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96章 天国分崩(十八)

正文 第96章 天国分崩(十八)

    1857年7月15日。

    湘军的帅旗终于在九江城原本的知府衙门前升起。这座长江中游的城市有着诸多称谓,“三江之口”“七省通衢”“天下眉目之地”。每一个称谓都在从不同的角度讲述着九江在交通上的重要性。

    1853年进攻天京城的时候,太平军放弃了武汉三镇这样重要的城市,却没有放弃九江。守住了九江,就守住了江西的北大门,让清军无法从容的顺流而下。曾国藩为了攻克九江,数年来与太平军连番血战,他也曾经在湖口之战中遭到惨败后试图投水自杀。湘军在曾国藩指挥下始终没能拿下九江,曾国藩手下大将塔齐布、李元度数次攻打都无功而返。

    现在负责进攻九江的主将是湖北巡抚胡林翼。在他指挥下,湘军终于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战斗已经结束,整个九江城冲弥漫着硝烟与血腥的气味。除了湘军之外,九江城中已经没了其他活人。不管是曾国藩也好,胡林翼也罢,两人对待太平军的态度是一致的。没有主动投降而是顽抗到底的粤匪,那是一定要杀的,而从匪的匪众同样要杀。攻下了太平军坚守的据点后,湘军都是如此处置。太平军在一地待得时间长短,决定了湘军屠杀的力度。像九江这样被太平军坚守数年的据点,湘军不可能放过城内居民。

    负责此战的湘军首领胡林翼脸上有喜有忧,攻下九江不仅让鄱阳湖内的湘军水军与长江上的湘军水军合兵一处,强化了湘军的战斗力。打开了长江上的门户之后,长江上的下一个太平军据点就是安庆,下一步能够攻克安庆的话,湘军就可以直指太平天国的首都天京城。连绵数年的太平天国之乱很可能就此划上句号。

    在这局面一片大好的现在,圣旨已经到了。咸丰皇帝同意曾国藩守丁忧的奏折。在这道奏折抵达的同时,湘军首领曾国藩就等于被正式解除了军职,在很短时间内就要收拾收拾回老家去了。曾家的兄弟都是湘军骨干,守丁忧不是曾国藩一个人,曾家兄弟都得回去。按照制度,曾家兄弟需要在家二十七个月。

    胡林翼一直认为在战争打得如火如荼的当下,曾家兄弟若是离开了湘军,对战局定然会有不利的影响。所以皇帝会选择“夺情”。然而皇帝没有“夺情”,而是同意让曾家兄弟回家“守丁忧”的消息证明了一件事,咸丰皇帝对曾国藩并不信任。如果以前咸丰皇帝是用各种训斥来含蓄表达这种态度的话,现在他已经是明确无误的公开表达。

    任何一个有实权的皇帝,控制地方的杀手锏莫过于人事权。曾家兄弟在守丁忧的两年多的时间中当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遥控指挥,可官场上的事情基本都是人走茶凉。随着曾国藩远离指挥中心,又有皇帝公开的不信任表态,能够影响湘军中的大人物们或许就会试图让湘军摆脱曾家兄弟的控制。胡林翼很看好曾国藩,他不能接受其他人站出来成为湘军的新首领。

    胡林翼脑海中翻腾的都是如何应对此时的想法,然而湘军胡林翼手下的将领却根本不考虑曾国藩的事情,多隆阿、鲍超、李继斌等人在此次湖口之战中立下大功。升官加爵就在眼前,把打扫战场的事情都交给手下,他们几乎是前后脚的到了胡林翼这里,开口就是“大人,您此次立下如此大功,属下恭喜大人了!”

    若是一个人这么说,还没办法完全影响胡林翼的心思,可两个、三个、四个大将跑到胡林翼的大帐,如同商量好般说出了同样的言辞,即便胡林翼原本因为曾国藩的事情而感到心情沉重,到了后来也有点忍俊不止的意思。这些将领们明着是恭喜胡林翼要加官进爵,其实他们真正在乎的是自己大胜之后的好处。这原本是人之常情,经过部下反复“提醒”,大胜之后的欢快心情也在胡林翼心中占据了上风。

    刚与众将说了一会儿话,亲兵带了曾国藩的信使进了大帐。由于经常与曾国藩书信来往,胡林翼都认识了曾国藩的信使,所以心中忍不住有些遗憾。看来曾国藩要说的应该是离开的事情了。

    打开信件一看,胡林翼登时变了脸色。曾国藩的确在说离开的事情,不过那仅仅是一句简短的话,在这句话之后,曾国藩告诉胡林翼,光复军在江西攻击了抚州。抚州失陷,守抚州的曾国华等八千兵马下落不明。对于这个巨大的变数,曾国藩要胡林翼小心些。光复军已经占据了广东一年多,此时应该有余力出兵北上了。

    “你和我到后面去!”胡林翼指着信使说道。周围众将用奇怪乃至震惊的目光看着胡林翼,这得是多大的事情啊,还要背着众将偷偷与信使商谈。

    胡林翼顾不得这么多,曾国藩书信中有个词吓住了他。抚州距离江西省会南昌不过百余里地,此时太平军石达开所部进军浙江,放弃了在这一带与湘军的拉锯战,从南昌到抚州可以说是畅通无阻。所以曾国藩这句“下落不明”实在是微妙,看似给人无限遐想的同时,却又非常明确的指出了唯一的可能性。到了后仗,屏蔽了众人,胡林翼连忙问道:“那边的仗到底是怎么会是。”

    信使明显得到了曾国藩的命令在此时需要说实话,他连忙答道:“胡大人,光复军二日内攻克抚州。只在抚州停顿了一晚,就抛下抚州城逃往广东。曾国华大人以下,都被他们给杀了。”

    “都被杀了?”胡林翼仿佛是提出质疑,又像是自言自语。

    不管胡林翼是什么个意思,信使答道:“是,城外发现了大坑,里面都是湘军兄弟的尸体。我离开的时候,还没听说曾国华大人的下落。”

    听了信使的话,胡林翼突然起身呵斥道:“你怎么敢假传消息?就不怕掉脑袋么?”

    信使一愣,胡林翼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吃错药了么?可胡林翼好像没吃错药,他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只听胡林翼继续喝道:“我问你呢,你为何要假传消息?!”

    这下信使吓得立刻给跪了,“胡大人,你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南昌,去找曾大人一问即可。曾大人派我来给胡大人传信,我可没有假传消息啊!”

    胡林翼瞪着信使,仿佛是想用目光审查出信使身上的“假”来。因为胡林翼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的小舅子陶廷玉在赣州被杀后剥皮楦草,根据调查,光复军一日内攻克赣州。现在又搞出个二日内破抚州。守抚州的曾国华等八千人马不可能在光复军的攻击下“下落不明”。距离南昌不过一百多离地,能够逃出抚州城的话很快就能逃回南昌。这个“下落不明”的意思是“全军覆没”。

    曾国华是曾国藩的三弟,太平军一度在江西攻陷很多城池,隔绝了曾国藩与后方的消息。曾国华就跑去武昌,向胡林翼祈求部队救援。胡林翼给了曾国华五千人马,曾国华带领这批人一路攻克了咸宁、蒲圻、崇阳、通城、新昌、上高六县,打通了交通线。这次进军抚州,曾国华带领的就是这支颇为军功的部队。没想到,这支部队连同曾国华一起交代在抚州。

    太平军已经够难缠了,没想到与太平军一比,光复军更胜百倍。

    信使走了几天,曾国藩就从南昌到了九江。胡林翼在码头上见到曾国藩,开口就问:“曾公,可有温甫下落?”

    温甫是曾国华的字,胡林翼还抱着一点幻想,光复军并没有能够全歼八千湘军的么凶悍。

    曾国藩摇了摇头,却没有接这个茬。“胡公,粤匪现在一分为三。韦泽占据两广,洪逆守在江宁。皆是据有土地,不可速胜之辈。当下只有石达开挟匪众在外打仗,想剿灭粤匪,需从石达开、洪逆、韦泽,这么一个次序入手。切不可同时与之开战。”

    胡林翼听的明白,这是曾国藩在确定未来的战略。文人说话就是含蓄,不能招惹韦泽,在曾国藩说来就是“切不可同时与之开战”。其实胡林翼在小舅子变了人皮灯笼之后,也没想与韦泽同时开战,而曾国藩更是没有同时开战的打算。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韦泽这次主动凑上来要打曾国华。

    此时再吹毛求疵已经毫无意义,胡林翼说道:“曾公,我晓得了。不如咱们进城详谈。”

    曾国藩摇摇头,“不必了。江西各地都有人参我不守孝道,贪恋权位。守丁忧时不赶紧动身,而是留在南昌。所以我也不在九江停留,就这么回家了。”

    湘军在江西打仗时军纪很坏,所到之处抢掠,杀人,实在是干的太多。这时代兵不如匪是个常态,曾国藩与胡林翼就当没见了。可两人指挥湘军江西作战,粮饷都要江西地方供给,江西地方上官员哪里肯给湘军效力。除了直接拒绝向湘军提供后勤供应之外,军纪败坏、侵扰乡里,以这些为借口的弹劾奏折是雪片般飞向北京。平心而论,这些也不能都称为瞎话。在江西不向湘军提供后勤补给之后,湘军只能强化抢掠江西地方来凑齐补给。

    胡林翼心中也很委屈,他很想对江西那帮地方官员大喊,“你们若是肯乖乖提供补给,湘军自然就会减少抢掠的次数。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怎么就不懂呢?!被抢都是你们的错啊!”

    江西的官员明显是粪坑里头的石头,脑子又臭又硬。在皇帝明显表示了对曾国藩的不信任之后,曾国藩不守丁忧的行动更是被攻击的上佳靶子。连曾国藩都顶不住压力,只能赶紧逃回湖南。胡林翼也不想再给曾国藩增添麻烦,他说道:“既然如此,曾公,你要多保重!”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