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16章 入局与出局(二)

正文 第116章 入局与出局(二)

    “大哥,我等到底是进军安庆,还是去追击石逆?”曾国荃非常认真的对曾国藩说道。

    1859年1月24日,曾国藩终于同意朝廷“夺情”的命令,重新出山。此时的湖北巡抚胡林翼因为母亲去世所以回家守丁忧。咸丰皇帝就任命曾国藩为湖北巡抚,负责起了对太平军作战的任务。

    曾国藩的战略一直很明确,以长江水路为核心,部队沿长江一个个夺取太平军的要点,最终攻到天京城下。拔出了九江之后,现在距离进军太平天国首都天京城的要点只剩下一个,那就是安庆。

    安庆是安徽省会,可韦泽攻略安徽的时候把安庆交给了东王杨秀清派来的秦日纲,自己带兵去了庐州。加上杨秀清直接掌握皖南与安庆一带的实际控制权,在太平军的战略中庐州逐渐成了安徽淮南地区的核心。此时战火纷飞,长江商路中断,安庆成了一个比较单纯的军事要塞。

    想进攻天京城,就必须拿下安庆,这是曾国藩等人决定了的事情。但是在曾国藩受丁忧的时候,战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石达开进攻浙江失败,转而进攻福建再次失败。他只能带兵走江西南部。江西南部没有办法养活石达开手下的二十万大军,所以石达开转而西进,眼瞅着就要杀进湖南了。

    “不可!”曾国藩立刻就给否决了,“粤匪最擅长的乃是反客为主,他们居无定所,来去如风,我等追着粤匪打,何时才能灭了他们?所以我才定下‘明主客’的方略。须得让粤匪自己来攻打我军。老九你绰号铁桶,怎么会说这样的糊涂话?”

    曾国藩亲自带兵打仗那是每战必败,可制定战役级别原则的时候就不是有两把刷子,而是得有四五把刷子的能耐。针对太平军的战役手段,他也能提出与之针锋相对的战役手段来应对。

    曾国荃并没有反对大哥的意思,他只是继续解释道:“此时石逆屡战屡败,此次又妄图进军湖南,我军若是从后包抄,石逆必败。斩除了粤匪巨头之后,我等就可全心攻击江宁。”

    “我等去追击石逆,与石逆主动进攻我军,哪个更好?”曾国藩问道。

    曾国荃愣了愣,然后低下头,“还是大哥说的对!”

    在内部统一了战略目的之后,曾国藩继续说道:“此次我军攻打安庆,江忠源也会倾尽全力进攻寿州。寿州一旦被攻破,就能继续进军六安,桐城,与我军一起围攻安庆。安庆一破,我们两军再攻下庐州。这局势就已经定了。”

    “大哥,难道要分功给江忠源不成?”曾国荃立刻问道。

    对这个合情合理的问题,曾国藩用温和的语气解释道:“安徽有起码十几万粤匪,皆是积年老贼,甚为凶悍。江忠源若是破不了寿州,我们就得自己攻打安庆,定然是吃力。而且与江忠源一同打仗,你有什么信不过的么?”

    江忠源乃是两湖地主阶级的杰出代表人物,开了地主团练武装以军功晋升巡抚的先河。不仅是这些年地方武装们的仰慕的标杆,更可以说是从湖南走出来的湘军、淮军、楚军的祖师爷。而且曾国藩与江忠源两人在京城的时候,江忠源就住在曾国藩的宅邸里头。两人私交极好,这几年中也书信往来甚密。很多战略上的考量,两人都是先商量,然后再向朝廷上奏。曾国荃所说的未来争功,这个或许会发生。不过此时曾国藩的湘军与江忠源的淮军,不仅在打击太平天国方面完全一致,更是亲密的政治盟友。

    曾国荃是站在将领的身份上,担心未来军功分配的问题。他不是故意和曾国藩唱反调,更不是对江忠源有什么恶意,而是他的身份必须提出这样的问题,别的将领提这个问题明显不合适。曾国藩既然定了调,曾国荃看了看周围的将领们没有反对的意思,他于是答道:“就听大哥的意思。”

    整个军事会议决定了未来湘军的作战方向,决定了湘军与友军的合作。不过也就只讨论了这点问题,有关朝廷,有关两广的韦泽,湘军的军事会议上无一字提到,仿佛这两边根本不存在一样。

    就在湘军、淮军、楚军三支军队都确定未来发展方向,并且开始执行的时候。在两广的光复都督府里头的会议就没有这么快的反应。这不是因为光复军战略考虑能力或者决断力有问题,而是光复军要考虑的战略问题太多,想把这些问题通通理顺需要相当的考虑。

    “都督!铁矿不足!”广东钢铁公司的政委庞聪聪提出了问题。这不是庞聪聪第一次提出这个问题,从1858年开始,光复都督府就面对着铁矿、煤矿不足的窘境。可即便这个议题是如此的重要,庞聪聪发言本身还是引起了一部分光复都督府代表的“瞩目”。

    庞聪聪是个女性光复会会员,在光复都督府里头,韦泽是格外提拔女性的。不仅庞聪聪成为全国代表,罗大纲的妻子苏三娘孩子不到两岁,照样被选为全国代表。在八十一位光复会全国代表中,女性就有六位。而庞聪聪身为广东钢铁公司的政委,更是能够参与到重要经济会议里头的一个。

    庞聪聪留了个奥黛丽?赫本模样的短发。这种短发是光复都督府三种通用女性发型之一,方便把头发装进工帽里头。进工厂工作的女性另外一种发型是前面是刘海,后面留个短马尾辫,方便把头发扎好,塞进帽子里头去,或者用发网给扎起来。在行政部门工作的女性则是韦泽时代的“童花头”,前后都是一刀齐的短发。

    而庞聪聪长了张娃娃脸,留了这么可爱的发型,看上去让人觉得她有没有到十六岁。这种小孩子的感觉,与女性的身份,让大伙往往拿不出正经对待她提案的感觉来。

    但是这个提案真的是太重要了,至少钢铁集团的代表们都是猛点头。佛山这一带本来就有很多冶铁的铺子,冶铁以及铁制品加工的从业人员近万。光复军本来觉得这帮人是竞争对手,现实也证明了这帮人的确是竞争对手。但是在他们竞争失败之后,纷纷被吸收进了光复军的钢铁企业里头,或者乖乖当了钢铁企业外围铁制品加工外围作坊。

    别说一万人,在没有计算机控制的这个时代,钢铁中心这种资本与劳动力密集型企业,提供五六万就业机会是非常轻松的事情。光复都督府现在的钢铁企业以及外围作坊,提供了近两万的就业机会。为了让这两万人能够正常开工,需要的铁矿石与煤炭的数量是非常巨大的。

    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中国港口里头堆满了从外国进口的铁矿石与煤矿,而外国嗷嗷叫着希望中国能够进口更多的原材料。所以韦泽本人对于对于建立探矿体系投注了不小的努力,可是内心深处还真的没有那么强烈的开矿危机感。

    可是工业发展的现实让韦泽的部下们首先提出了这个急迫的要求,特别是一个看着或许不到十六岁的女性代表用严肃的表情和焦虑的语气反复强调这个问题的时候,韦泽甚至觉得有点滑稽。

    这个问题以前也讨论过,韶关一带本来就有露天铁矿,光复都督府这近两万钢铁企业职工里头,四五千都是矿工。但是,广东煤矿不足,想就近解决煤炭问题,首选目标就是韦泽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湖南郴州。

    郴州处于长江水域和珠江水域的交汇处,有水路可以利用。郴州西边的道州有煤矿,几年前太平军在道州郴州一带招募组建起穴攻爆破城墙的土营,就是道州与郴州一带的矿工们组成的。

    光复军当然知道郴州的特产,只要开始建设工业体系,无须韦泽专门教导,建设者们就能自行领悟到很多很多东西。譬如,光复军完全自发的明白了一件事,想不受限制的获取原材料,就必须控制原材料的产地。

    韦泽如同弥勒佛般带着微笑看着众人,庞聪聪明显错误理解了韦泽的意思,她忍不住拍着桌子大叫道:“都督!我们必须把那里打下来!!”

    看着庞聪聪的娃娃脸上露出了无比的认真表情,韦泽再也忍不住,捂着脸大笑起来。其他同志们觉得这“小姑娘”杀气过剩,实在是和她的长相与气质不符,加上韦泽带头大笑,于是乎会议室里头的众人哄堂大笑起来。

    庞聪聪眼圈一红,泪水在眼眶里面滴溜溜打转。不过她性子坚毅,硬是在大伙的还算善意的哄笑声中忍住没哭出来。

    韦泽看庞聪聪快哭了,他连忙收住笑声,呵斥道:“都别笑了!”

    等笑声稍微平息了些,韦泽正色对庞聪聪说道:“庞聪聪同志,如果我刚才没忍住笑,让你误解我是在嘲笑你,那我正式向你道歉。我一点都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大家对工业化认识到这个程度,我很欣慰。大家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而且也想出了解决的办法!这很好,说明庞聪聪同志你是个优秀的人才,是个优秀的光复会会员!”

    庞聪聪听韦泽说的认真,还把道歉的话公开说出来,委屈的感觉也消退了不少。然而她听韦泽继续说道:“但是呢,打仗这件事我们好歹得有个全面的讨论。这个讨论虽然耗时间,可计划制定完毕之后,我们就会执行到底!”

    听韦泽的意思是不会立刻出兵,庞聪聪的脸色又变得有些难看了,她说道:“都督,咱们的库存真的不多了。新的炼铁炉子已经建起来,部队的同志天天嚷嚷着要我们赶紧提供武器,我们也被催的顶不住了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