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15章 第三次大烟战争(十六)

正文 第115章 第三次大烟战争(十六)

    10月24日,在家守丁忧的曾国荃快步走进了曾国藩的书房,一见到曾国藩,曾国荃脸上露出了些欢喜的神色,他说道:“大哥,那的确是三哥的亲笔信。”

    上午,一个光头的家伙前来求见曾国藩,他给门房了一封信,声称是被俘的曾国华的信。在江西抚州与光复军激战之后,曾国华与数千湘军一起“不见了踪影”,事后从光复军掩埋尸体的大坑里头发现了无数的尸体。想在这么多尸体中辨别出某个人的尸体未免太强人所难。实际上仅仅挖开了地面上的土,那些负责挖坑的湘军腿都吓软了,哪里还敢继续挖掘下去。

    光复军在赣州把抓到的湘军杀了个干净,军官都被剥皮。曾国藩以为自己的弟弟也已经被光复军杀了,所以还给自己的弟弟做了个衣冠冢。

    有人以曾国华的名义带信,这自然是引起了曾府的震动。来人立刻被抓了起来,不过他们却没敢拷问。曾国荃亲自前去询问,又仔细的看了信件与信物,终于确定了是曾国华的书信。

    想到自己的弟弟居然还活着,曾国藩突然苦笑起来,“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说完之后,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狞色,“那韦逆跑到我这里来想要做什么?”

    “大哥……,”曾国荃神色有些惴惴不安。

    曾国藩阴沉着脸看着自己的弟弟,用责备的语气说道:“韦逆如此明目张胆的跑来这里,定然不会是好事。他们定然是想要挟我等,有什么就直说。”

    “大哥,光复军不是来要挟我等的。他们是来传话的,洋鬼子又北上了,应该是去攻打京城。他们说,这次朝廷定然顶不住,然后……然后……”曾国荃本想引用光复军代表的话,可又觉得不太合适,所以重复了几遍也没能继续说下去。

    身在湖南,曾国藩的情报并不通畅,他也知道几个月前洋鬼子北上攻打京城的消息,却没想到洋鬼子又北上了。“到底是什么?”曾国藩见自家弟弟犹豫不决的模样,忍不住着急的追问道。

    曾国荃见大哥生气,连忙答道:“他们说,朝廷以前不过是起了敷衍洋鬼子的心思,采取一个拖字。可这次洋鬼子是不会让朝廷和他们玩这个拖字,是一定要把朝廷狠打一番。而朝廷抵挡不住洋鬼子,定然会给洋鬼子跪了!”

    在听光复军使者说话的时候,曾国荃对“跪了”这个词很有感触。他本来想直接用这个词,却又觉得对朝廷不够敬重,这才有点欲言又止。被曾国藩一催促,才忍不住说了出来。说完之后,曾国荃看着他大哥的神色,却见为人方正严谨的曾国藩并没有对这个词有什么反感,反倒是极为理解的微微皱起了眉头。

    见大哥没有生气,曾国荃继续说道:“大哥,光复军那边说,朝廷要求洋鬼子在中国遵守中国的规矩,这本身没什么错。洋鬼子在他们的地盘上自然可以使用他们的规矩,可没道理跑到中国来让中国人必须使用他们的规矩。所以朝廷与洋鬼子打仗,光复军觉得朝廷没什么不对。但是朝廷无能,不能对外抗住洋鬼子,这就是朝廷的……失德。”

    光复军代表的原话是“这就是满清的大罪”,曾国荃虽然对“跪了”这个词很有感觉,却没有胆子用“大罪”来称呼朝廷。

    曾国藩面无表情的听着弟弟曾国荃的转述,直到听完之后也没有说什么。

    几乎在此同时,在安徽宿州,光复军代表也正在与江忠源与李鸿章说着差不多的话。这一路的光复军代表先搭乘了英国人的船从广东抵达上海,又从上海到了太平军地界,最后在太平军内人的帮助下,带了李鸿章的族亲前往宿州。李鸿章对自己的族亲本来就比较在意,听说只要见一面就能换到自己的族亲,他就同意了。而江忠源本人倒是没想到光复军竟然会千里迢迢的从广东跑来这里,这一路上万里迢迢,历经风险。作为一个性子豪侠之辈,江忠源倒也想听听光复军到底有何等重要的话要讲。

    江忠源的心胸够大,听了光复军代表用“大罪”来形容满清对外战争的失败,他虽然脸上极为不高兴,却没有立刻发作。

    光复军的代表继续说道:“此次满清战败之后,定然给洋鬼子跪了。满清根本不懂洋鬼子所求,他们只知道洋鬼子厉害,所以就把官场那套拿出来,觉得上头有朝廷都惹不起的洋鬼子。洋鬼子说句话,下面的官员要么一时意气发作,只管为自己搏一个不畏强暴的名声,不管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与洋鬼子对着干,表明他们不畏强暴。要么就是言听计从,跟伺候上官一样的把事情给办了。我们听说江公是个豪杰,想来你也觉得这帮东西很可笑吧。”

    江忠源当然知道朝廷里头那群官员的德行,虽然面前的是朝廷敌人,可正因为是朝廷的敌人,说话更加直率,竟然把朝廷官员的嘴脸说出了几分。江忠源心里面并没有反对,只是冷笑几声,却也说不清这是在吓唬谁呢。

    光复军的代表根本不为所动,他的任务就是向江忠源讲述这些,此时遇到了机会,当然是先完成任务,他说道:“当然,洋鬼子打完了满清,满清给跪了之后,对满清是有好处的。”光复军的使者继续说道。“洋鬼子掌握了满清的海关之后,好歹收支明确了,满清朝廷终于可以拿到些海关银子。大大缓解了满清的财政问题。而且洋鬼子为了消灭我们这些绝对不肯投降的光复军,就会全力支持满清。江公你的淮军、曾国藩的湘军、左宗棠的楚军,打仗都比绿营强。先支持你们合力消灭了太平天国,下一步洋鬼子从海上,你们从陆地上围攻我们光复军。这已经是最有胜算的方法。”

    “你们竟然不怕么?”听了好一阵,江忠源第一次开口说道。江忠源并不想听有关朝廷的坏话。但是光复军高屋建瓴的视角,以及讲述消息的重要性,都让江忠源想不听听都做不到。直到听光复军阐述了未来对光复军不利的战略局面,江忠源才忍不住开口。

    对江忠源的嘲笑,光复军的代表微微一笑,“这有什么好怕的?害怕是因为知道自己战胜不了困难,看着失败一步步走来,不怕才怪呢。可我们光复军知道困难是什么,也坚信自己能够战胜困难。我们只需要自己认真做事,不怠惰,不推诿。踏踏实实的走过胜利的道路,自然能抵达胜利的终点。”

    听了这话江忠源,眼睛忍不住微微眯缝起来。在江忠源身边的李鸿章随即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意,跟了江忠源这么久,即便是在战场上指挥战斗,李鸿章也没见过江忠源身上有如此强烈的杀气。那不是战意,而是针对对面赤手空拳的光复军代表本人的强烈杀意。

    若是把光复军的代表给杀了,李家在太平军控制地区的亲族只怕是小命不保。见到局面如此,李鸿章立刻起身对着光复军的代表斥骂道:“你等叛逆怎敢如此嚣张,还不滚……”

    江忠源却挥手制止了李鸿章继续说这些小骂大帮忙的话,他靠在椅子上,左肘架住椅子扶手,皱起眉头说道:“看你万里迢迢的从广东赶到安徽,听你说话也像是个读书人,若是有什么要说的,不妨说来听听。”

    “江公,我们都督说现在天下英雄不多,你是一个,曾国藩,左宗棠也差不多算是英雄。所谓英雄,自然是以天下人干活百姓的利益为重。满清既然注定会签下丧权辱国的条约,那满清灭亡之后只会有无尽的耻辱。我们不求江公投奔到光复都督府旗下,只是前来告知江公未来会发生什么。若是真的有那天,我们想江公一定会有自己的选择。”

    “呵呵!”江忠源冷笑一声,“竟然不是来劝降的么?”

    光复军的代表笑道:“哈哈!江公,怕死的人才会投降,我们认为你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若江公是会投降之人,我等就不会费这么大劲来见江公一面,只要北伐之时把你打到走投无路,你自然会投降。可以江公的性子,即便是山穷水尽的时候,大不了一死而已。你真的不怕死。”

    江忠源听了这充满自信的话之后,竟然不觉得生气。对方是完全承认了江忠源的高洁品行,把他与贪生怕死之辈完全区分开来对待。

    “你……”江忠源开了口,却又停顿了。他对光复军代表所说的朝廷必然会输给洋鬼子的说法比较相信,经过光复军代表分说之后,江忠源也理解了“治外法权”“丧失海关权”到底是什么意思。更重要的是,光复军与洋鬼子打了一仗,打败了洋鬼子。这件事已经传遍了天下,江忠源是个要脸的人,实在是干不出说瞎话的事情来。

    沉吟了好一阵,江忠源摆摆手,“你走吧!”

    李鸿章见江忠源没有杀光复军的代表,总算是松了口气。不过他又忍不住问道:“江公,光复军只怕是危言耸听……”话说到这里,李鸿章也说不下去了。身为一个聪明人,李鸿章能够直觉的感受到人是否在说瞎话。而光复军的代表明显不像在编造事实。

    江忠源只是摇了摇头,却没有说什么。

    光复军的代表走了半个月之后,就传来了大沽口失守,英军10月18日攻陷通州的消息。21日,清军与英法联军在八里桥展开激战,统帅僧格林沁等率先逃走,清军全军覆没。10月22日咸丰帝等则以北狩为名携皇后、懿贵妃等离京逃往热河避暑山庄。10月31日英军从安定门攻入北京的消息。

    攻克北京之后,英军在11月11日、12日,英法联军以焚毁紫禁城作为威胁,迫使恭亲王奕䜣分别与额尔金、葛罗交换了《天津条约》批准书,并订立不平等的中英、中法《北京条约》,作为《天津条约》的补充

    俄国趁机而动,以“调停有功”的理由在11月16日,逼迫满清承认了《瑷珲条约》。从满清那里割去了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随着消息一条条的传来,李鸿章逐渐不敢与江忠源说话,光复军预言的事情一件件发生之后,江忠源的神色越来越可怕。江忠源数次向咸丰皇帝上表,请求调集兵力在北方反击。这些奏章如同石沉大海般没有回音。

    到了1859年1月,江南各地都出现了不少榜文,除了将北京发生的事情简单介绍之外,对于满清的评价只有一条,“量中华土地物力,讨外国之欢心!”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