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55章 规模的艰难(十二)

正文 第55章 规模的艰难(十二)

    王启年专心的看着一个金属物件,他拿起,放下,再拿起,凑近看,离远看,用小刀划。深锁的眉头,专注的目光,都证明了此时王启年的注意力高度集中。

    江忠源用很欣赏的目光看着王启年,但是他毕竟没办法继续等王启年,所以江忠源笑道:“王县令,这却是在看什么?”

    王启年一惊,见到江忠源带着李鸿章正在工厂旁边的大屋子里头,他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起身跪下给江忠源行礼,“卑职见过江大人。”

    李鸿章是父子两进士出身,对官场上的事情非常清楚。听王启年自称属下,他心里面就忍不住暗笑。江忠源很看重能够大规模改造火qiang的王启年,在保举名单上也写上了王启年的名字。作为咸丰非常信赖的封疆大吏,江忠源的保举自然得到了通过。而吏部那帮人真的是油滑似鬼,他们竟然给王启年弄了个候补知县的官职。

    满清是公开搞买卖的官职的,所以这就造成了大量的人都是“候补”。想弄个候补知县的头衔,实际上只需要几百两银子,真心也不能算是很贵。

    这帮候补官员也没什么特权,而且成为候补官员之后,想“放实缺”才是真正的难上加难。首先就得有过硬的功名,或者过硬的后的台,然后还得有过硬的钱袋子,这才能比较顺利的放了实缺。

    可王启年这等土包子出身的老百姓哪里可能懂得这些官场上的道道,在得知了自己成了“候补知县”后,王启年整个人的强烈的欢喜模样,李鸿章过了这几个月之后还能想起来。因为王启年一面狂喜,一面又想方设法的压制住自己的狂喜,不敢在“恩主”江忠源面前有丝毫的失态。那种截然相反的两种表现,看着实在是比演大戏还好玩。

    自打从一介草民晋升为了“候补知县”,王启年更是玩命的干活。李鸿章觉得自己王启年的恩主江忠源的确不同,江忠源明显很欣赏王启年。李鸿章则觉得这么一个干活的人,有什么值得尊敬的?

    江忠源仿佛看不到这间紧靠着火器工厂的房间环境是如何的糟糕,他拉过一张脏乎乎的凳子坦然坐下。然后冲着王启年说道:“起来吧。”

    “是!大人!”王启年恭恭敬敬的站起身,垂手立在江忠源面前。

    李鸿章看了看那都不算是干净的凳子,很不想坐,最后拉了王启年方才坐过的那张,在江忠源旁边坐下了。江忠源瞟了李鸿章一眼,却也没说什么。他对王启年说道:“仿造火帽枪的事情为何如此之慢。”

    王启年谨慎的答道:“大人,能上手的工匠数量不足,一个月一千支已经很为难。卑职担心那些人办事不用心,每一支枪都是仔细查看。若是再快,只怕有些枪就不管使。”

    江忠源知道王启年办事上心,所以也没有吹毛求疵,而是认真的问道:“启年,我看韦泽只是极短的时间就用其他火器改出数万条火帽枪。他为何就能办的如此之快?”

    “江大人,逆贼韦泽自己就精善制作火器,而且他还有法子造出钻孔的好物。”说完,王启年请江忠源到了他方才所在的桌子旁边。拿起手里的那个金属物件,把这物件装在一个木质钻床上。先把一根枪管夹在钻床上,又用金属家伙顶在要钻孔的位置,王启年用力摇动手柄。江忠源看到,那被机械带动的金属家伙很快就在铁质枪管上钻出了铁屑,随着王启年用力摇动手柄,铁家伙钻的越来越深。

    这番卖力的折腾让王启年有点开始喘气,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平息了一下呼吸,这才对江忠源说道:“大人,这是从韦泽的兵工厂里面逃出来的工匠记下的机括。他还偷出来一个逆贼韦泽用来在枪上打空的钻头。按照那人所说,逆贼韦泽的兵工厂还有诸多其他机括。一个工匠只管一个环节,把一支火绳枪改成火帽枪,最多只要两天。数百的工匠一同办事,每天能够将近千支火帽枪。我等手里没有这些机括,其他钻头在枪管上钻孔,即便是用上了韦泽所造的机括,一个工匠一天也只能在一根铁管上钻出孔来。”

    江忠源有些不明白,他指着卡在钻床上的那个钻头说道:“我看这个不是不错么?”

    王启年苦笑道:“大人,我们只有这一个好使的钻头,还是从韦泽的兵工厂里面逃出来的工匠带出来的。至于如何制造,他也不知道。韦泽那厮奸诈狡猾,所有人都只管一个环节,打孔的只管打孔,做枪托的只管做枪托。做火帽的,做子弹的,都只管一个环节。而每一个环节都分在不同的厂房,机括都有人严加看守。若没能得到每一个环节的人,还得是能够弄明白这些机括如何运作之人,我们就没办法弄清楚韦泽的兵工厂是如何的。更不可能学到他的技巧。”

    江忠源是个聪明人,听了这话之后也基本明白了王启年的意思。他沉思片刻,突然问道:“启年,你见过韦泽。你说这套东西,都是韦泽一个人弄出来的么?”

    面对江忠源的询问,王启年不敢怠慢,他想了好一阵才答道:“大人,若是说这些都是韦泽弄出来的,拿到也不是。韦泽自己就不懂折叠锻打的手艺。可韦泽却知道改学什么手艺,该吧这些手艺用在哪里。这个本事却是别人没有的。”

    “什么本事?”李鸿章很是看不起王启年这样的匠人,所以对王启年有些语焉不详的表示了对韦泽的称赞,李鸿章忍不住有点不怀好意的挑起刺来。

    王启年却没有想这么多,他紧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才找到了适合的说辞,“韦泽可能什么都不会,可他知道怎么用那些会各种手艺的人。卑职当时懂折叠锻打,韦泽就只让卑职做折叠锻打。那是卑职私下里面仔细看了韦泽的各个流程,这才知道了如何造燧发枪。若是卑职稍微懒一些,或者韦泽稍微管的严一点,卑职也就只是知道如何用折叠锻打造枪机而已。”

    听了王启年的话,江忠源忍不住连连点头,“原来如此。若是这样,倒也能说的通。”

    离开了王启年所在的工厂,李鸿章忍耐不住心思,对江忠源说道:“大人,我觉得那王启年只怕没有肯出力。”

    “何以见得?”江忠源不置可否的问道。

    李鸿章答道:“按他所说,韦泽的兵工厂两天只怕就能造一千杆火帽枪,王启年领着几百人,一个月才能造一千杆火帽枪。这未免差的太多。”

    “那你觉得王启年有何胆量这么干。他这么干,却是想要挟我不成?”江忠源笑道。

    “这……”江忠源的话让李鸿章一时无言以对。的确,借给王启年几个胆子,王启年也不敢用怠工的办法来对抗要挟江忠源。最近江忠源手下相当一部分人都有了“候补xx”的官职。这些人多数都是出身微寒,若是想把这个“候补”二字去掉,那就必须得给江忠源好好卖命。才能在接下来的渡过淮河南下的战斗里头建立功劳,得到真正的提升。所以不管是文官、武将,或者是王启年这等负责工匠事务的家伙,各个卯足了干劲。除了猛的干之外,还生怕办错了事情,丢了自己的“候补xx”的名头。

    也不管自己驳倒了李鸿章,江忠源继续有些自顾自的说了下去,“韦泽那厮的确有过人之能,若非如此,他不可能北上时候杀了数万官军。更不可能一举击破了江南江北大营。王启年所说的应该不是虚言。不过此时我等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办到的,那就不妨先这么做着。而且前几日曾公来信,说他已经高价收买了洋人,弄到了洋人制作火帽的方子。我们也得抓紧才行!”

    “得到了火帽的方子?”李鸿章一惊。自打韦泽靠了火帽强打得清军打败特败之后,满清就格外注重起引进外国的军事技术。而曾国藩甚至在朝廷注重之前就已经非常重视了,他的湘军装备的就是从外国进口的火的枪火炮。但是那时候洋鬼子们非常狡诈,一千火帽竟然卖了十七两银子。这看着没什么,可数万、数十万的火帽买起来,那银子就哗哗的跟流水一样就出去了。李鸿章一直觉得这太贵,想仿制,却根本没有头绪。现在没想到他的老师曾国藩竟然弄到了方子。

    “嗯,曾公弄到了方子。不过曾公说,此次的事情有些蹊跷。英国人好像和韦泽起了冲突,要打仗了。所以为了让咱们能够与韦泽打的好,英国人这才肯把方子用大价钱卖给了曾公。”江忠源陈述着新的消息。

    “这是为何?洋人和韦泽不都是信什么上帝的么?”李鸿章更讶异了。

    “听说韦泽在广东禁烟,凡是贩大烟者,杀!英国人生意做不好,自然想干掉韦泽喽!”江忠源用轻松的语气说道。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