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5章 清洗(九)

正文 第35章 清洗(九)

    韦泽的岳父祁玉以看女儿为名到了韦泽的府上,不过很明显老头子的目的是在等韦泽回来。所以到了晚上10点多,韦泽终于精疲力竭的回到住处的时候,看着祁玉昌还在和祁红意在一起说话。

    祁玉昌此时没有任何职务,他也没办法直接到韦泽的都督府任职,见到韦泽回来,祁玉昌关切的问道:“韦泽,现在还不发檄文是不是已经不合适呢?”

    韦泽稍微一愣,也就明白了祁玉昌的想法。韦泽带了这么大的一支部队杀进广东,攻下广州城。整个广东震动的同时,自然要考虑韦泽这么大动干戈是为了什么。檄文的目的是明确告诉各地,韦泽到了广东的目的是要来干什么。

    “岳父,我正在进行内部的思想统一,这檄文……,暂时还来不及呢。”韦泽答道。

    “你是怕有人不听你的么?”祁玉昌问道。

    韦泽当然害怕弟兄们不听他的,祁玉昌的这个问题实在是切中要点,韦泽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见韦泽不说话,祁玉昌说道:“既然大家奉你为主,那现在谁敢不听你的呢?”

    韦泽叹道:“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现在我在内部尚且教导的有限,所以这檄文若是写的让大家觉得跟着我走有好处,对我来说那连我希望的底线都达不到,这么干起来,无疑就成了,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

    祁玉昌盯着韦泽,半晌才说道:“韦泽,你是跟着何人读的书?”

    “自己看看就行了呗。”韦泽只能这么答道。而且对于《论语》的内容,韦泽还真的是自学成才的。买本带翻译为现代汉语的《论语》读读,至少书上所讲的内容都是能读懂的。而且韦泽的网友里面有数个对论语有着极为精深理解的妙人,韦泽从他们那里也学到不少东西。但是这些事情是没办法对祁玉昌这么说的。

    听了韦泽用了《论语?尧曰》里面的话,祁玉昌是极为感慨的。“韦泽,若是说你不想君临天下,我是不信的。不过听你方才所说,好像是君临天下都不足以达成你的抱负。咱们是亲戚,你的事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置身之外,却不知道你能否和我说你有何抱负?”

    在东王府待过,祁玉昌对韦泽的出身自然是很有了解。作为杨秀清手下第一大将,韦泽的资料在东王府是重点调查对象。而管这些事情的人中,有与祁玉昌关系不错的南京读书人。祁玉昌得知韦泽是个刀口舔血的客家著名雇佣兵,就觉得韦泽实在是不一般。而祁玉昌最初遇到韦泽的时候,根本丝毫没有看出韦泽竟然是个杀人为业,他只觉得韦泽是个货真价实的读书人。这样一个家伙,若是有抱负的话,想来定然不是那么简单的想法。

    自己的老丈人是个藏书家兼读书人,韦泽根本看不上读书人,所以他也想试试看他老丈人到底能否接受自己的理念,所以韦泽叫上李仪芳,沏上浓茶,向这几个都是读过书的人谈起了自己的政治理念。

    很明显,祁红意与李仪芳两位女性对于韦泽的理念倒是兴趣有限,此时天色已晚,她们只听了一圈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问题,两人眼皮都打架。韦泽只能让两位女性去休息,他要和祁玉昌继续谈。没想到两位女性竟然坚持着不走,她们打了凉水洗了脸,强撑着也要听下去。

    不过等韦泽讲到政治的本质是阶级统治之后,两位女性或许是真的有了兴趣,或者是磕睡过了头,看上去反倒不困了。她们认真的听着韦泽的讲述,看着很有兴趣的感觉。至于祁玉昌,此时早就听的呆住了。听完了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之后,祁玉昌赞道:“韦泽,你这么一说,怪不得汉武帝能够同意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他取的可不是家,而是术。看来古人诚不我欺啊!”

    韦泽笑道:“儒字,左边一个人字边,右边一个需求的需字。我虽然不知道创立这个字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光看这个字。讲的是人的需求。是人就有需求,其实这个字挺好的。而儒家的问题在于,当以儒学取士兴起,儒基本就完蛋了。孔子是学完了六经之后懂得了道理,但是后世的儒家学者是要通过儒家之学,获得地位。这两者之间根本不是一码事,一个是修身,一个是求取社会地位。最后搞到六经都失传了。弄成了六经亡,而六经之学兴起。”

    “六经亡,而六经之学兴起。这说的可是妙啊!”祁玉昌大赞。

    韦泽心道,我听妙人所说的这话,我都觉得妙,你们这些老家伙自然那是妙了。不过他也不想过分显摆,于是接着说下去,“儒家彻底完蛋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劳动。到了现在,学儒的求的是特权,当了官之后可以不劳动,当了官之后可以拥有种种欺压劳动者的权力。可是生产力有限的时候,大家玩的就是零和游戏,这帮不劳动的多拿了,劳动者就少拿。不劳动的多吃了,劳动的就得少吃。我有抱负,无外乎是能按劳分配。虽然是无比艰难之事,可我想努力去做,开创先河。”

    祁玉昌或许应该算是个小资,靠藏书家租书,以及收取些地租混饭吃,所以他倒是对此颇能理解。边点头,祁玉昌边说道:“韦泽你说的很好。”

    “好我看未必!”祁红意终于忍不住插嘴了,“若是劳动者多拿甚至都拿,那不劳动者就得少拿甚至不拿。现在不劳动者要么是路边饿死,要么就是大富大贵。这么搞起来人家起来和你玩命才怪!”

    祁玉昌明显对女儿插嘴的事情不太满意,他瞪了女儿一眼,“你这是插的什么话?”

    韦泽连忙拦住祁玉昌,“岳父大人,既然红意坐到这里听咱们说话,咱们就得让她说话啊。不然的话,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在旁边听的。”

    祁玉昌看韦泽如此呵护祁红意,他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笑意,不过片刻之后,祁玉昌说道:“韦泽,后宫干政却不是好事。”

    祁红意眉头一皱,明显对老爹的说法很是不满。韦泽笑道:“后宫干政的确不好,不过红意肯定有自己的政治理念,有自己的政治立场。大家都是说话讨论,不能不让她说话。”

    祁红意其实根本不怕她老爹,此时又有自家丈夫如此撑腰,她带着撒娇的表情笑嘻嘻的看着自家老爹,然后挪动了凳子,紧靠着韦泽坐。

    祁玉昌被弄得没办法,只能笑道:“这真的是夫唱妇随啊!韦泽,你不要把红意惯坏了。”

    韦泽笑了两声,却收起了笑容,“其实红意说得对,现在我最为难的其实不是要怎么干掉那帮现在有钱有势的人,因为只要我理念中的政治和生产水平真的提高了一个程度,他们旧有的生活方式绝对会被粉碎。不是我故意粉碎,世道一变,他们的那套东西就不不管用了。我现在为难的是,我如果直接在檄文里面写的清楚,他们会认为自己没了前途,就一定要和我死战到底。”

    祁玉昌此时已经明白了韦泽为何要用《论语?尧曰》里面的话,那段话的意思是,不经教化便对违法的人实施以杀戮,那叫做虐;不加训练引导便要求办事的人一定成功,那叫做暴;前期不加监督而在限期接近时候强行督办,那叫做贼;同样是给人财物,却出手吝啬,叫做小气。

    韦泽所说的很多理论祁玉昌其实没能理解,但是韦泽谈论的眼前的问题他是明白了。韦泽担心的是,他现在还是没办法引领着人一起向前,一起致富。所以韦泽怕损害太多人的既得利益,导致了韦泽口中的“不干活”的人全面反扑。

    祁玉昌笑道:“事分轻重缓急,韦泽你现在只怕是想错了。你想的太多,干的也很多,却什么都没说。眼下广州等的就是你开口说出你的想法。而不是现在埋下头一个劲的办事。韦泽,你当下杀得满清人头滚滚,你在安徽也好,江南也好,早早的就吆喝了太多次你要反清。可广东这边不知道啊。他们看到的就是你手持钢刀砍了无数脑袋,为什么砍,以什么标准砍,谁可以砍,谁可以不砍,到底砍到什么时候为止。人家不知道啊!你光想着你现在诸多理想抱负,但是广东地方上的人想的是,韦大王杀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你说是不是?”

    “呃……,是啊!我明天就先写个最简单的檄文出来!”韦泽答道。

    见韦泽终于从自己的想法里面解脱出来,祁玉昌才开始说自己此次拜访韦泽的真正目的,“韦泽,我觉得你的都督府里面没有文人,这个不行。方才听你所说的东西,我有点明白为何你不愿信文人。不过史书上讲御下之道,你若是只亲近你那些旧部,却不是御下的好办法。在此事上,哪怕是文人不让你高兴,不让你满意,你却必须得用他们才行!此事我还是望你好好想想。”

    韦泽一来是困了,二来也觉得自己的确需要政治人才,他点点头,“多谢岳父大人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