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50章 规模的艰难(七)

正文 第50章 规模的艰难(七)

    洪仁轩面对一群年轻的时候情绪不高,虽然这群年轻人都是由光复都督府里头的人事部派给他的人,洪仁轩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自己认为能够来当助手的人选。

    这自然是一种信任的表示,可洪仁轩并没有乐观的认为光复都督府会真的相信自己。首先是洪仁轩认为自己和前一任外交部长李玉昌之间存在对待外国人的观点对立。其次,管政法的高官林阿生也相当明确的表示过对洪仁轩的不认同。韦泽也并没有表示出对洪仁轩的强烈支持,这几个条件加在一起,自然不可能让洪仁轩有丝毫的放心可言。还有一点,洪仁轩一点都不认为自己和太平天国洪秀全之间的血缘关系会被无视,更不认为这种血缘关系会成为对他有用的正面助力。

    只是韦泽对洪仁轩委以重任,而且也没有任何撤除洪仁轩职务的说法。所以洪仁轩再不爽,却也不可能直接跑去韦泽那里质问韦泽是不是不信任他。没等洪仁轩的不满升级,韦泽倒是先把洪仁轩叫去了办公室,“洪部长,我听说你准备召集在广州的外国商人开个会。你提出过这样的观点吧?”

    洪仁轩是真没想到自己的看法居然被林阿生少将转述给韦泽了,吃惊之余,他说话都有点不怎么利索了,“有……,有的。”

    韦泽看着洪仁轩这吞吞吐吐的模样,先是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笑容,这才说道:“这件事你说了,那有下文么?”

    “呃?”洪仁轩真的愣住了。他当时只是因为反对过于冲动的行动,这才比较应急反应般的提出了思路,可真心说,洪仁轩觉得这是韦泽的光复都督府应该牵头搞的事情,他一个外交部长,还是临时上马没几天的家伙,他觉得自己没理由跳出来挑头。

    “洪部长,我们光复会的理念,立场,这是我们光复会党内民主集中后决定的,短期长期的政策,则是由上层决定的。你这样的负责具体事务的公务人员,就是要负责起具体行动。你不用考虑我们中间的同志对你的个人看法,我们中有些人可能信任你,有些人则可能不信任你。有些人或许不喜欢你,有些人则是很喜欢你。但是这都不是决定光复会理念的决定性因素,更不是决定光复都督府政策的决定性因素。制订了政策,我们自己首先就要遵守。我们判断你的工作是不是有效,你工作的能力是否合格,看的是你是否在坚定的执行政策。你的行动是否符合了政策。你能明白么?”韦泽坦坦荡荡的给出了解释。

    洪仁轩从未见识过韦泽的这种态度,更没有想到过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光复会,光复都督府这样的组织,“这件事还需要很多人的协作,我一个人只怕是办不了。”

    “你一个人肯定办不了,办不了的事情那就找上级汇报,上级的任务就是来帮你协调。”韦泽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洪部长,我看你说那二十八条要务的时候侃侃而谈,不像是不知道大家应该协作的人。怎么执行起来你就缩手缩脚了?中国有个古话,皇帝海布差遣饿兵呢?哪里有说上级张嘴一瞎bb,下级就无论如何都得把事情办的令上级满意的事情?你遇到困难了,那就找到困难在何处,研究一下能否靠你们现在手头的能力来解决。解决不了,就找上级来帮助协调,解决问题……”

    听韦泽说的坦荡,洪仁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韦泽所说的其实没错,一个社会,一个组织的确应该这么处理问题。但是,洪仁轩只是认同韦泽的说法,却不敢完全相信韦泽的话。他从没见过有任何政府是真正这么处理问题的。吹牛谁都会,吹牛之后能够如此解决问题,那是大部分人其实都办不到的。

    不过洪仁轩已经不是愤青的年纪,他不质疑,不扯淡,只是简单的问道:“都督,我想以外交部召开这个会议,那些部门需要参与这个会议。”

    “你这次先去找商务部的人,告诉他们你要干这个。希望他们也能派代表去。”韦泽回答了问题之后,又追加了一句,“你不要说这是我说的,他们愿意不愿意,你都继续筹办这件事。另外呢,你让人做好名单的备份,标注好你从哪里收集的情报,什时候收集的情报。错了不用怕,就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错的。”

    “都督,我想再问一次,咱们的对外政策到底是怎么样的?”洪仁轩主动的提出了这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韦泽满意的答道:“这件事我们会发一份文件给你,不过事前你要接受保密部门的培训。我要先告诉你,文件内容是有机密分类的,我们在情报机密程度上有详细的分类。我觉得你有外交的能力,所以才会安排你当外交部长。所以我必须先告诉你,若是有人私下把我们的机密泄漏给外国人,按照我们的保密条例,最高刑罚是死刑。这点请你务必注意,不要弄错了。”

    韦泽在亲自搞起保密条例的时候,才真正理解了红头文件的意义,也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制度,什么叫做法制。这当然需要长期实践才能更加细化,只是光复会也有红头文件也已经像模像样了。

    外交部的机密文件里面毫不掩饰的谈及了英国人有可能的军事进攻的可能性,有专门的预估评价内容在里面。洪仁轩一度以为光复都督府是一个相当单纯的军事组织,看完了之后他彻底扭转了自己的印象。一个单纯的军事组织是不会用视野如此广大的视角看待问题的。

    而针对商人的筹备会议也推动的很快,特别是韦泽要求把英国人提出的香港居民被捕的问题推给法院之后,洪仁轩工作起来更加轻松。很快,整个广东,乃至在香港出没的外国商人基本都参加了这次会议。

    外国商人基本都是英国、法国、美国这三个国家出来的家伙。英国此时基本将法国从印度撵了出去,美国商人虽然不得不跟在英国构架的世界贸易体系之下,却也并非是完全跟随英国的。对于光复都督府来说,划分敌人和可以争取对象的标准更加明确,法国与美国商人中基本没有大烟商人,这时代的大烟多数都是印度出产,美国和法国商人连转口的机会都非常少。

    “我们光复都督府期待在未来三年里,将从海外进口的商品的金额增加一倍。而诸位都是在中国做了这么久买卖的人,相信诸位都希望自己能够在这样的贸易规模中获取自己的利益。”洪仁轩说这番话的时候,看着是很客气,很有自信。可他毕竟只是外交部的人,其实不知道光复都督府到底需要进口什么样的物资。若不是他听了韦泽的话,先找商务部的人谈了此事,甚至连这个政策都不清楚。但是洪仁轩依旧拿出了最镇定自若的表情说道,“下面,请我们的海关商务代表来谈这件事!”

    法国与美国商人听说光复都督府准备把未来进口金额扩大一倍的消息,所有人都忍不住两眼放光。正在他们屏息凝神的准备听到底这些额度放到哪里的时候,一名英国商人亨德利?麦尔顿说道:“请问部长先生,您对于打击大烟贸易是怎么看的。”

    该来的总是要来,不仅洪仁轩打起了精神,所有商人都目光灼灼的看着洪仁轩,等待着他的回答。十几年前,因为大烟贸易,英国对中国发动了军事打击。现在,英国人的态度同样非常明确了。

    因为准备的相当充分,研究光复都督府对贸易的政策研究的很透彻,洪仁轩回答起来从容不迫,“我们光复都督府并没有打击过大烟贸易,我们最近半年来推行的是我们控制区内的戒烟行动。我们推行的戒烟行动针对的并非是大烟贸易,而是我们中国人民的身体和精神上的健康。我想诸位都见过太多被大烟弄得家破人亡的案例。我们起来推翻满清,原因之一就是满清从来没有对中国国民承担起过任何责任,我们光复都督府则认为我们有保卫中国人民身体与精神健康的义务。”

    洪仁轩非常厌恶满清官府,对于满清官府那胡说八道的那套理论那是出心的反对。所以他有一种感觉,官府的话都tm是胡扯。现在,他身为广东新官府的外交部长,对着外国人侃侃而谈,说的还是早就准备好的因对内容。可在他大声说出光复都督府认为自己对中国人民有义务的时候,洪仁轩突然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激动来,那是一种混合了正义与责任的感情,那是自豪,自信的情绪。

    洪仁轩当然知道英国人的强大,光复都督府也根本没有掩饰过自己在海军实力上的弱项。若是说没有丝毫害怕,那也是瞎话。可在郑重说出光复都督府有保护中国人民义务的这一瞬,洪仁轩突然生出一种他以前从来没想到的勇气。那并非是走投无路,对社会彻底绝望时才有的敢于毁灭一切的冲动,而是一种和同志们站在一起去做正义事情时才有的无所畏惧的勇气。

    此时,强大的英国人吓不到洪仁轩,光复都督府的弱点也吓不到洪仁轩,如果为了正义奋斗,洪仁轩觉得死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