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53章 规模的艰难(十)

正文 第53章 规模的艰难(十)

    光复会第一次全体大会在1856年3月1日召开,全部1722名会员以及预备会员几乎都返回广州城参加了这次会议。

    韦泽在会议召开的第一天,就公开要求将三大理念放入光复会的纲领中去。第一、土地国有,人民获得土地使用权。第二、以工农联盟为光复会社会基础。第三、确定党内民主集中制原则。

    其实韦泽自己在最终制定这个政策的时候都觉得挺可笑的,在他之前的想象中,这些玩意都是虚的,不过是口号而已。发展的道路其实可以看着很简单,韦泽利用在科技上的穿越优势发展工业,建起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然后征服世界。他韦泽韦都督成为中国空前伟大的人,后世人等顶礼膜拜。

    等到韦泽亲自成为军事力量的一把手之后,他才知道自己实在是错的离谱。首先就是土地问题,在中国这个国家,土地问题超级复杂。关于土地的最简化理论模型,出租土地的是地主,租赁土地的是佃农。只要抑制住了地主,拉着佃农,一切事情都迎刃而解。

    问题就在于这等简化模型看着很有说服力,却仅仅是“看着”而已。首先就是出租土地的其实未必是地主,南方这样的地区山地多,平地少,土地经过几百年的买卖之后,产权与所有权错综复杂。一个人可能出租自己的小块土地给地主,然后再从地主哪里租佃面积较大的土地出来耕种。至于各种长佃、短佃,甚至是季节性的租用土地。都是极为常见的局面。

    而且私有土地也不是一个简单的私人所有,以家族为单位,还存在“族田”“公地”“塾田”(该土地上产出的东西,用以供养私塾先生,保证家族子弟都能受到文化教育)。一定要形容的话,这些倒是颇为类似于后世的“信托投资”。

    土地被一张复杂的大网罩在其中,同一块土地若是加上各种抵押局面,可能同时属于十几个人、家族、商团所有,同样,又不归属于任何一个人、不归属任何一个家族、也不归属任何一个商团。

    韦泽考验的时候背诵以及读过一些比较经典的文章,其中有一段话让韦泽印象深刻。“在过去的各个历史时代,我们几乎到处都可以看到社会完全划分为各个不同的等级,看到社会地位分成多种多样的层次。在古罗马,有贵族、骑士、平民、奴隶,在中世纪,有封建主、臣仆、行会师傅、帮工、农奴,而且几乎在每一个阶级内部又有一些特殊的阶层。

    但是,我们的时代,资产阶级时代,却有一个特点: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现实永远都比任何温情脉脉的幻想给能教育人,21世纪的中国,社会结构越来越简单,社会关系越来越简单,社会矛盾同样越来越简单。虽然这种根本的社会矛盾看着难以解决,但是这好歹是一个还能够去解决的矛盾。而在这个时代,土地矛盾和关系已经复杂到了除了彻底推翻重来,就根本没有解决可能的地步。

    在中国,土地被赋予了太多太多,同时承载了太多太多。如果韦泽以“绝对正义者”自居,认为自己能够完美无缺的理顺一切关系,解决一切问题,那么韦泽就可以爽快的去自杀。因为这种看法本身无疑极端错误。

    韦泽不想死,所以他不得不沿用老前辈们的知识和解决办法,组建起有着统一政治观点的政党,以强硬的手段去摧毁,然后重建。

    此时韦泽却有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因为出身太平军,这些农民出身的太平军里面支持均分土地的人大把,大伙也很容易能够理解到土地国才能保障土地分配。问题在于,这帮兄弟们没见过工业,所以根本无法理解靠工业反哺来保证“土地作为生产资料”这个概念。但是韦泽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算是埋下伏笔。光复会全体会议几乎是全票通过了第一项纲领。

    至于第二项纲领,相对就容易些。工农联盟是什么,韦泽的说法很简单,农民种地,交公粮。这就是对光复会的支持,这就是自己人。光复会没有任何理由不和自己人站在一起。至于工业,光复会兴办的军工企业,以及不少赚钱的工厂,这些企业的人员更是光复会的人。这就是工农联盟。

    第二项纲领是全票通过。

    至于第三项,更没有什么反对者。光复会的会员拥有发言权,这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连大伙公认的领袖韦都督都这么说,下面的人怎么可能公开反对呢?

    等这三项纲领都得到了通过,韦泽就提出其他保证制度的条例。例如遵守光复会的决议,保证光复会的秘密不外泄。

    有时候空对空的事情处理起来相对简单,特别是没有直接与现实结合的时候。根据不同的地区,光复会选出了各地的代表,选出了各地的执行机构。并且同意只要有三名光复会成员,就要建立会议组织。

    然后韦泽就提出了要求,针对英国人可能对广东发动的军事进攻,光复会近期工作要转入在广东发动群众。尽可能保证在战争期间,要让广东人民明白光复会禁烟行动的正义性,保证广东人民在此时不能站到英国人一边去。

    “广东人为什么要站到英国人那边去?”立刻就有人提出了问题。

    “英国人给他们好处了啊!”韦泽对着同志们笑道。而这个回答无疑是很正确的,凭什么所有广东人民要站到光复会这边?为什么拿了英国人好处的一部分广东人民要拒绝好处,坚定的和英国人展开斗争?

    正因为这话直接戳到了要害上,一部分同志立刻就愤怒了,有人嚷嚷着,“这些人难道忘记了祖宗么?”

    “这么说就不对啊!”韦泽反驳道,“那些人若是在这次战争中赚到了大钱,他们可以购买更多土地,他们可以增加家族的田产。那可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啊。我倒是看不出来为什么人家会觉得忘记了祖宗!”

    韦泽坦率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之后,会场中先是安静下来,过了一阵之后开始有人窃窃私语,没多久会场里面就开始人声鼎沸了。有点见识的人试图理出一个光复会正确性、正义性、权威性的理由。有些人则是骂骂咧咧的认为对这些人必须杀了才行。还有些从未想过这种问题,而贫乏的知识无疑让他们弄不明白这是个什么问题。他们不仅找不到说服别人的道理,更重要的是,他们找不到说服自己的道理。

    不仅仅是这帮会员,包括新当选的中央委员,以及中央委员会常委委员们对这个问题都有些束手无策。不过这些人却明白一件事,韦泽敢于煽动起这样的一个讨论,他也定然是有自己的应对思路的。

    韦泽的确有思路,但是他此时更多的是陷入了一种感叹。现代民族国家的崛起,其实就是拿出了一个现代民族的理念。当年法国大革命真正的意义不仅仅是推翻了国王,建立起了共和国。更重要的是,法国大革命创造出了“法兰西民族”的概念。

    那时候的法国人提出的是“为了法兰西而战,为了法兰西民族而战”。正是这样的理念,让无论什么出身的人都从各个阶层中被解放出来,拥有了法兰西民族这么一个全新的旗帜,这样一个共同的旗帜。

    进入现代民族国家的法兰西一度在欧洲大陆纵横无敌,其欧洲他国家不得不开始学习现代民族国家的理念。决定拿破仑命运的其实并非滑铁卢之战,而是之前的莱比锡战役。莱比锡战役又被称为莱比锡民族大会战。

    接受了现代民族国家理念的欧洲诸国打着本民族的旗号,以本民族为宣传、煽动战争的理念和口号,投入莱比锡会战的欧洲各民族除了传统的战争认知之外,都加入了全新的,认为自己是在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未来在进行战争的认知。全新的现代民族国家开始在莱比锡进行了惨烈的厮杀。

    作为新现代民族国家的法国,终于失去了自己在欧洲的优势。

    现在韦泽无疑要借用这样的现代民族国家的理念,只有提出“炎黄子孙”“中华民族”的理念,才能把土家、客家,汉人、苗人、壮族人都纳入到一个理念中来。只有用“中华民族”才能合理的解释为什么广东乃至全中国所有人民都要天然的膺服在同一面旗帜之下。

    所以韦泽心中是百感交集,在21世纪,一个英国社会学者提出了“想象的共同体”这么一个关于关于民族的解释。现代基因技术证明,中国父系有着高度的统一性。韦泽并不觉得中华民族这个说法有什么问题。

    不过现代民族国家的概念一旦在中国成为主流思维,那么现代民族国家所带来的一些负面的东西也几乎不可避免。韦泽即便曾经觉得这没什么了不起,等到他自己站在这个关口的时候,此时竟然忍不住也觉得有些心惊呢。

    但是这种悲天悯人的感觉并没有让韦泽迟疑太久,物质第一性的基本原理决定了一切。如果韦泽不能够在未来的战争中获取胜利,那么他以及他所领导的光复会,都不会有明天。

    所以韦泽高高的举起手,示意大家静下来。很快,在热切争论甚至争吵中看到韦泽这个手势的光复会会员们开始闭上嘴,转向他们所信服的领袖。争论声停止了,所有光复会会员们都等待着他们的领袖发表观点与态度。很大程度上,那也将是光复会的观点与态度。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