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12章 第三次大烟战争(十三)

正文 第112章 第三次大烟战争(十三)

    “上帝保佑法兰西!”

    “让我们给野蛮的中国人一次教训!”

    好战而且嚣张的口号在法国登陆部队中回响着,英国方面不想出兵的意思非常明显。不过这却不是阻挡法国人进攻的理由。打赢了克里米亚战争的法兰西军队,等于是夺回了欧洲第一强军的地位。滑铁卢战役之后,被俄国人攻进巴黎,这对于法国人来说是奇耻大辱。借着那次反拿破仑战争的胜利,俄国成了“欧洲宪兵”,在东欧各地耀武扬威。只要有国家爆发了革命,就能看到前去镇压革命的俄国军队的身影。

    如此嚣张的俄国人终于让英国人决定给俄国人一番教训,克里米亚战争中,英国拉着法国打击俄国,战后又开始扶植奥斯曼土耳其,把手沉沉的插入了地中海。这对于法国来说也不是什么高兴事。

    为了在战后能够获取进军印度支那的权力,法国指挥官认为自己有必要展现出法兰西的战斗力来。所以他才决定发动战争。

    法国陆军当然不是只懂得靠嘴皮子来指挥军队,有过克里米亚战争的经验,法国人的舰炮停在香港岛与九龙之间的海峡中掩护法军登陆部队。法国海军的炮兵们示威般对着岸上猛烈开火,攻击着他们认为可能有威胁的地域。隆隆炮声中,满载着法国陆军的登陆船队在香港岛对面的九龙登陆,法军们纷纷跳下船,开始在平坦的海岸边列队。

    美国舰队人员不仅没有参与战斗,反倒都上了岸,在高处架起望远镜观看着这场战斗。法国可以说是美国的“贵人”。从独立战争开始,法国就全力支持着美国。从历史上讲,“落樱神斧”游而不击,正面战场的战斗都是法国人打的。而且美国独立之后,还反咬了一口。吃下了法国人控制的密西西比河流域的路易斯安那等地。

    看着法国陆军进攻光复军,美国观战一方内心深处自然是希望看到法国陆军大发神威,在英国人不肯直接开战的时候,狠狠给中国人一次教训。

    然而法国人刚登陆,远处的光复军就用火炮开始射击登陆点。九龙的岸边土地比较硬,开花弹落到地上就猛烈的炸开。数公里长的海岸上,几乎每一发炮弹都要让法军损失一两名乃是十几名法军的战斗力。没等法军在滩头完全站稳脚跟,就出现了一百多名伤亡者。

    法国人明显没想到会遭到这样的猛烈攻击,舰炮并不能有效的对内陆目标实施打击,所以法军放弃了在比较平躺的岸边整理起大队列的打算,而是以排为单位,登陆之后就开始向内陆前进。

    “中国人的炮兵好像撤退了?”有些美国军官从望远镜中看到一些骡马牵引的跑车向山区方向行动的身影,他们忍不住喊道。

    “中国人胆子就这么小!”美国部队开始嘲笑起来。此时若是中国军队不撤退,还是能够利用法国军队立足未稳的机会继续给法军造成损失的。

    旅长吴辽并不知道自己被美国军人这么嘲讽,即便是知道了他也不会有丝毫的在乎。法军的确是欧洲强军,他们的部队没有傻乎乎的从正面猛攻,而是快速的从两翼包抄过来。如果等着法国人攻上来,只会分散部队的火力。而且增加不必要的伤亡。

    随着光复军的炮兵们开始撤退,轰击的法军的炮弹也暂时停止下来。法军很快的就稳住了战线,开始排成的标准的进攻队形。这下美国军人们忍不住开始赞赏,法军的行动速度的确比美国陆军迅捷很多。而且由小方阵组成的大阵线看着就更有冲击力。

    在狮子山负责指挥的吴辽也忍不住点点头,远远望去,法国军队行动敏捷,与光复军的精锐部队相比绝不逊色。看着法军的战线开始前进,吴辽却又微微皱了皱眉头,。

    法国指挥官同样有些讶异,中国军队的胆小畏战的确超出了他的想象。能让英国佬重视的军队不该是一支胆小的军队。英国军队打硬仗是把好手,痛打落水狗的时候更是可以称为“神军”。面对那么多落后的部落,英国人有着无比丰富的经验。

    光复军的撤退之迅捷,甚至比满清的军队都快很多。在攻打大沽口的时候,法军好歹也是能用陆军的大炮给满清军队以迅猛的杀伤。现在法国的炮兵还没上阵呢,中国军队就逃跑了,这算是什么事?

    不过战场上是没有机会长时间思考这个问题,敌人撤退了,自己就得开始追击。中国炮兵明显撤往了狮子山高地,炮兵撤到高地上之后,射程会自然增加,这对于法军接下来的战斗未必有利。此时必须加快速度前进。占据了这片高地之后,法国的第一轮才算是达成了目的。所以法军排着整齐的队列开始向着狮子山方向快步前进。

    “呯!呯!”随着枪声,地面上开始出现步枪射击后冒出的硝烟。令法军意外的是,他们的视野中并没有看到光复军步兵方阵的身影。

    子弹呼啸而来,法军方阵中的士兵纷纷中弹。他们很快就看到了那些冒烟的地方都是在一些地面上起复的遮蔽物之后,难道中国人在那里挖掘了壕沟么?不然的话步兵是不可能躲在那后面连续射击的。

    “炮击!”有过克里米亚战争的经验,法国海军的舰炮对着中国军队冒出硝烟的位置开火了。这些炮兵们都是经验丰富,有桅杆上的炮兵观察员们指引,炮击非常的顺利。中国人射击的距离未免太远了吧。在距离法军两三百米的地方中国人就开火了,这明显背离了战场射击的常理。这样疑惑可以用中国军队战斗意志薄弱来解释,看到精锐的法国军队,中国人被吓得六神无主,为了壮胆而胡乱开枪。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站在狮子山上,吴辽看着战场。光复军的新式步枪优先装备一线部队,而不是装备卫戍部队。所以吴辽的部队都是一水钢质枪管的单打一。虽然双手紧握着望远镜,可吴辽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与战场上的战士们一样,匍匐在地,稳定的调整的呼吸,准确的瞄准着敌人不停的射击。

    后膛带来福线的步枪精准度惊人,在30米内的射击可以说是百发百中。300米内也能用排枪准确的杀伤敌人。更重要的是,由于采取了全新的卧倒射击姿势,战士们的身体只有极小的一部分暴露在敌人的视线内,伤亡率大大降低。

    所以吴辽认同了法军战斗力不亚于英国军队的事情,在这样的战斗中,能够给光复军部队们以有效杀伤的就是火炮。而法军甚至没有吃大亏,就使用火炮轰击光复军的步兵阵地,这种军人的应变能力,的确不是普通的军队能做到的。如果光复军的对手是清军那群窝囊废,杀了他们他们只怕也不会想出这样的法子来。甚至是光复军,在进行纸面上战术推演的时候,也是大家想了好一阵才想明白应该用炮兵对付敌人的新式战术。

    当然,这也就是法军的应对极限了。而光复军有韦泽都督在,吴辽记得很清楚,韦泽都督先写了一张纸条,扣在桌面上。等光复军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想出了解决方法之后,韦泽都督才掀开了那张纸,上面写了“用炮兵覆盖敌人阵地”几个字。

    接下来,韦泽都督又讲述了步兵面对这样局面的应对战术。而吴辽现在看到了光复军一线部队正在采用这样的战术,阵地的撤退路线早就准备好了。因为不想给法军可以利用的阵地,所以一线部队没有挖壕沟,而是稍微修整了一下地形。所以部队猫着腰站起身,拎着步枪从一个遮蔽点快步跑向另一个遮蔽点。如果两个遮蔽点之间没有足够高的凸起,部队就匍匐前进,胳膊腿并用,快速爬过那些地段。

    这姿势看着的确丢人,可这样的姿势能够最大限度的隐蔽自己。部队的行动都是依照队列执行的。如果被敌人发现一个士兵,他们就可以集中火力对这一带猛轰,那时候损失的可就不是一个士兵的生命,而是十几个,几十个士兵的生命。同时还会把部队的动向暴露给敌人。让之后的战斗变得非常困难。

    看到第一线部队终于顺利在法军的炮击中撤回了第二道的防线,吴辽终于松了口气。方才,他只感觉自己也和一线的战士们在一起,那种身体与地面接触的感觉是如此清晰,仿佛是吴辽也跟着大伙一起在地上匍匐前进一般。

    身体恢复之后,吴辽立刻就回了部队。在所有的训练中,吴辽自己每次都要与部队一起练。在烈日下,在阴云下,在雨水里,吴辽亲自摸爬滚打。训练的艰苦让基层军官都看不下去了,觉得吴辽不光自己往死里练,还要带着大家一起往死里练!

    即便部队里面怨声载道,吴辽却没有丝毫的放松、部队心理医生已经把道理给吴辽讲的清楚,过去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以后的每一次战斗都是全新的战斗。人永远都活在当下,而且只可能活在当下。

    吴辽承认这没错,可佛山战役中那漫天的血色,还有看着兄弟们一排排倒在敌人枪口下的场景,会经常从吴辽的心中冒出来。让他颤栗,让他绝望。只有一遍遍的操演着新式的武器和战术,才能让吴辽感觉到他和部队有了新的力量,他和部队已经拥有了超过佛山战役时的作战能力。佛山战役的梦魇,再也不会重现。

    抬头仔细观察着法军的指挥,吴辽看到来自军舰的炮击终于停歇了。法国陆军开始继续前进。

    “冲锋!”法国各个方阵的军官们不约而同的发出了同样的命令。不管敌人到底有什么样的准备,在那么密集的炮击下,中国军队是不可能有幸免可能的。此时需要的是让法军快速靠上去,然后利用密集的火力解决山区的中国军队。因为法军继续向前的话,就不可能受到舰炮的保护了。即便法军的舰炮还能射击,可那时候到底是炮击敌人还是炮击法军,可就很难讲了。

    两百多米的距离很快就冲过去了,法军在抵达中国军队第一道防线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地面上密密麻麻的弹坑的确是个问题,而地面上只留下了二十几具被火炮击中而死亡的中国军人的尸体。这不能不让法军感到极为意外。方才法军被打死打伤了上百号人,难道仅仅是这二十几个人就给了法军如此巨大的伤亡么?这二十几个中国士兵是这么厉害的射手么?

    脱离了舰炮的掩护射程之后,法军的大炮终于运上了九龙这边的海岸。有了陆地炮兵的掩护,法军指挥官也觉得心里面踏实了不少。他命令部队继续前进,一气攻下狮子山高地。

    第二道防线也抵挡了大概二十分钟,因为距离近了不少,吴辽能够看得更加清楚。部队只是给了法军一部分打击之后就撤退到了第三道防线,这也是狮子山正式防线的第一道。这里挖了半人多深的战壕,战壕前面四十米处布下了竹签阵与陷阱阵。足以抵挡一下法军的进攻速度。

    而率先与光复军这条战线接战的不是中央战线,而是法军两翼的战线。无论是光复军还是欧洲军队,都非常清楚侧翼进攻的威力。在侧翼,吴辽各放下了两个营的部队。反倒是正面的战线上,吴辽也只放了两个营。

    光复军把法军被放到了距离阵地六十米的地方才开始用步枪猛烈射击,而狮子山上的炮兵此时也加入了战团,炮兵们首先要摧毁的是法军的陆军炮兵。半山腰上的滑膛炮对着法军炮兵阵地猛烈开火。

    观战的美国军人们目瞪口呆的看到光复军的火炮突然间就猛烈了将近十倍,狮子山炮台上的炮位终于伴随着硝烟展现出它们的身姿,而法军在岸边设置的炮兵阵地附近则是猛烈的爆炸开来。那些炮弹都用了延时引信,铁球在地面上弹跳着,旋转着。或者直接冲进法军炮兵阵地,把人和大炮一起撞倒。即便是没有命中,过了片刻,这些炮弹就在法国炮兵阵地附近猛烈的炸开。把法国炮兵的炮组淹没在沙石与浓烟里头。

    除了炮击之外,枪声也如同爆豆般响起。也不知道开火的是法军还是中国军队,总之,到处都是硝烟,到处都是响声。整个战场如同沸腾的大锅般笼罩在烟雾之中。

    “前进!”“开火!”“开火!”“前进!”法国军官们或者歇斯底里,或者声音颤抖的发布着这两个命令。

    他们终于看到了敌人,他们躲在地面上的壕沟内,几乎毫不停歇的对着法军猛烈射击。那些鼹鼠般的中国军人只有半个脑袋勉强能够被法军看到,而在这被硝烟逐渐遮蔽的战场上,那半个脑袋也很快就在法军视线里头模糊起来。在六十米内想击中这样的目标未免是太难了。所以法军不顾自己的伤亡,向着光复军冲了过去。

    然而脚上的剧痛很快让他们发现地面上有玄虚,把血淋淋的脚掌从地面上拔起来,他们才看到地面上竟然密布尖锐的竹签。法军立刻试图绕过竹签,跑在前面的士兵们身体突然猛的一歪,仿佛整个人挨了一截。地面上挖了不少半条腿深的孔洞,一不小心就会踩进去,重则骨折,轻则崴脚,即便是没有受伤,想从这里头把脚拔出来也得费点力气。

    可就这么一耽误,部队就遭到了密集的子弹射击。不少法军就以怪异的姿势扑倒在地,前仰后附的倒在竹签上或者陷坑里头。如果法军肯踩着战友的尸体继续前进,大概也能用尸体扑出一条通道来。可法军的战斗意志到此也就基本到了尽头,他们宁肯继续停在竹签阵后,隔着四十几米的距离与光复军对射,也不想继续前进了。

    作为欧洲第一流的军队,法军的确训练有素,在此时他们竟然能够用三段击这样的老战术,前面的步兵射击,后面的士兵填弹。用这样的方式维持火力。可在这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整个人与半个脑袋相比面积未免差距太大。法军就这么一排排的被打倒,当伤亡超过了三成之后,法军中军首先崩溃了。他们再也没有了开战前的勇气,放弃了军人的荣誉,法国人把自己的背留给中国军人,开始转过身撤退。继续打下去就是白白送死,那么死也至少死在挽救自己生命的道路上吧!

    只是此时逃跑已经与能活命联系非常有限了,光复军的三寸炮开始收割起法军的生命。即便没有被弹片镰刀般的砍倒,单打一步枪在三百米的距离上依旧有着足够的杀伤力。

    九龙对岸的美国军人们瞠目结舌的看着法军的溃败,在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完整的光复军军人身影,法军就崩溃了。即便是逃跑的法军也在火炮与子弹的追击下被纷纷打倒。

    而此时法国的军舰再次开火了,对着硝烟弥漫的战场,法军舰炮按照自己的估摸,对着可能发动追击的光复军的位置一通猛打。

    吴辽长长的舒了口气。他也考虑过是不是在法军撤退的时候派兵追击。可他怎么都不能让自己在心中排除法军舰炮实施火力拦截的可能性。虽然追击可以大大扩大战果,可吴辽已经不想让部队再次白白送死了。看着法军舰炮的猛烈射击,吴辽心中最后那点遗憾也消失的干干净净。他知道,这场战斗已经以光复军空前的胜利画上了句号。

    而美国军官们却没有这样的乐观,他们所看好,所钟爱的法国军队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就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对面的中国军队展现出的军事装备更是大大超出了美国军队的想象。

    “光复军真的是中国人么?”有美国军官质疑的问道,这个问题引起了其他美国军人心中的共鸣。见识过满清部队之后,美国军官相信中国的确是一个落后的国家。见识了光复军之后,美国军官已经形成的印象又被彻底颠覆了。

    两个小时后,法军撤出了九龙,最终的惨状难以形容。出发时还有两千人的法军,返回的时候不足五百。一度满当当的登陆船,现在空荡荡的。逐渐淡薄的硝烟中却没有出现继续返回的人影。看来已经不会再有其他人能够回来了。

    而这一切还是在法军有舰炮掩护的局面下,如果没有舰炮掩护,如果光复军有骑兵追击,逃到海边的法军除了全军覆没之外,没有第二种可能。

    虽然英军没有参战,可英军的脸色也非常难看。作为光复军的对手,英军如果参与战斗,就要面对法国人要经历的一切。这绝不是笑笑就能过去的事情。

    “看来我们可以出面去调停光复军和英国人之间的矛盾了。”美国的指挥官用轻松的语气说了句很像是俏皮话的言语。

    那帮心情受到震动的美国军官听了之后忍不住都笑出声来。这次美国加入联军的身份就是“调停人”,在英法联军攻打满清的时候,美国与俄国就出面“调停”。在法国人遭到重创的现在,美国人看来有了充分的机会展现自己的外交才能。

    对于嘲笑英国人,美国人并不在乎。作为独立的英国殖民地,美国的传统向来是“父辈教导我两件事,第一,信奉上帝;第二,恨英国人。”与英国人一起出来打酱油,获取全世界的利益,那是一码事。如果遇到能在英国人背后插刀子的机会,美国人是不会选择放过的。

    得知了法国战败的消息,英国驻华全权代表额尔金忍不住松了口气。如果没有法国人的这次惨重失败,额尔金自然要为那支小舰队的损失承担起责任来。而现在,额尔金已经可以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与法国人的损失相比,那几条船根本什么都不算。而且通过这场战争,法国在远东就完全沦为英国的小老弟,老老实实的跟在英国屁股后面打工吧。

    也不用去安抚法国指挥官那破碎的心灵,此时去的话反倒容易让法国人觉得额尔金是过来看笑话的。命令英国军医开始参与救治法国官兵。额尔金开始伏案写信,“想解决中国问题,必须从清国政府入手……,现在与光复军进行全面战争很可能导致香港失守……,只有彻底驯服清国政府……,才能充分利用清国的港口与资源。总之,让清国政府接受我方的条件,我方才能够在援助清国政府之后得到足够回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