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1章 清洗(五)

正文 第31章 清洗(五)

    英国代表一听韦泽的那口地道的美式英语,脸上的神色就微微的发生了变化。特别是韦泽用“afew”来形容自己的英语水平,英国代表的表情更加丰富多彩起来。

    与英国人带来的翻译的广东话相比,那口英国腔反倒是更容易让韦泽听懂。而且谈判这等事情,双方针对自己的立场,很能放得开。

    一上来,英国人就要求韦泽承认《南京条约》。韦泽告诉英国佬,“你们是和满清签署的《南京条约》,又不是和我们签署的《南京条约》,我们和满清之间的关系是敌对的,你觉得让我承认那条约是不是找错人了?”

    “那么你们是什么态度呢?”英国代表问道。

    “如果从贸易上讲,我们是支持自由贸易的。我们当然欢迎和全世界各国做生意,英国当然也是我们的贸易对象。”韦泽答道。

    这话让英国人的态度立刻就缓和了,英国人的交流方向马上就转向了自由贸易。韦泽当然没有优惠外资的打算,不过他也没有刁难外资的想法。韦泽提出了对外贸易的基本理念,首先,韦泽将建立和完善中国海关,施行登记制度,在韦泽的地盘上,英国人想进入的话必须有hu照才行。

    听了韦泽的这个看法,英国人脸上立刻就露出了喜色。“那么我国人员的权利与义务呢?”

    韦泽的回答中规中矩,“我方现在时间紧急,所以没办法制定出一套全新的《婚姻法》《民法》《刑法》《商法》等法律,不过我必须说明的是,我们没有全盘继承《大清律》的打算。这些法律将逐步制定与完善。但是贵国人民到中国来,在我们的地盘上有义务遵守我们的法律,当然,在我们法律的范围内,他们也将享有法律规定的权利。我们一定要说明的是,治外法权一定要废除,这个没什么可以讨论的。如果你们对我国的法律有所不满,你们可以找我们的有关部门商讨,但是在我们的法律制定出来之后,在没有修改之前,任何国家的公民到了中国,就必须遵守中国法律的法律。”

    英国人当然对此很是不爽,不过当他们和韦泽进行了讨论之后,很快发现韦泽实在是很“精通国际惯例”,例如韦泽按照国际标准,承认由韦泽同意的英国驻华领事馆内,属于英国的领土的延续。而且也认同了双方外交人员的外交豁免权。与满清的那种认同不同,这是以法律形式确定的外交关系,以及相应的各种权力。这种态度无疑让英国人极为意外。

    至于双方的贸易,关税,韦泽明确表示将以一个新式的海关,以及一个全新的贸易结算银行来解决。

    “将军阁下!”英国代表已经不知不觉中采用了敬称,“不知道这样的一家银行到底是如何营运的呢?”

    韦泽不觉得和英国人之间有必要说什么瞎话,这种制度上的瞎话意义和效果很有限,“我们希望能够扩大与英国的贸易,但是我们手中也没有那么多白银,所以一个结算制的银行,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我们负责根据银行结算,实现对我们国内商人的承兑。当然,贵方也负责对贵国商人的承兑。这样做的话,我们才可以将贸易中的关税以及税收最终掌握在手中。当然,现阶段我们也会暂时维持贸易的现状。”

    英国人当然能够理解韦泽的态度,控制海关收入在欧洲各国是财政收入极为重要的一部分,对其进行管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英国代表热情洋溢的说道:“将军阁下,如果你方没有能力快速完成这些制度建设的话,我方有经验,其实可以帮助将军阁下迅速建立起这方面的制度和体系。包括银行,我方都能够给与贵方全面支持。”

    “这方面的支持,我们很欢迎。不过我还有一件更急迫的事情,我方想建设炼铁厂,炼钢厂,还有能够维修蒸汽机,维修新式船舶的企业。所以我们希望贵方能够提供技师。”韦泽说道。

    “哦?”英国代表一愣,他们万万没想到韦泽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韦泽轻描淡写的说道:“当然,我们不仅向贵方提出这样的请求,我们也在向法国与美国方面提出同样要求,谁来得快,我们就和谁做这些买卖。”

    “我现在就可以和你们签署合同。”英国代表立刻吆喝道,“我家就有人在开钢铁公司!”

    看这英国官员激动的情绪,韦泽乐了,“好吧,那么现在可以起草一份合同。”

    最后双方签署的不仅是一份商业合同,根据当天的谈话,双方签署了一份关于维持广东局面的备忘录。韦泽与广东的满清势力作战的时候,英国方面保持中立。同样,韦泽有义务保护在广东各地做买卖的英国人的安全。当然,韦泽也不会傻到什么都应承,备忘录中写的清楚,如果英国人被满清一边抓了,或者处于战区的时候,韦泽只能保证主动到韦泽部队请求庇护的英国人的安全,却不能保证非完全控制区内的英国人都安然无恙。

    即便是这样有充分弹性的政策,对英国人来说也算是非常友好的态度了。这年头满清只对自己有限的人员实施过保护的政策。国家保护人民,尽量减少战争误伤,那都是新中国才有的事情。官军能不去抢掠地方,就算是道德上完美无缺的军队。1855年,只有韦泽的军队和太平军才能做到这点。

    暂时开拓了与英国佬的对话渠道,韦泽就开始发愁到底让谁来负责对外交流与对外贸易的工作。想来想去,还是李维斯,以及与李维斯一起南下的二百来号决定追随韦泽的徽商比较能用用。

    把李维斯和李玉昌叫来,韦泽和他们谈起了这件事。李玉昌见到韦泽就想跪拜,李维斯立刻拦住了李玉昌。部队里面不许跪拜,而且称呼也再也没有了老爷之类的等级之分。不管大家心里面怎么想,好歹也都开始习惯了“同志”这个称呼。

    李玉昌倒也是知道这点的,不过见到韦泽之后,还是习惯成自然。被李维斯这么一拦着,他也想起了规矩。韦泽上前向李玉昌伸出手,李玉昌马上过来边鞠躬,边握手。

    李维斯倒是立正敬礼,韦泽还礼之后。三人都坐下了。

    “李玉昌同志,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坐椅子上。咱能不能专心谈事情,别把满清那套半个屁股坐椅子上的狗屁规矩给我弄出来。”看着李玉昌那谨小慎微的坐姿,韦泽说道。

    “是!是!”李玉昌边说边往椅子里面坐了点。

    韦泽皱起了眉头,“李玉昌同志,我是反对对任何人对别人高高在上的,你现在对我谨小慎微,你知道我怎么想么?”

    李玉昌有点畏惧的问道:“这个……,却不知道。”

    韦泽皱着眉头说道:“我是觉得,你会让你的下属对你这么谨小慎微,坐下的时候只坐半个屁股。你是我亲戚,你觉得我定下了规矩,你要不要首先执行呢?”

    李玉昌听完之后立刻站起身来,没等他说话,韦泽就挥了挥手,“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坐下!”

    李维斯也看不下去了,“伯父,你就好好坐下呗!你还非得把自己看成外人不成?”

    这句话戳中了李玉昌的担心,他突然就有点热泪盈眶的模样,“都督,您真是仁君啊!”

    韦泽命道:“你要是觉得我是仁君,你要是觉得我们是自己人,那就好好坐下,别出去丢我人。坐!”

    这下李玉昌终于认认真真的坐到了椅子上,认真坐下自然是舒服,他的神色登时就轻松了不少。

    韦泽靠在椅子上慢慢的说道:“是这样,我知道徽商们比较讲道义,你们号称做买卖是以信义为首。不过咱们实话实说,若是有极大的利益在眼前,谁都忍不住想捞一把。我能理解,但是我不可能接受。所以我看中徽商的是你们见过钱,不至于见到钱之后立刻利令智昏。我有一件管钱管经商的差事需要人来办,所以这才请李玉昌同志你来。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干这个工作。”

    李玉昌听了韦泽的介绍,他并没有立刻喜形于色,而是神色颇为严肃的说道:“却不知道做什么?”

    韦泽放松了些表情,用比较温和的语气说道:“管海关的贸易!就是我们与洋人做买卖,进出口都要收税。这可是个要见到无数钱财的买卖,有人想用这权力给自己某些钱财上的好处,那可是再容易不过的差事了。不过我们现在的情况李玉昌同志你应该非常清楚,我们缺钱。若是有人在这里面弄出些什么事情来,我是绝对不会饶过的。就算是你李玉昌同志,我也不可能放过。但是你既然是我的亲戚,又跟随我到了这广州,那么我对你放心,你对我也想来也是放心的。有什么事情,有什么话,你是敢和我讲的。所以我就先问你愿意不愿意来做这个差事。”

    听了韦泽温和的语气,李玉昌的脸上可没有丝毫轻松的表情。他作为生意人,和官府在税收上有过太多的交道,深知税收这行里头的水有多混,有多深。而且韦泽不管语气到底多么温和,但是所说的内容里头可是没有一丁点的温和。李玉昌相信韦泽说杀人,就会杀人。

    想了好一阵,李玉昌说道:“既然都督信得过我,觉得在下不会为一丁点的钱财所动,那在下就勉力干一干。至于能不能干好,在下却不敢乱说。”

    见李玉昌表了态,韦泽说道:“李玉昌同志,我们军中的规矩是这样,一种是你能力不够,或者条件受限。那样的话,我们顶多是免职。但是若是自己违反了纪律,违反了条例,那就是自己的问题。那时候我们才会毫不客气的撤职查办,或者送去法庭审判。现在这情况,我们肯定是要学着办事。我们都没有办过这些事情,你说你立刻就能把事情办好,我们都不信。先把事情办完,中间遇到的问题我们总结归纳。所以我让李维斯同志也参与到这件事里头来,就是要用他学过的制度建设。我请你来,想用的则是你在经商上积累的经验。你们就好好合作,把这件事办起来。”

    听了韦泽这目的明确的话,李玉昌忍不住叹道:“都督,你这样说,真的是把我们当作自己人了!”

    韦泽听这话比较靠谱了,他说道:“不仅仅是自己人,更重要的是同志。志同道合者,就是同志!我现在认为,李玉昌同志和我有着相同的理想,都是要打出一个新中国来!那么这项工作就由李玉昌同志你来负责喽!我现在就给你们写份调令,你们到人事部办交接手续,办完之后,你们就是政治部下的海关办公室的人!”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