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48章 投身与投机(四)

正文 第48章 投身与投机(四)

    罗大纲和韦泽谈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后,韦泽安排了一个工作给罗大纲。去香港运一批装备回广州。

    此时米涅步枪还没有真正出现,然而膛线、火帽已经在欧洲普及,整个欧洲都在全面淘汰燧发枪。见识过韦泽部队的火帽枪,见识了韦泽部队攻打广州城时候使用了新式引信的炮弹。特别是在韦泽的安排下,英国、法国、美国的在广州的外交人员参观了韦泽的部队。对韦泽的军事力量有了“相当直观”的了解。

    既然韦泽的部队能够不依靠欧洲自行生产出火帽枪,那么英国、法国的外交人员也没有理由认为韦泽会被看他们给唬住。英国、法国、美国随即都表示愿意和韦泽做军火买卖。韦泽当然也不会反对和洋鬼子做买卖。根据最近达成的商业协议,英国与法国向光复都督府出售了一大批武器。包括四万支英国淘汰的燧发枪,以及250门法国产的12磅山地榴弹炮。这帮英国、法国、美国外交人员背后都有各自相关的企业财团,这样的大单对他们来说是势在必得的买卖。

    韦泽表示如果这次的商品能够让他满意,下一次的采购中韦泽可以再来一次。所以价格非常便宜,带了包括刺刀在内全套配件的二手燧发枪价格为四两三支,买三送一,总价四万两白银。由于美国南北战争此时还没有爆发,12磅山地榴弹炮价格为160两白银一门,250门这种火炮共卖了四万两白银。

    总共五万两的贸易额度在这个时代的确不算大单,英法方面却是很满意。他们终于打开了向中国销售武器的渠道。韦泽同样很满意,第二次ya片战争之后,中国被抢走了13亿两白银,与这个数字相比,五万两白银算个球啊。

    除了武器贸易之外,英国拥有对日本的贸易渠道,有和智利的贸易航线,他们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向韦泽提供硝石、硫磺、铜矿。这些物资对韦泽非常重要,他当然很爽快的和英国人达成了贸易协议。

    英国佬倒是够大胆,他们此时正好到了大量采购茶叶与生丝的时候,需要大量现金用以支付。韦泽的这次买卖也算是解了英国佬的燃眉之急。所以韦泽安排罗大纲去香港接收英国人出售的武器。

    罗大纲把任务完成的很好,部队认真的检查了五千支步枪,仔细对了清单,这才把武器运回了广州。一来一回用了四天时间,等罗大纲回到广州,却在码头上被他妻子苏三娘给叫去一边。她低声对罗大纲说了一个消息,“大纲,你上次抓的那个水贼,是管炮兵的梁长泰的弟弟。”

    “呃?”罗大纲倒是能够理解这件事,可他不认识梁长泰,没办法把人对上。所以罗大纲问道:“那梁长泰要对我说什么不成?”

    苏三娘摇摇头,“那梁长泰再犯浑,却也不会到这个地步。你根本就不认识他,也不认识他弟弟。他弟弟抢掠的事情证据确凿,他哪里敢找你的麻烦。不过这次有不少人却好像在背后说了很多话,我只是告诉你一下。”

    得到了妻子的预警,罗大纲想来想去,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询问的人。那就是和罗大纲一起进军江西的第一师师长韦昌荣。交接完了武器之后,罗大纲立刻就前去找韦昌荣。

    在第一师指挥部忙着的韦昌荣听到了罗大纲提出的问题,脸色登时就变了。他把罗大纲拽到了一间小办公室里头,这才向他解释了这件事情。

    光复军对于抢掠的惩处很重,所谓乱世用重典,这等雷厉风行的杀戮就是要达成威慑宵小的作用。罗大纲把梁长泰的弟弟梁长安为首的水贼团伙送去公安局,公安局很快就把人证物证整理,对梁长安在内的团伙进行了审问。有押运员等人证,事情处理的很快。第二天,公安就把这帮家伙给送去了隔壁的检察院。检察院迅速立案,对面的法院接着审案。三天内,经过了全套司法流程,梁长安一伙就被判处了死刑。在法院外面,贴了有审判水贼的公告。

    光复会内部消息流通体系中也包含这个司法公告,现在负责炮兵培训的梁长泰在学习中看到处决公告,人名、地名、还有作案地点,梁长泰觉得自己不能对此事坐视不理。他跑去监狱一看,果然是他弟弟。

    罗大纲听完之后倒也放了心,以前罗大纲曾经觉得光复都督府搞的这套公、检、法的体系很繁琐,现在看起来反倒对大伙很有利。抓水贼是罗大纲的工作,若是罗大纲不抓水贼,韦泽是不会放过罗大纲的。再说事前谁也不知道那水贼是梁长泰的弟弟。虽然梁长安这帮水贼是罗大纲他们抓的,可梁长泰也没理由把这笔帐算到罗大纲头上。

    然而韦昌荣神色严肃的向罗大纲说道:“罗参谋长,这件事你就当不知道。什么也别说!”

    “呃?为何?”罗大纲讶异的问道。韦昌荣的态度未免有些太奇怪,这不能不让罗大纲警觉起来。梁长泰在光复军中不是个有名的人物,自然不可能像东王杨秀清的叔叔那样生猛。可韦昌荣为何如此在意呢?

    韦昌荣问道:“罗大哥,我问你个事情。你觉得梁长泰的弟弟该不该杀?”

    罗大纲一时竟然回答不上来,若是把梁长泰的弟弟当作水贼来看,那自然是没得说,必须杀。但是,把这个水贼当作梁长泰的弟弟,那就牵扯了比较复杂的人事问题,杀了这个人,肯定就削了梁长泰的面子。所以想了想,罗大纲发现自己还真难回答这个问题。不过罗大纲毕竟是五十岁的人了,他换了个角度,“韦军长你怎么看?”

    韦昌荣没有因为罗大纲这么狡猾的回答而生气,他向罗大纲介绍了一下光复军的司法体系。光复军的司法体系中,立法与执法是分离的。立法权当然在光复都督府手中,早在韦泽还是太平天国齐王的时代,这个体系就已经确立了。虽然那时候大伙还不太明确的认识到这点,可韦泽搞军事法庭的时候,所有的条款通过的时候,高级军官都要听管立法的人员解释法律条款,最终投票拍板。

    关于杀水贼的相关法律条款,以及做出在广东镇压各种恶心团伙犯罪的政策,梁长泰身为光复军的高级军官,身为光复会的会员,他都参与了讨论,并且投票赞成。所以司法体系执行的政策已经法律条款,都是梁长泰自己明确支持的东西。大家都知道梁长泰不想杀他弟弟,可大伙都没办法公开说饶过梁长泰弟弟梁长安的话。

    当时定军法的时候,所有参与审定的人都有一个共识,这是韦泽当时毫不留情指出的问题,“若是自家人犯了法,怎么办?!”

    光复军现在的司法体系完全脱胎于军法,在战场上自家人若是临阵脱逃,是根本不用考虑法外施恩这等好事的。能够不牵连家人,大伙就觉得是相当的仁政了。根本不用考虑说杀不杀的问题。

    现在大伙都知道初到广东,若是不能迅速站住脚,倒霉的是整个光复都督府。被清军夺回广东,连梁长泰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所以从上到下,没人敢出来说话。

    听了韦昌荣的解释之后,罗大纲心中更是安定。见识过东王跋扈,见识过东王家属的胡作非为之后,罗大纲对这种裙带关系深恶痛绝。他其实很希望能够通过杀了梁长泰的弟弟来整肃内部纪律,别tm弄得跟太平天国一样。

    罗大纲对韦昌荣表态了,“若是梁兄弟找我说项的话,我就说依法办事不就行了?”

    “关键是法律里面有问题!”韦昌荣指出了最后的关键,“早在我四叔当太平天国齐王的时候,就有规定。我四叔身为最高指挥官,手里面有赦免权!”

    “哦……”罗大纲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韦泽最为最高领导人,他手里头有赦免权到不稀奇。这就跟皇帝能够下令赦免人一样,韦泽也自然应该拥有同样的权力。听了韦昌荣的话之后,罗大纲终于明白了韦昌荣为何如此谨慎了。如果按照前面所说的关于光复都督府的司法系统的营运模式,梁长泰的弟弟梁长安是死定了,当这件事进入司法体系之后,特别是当法院公开了判决之后,谁都救不了他。

    若是梁长泰只是个普通军官的话,他根本没机会见到韦泽,自然不可能为他弟弟求得赦免权。但是身为光复军高级军官,梁长泰就有足够的机会见到韦泽。

    从韦昌荣到现在所说的内容来分析,韦昌荣不想放过水贼。罗大纲原本就没有放过水贼的打算,而且知道了水贼是梁长泰的弟弟之后,他更是希望杀一儆百,树立规矩。即便是梁长泰,罗大纲也相信,若不是水贼是梁长泰的弟弟,他也不会放过水贼的。

    “韦兄弟,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和梁兄弟一起去见韦都督的。”罗大纲郑重的表态。

    然而这个表态并没有让韦昌荣特别满意,看着韦昌荣欲言又止的模样,罗大纲继续说道:“你放心,我只是听说过这件事,但是我是不会向韦都督说任何关于这件事的话!”

    听了罗大纲的这个表态,韦昌荣的态度终于放松下来了。他遗憾的叹口气,“罗大哥,不是兄弟们心狠。梁兄弟三年前就在梧州加入了我们的队伍,他弟弟若是到我们这里求个官职,哪怕是不求官,只是在我们手下混口饭吃,谁能不照顾他一下?现在他干出这等事来,还是在我们拿下梧州好些日子之后干的,那摆明了是要和我们光复军为敌。我四叔是不可能放过他的。若是梁兄弟一个人去求我四叔,那是他看重兄弟情谊。这是人之常情,我四叔是不会对梁兄弟有什么不满。可若是有人和梁兄弟一起干这件事,且不说我四叔,就是咱们会怎么想呢?”

    “呵呵!”听了韦昌荣的话之后罗大纲一乐,“我们怎么想?我们定然是觉得他是想给他自家人谋条后路呗!”

    韦昌荣连连点头,“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谁这么干,那定然是他想给他自家人某条后路,万一出事,他们就能因循此例饶了他家人。罗大哥,你是个正派人,你说咱们兄弟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打天下,就是为了让这帮王八蛋胡作非为么?哪里有这个道理!人是你抓的,若是梁兄弟找你说项的话,你可千万别掺乎这件事!”

    “我晓得!”罗大纲郑重的向韦昌荣做出了承诺。

    不过等谈完了话,出了韦昌荣的指挥部,罗大纲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他作为艇军里头极有声望的一个人,在韦泽明显对艇军并不放心的当下,即便不会有亲戚卷入某些事情,不少旧故只怕是免不了要和光复都督府有很激烈的冲突。如果到了那时候,罗大纲会做出什么选择呢?

    韦昌荣已经明确表态了,他是绝对不会支持对这些人放一马。就韦昌荣所说的内容来看,韦泽也不会放过敢于和光复都督府唱对台戏的人。所以罗大纲甚至有些怀疑,韦昌荣花费这么大的力气讲述这些,会不会是受了韦泽的指示。

    但是罗大纲也拿不出任何证据,再说罗大纲自己对犯罪份子从来没有好感。他不认为自己会为了犯罪份子而向韦泽求情。

    静了静心态,梳理了一下思路,罗大纲前往都督府向韦泽回禀去香港领回枪械的差事,同时也要对韦泽禀告去香港的见闻。满清被撵出广东之后,香港的英军就是距离广州城最近的一股军事力量。且不说罗大纲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外国人,单纯从军事角度上看,罗大纲也必须对这股不受光复都督府控制的军事力量有所关注。毕竟,罗大纲接受过参谋训练,他是知道地球的。能够用上百年时间从万里以外的英伦三岛一路打到香港,沿途攻城略地,控制了大量的殖民地,英国人的确是一个劲敌。

    去见韦泽的时候,警卫员却把罗大纲拦在韦泽办公室门外。见到屋里面有个人跪在韦泽面前,涕泪横流的说着什么,只是听到了“弟弟”“饶命”这样的词,罗大纲立刻猜到,屋里面那个人很可能就是梁长泰!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