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6章 清洗(十)

正文 第36章 清洗(十)

    1855年7月1日,洪秀全拿着一份告示满脸阴冷的读着。这是韦泽通告整个两广的公告。公告的开头非常明确的写着,韦泽的光复都督府以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为己任,所以一度与反清为首要目的的太拼天国有过“合作”。太平天国的天王洪秀全无道,不仅装设弄鬼,更是为了权力兄弟相残。按照洪秀全的那套说辞,东王杨秀清、天王洪秀全乃是兄弟,现在却是兄弟相残,这完全戳穿了洪秀全的宗教谎言。

    韦泽在公告中强烈声明,他和光复都督府的众人从造反开始,就不信什么外国传来的那套宗教体系,从开始造反时就秉持了恢复中华的理念,这个态度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变化。为了维护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纯洁性,韦泽毅然决然的与洪秀全一刀两断。从此,太平天国搞他的天国,韦泽继续搞韦泽的恢复中华。两边分道扬镳再也没有任何瓜葛。

    看完这些之后,洪秀全啪的把告示拍在桌子上,愤怒的站起身来。他站起身后在宫殿里面来回走动,嘴里诅咒着韦泽一定会遭到天谴,死后下地狱。侍立在旁边的女官们一个个低着头,根本不敢去看盛怒的天王洪秀全。

    哪怕是韦泽指着洪秀全破口大骂都不会让洪秀全如此愤怒,让洪秀全无比愤怒的是韦泽的这篇公告中用“装神弄鬼”四个字彻底否定了洪秀全的那套神权体系。有了这套神权体系的支撑,洪秀全就是至高无上的天王。没有了这套神权体系的支撑,洪秀全还有个天王的头衔,却被完全降格为一个没什么与众不同的凡人。这才是洪秀全绝对无法忍耐的事情。

    如同被彻底激怒的野兽般来回徘徊着,洪秀全突然看到了桌上放着的另外一份刚草拟好的诏书,他立刻扑上去把诏书抓起来狠狠摔在地上,还不解气的用力在诏书上猛踹。黄缎子制成的诏书颇为结实,不管洪秀全如何践踏都没有损坏的痕迹。洪秀全实在是不解气,他喝道:“把这东西拿出去烧了!烧成灰!”

    女官连忙低着头弓着身跑过来,捡起诏书一溜烟的跑出了宫殿。胸口激烈起伏的洪秀全此时经过这阵发泄,觉得精疲力竭,他回到椅子旁边,颓然的坐回了椅子中。

    那份诏书是洪秀全刚草拟好的,内容是告诉韦泽杀东王杨秀清乃是北王韦昌辉的独断独行,并非天王洪秀全授意做的。洪秀全已经杀了韦昌辉,将其尸体剁成碎块示众。此时杨秀清的冤情已经得到洗雪,洪秀全把杨秀清被杀那天定为东王升天节,太平天国世世代代都会纪念这个重大节日。在此搞清楚了东王被杀问题时候,洪秀全请韦泽回到天国,不管韦泽到底愿不愿意回来,太平天国都承认韦泽乃是为天平天国立下大功的齐王六千岁。

    这份诏书不可谓态度不明确,也不可谓不低声下气,洪秀全不仅表示自己根本没有因为韦泽选择离开生气,还表示韦泽的离开,洪秀全也有责任。更是大笔一挥,让韦泽成了太平天国六千岁。六千岁可是北王韦昌辉曾经拥有的称号,就连翼王石达开也不过是五千岁而已。

    当然,促成洪秀全敢如此公开削石达开面子的恰恰是翼王石达开本人。自打逃出天京城之后,石达开先是赶到安庆向其他地方势力发出了讨北王韦昌辉的檄文。由于韦泽早就把天京之变的情况通告了整个太平军各地方的将领,众人对此局面也有了些思想准备。作为天国兵力以及战斗力都稳居第一的大军团总指挥官,韦泽主动宣布自己离开的消息其实倒是让地方上的实力派们有些不敢轻举妄动。

    在大家看来,难道天王洪秀全真的拥有令人不敢敌对的能力么?不然的话很难解释韦泽这样的实力派居然没有做任何反抗,而是主动选择了离开天国。等到石达开向各路地方实力派发出檄文之后,地方上的人终于恍然大悟。原来韦泽根本不是害怕天王洪秀全,而是对洪秀全已经绝望。确定了这些的地方实力派随即对天王洪秀全以及北王韦昌辉都失去了信心。

    而天王洪秀全此时已经逐渐明白了韦泽还算是讲义气的,韦泽脱离太平天国自然是为了自保,但是韦泽至少给了洪秀全他们极大机会。如果洪秀全当时把杨秀清东王府被杀部众的亲属都让韦泽带走的话,本身也参与到事情只中的石达开就没有攻击洪秀全的借口了。而且杀了东王,韦泽主动跑路,地方上对洪秀全的实力自然会产生极大的疑惑。会认为洪秀全拥有极强的能力。如果那时候洪秀全让张应宸突然抓捕北王韦昌辉,并且对局面巧加利用的话,想来事情早就平息了。

    然而等洪秀全理解到这点之后,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韦泽虽然这几年中功勋卓著,名声极大。不过他毕竟是齐王,资历上远远比不上永安诸王。当韦泽背后的大靠山东王杨秀清完蛋之后,韦泽的影响力,号召力也根本达不到杨秀清的程度。

    翼王石达开就完全不同,他永安诸王的资历自然是仅次于杨秀清。杨秀清在世的时候,石达开还与杨秀清一起负责中央营运,号召力与影响力极大。很快,地方上对洪秀全完全失望的实力派们纷纷上表,要求翼王石达开主持中央事务,并且负责处理东王杨秀清被杀一事。

    虽然晚了一点,洪秀全依旧抓捕了北王韦昌辉,并且重新整顿天京城的军队。在韦泽跑路之后,他让自己的两个族弟掌握了天京城的兵权,让张应宸带兵守住韦泽跑路之后变得空虚的常州镇江一线。

    然而石达开毕竟是老谋深算,阴险狡诈。他并没有傻等在安庆,而是在西征军中豫王胡以晃病死,冬官正丞相罗大纲跑去投奔韦泽的机会,回到了太平天国的西征军中掌握了兵权。面对江西湘军咄咄逼人的态势,石达开宣布自己要打击湘军曾妖头,拱卫太平天国的安全。带着西征军进入江西,牢牢的控制了兵权。

    面对石达开咄咄逼人的态度,洪秀全经过反复思考,最终杀了韦昌辉,把韦昌辉的首级送去石达开的军营中。然而,石达开继续提出了要求,在假惺惺的要求重点保护北王韦昌辉的亲族之后,又提出要杀了燕王秦日纲与佐天候陈承瑢。秦日纲与陈承瑢并非是北王韦昌辉的人,而是天王洪秀全的干将。洪秀全哪里肯就此屈服。幸好张应宸颇为能干,带领了五千部队抵挡住了直逼常州,并且开始重建江南大营的清军张国梁。

    有了喘息之机的洪秀全把主意打到了韦泽头上,如果能够把韦泽请回天京城,翼王石达开在太平天国独大的局面就会被彻底改变。到了现在,洪秀全看得很清楚,韦泽与石达开根本不是一路人。双方从一开始就没有勾结,之后更没有合流的意思。韦泽实力强悍,在石达开之上,正好是用来平衡石达开的不二人选。洪秀全这才给韦泽写诏书,请求韦泽回到天国,并且加封韦泽为六千岁。

    不过这样的美好设想被韦泽的檄文彻底打破,看到韦泽从根子上否定了太平天国的这套神权体系之后,洪秀全就明白了,韦泽不仅与石达开不是一路人,更是与他洪秀全不是一路人。

    怒火中烧的愤恨了好一阵子,洪秀全终于暂时平静下来。能够斗倒杨秀清,洪秀全也绝非无能之辈。他或许不如杨秀清那般精通军事,他或许不如杨秀清那般精通行政,可洪秀全在政治上绝非外行。甚至可以称为高手。

    先命人重写了请韦泽回来的诏书,洪秀全又发诏书到各地,宣布了他正式请韦泽回来的行动。韦泽的态度是一码事,洪秀全的态度是另外一码事。哪怕是明知道无法叫回韦泽,洪秀全也得证明他自己是竭尽全力了。

    做完这件事,洪秀全向在安徽的北伐三丞相以及在扬州的曾立昌,告知他们洪秀全准备重建五军主将制度。而这四个人将是新的五军主将。林凤祥、李开芳乃是西王萧朝贵的旧部,而且林凤祥与李开芳是金田老兄弟,作为御前侍卫,曾经很忠于洪秀全。吉文元与曾立昌是林凤祥的部下,素来比较可靠。在石达开掌握了西征军之后,这四个人一直没有与石达开有过多的联系。

    西征军中也并非是石达开一人天下,国宗杨辅清虽然与杨秀清没啥直接亲戚关系,却是被杨秀清认为同宗,得到了国宗的地位,这是尚存的东王一系。韦昌辉的弟弟韦俊自然是北王一系。虽然这两派都与天王洪秀全有着深刻矛盾。不过石达开本人只是阴险而已,他在杀杨秀清的时候也是同谋。在杀韦昌辉的事情上,石达开更是主要推手。

    先控制了北伐三丞相与非常善战的曾立昌,洪秀全还是有能力与石达开继续对抗的。但是,洪秀全却也做了另外的准备,处理外天京城外的事务之后,他命人请秦日纲与陈承瑢见驾。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