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00章 第三次大烟战争(一)

正文 第100章 第三次大烟战争(一)

    “现在有三件事要做,第一就是守好我们占据的地盘,不仅不让清军打进来,更不能让石达开打回来。如果石达开试图进入我们的地盘,一定要把他打出去!”韦泽说的斩钉截铁,无论是态度还是立场都显得杀气腾腾。

    参与了中央委员会会议的总参谋部的众人都颇为意外,雷虎刚从韶关赶来佛山参加会议,他说道:“都督,清军战斗力很弱,石达开带领的好歹也是天国的精锐,他会输么?”

    “石达开会不会输我不知道,但是他赢不了。对现在的石达开来说,赢不了就是输了。”韦泽的话说的平铺直叙。

    “都督,你能不能别打哑谜?”韦昌荣也一点都不含蓄的提出了意见。

    这直奔结果的分析是韦泽精心凝练的语言,却没想到被韦昌荣如此评价,不过韦泽脸皮甚厚,他哈哈一笑:“石达开现在是想赢,或者说他自己走上了除了赢就别无选择的道路。若是石达开没有从太平天国出走,他打浙江自然是赢了很好,不赢也有退路。他从太平天国出走的目的可是为了更好,而不是更糟。所以石达开一定要拿下浙江不可。若是只追求目的,却不注重过程,那会有什么结果?我们打英国人的时候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众将听的时候已经明白了韦泽的意思,等到韦泽用打英国人做比方,大伙自然是更加清楚。打英国人的时候,部队当时更多的是想打赢,却没有全面胜过英国人的训练。最后才打了个惨胜。石达开进攻浙江也是准备不足,却一定要力求全胜,结果自然不会令人乐观。

    “但是湘军很弱,浙江的清军只怕还不如湘军呢。”雷虎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韦泽笑道:“强弱是个相对的概念,对上我们光复军,湘军的确很弱。可就是这么一支军队,竟然能打下两万人把守的九江。可见太平军也不是强兵。太平军与湘军这样水平的部队,谁在战斗中表现的更强一点,很大因素在临场发挥,而不存在一定会如何。”

    雷虎想想英军,再想想湘军,也就接受了韦泽的观点。

    韦泽继续说道:“石达开既然一定要赢,他的底线就很高。只要赢不了,他就会选择撤退。然后越撤退越赢不了,越赢不了就越是要撤退到能赢的地方去。广东还好些,隔了福建与赣南,石达开也未必能到这里。不过他走湖南南部,回广西老家的可能倒是比较大。那时候就不知道石达开会不会鬼迷心窍,觉得能在我们身上找到些胜利。”

    越是了解石达开,笼罩在石达开身上的那层光环就消失的越快。在石达开选择了脱离太平天国的时候,韦泽觉得自己就看穿了石达开。而现在,韦泽觉得自己终于能够从人性的角度去看待石达开这个人。

    一个人的底线太高,就意味着失败的几率大大提高。原本韦泽觉得石达开是在选择脱离太平天国的时候就犯下了重大的错误。现在看,石达开在天京之变的时候就犯下了巨大的错误。这错误不是说眼睁睁的看着天王干掉了东王,而是石达开居然觉得他能够在天京之变后掌握局面。从那时候开始,石达开就把自己逼到一个必须胜利,不能失败的位置上去了。

    杨秀清固然在天京之变中失败了,可从战略角度上看,杨秀清执掌太平天国的时候,太平天国还是能够接受一些失败的。到了石达开这时候,他就不能接受失败。任何失败就会以非常快的速度剥去石达开身上的光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这简直就是给石达开量体订做的词汇。

    收回了思路,韦泽说道:“第二件事,守住所有通往江西的道路,决不允许疫病进入广东。”

    虽然江西的大疫主要在江西北部和中部,韦泽心里面却非常紧张。作为新中国的人,韦泽哪里见识过大疫。他知道的最厉害的疫病也就是个非典而已。那闹腾的中国乃是世界都沸沸扬扬的疫病,才死了几个人?而根据情报,江西到现在已经死了几万人。这个数字是真的把韦泽给吓住了。

    光复都督府很快拿出了政策。关于卫生防疫知识也开始在军队以及城市内开始传播。洗手,喝开水,大量与之有关的内容都开始在城市街道上专门出的宣传板上张贴。

    “都督,这会不会引发咱们广东百姓的惊恐?”广东省长毕庆山对此很是担心。

    “这等事情定然会发生,那还有什么好怕的?”韦泽回答的倒是非常非常的“低调”。没有普及疫苗,没有更好的医疗环境,光复都督府控制区域内出现瘟疫的可能性并不低。如果从几十年的角度来衡量的话,可以说一定会爆发。既然如此,韦泽觉得根本没必要做出任何隐瞒。

    毕庆山焦急的说道:“都督,饭前便后要洗手,要喝开水。这些都是该做的事情,可您公开说遇到病人赶紧向光复都督府报告,由专业人员对疫病感染人员实施隔离治疗。这件事情还请您三思啊!”

    “我是觉得吧,眼下我们还是先有所准备比较好。”韦泽说道。

    毕庆山劝道:“都督,该准备的自然要准备,可百姓们听风就是雨。你说准备防备疫情,他们就觉得已经爆发了瘟疫。若是有人趁机造谣,那局面只怕很难收拾。我等该做的准备一样都不要少,可千万别说。”

    韦泽心里头倒是认同了毕庆山的话,不过因为与韦泽原本设想的想去比较远,他也觉得面子上有点挂不住。所以韦泽笑道:“庆山同志,你说的不错。只是我觉得你有点不太敢发动群众啊。”

    “发动群众?”毕庆山没怎么听过这个词,所以愣了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就按照你说的做吧?”韦泽也没有纠缠这件事,他先认同了毕庆山的判断,这才继续说道:“第三,我们要对满清那边做宣传。不管作用有多大,该花费的力气却不能省。咱们宣传的要点是满清打不过洋鬼子,是丧权辱国的无能之辈。”

    “这不是驱逐鞑虏,光复中华么?若是批评满清丧权辱国,那岂不是承认了满清是朝廷?”前政治部主管吴启路问道。

    韦泽对这个反对的意见很是满意,“驱逐鞑虏,光复中华。这是对我们自己地盘上的宣传,我们在自己的地盘上是朝廷,我们要往外打,去打下整个天下。但是满清现在的地盘上,百姓们觉得满清还是朝廷,那么我等就要努力让地方上的人质疑满清的正统性与合理性。咱们真心说,老百姓被欺压了这么几千年,谁是朝廷他们根本不在乎。我们眼下宣传力量有限,那就只能对读过书的人进行宣传。那么宣传的内容就得是满清败给洋人,丧权辱国。”

    大部分中央委员其实不太能理解这么复杂的宣传问题,吴启路也只是基于自己的经验问一下。韦泽的解释这么清楚,吴启路也没有继续反对下去的理由了。韦泽要求人事部门推荐几个负责此事的人选,定调是韦泽的事情,可执行却不可能让韦泽亲自来做。这等事情都让韦泽来做,那干脆把他给累死吧。

    三件事安排完,会议就结束了。韦泽继续跑去炼钢厂参与工程项目,反射炉好不容易建成了,可是缺乏英国技师的继续指点,十炉下去还是没能出钢。反倒是实验用的平炉,虽然出来的钢质量不咋样,但是至少能够保证两炉出一炉钢的水平。最近连续三炉都出了钢。韦泽自然是对此非常上心,只要能够开始出钢,韦泽就可以开始制造蒸汽机的气缸、曲杆等部件。有了蒸汽机,就有蒸汽船。韦泽想到的就是自己的蒸汽船未来用了二胀甚至三胀蒸汽机,那时候就能纵横西太平洋,把英国人伸向中国的魔掌彻底斩断。想完成这样的功业,首先就得让中国变成一个工业国。就韦泽所知,所有的工业国都使用钢铁来铸就脊梁的。

    第二天,人事部就向韦泽提交了一个名字,那是负责对外宣传的人选。韦泽也没说什么,直接批了,让这位叫做张炳照的同志开始工作。

    第三天,韦泽和技工们一面修改着生产流程,一面等着新一炉钢出来的时候,毕庆山跑来找韦泽谈农具的事情。此时已经是八月,供销社的农具极为畅销,生产计划一改再改,毕庆山都要求新增好几次货了。

    谈完了工作之后,毕庆山忍不住问道:“都督,你见过张炳照么?”

    “没见过。”韦泽答道。

    “那你最好见见。”毕庆山给了这么一个建议。

    在毕庆山离开的时候,韦泽心里面还觉得有些奇怪,毕庆山这到底是认同张炳照还是不认同张炳照呢?不过人总是难以抗拒本性,韦泽工科狗的属性很快就发作起来。把毕庆山的话完全忘在一边,韦泽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他认为眼下最重要的平炉炼钢的工作上去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