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9章 清洗(十三)

正文 第39章 清洗(十三)

    太监拿着咸丰写给曾国藩抓的诏书正在出门的时候,有人从养心殿外面直接冲了进来。那人走的又快又急,与太监撞了个满怀。两人的脑袋咚的撞在一起,太监稳不住身形竟然被撞到在地。

    满清一朝太监地位极为低下,被人撞了之后,太监不仅不敢发怒,还强忍住疼痛赶紧抬头去看。却见冲进来那人是军机大臣托和络?穆荫。这下太监大气都不敢出,得罪了军机大臣,即便军机大臣不方便杀这太监,皇帝也是一定要打死这太监的。不过托和络?穆荫明显没有计较这个的打算,他连看都没看自己撞了谁,直奔养心殿的御书房而去。

    一进御书房,托和络?穆荫立刻跪倒在地喊道:“万岁爷!黄河在河南兰考境内铜瓦厢决口,河水改道东流!”

    咸丰早已经习惯了战败的消息,可他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黄河决口之后改道的消息。如同被雷劈的蛤蟆般,咸丰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军机大臣托和络?穆荫,整个人都呆滞起来。

    黄河自从被北宋末年的光头前世杜冲掘开,从此之后河道变得十分复杂。直到万历初潘季驯治河功,才尽断旁出诸成道,把金元以来黄河东出徐州由泗夺淮的主流固定下来成为下游唯一的河道。几百年间,即便有所决堤,也会重新把河水堵回这条河道中去。

    在太平军的人祸看着稍微有了改善可能的现在,黄河竟然决口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难道是上天的某种暗示么?咸丰脑子里冒出的是这样的恐慌。

    军机大臣托和络?穆荫进入养心殿的时候也不比刚听到消息的咸丰好到哪里去。他也后同样震惊,同样手足无措。不过前来向咸丰皇帝禀报消息的路上走了这么一段,情绪得到疏解,总算是稳住了心神。他开始禀报最新消息。以往黄河决口之后走大清河(北清河),而这次决堤却与以往的位置不太一样,河南进入雨季之后雨水极多,在河南兰考境内铜瓦厢处决口。几百年来黄河泥沙沉积,早就把黄河故道的河床抬高到比上游还高的地步。暴雨携带着大量泥沙堵顺流而下,短期内就极大的抬高了河底,以往的河道现在反倒成了“河堤”。水面很快就超过了河道,漫过河堤。满清的河务一直非常糟糕,河堤在奔涌的黄河水中浸泡了一段时间之后彻底崩塌,河水从不管扩大的缺口中奔涌而出,沿着低洼处直奔东边而去。

    尽管军机大臣托和络?穆荫知道自己不管河务,黄河决口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身为军机大臣,托和络?穆荫当然很清楚,自打满清初年,山东就没有一年不闹各种反清活动。根据奏报,奔腾的黄河水冲向东边之后,沿着地形肆意漫延。冲毁农田,淹没村镇。受灾最重的山东估计得有几十万流离失所的灾民,受到灾荒影响的百姓少说也得有两三百万。南边有太平天国造反,若是紧挨着河北的山东再出现大规模造起反来,两边再有所勾结的话,这天下可就真的有完蛋的趋势。

    禀报决口消息的时候,托和络?穆荫一直跪伏在地上低着头,此时他终于抬起头来看着咸丰,“万岁爷!此时须得马上调集兵力回到山东,京畿的官军也要准备……”

    刚说到这里,托和络?穆荫就惊恐的停住了声音,只见咸丰脸色铁青,即便是坐在龙椅上也呈现出摇摇欲坠的模样。这下托和络?穆荫再也不敢继续禀报,而是扭过头歇斯底里的喊道:“传御医,快去传御医啊!”

    就在满清朝廷为黄河决口改道与咸丰身体状况大为慌乱的时候,这消息也传到了寿州城。太平天国北伐三丞相此时都在寿州城中,三人在北伐的时候都沿着黄河走了好远的路,数次经过黄河。作为两广老兄弟,他们对于决口再没有那么熟悉了。听了消息的同时,拿出了韦泽送给林凤祥的地图,立刻就看明白了问题。

    “清妖暂时没办法走山东了,不过这河南的道路还是能走的。”李开芳面对淮军的进攻,最担心的还是自己面对的敌人,从山东来的敌人对他来说还是比较遥远的事情。所以李开芳并没有什么喜悦。

    林凤祥脸上倒是出现了不少喜色,他说道:“咱们也走过运河,齐王说过,清妖的粮饷运输很多都靠运河。运河不通,清妖暂时也会消停些。”

    “哼!”听林凤祥提起韦泽,还用了齐王的敬称,李开芳哼了一声,“就那个扫把星!跟了南王、西王、东王,结果南王、西王、东王都升天了。幸亏他走了,可是带走了晦气!”

    林凤祥摆摆手,“李大哥,却不能这么讲。齐王是个重情谊之人,他是必须走的。若是他不走,天国兄弟都觉得他要为东王报仇。齐王就算说不给东王报仇,我们谁信?天王若是不杀他,只怕天王连饭都吃不下。他走了,这件事才能有个结果。若是他不走,这件事怎么都不会了结!”

    听了这话,李开芳只是哼了一声,却没有继续回答。

    林凤祥继续说道:“我此次从淮安撤回来,想避开清军的进攻只是其一,最要紧的是,我想问问两位兄弟对天京事情的看法?”

    吉文元听了这话,立刻着急的说道:“林大哥,我们不能让翼王继续这么胡搞下去了!你看看他都干了什么!东王被杀,他不说立刻召集天国兄弟回京论理。反倒自己跑回天京城去。去了天京城之后什么不干就跑出来。他想糊弄谁呢?以为我们不知道天京城里头出了什么事情么?”

    林凤祥听了这话之后忍不住苦笑一声,关于天京城内的消息都是韦泽告诉其他兄弟的,即便如此,李开芳对韦泽的看法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吉文元明显错误理解了林凤祥的意思,他着急的说道:“林大哥,现在翼王摆明了是要接东王的权,可天王连东王都杀了,怎么可能还让翼王继续当正军师。你和李大哥也是咱们天国金田时候的老兄弟,翼王加入还没你早呢。只是翼王有部众,你是光身一个加入的天国。这时候就该你出来说话啊!”

    听吉文元说的如此明白,林凤祥答道:“我此次回来,还有件事就是想对兄弟们讲,我要回天京城去。”

    听林凤祥这么讲,李开芳立刻变了脸色,“喂!林兄弟,天王此时只怕已经杀红眼了吧。东王被他杀了,北王被他杀了,现在燕王和佐天候也被他杀了。你若是回去,他会不会对你动手?”

    林凤祥摇摇头,“咱们兄弟自家说话,就说些只有咱们兄弟自己能说的话。天王杀东王之前,就有人说东王要谋逆。你们信还是不信?反正我是有点信了。即便东王不杀天王,最后也会废了天王吧?”

    对这个问题,李开芳与吉文元都只是叹气,这一声叹息就充分表达了两人的态度。

    林凤祥继续说道:“现在我说回天京城,李大哥先想到的就是我会被天王杀了。咱们兄弟们一起造反图的可不是这个人人都怕被兄弟杀了的局面。如果这局面不变,咱们还不如散伙算了!不过我觉得事情到了如此地步,天王也好,翼王也罢,其实都不敢再杀人。他们也想让东王的事情事情到此作罢。不过两人都信不过彼此,这时候能站出来说话也只有咱们了!”

    “那林大哥你准备怎么办?”吉文元问道。

    林凤祥说道:“这次的事情到了如此地步,若是再不就此了结,天国肯定是分崩离析。我此次要给各地老兄弟们发信,约了大伙一起到天京城开会我这次回天京城去,先让东王的事情了结了。了结了之后,天国怎么走,我们得和兄弟们一起说清楚。”

    李开芳见林凤祥已经下了决心,他忍不住劝道:“这件事先不说天王肯不肯,只怕翼王也未必肯!”

    林凤祥大声说道:“肯不肯都得这么办,天王的确是天国的天王,不过这天国也不是天王一个人的天国,天国也是咱们天国兄弟的天国。这么多天国兄弟们怎么想,我觉得他们也不会想要事情就这么下去!我一定要回去!”

    见劝不动林凤祥,李开芳说道:“那我也和你一起回去!”

    林凤祥点点头,对李开芳说道:“原本我只想着自己回去,你们两人带着我的兵,在此处顶住清妖。却没想到此次黄河决口竟然会在此时改道。清妖此时定然大乱,好歹能给我们几个月时间,留吉兄弟在此就行。只要我们趁着此时理好天国内部的事情,那时候我们就什么都不怕了!”

    说完,林凤祥转头看向吉文元:“吉兄弟!此处的事情都要交给你来办了!”

    听到林凤祥委以重任,吉文元立刻答道:“林大哥请放心,我一定守好淮河。决不让清妖南下!”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