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54章 规模的艰难(十一)

正文 第54章 规模的艰难(十一)

    “结绳记事?我倒是听说过这个词!”

    “繁体文啥时候都能都用《新华字典》出新版?”

    “原来满人都是一群砸碎!”

    “我说洪秀全说自己是天王下凡,我怎么觉得都督才是真神仙啊?”

    “胡说什么!都督是个……是个……是个读书人!”

    “都督最烦的就是读书人好不好?”

    “那tm认几个破字的人就干自称是读书人?狗屁!他们会种地还是会打仗?是懂造火qiang还是懂治国?读书人没一个好东西!”

    “我们是中国人,中国有好处,我们才有好处。大河没水小河干!”

    “只有消灭了中国的敌人,我们才能过上舒心的日子。”

    “必须铲除中国的敌人!汉贼不两立!我们中国人和中国的敌人永远没有共存的可能!”

    随着光复会全体会议的课程一步步推进,各种各样的言论在整个光复会内部沸腾起来。

    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是统一的中华民族!我们都是炎黄子孙!中国是我们的祖国!我们爱我们的祖国!我们有保卫的祖国的义务!

    现代民族过的理念是一个非此即彼的概念,如果从唯物历史观,从“想象的共同体”角度看待的话,这个理念其实是一个非常不科学的理念。但是,这个理念却是非常简单直白的理念,简单直白到任何人都能够理解。

    “任何理念都不是扔出去就算了事,必须有与之相配套的制度支持才行。我们现在结合现代民族国家理念与土地国有化纲领,需要拿出授田法的制度。”韦泽在光复会中央委员会会议上坦然说道。

    现代国家理念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韦泽到了高中时代还是个中二少年,上了大学的时候,以自己为世界核心的“感觉”破灭的那一瞬,韦泽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是一个“中国人”。这个感觉是非常有意思的,“中国”人意味着一种绝对认同,那是敌我的认同,是一种立场的认同。对于叛逆期的孩子来说,值得追求的仅仅是自我的实现。而对于渡过叛逆期的青年而言,则需要一种自我身份的认同。无疑,“我是一个中国人”就是极具可信与可行性的自我认同。

    我是一个人中国人,意味着中国之外的都是“外国人”,中国人与外国人之间有着天然的区分。在21世纪,在一个相当全球化的时代,中国与外国之间还存在中国资本和外国资本,中国主导的世界与外国主导的世界之分。在1856年,这种区分无疑更具有现实意义。

    为什么英国人置大烟在毒害中国人的身体与精神健康于不顾,哪怕是不惜发动战争也要保证英国人的烟片贸易。一个能够很容易被理解的解释就是“英国人是外国人”!

    为什么英国要打败了满清政权之后提出割地赔款的要求,因为“英国人是外国人!”

    为什么满清不顾大烟损害中国人的根本利益于不顾,为了能够征收那巨额的大烟税,所以认同大烟贸易的存在。因为满清是夷狄,满清不是中国。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现代民族主义用非常简单直白的理论,拿出了非常容易被理解与接受的理论和结论。

    韦泽本人倒是深受历史唯物主义观的影响,但是他一个人面对上千的光复会会员,面对数以万计的光复都督府成员,面对以千万记的两广人民,还是个绝对少数。韦泽想领导光复会,想领导光复都督府,想领导两广百姓,靠的不是他提出这些人不能理解的理论,而是要靠他提出能够让这些人理解并且认同的理论,要靠韦泽代表了这些人的利益,才能够得到支持。

    “光复都督府要做的就是驱逐鞑虏,光复中华!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起来!起来!起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韦泽不遗余力的宣传着救亡图存的现代民族国家理论,在进行这些宣传的同时,韦泽也做着与之相应的宣传,“每一个认同祖国的中国人,每一个认同中华民族的中国,都是中国的一份子,都是中国的人民。我们所要建立的新中国,就是由这些人组成的。同志们我们必须牢记这点!”

    “工农联盟是我们光复会的基础,所有认同光复会纲领,接受土地国有化政策的人,就要将其纳入我们所要建立的新中国里面来!”

    “授田制度必须认真推行,这不是某几个人或者某一批人掌握了土地的制度,而是让未来所有中国人都能够从中受益的基础!”

    韦泽已经明白了政治与政党的核心,政治是确定社会各个阶级与社会各个阶层在社会中主导地位的不同,那么政党的目的更加直白,政党就要是成为主导社会领导权的政治团体。

    对于韦泽来说,他需要艰难的去增加认同光复会的政治理念,支持光复会行动的同志。扩大光复会这个政党规模的行动是非常艰难的。但是与之相对的,当光复会是由觉醒了阶级觉悟的人所组成的时候,当光复会这个政党深深的扎根于中国这片土地上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任何组织能够从外部消灭光复会。

    在韦泽看来,这个会议或许该在一年前就召开,可那时候他还顶着太平天国齐王的头衔,天京事变固然在韦泽的追随者中造成了巨大的思想混乱,抹去了天王洪秀全头上的神圣投影,让众人本能的围绕在韦泽周围。然而思想上的重建却远没有完成,甚至都没有开始。

    韦泽曾经某种程度的认同“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的唯心主义态度,可现实深刻的教育了韦泽。物质永远都是第一性的,面对着混乱,源自生命的对死亡的恐慌,对不安的排斥,可以让部下们本能的凝聚在能够让他们安心的小环境中。但是,源自的思想,可远没有的反应来的直接,来的快捷。也就是说,面对未知的变化,物质全面的凌驾在了精神之上。

    满清对于韦泽的关注程度不亚于对太平天国的关注。太平天国被满清成为“粤匪”,因为太平天国最初的几个主要领导者都是广东人,现在这股脱离自太平天国的光复军恰恰返回了广东,这倒是大有打回老家去的意思。南下的光复都督府并没有像满清所想的那样在广东站不住脚,而是迅速平定了在广东地区的反抗,甚至把手伸到了广西。此时的广西主要的军事力量已经调去长江流域,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回到广东去攻击光复军。

    咸丰皇帝对此忧心忡忡,而此时他所在乎的三位剿匪大臣的态度却空前的一致。三人都认为在光复军和太平天国之间,更加棘手的是太平天国的力量。只要消灭了太平天国,就可以集结全部力量南下,一举荡平光复军。

    这其实未必是真正对太平天国和光复军的比较,更现实的是双方占据的地盘的问题。太平天国经历过天京之乱之后,依旧控制着淮南,的广大地区。仅仅这一带就能源源不断的向太平天国提供粮草与兵源。安徽巡抚江忠源旗帜鲜明的提出,“不夺回淮南,就不能灭粤匪!”

    咸丰皇帝只用看地图,就明白这个战略是如何的正确。尽管黄河改道的事情给满清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震动,咸丰皇帝依旧给了江忠源更大的支持,希望这位以剿匪起家的封疆大吏能够尽早实现夺回淮南的战略构想。

    “江公,我们是不是再等等。此次进攻寿州,火qiang却没有准备完毕呢!”宿州知府李鸿章非常谨慎的对江忠源做出了建议。

    江忠源面容沉静的摇摇头,“等不下去了!我们此次已经有一千支火帽枪,若是再等,只能让寿州的粤匪更加势大。现在寿州已经失陷三载,若是今年还不能夺回寿州,那地方还有谁会觉得自己是大清的百姓呢?”

    寿州的战略位置太重要了,掌握了寿州,就能与凤阳等地互相支援,进而维持淮河防线。

    自打韦泽南下之后,太平军越过淮河北上的攻势终于停顿,江忠源也终于敢开始南下进攻。除了对太平军进行军事打击之外,江忠源也开始对太平军实施了招降政策。虽然投靠的人不多,却有些是淮南一度追随韦泽的文人。他们带来的情报让江忠源吓了一跳。

    韦泽曾经设计过“守江必守淮”的全套战略,对这个战略,韦泽并没有当成什么了不起的机密。至少在韦泽看来,这不过是他耳熟能详的一个基本知识罢了。

    这个战略的正确性,特别是韦泽设计的合理性,是不少“有识之士”愿意跟随韦泽的理由。只要这个战略能够顺利实施,至少就是一个南北朝的局面。文人们投奔太平天国好歹就有了结果。

    天京之乱彻底打破了这帮“有识之士”的幻想,这个战略的实际执行者韦泽跑路了,这个战略的最高支持者杨秀清连同他的部下一起被杀光了。太平天国的上层对这个战略已经弃若敝履。

    没有了可以看到的前途,那么就是大家一拍两散的时候!

    ...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