽继续走下去。

    片刻之后胡成和带着疑惑的表情开口说道:“都督,你是不是信不过我们?”

    韦泽摇摇头,“这不是信得过信不过的问题,石达开的经历会让大家看到走在没有未来的道路上会是多可怕的事情。这个未来并不是过去的延续,石达开以前能打仗,也打过胜仗。结果一群兄弟们觉得跟着石达开有前途,认为跟着石达开还能和以前一样。结果现在他们没能在任何一地站住脚。石达开还是那个石达开,兄弟还是那帮兄弟,仗还是那个打法。可以前想赢清军就能赢清军的事情没有了。我们呢,从建军到现在,从训练,到装备,从作战手段到作战理念,修改了多少次,换了多少次。我们一切都在变,只有打胜仗没有变。所以我在军校反复和大家讲《孙子兵法》里面的一句话,胜可知,而不可得!现在大家能理解了么?”

    用了大家反复学习的《孙子兵法》里面的话,众人,特别是有过战争经验的代表们恍然大悟。韦昌荣立刻吆喝道:“石达开觉得他要去打胜仗,却只想在战前找到直通胜利的道路。我等只知道如何走是正确的,可打仗之前却不知道具体会怎么赢,只有打了再说。所以我们每战必胜,石达开就越想赢,就越怕输。最后只能被人撵狗般到处跑。跑着跑着就把队伍给带散了!”

    这番解释就更加直白了,这个道理甚至不仅仅限于打仗,包括炼钢的众人也是有着差不多的经历。庞聪聪说道:“知道怎么炼钢,也能练出钢。可到底炼出什么钢,还得最后检验了才知道。”

    韦泽其实本意距离大家能够理解到的程度差距比较大,不过此时好不容易让大伙弄明白这样的道理,也算是有收获。不想把大家已经清亮的思路搅浑,所以韦泽说道:“石达开已经完蛋了,他具体怎么完蛋我们不知道,不过随着他这么干下去,江湖上要不了太久,就没了他的字号。他出局了!我们不用再考虑任何支援石达开的想法,打水漂的事情咱们都别干。我们要关心的是石达开在失败的道路上会造成什么结果。他从赣南进军湖南就一定要打郴州,所以我们现在得等,等他离开了郴州,我们再去郴州。他打了郴州之后,清军不可能没有损失。那时候我们夺取郴州就更加轻松。这点上我们需要注意。”

    “好!我们再等等!”庞聪聪立刻说道。只要有明确的时间表,钢铁公司倒也不至于连这点耐心都没有。

    韦泽接着说道:“另外,我们也要准备进军广西。目的是夺取与安南接壤的地区。因为安南的鸿基有煤矿,我们要向安南人租下那个地盘。然后从鸿基煤矿往回运煤!”

    “安南?”“鸿基煤矿?”代表们完全跟不上韦泽思路的跳跃,正说着国内的战争,突然就蹦到了国外去。这跨度不是一般的大。

    韦泽既然已经开始布局,他也不在乎多给大家制造点震动,“在这件事上,我们还应该感谢法国人呢。他们已经准备吞并安南,安南被攻击之后需要援助,而能够给他们援助的只有我们。我们的条件很简单,就是租用宏基煤矿一带。这个过程很复杂,但是外部条件具备之后,我们就可以开始干……”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韦泽讲述着外国的事情,韦昌荣忍不住笑道:“都督,你每天和我们一样上班下班,可你和我们在一起就好像天下都变小了。我们可以做的事情变得多得不得了!”

    韦泽哈哈一笑,“这想法很正确!这世上有数不清的事情要干,大家想偷懒,门都没有!”

    说完这话,韦泽突然就把话题转了个方向,“想去安南运煤,我们定然是希望船要大,跑得要快。想造大船,想跑得快,这造船厂就需要蒸汽机,还得有海军来护航。需要更多铁,更多的木料。想完成这个工作,前提就是得有更多钢铁造出来……”

    庞聪聪笑道:“都督,听你这么说,为了未来能够生产出更多钢铁,我们现在就得生产出更多钢铁。这不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么?”

    韦泽点点头,“没错!看起来就是如此。想满足工厂开工,就得去解决铁矿和煤矿的问题。想解决铁矿与煤矿,却不是简单的钢铁公司自己去找就能解决的,这需要整个国家各个部门团结合作。满清为什么注定灭亡,就是因为他们当官的只是在当个官。我们为什么一定会胜利,那就是因为我们是要做事。为了把事情做好,我们才有了各个管理岗位,各个行政部门。所以建立一个国家,营运一个国家是非常艰苦的过程。但是我对同志们有信心,我们一定可以战胜困难,成为整个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最终胜利者!”

    说到这里,韦泽突然想起了一句话,他慨然说道:“当代重大问题不是用说空话和被欺负的弱者宣称的正义所能解决的,能解决这些问题的唯一道路就是铁和血!大家请牢记这句话!”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