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3章 清洗(七)

正文 第33章 清洗(七)

    1855年6月20日,关于天地会的最新消息到了广州城。五月初,天地会从广州城撤围之后,总数量曾经达到四万多人的天地会部队剩了近三万人。

    指挥这三万余人大部队的领导者之间起了内部分歧。陈开、李文茂率主力先抵肇庆,与另一支天地会起义军梁培友部会合。然后率战船千余艘,溯西江扬帆直上进入广西,一路上攻梧州不下,随即绕过梧州转而攻破藤县,于6月5日抵浔州府城外。起义军采用“穴地攻城法”,未果。又派军扼守大湟江口,力图使浔州城内的清军粮尽援绝。

    浔州府辖桂平、平南、贵县、武宣四县。桂平县治下有金田村,太平天国起义就在这里爆发。金田村位于紫荆山南麓,桂平县城以北五十余里。这里算是太平天国的老家,陈开、李文两人如此迅捷的动作让韦泽也大为惊讶。

    另外一支天地会武装领导者陈显良也没有选择韦泽的意思,趁着韦泽一路上攻破了诸多城市,却没有留下什么人守卫的时机。陈显良从广东直奔江西而去。最新消息是这支部队占领了赣州,大有留在赣州的迹象。

    “我们就这么不招人待见么?”韦泽忍不住抱怨道。按理说,这个抱怨其实是非常没有道理的。因为韦泽的指示中,天地会作为潜在敌人的态度就只差明确写出来了。可原先预想的那种天地会跑来投奔的局面并未出现,韦泽又感觉自己貌似被轻视了一样。

    罗大纲连忙劝道:“都督,天地会是被地主团练给打走的,他们应该早就有了自己的计划。估计他们只是按照原先的计划行事。”

    这话在理,韦泽也没不能揪着天地会离开广东的行动不放松。很快,韦泽就把思路转到了当下的局面上去。天地会部队没能夺取梧州城,是让韦泽感觉安心不少的消息。梧州对于韦泽来说是志在必得的战略要地。不管这帮天地会的人会有什么意见,韦泽对这座位于水路要冲之上的城池都是志在必得。他问道:“如果我们现在派兵去攻打梧州,会不会存在守卫广州的兵力不足的问题?”

    现在满清全国兵力不超过百万,太平天国也有近二十万的兵力。韦泽的部队固然装备精良,训练有素,骁勇善战。可满打满算,能够作为战斗部队的兵力只有五万出头。珠江三角洲有五万多平方公里,五万多人马散在上面,一平方公里平均下来能够分到一个兵。想用军事力量压制人口众多的珠江三角洲,明显是不现实的事情。

    没有强大的基层能力之前,韦泽也只能占据一部分要点而已。攻打梧州失败的可能基本没有,不过这也意味着韦泽的兵力会被更加稀释。数万人的天地会部队都被地主团练打得在广东站不住脚,不得不跑去临近的广西与江西。韦泽也担心自己万一一个托大,最后闹出广州城被围攻的笑话。

    “我们第一军派一个师去攻打梧州,打下来之后用一个旅守卫梧州。大概能够差不多吧。”韦昌荣答道。

    “若是梧州不能变成我军的征兵基地,让我们在梧州大量征集广西的兵力,那攻下梧州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韦泽答道。

    “我愿去梧州。”罗大纲说道。

    “我愿去梧州。”阮希浩也答道。

    “阮军长,让你去梧州,你能把土家给吓死吧?”韦泽说道。韦泽来自广西,深知广西土客矛盾之激烈,韦泽考虑对部队教育的时候,是想把重点放在超出土客矛盾的执政者立场上。阮希浩的来历,韦泽实在是太熟悉了。就是韦泽带着部队在梧州作战的时候,带领了阮希浩屠了土家的吴家镇,客家在当地势力全面压倒了土家。

    部队打下广州城之后,情报人员此时已经去吴家镇联系。得到的消息那是相当的“振奋人心”。客家村落屠光了吴家镇,占据了原本吴家镇坚固的镇子之后,以此为中心四处出击。周围大量客家势力纷纷加入,将附近的土家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硬生生逼得土家从这里跑了个精光。

    如果派阮希浩去梧州,等打下梧州之后阮希浩振臂一呼,想来客家会立刻蜂拥相应。最后的结果必然是有了光复军撑腰的客家会在梧州称王称霸,胡作非为。如果最后出现如此结果,韦泽宁肯梧州暂时还留在满清手中。

    韦泽思忖了片刻之后说道:“同志们,我们要打倒的是满清,而不是打倒土家。我们要建立的是一个郎朗奇乾坤,不过是土家还是客家,都能好好的过日子。却不是把土家给杀个精光,或者客家从此就骑在土家头上。如果最终变成那模样,我们和满清有什么分别呢?”

    与以往的一呼百应不同,都督府的文武官员们都暂时沉默不语。过了好一阵,韦昌荣开口了,“都督,咱们客家人吃了土家那么多苦,被他们杀了那么多人,我觉得土家人靠不住。”

    韦泽苦笑道:“我说昌荣同志,咱们又杀了多少土家人呢?别的同志可能还不够清楚,咱们两个应该比谁都清楚吧?咱们若是回到故乡,我觉得土家的人会觉得我们靠不住才对。”

    韦泽和韦昌荣当年作为客家崛起的武斗新星,手里面可是有太多的人命。两人杀人太多,却又没有能力靠两人之力彻底扭转他们故乡附近的土客之间的实力对比。官府开出重赏悬赏韦泽与韦昌荣的脑袋,客家更是不肯落后,不仅有悬赏,还专门组织了捕杀两人的队伍。当地客家虽然不至于出卖这两人,却也闹到不敢接纳这两位杀神的地步。

    在韦泽的立场完全站在客家立场的时候,这样的结果或许还能称为两人的光荣。现在韦泽站在未来两广统治者的立场上,这种身份就显得颇为尴尬了。如果部队里头没有更多的变化,而是沿袭普遍倾向客家的立场,那只可能在广西掀起一场更凶猛的屠杀风暴。

    韦泽原本觉得自己搞政治教育可以慢慢来,从容的来,可没想到政治是深深的与社会融合在一起,并不因为韦泽想故意避开政治问题,就能不遇到政治问题。

    没办法,韦泽只能开始政治教育了。在做这个工作之前,韦泽感觉到了强烈的滑稽感。原本他觉得打天下靠的是强大实力,但是现在看,强大实力中相当一部分就是先进的政治理念。然而此时韦泽觉得自己此时还有一个比较好的环境,至少部队里面没什么地主成份,地主阶级的理念在韦泽的部队里头影响力非常有限。

    新中国和外国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新中国认为自己的每一个国民都是未来的统治阶级预备军,所以课程设置上完全是统治阶级教育。新中国生怕国民对政治理解不足,所以从初中就设置政治课,一直到靠研究生都得进行政治考试。这与外国那种养猪般的国民教育完全不同。

    韦泽看过一个新闻,美国60、70年代的铁杆老右翼哀叹道,以21世纪的美国政治局面,他们这帮60、70年代最忠贞的资本主义制度的辩护者与建设者都成了彻头彻尾的共产党。在20世纪60、70年代,美国其实也是不得不承认有阶级矛盾的。资本主义制度的拥护者们认为,资本主义制度才是解决社会矛盾的唯一途径。但是在21世纪的美国的政治标准就简明扼要了,谁承认存在阶级矛盾,谁承认存在阶级斗争,谁就是毋庸置疑的共产党。

    韦泽对广西非常熟悉,广西这地方生产力不够发达,呈现出多种生产力水平同时存在,多种适合生产力水平的制度同时存在的局面。虽然在1855年的中国广西还存在奴隶制是挺悲哀的事情,但是有事实做依据,政治课反倒好讲很多。

    21世纪的中国正在一个工业发展极为迅猛的阶段,生产力是社会最大推动力的理论极为容易被认同。韦泽就以山区瑶族落后的生产力,以及与这等生产力相适应的奴隶制开始讲起,接着就是居于山区的各种不同对应的生产力水平以及相应的社会制度社会风俗。

    韦泽的部队毕竟是走过数千里远征,部队里面有着河北、山东、河南、江苏、浙江、安徽、湖南、湖北、广东、广西,以及少量的云南、贵州、四川,这十三个省的官兵。从山区到平原,从南到北,从黄河到长江,从长江到珠江。真的是走万里路读万里书。作为接受过全套应试教育的统治阶级预备军的韦泽,大有可讲的内容。

    所谓理论联系实践,虽然韦泽的课程内容其实很深,不过有大量的例子,大伙亲眼见到了太多的事情,亲身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上层接受韦泽思想的速度远比想象的要快的多。至少生产力、生产关系、社会制度,这三者之间的关系非常容易就被接受了。

    有了这个基础,韦泽发现根本不用自己去引导,自然而然的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韦泽建立的这个光复都督府到成为哪一个阶层的代言人。是代表地主的利益还是代表佃农或者小农中农的利益,是代表了土家的利益,还是代表了普遍处于被压迫地位的客家利益。

    哪怕是韦泽不想说这个复杂的问题,他所讲述的世界的本来面目也让都督府的成员们发现,他们必须给自己找到一个定位来。否则的话,他们这支强大的军事力量现在就孤悬于这个社会之外了。

    最后,韦泽只能说了一句话,“我要把你们带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世界中,让你们看到你们在做梦的时候都想不到的一个世界中。但是,我现在要求诸位无条件的服从我的命令,你们能做到么?”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