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63章 第二次大烟战争(一)

正文 第63章 第二次大烟战争(一)

    “六千人的部队应该够用了。不过光复军把虎门炮台上的大炮都给拆走了。却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英国方面虽然对战争充满了信心,但是他们对韦泽的行动并不理解。

    第一次大烟战争中,英国人的风帆战列舰在蒸汽船拖动下,好不容易进入了珠江,然后用舰炮打败了广州的守军。无论是铁锁横江,或者是别的技巧,都没能顶住英国人的进攻。现在韦泽的做法与清军的做法完全不同,根据英国人好不容易弄到的情报,韦泽干脆就把虎门炮台上的大炮都给拆下来,也不知道运去了什么地方。

    韦泽的光复军摆明了准备和英国人进行军事对抗。从广州城内开始封锁领事馆附近的街道,普通民众必须靠路条才能进出广州城,这些行动都证明韦泽一点都没有屈服的意思。既然和平谈判不能让韦泽屈服,剩下的选项无疑就是战争。英国人对即将爆发的战争有着充足的信心。

    只是英国军队并非是狂妄的傻瓜带领的军队,韦泽选择不利用地利进行防御的做法让英国方面感到非常意外。就他们所收集的情报,韦泽根本就没有能够在珠江上与英国人对抗的实力。拆除炮台的结果只有一个,英国人能够更加轻松的打进广州城。

    英国的文臣武将们都无法想明白韦泽到底是要做什么。

    “既然我们的部队已经到齐,不妨就开始进攻吧?不管韦泽到底想做什么,打了过去,我们就知道他们的计划了。”英国方面最终拿出了这样的办法。

    “等我们这次打下广州,一定要要得到在珠江沿线设置兵站的权力!”也有人提出了未来避免情报遭到拦截的建议。而充满了必胜信心的英国人,都对此表示赞同。战争的赢家必须得到特权,而特权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下一次战争能够更轻松的获胜。

    1856年12月1日,英国方面正式调动部队,开始对广州城发动了进攻。这次战争没有什么宣战,宣战是两个国家之间战争才会采取的形式。英国人认为韦泽作为清国的一个造反者,根本不配享受这样的待遇。

    巨大的风帆战舰在蒸汽拖船的拖动下缓缓的沿着早已经设定好的航线进入了珠江。这些战舰两舷上的炮门暂时没有打开,但是要不了多久,战舰就会进入战争状态,那时候数十门大炮就会向着目标喷吐出可怕的火焰。

    英国的陆军比海军更早的开始了进攻,巨大的军舰就是英国人的活动炮台,保护好这些炮台无疑是英国陆军的任务。所以他们沿着江岸前进,占领了空无一人的虎门炮台之后,英国人发现炮台上果然如同情报所说的那样,不仅无人把守,连原先大量火炮都不见了踪影,空荡荡的炮位证明了这里曾经有过防御体系的存在。

    战斗爆发的时间比英国人想象更早,英国陆军沿着珠江前进的时候,靠近了江边的民宅时,靠前的小部队突然遭到了对方步兵的攻击。

    第一军第一师师长居俊峰用望远镜看着英国人步兵丢下几具尸体开始撤退之后,叹了口气,放下了望远镜。

    第一师的任务并不是沿江防御,而是沿江撤离百姓。虽然居俊峰本人不是海军出身,更不懂海战。可只要动脑子想想,就知道英国人的军舰如果想沿江航行,最怕的莫过于江边的炮兵阵地。光复军曾经把守过东西梁山,对这个防御模式有经验。

    从英国佬的角度来看,首先摧毁沿江的民居,防止光复军在民居里面设有炮位,就成了首要任务。从光复都督府的角度来说,既然大家说要建立一个现代民族国家,政府对人民有义务。此时就不能让部队缩在营地或者防御阵地里头,让外面的百姓死活听天由命。韦泽都督下令,部队和地方干部要动员百姓撤离沿江的战区,以确保生命和财产的安全。

    可这活儿不好干啊!房子是百姓们最重要的财产,让他们丢下房屋暂时撤退到其他聚集地去,百姓们根本不想服从。光复军不欺负人,更不可能强行驱散百姓,更不可能立刻拆房撵人。所以百姓们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们又不和英国人打,英国人为什么会打我们?”

    居俊峰原本对于现代民族国家理念兴趣有限,虽然光复会里面是用考试的模式强行逼着大家背诵那些内容,居俊峰听了之后也未必完全在乎。可面对战争,他算是恍然大悟了。英国军队进攻广州城,首先考虑的自然是自己的安全。中国人在英国人眼中都是敌人,中国人沿江的房屋在英国人看来都是威胁。他们根本不在乎中国非参战人员的死活,也根本不在乎中国人是否损失了财产。这就是现实。

    部队里面针对这些问题早就有了一些准备,加上按照制度由政委和光复会会员领头,百般劝说。一部分百姓觉得光复军说的话有道理,不情不愿的离开了家。还有一部分百姓却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虽然也做了撤离的准备,却还幻想着自己房子不会遭到英国人的袭击。

    光复军和英国人一交手,居俊峰根据自己看到的,还有下面汇报上来的情况,都确定英国军队采取了焚毁江边房屋,清除可能存在的火力点的行动。

    “赶紧再通知民众,马上开始转移。如果他们不转移,我们的部队就只能先走了!”居俊峰下达了命令。光复军现在手头的火炮只有12磅山地榴弹炮,这样的火力根本没办法和英国人的炮舰对射。

    想到这里,居俊峰心中就很有些不满,韦泽把虎门炮台上的大炮全部,这到底是闹得哪一出啊?

    此时光复都督府和光复军大部分人员都撤出了广州城。既然注定打不过,那就不要打。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韦泽非常崇尚这句话。

    总参谋长胡成和在韦泽旁边叹道:“若是有大炮,能守住虎门,那就更好了。”

    韦泽知道胡成和的想法,他问道:“胡参谋长是不是不相信我们能够铸出好炮来?”

    被韦泽揭穿了心事,胡成和也不再掩饰,“都督,那钢铁厂是用洋人的技术造的,我心理面还是没底啊!”

    满清铸炮水平不行,一门大口径火炮耗资巨大,而且效果也不怎么样,这关键是就在于铸炮所用的铁。韦泽现在暂时没办法大规模炼钢,大炮还得是铸铁的。铸铁的性能比起普通的铁已经是巨大进步,可这玩意需要一个技术积累的时间。佛山本来就有大量炼铁的铺子,韦泽也把钢铁基地先放在佛山。炼钢用的反射炉还在建设,铸铁生产倒是正式开始了。韦泽把虎门炮台上的大炮都给送去了佛山回炉重炼,一来可以省出不少时间,二来也能有效的避免有人热血上头,一定要和英国人玩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昏招。

    听了胡成和的话,韦泽笑道:“胡参谋长,任何技术都基于自然规律。这些自然规律在中国和在英国,都是一样的。你可别再说什么英国技术在中国能不能顺利运行的问题。这不是一码事。”

    被韦泽这么批评,胡成和没有完全服气,他问道:“那为何英国人造的炮就是比咱们的好?”

    韦泽坦率的答道:“造炮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大炮的材质问题,第二个是铸炮的工艺问题。英国人搞这个搞了几十年,咱们从造反开始到现在几年。真的开始弄这些才几年?你拉个老兵,拉个新兵,你问为啥新兵比不上老兵?我只能说,老兵练得多,见得多。新兵比老兵好才是怪事吧!”

    胡成和听了之后却没有立刻回答,他脸却忍不住浮现出些不忿的神色来。又过了片刻,终于没忍住,胡成和说道:“都督,我等纵横天下,什么时候遇到过敌手。你总是说英国人打仗比我们厉害,可我们人数是他们十几倍,就算是新兵,可拿人堆也堆死他们了。”

    被这么强势的顶撞,韦泽却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他甚至带着丝苦笑说道:“胡参谋长,赢英国人是必然的事情。可我们能打赢战争,和单兵素质比英国人强可没什么关系。而且英国人比我们强的也未必是射击与肉搏。他们强的是对战争的认识水平比咱们高明。因为他们技术比我们先进,他们见过,他们打过海陆联合的仗,他们打过步炮联合的仗。我们承认了这点有什么不好呢?”

    胡成和却没有完全接受的意思,他答道:“都督,你这么说我当然信。咱们光复军是你一手带出来的,你的能耐我自然是服气。可下面的兄弟们心里头却是不服气。凭什么咱们要让英国人拿下广州,咱们不战而退。而且你还说,不能把英国人打得太狠,给他们留点面子。以后才好继续做生意。打都打了,哪里还想着有生意可做?”

    韦泽知道部队里面的同志对整体战略有意见,胡成和只是军队里面的代表而已。行政部门的人或许还会考虑商业等行动,加上他们不是军队的思路,所以总有些长远的考量。但是军队里面的想法很单纯,谁和我们打,我们就消灭谁。敌人就是敌人,打起来就只有单纯的零和。而韦泽当时没有想到这些,所以把整个战略设想与军队上层坦率的讲了。

    韦泽当时觉得部队里面的同志应该能够理解,应该能够服从,可没想到部队里面的态度竟然是全歼英国人,夺回香港。即便是英国人有海军优势,大不了部队卖力造船,和英国人打一场海上的长期战斗。

    对这样的想法韦泽当然是全盘否定,于是敢公开反对的人暂时没有了,但是这可不等于部队的同志们就转变了想法。这次胡成和说这些,已经比当时最激进的态度温和多了。但是胡成和这么说,就足以证明,部队里面的反对态度并没有消失。

    想到这里,韦泽问道:“胡参谋长,你就直说,部队里面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要是真的信得过我,你就直说,部队里面到底是对哪些让他们干的事情不满意?”

    胡成和微微一愣,他倒是没想到韦泽会这么问,看着韦泽那认真的目光,胡成和这种对抗的气势倒也消散了大半。沉默了一阵,胡成和说道:“部队里面觉得咱们要保护老百姓,这太没面子了。老百姓根本不领咱们的情,咱们还得热脸贴上冷屁股。有费这劲的功夫,还不如和英国人明刀明枪的大打一场。也不用受这窝囊气了!”

    敢质疑韦泽的军事指挥,韦泽相信部队里面没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所以用军事上的理由来说话,背后定然隐藏了别的问题,原本韦泽也觉得部队在执行保护百姓的工作时会不理解,可他没想到,部队的反弹竟然会如此激烈。所以韦泽虽然有一半信了胡成和所说的话,可在相信的同时,他又生出了深深的质疑。这帮出身普通百姓的光复军,就真的如此抵触军民一家的理念么?

    各种念头都在韦泽的心头翻腾着,韦泽想问很多话,却又觉得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对韦泽来说是很少见的,以前他从来都是能够拿出明确的方略方法,而且所有应对无一不是立竿见影的起到了效果。对这样的激烈反弹,韦泽第一感觉是“不敢相信”。

    在这万分难受的感觉中,韦泽发现自己竟然生出一种无力感。这更让韦泽有些恐慌,这可是非常新鲜的体会。

    一片混乱的感觉中,韦泽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当我们遇到问题的时候,首先要承认我们遇到了问题,然后找出问题,再去尝试着解决问题。”

    想起了这句话,韦泽心中就开始安定下来。胡成和的话固然让韦泽看到了以往没有看到的问题,不过从某种意义上,这却也是件好事。韦泽先把其他念头都给赶出脑海,他问道:“胡参谋长,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了。我想问你个问题,即便部队真的有这些不满,不过他们还是会按照命令作战吧?”

    这话让胡成和反倒吓了一跳,他讶异的说道:“都督,你这是说什么话?你指到哪里,兄弟们就打到哪里!谁会不听都督你的命令?”

    听完了胡成和的表态,韦泽的心终于放倒了肚子里头。虽然心中还带了点方才强烈震动后的不安,韦泽笑道:“同志们肯说心里话,这是好事。这倒是我没有注意到这点,胡参谋长,以后对于同志们的想法,你要多给我说说才行。”

    嘴上说着尽可能打消胡成和误解的话,韦泽心里面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支部建到连队上,绝对是无比正确的事情!这些思想问题,本来就该是政委们先提出来的才对!”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