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5章 走江西(七)

正文 第25章 走江西(七)

    炮兵的一轮火炮持续了十几分钟,预定的城墙上被开花弹给犁了一遍之后,炮击停了下来。上百名光复军的战士扛着二十架长梯本岛赣州城下,在城墙上竖起了长梯。有人按住长梯下面,尽量保持长梯的稳定。后面的突击队把火qiang背在背上,以极快的速度顺着长梯就往上爬。

    看着战士们矫健的身影,罗大纲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曾经见过的场面,这些精锐的战士们快速顺着长梯向上爬,城头上清军居高临下火qiang齐射,石块,石灰,滚水,热油暴雨般打了下来。

    不过这仅仅是罗大纲脑海中的想法而已,这些战士们顺利的登上城头,占据了城墙,是红色军旗在赣州城的城头上高高竖起。在登城的过程中,没有遭到任何敌人的反击。随着光复军控制的城墙越来越宽,更多的长梯竖了起来。光复军以更快的速度冲向城墙。

    攻城的时候,雨还不大。随着光复军纷纷上了城头,老天爷也像是被刺激到,风紧了,雨大了,原本比较清晰的视野也有些模糊起来。但是罗大纲却不知道风雨带来的不便和风雨对清军作战能力削弱比较起来,到底对光复军是好事还是坏事。

    城内再次响起了qiang声,从声音上判断,大部分射击都是光复军方向打出去的,清军的还击火力非常弱。等城门打开的时候,罗大纲终于恢复了正常,他用一种受刺激之后的木然语气问韦昌荣:“这仗就差不多打完了吧?”

    韦昌荣有点心不在焉的答道:“后面的事情还挺多的,剿灭清军,处置俘虏。现在赣州这边也进入了雨季,部队驻扎也是麻烦事。”

    罗大纲很不习惯韦昌荣的回答,这个回答未免有些文不对题。所以他再次强调了问题,“韦军长,我是说打仗的事情!”

    “战斗差不多就这样了吧?我们先控制要点,把清军逼住。你看……”韦昌荣边说边指向炮兵阵地,之间炮兵们松了炮车的车闸,前面的人用绳子拖,后面的人用力推,炮车的车轮在起伏不定的路面上发出粼粼的声音,向着洞开的城门去了。

    不用韦昌荣再解释,罗大纲也就明白了后面的战斗。光复军可以完全不在乎清军尚且把守的据点,光复军甚至很希望清军能够在据点里面固守。只要把这些据点分割开,让清军无法联络,剩下的攻坚战大可由炮兵配合步兵从容解决。拥有压倒性的火炮与火qiang之后,战斗到了这个地步就显得有点无聊,清军根本没有翻盘的可能。

    “韦军长……”罗大纲思忖了片刻之后有点犹豫不决的问道,“广东现在开始进入梅雨季节,这也在韦都督的算计之中吧?”

    不久前看到参谋部的军官认为韦泽早就料到此次江西行军不会受到任何阻挡,罗大纲还很是觉得这些人未免太想当然。现在亲眼见到光复军在雨天的卓越表现,罗大纲也不得不承认,韦泽对很多事情的判断或许远比表面上看到的更加深远。

    身为两广知名的豪杰,罗大纲很清楚广东已经进入了雨季。普通军队在雨季进攻广州城会遇到太多的困难,作为防守广州城一方的清军则占有巨大的便宜。但是那已经是老黄历了,在新式火炮以及步qiang面前,守广州城的清军反倒因为雨天行动不便,野战中只会被光复军精良的火器屠杀,守城完全是被动挨打,连腾挪的机会都极少。罗大纲自己能想到这些,他不认为韦泽想不到这些。

    “雨季的事情早就在我们的预料之中。”韦昌辉的回答证实了罗大纲的猜测,而且韦昌荣继续自信的说道,“广东守广州的两万清军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要在江西没有清军的拦截,背后没有清军的追赶,杀过韶关之后,我们就没有任何可以畏惧的敌人了。”

    对如此自信的发言,罗大纲已经无话可说,只能深深点头而已。不过一个疑问却在罗大纲心中冒出来。在韦泽封王的时候,太平天国不少人都觉得韦泽只是运气好,而且紧跟着东王杨秀清,这才能成为永安诸王之后第一个封王之人。现在看,韦泽拥有的实力远远超出其他人对他的了解。可以说,韦泽隐瞒了自己相当一部分真正力量。如果韦泽真的早早就展现出这样的力量,天京之变中的那些人还敢冒然发动对杨秀清的行动么?

    想到这里,罗大纲忍不住对韦泽更生出一种畏惧,这个看着简单明快的年轻人心中到底有多深的城府,到底隐藏着什么样没有告诉别人的秘密。以至于包括东王杨秀清的这样的英雄人物在内的天国高层都没能看透韦泽呢?

    4月30日,赣州城内清军已经被全部肃清。第一军在攻城前就严密包围了赣州,雨天又不方便行军,不仅赣州城内的文官武将无一人走脱,连普通士兵都没人能逃出去。

    5月6日,韦泽带领的后队抵达赣州城。第一军此时已经修正了一个礼拜,韦泽抵达后的第一道命令就是询问第一军能够执行原计划。在原计划中,南下广州的目标是距离广州城五十里的广东布政司佛冈军民厅。广东布政司佛冈军民厅乃是道光年间由清远、英德两县划地而设的广州直隶单位。攻克了这里,距离广州城不过是一步之遥。

    第一军在休整期间也已经充分打探了广东的局面,韦昌荣立刻提出了罗大纲提出的建议,“现在广东天地会兄弟们被民团杀得很惨,我们的部队暂时不要狂突猛进,先打到韶关,援助这一代的天地会兄弟。”

    罗大纲颇有些紧张的看着韦泽那若有所思的神色,在休整的这段时间里头,不管工作多忙,罗大纲每天都要抽出些时间来接受参谋需要接受的培训。这些参谋部普通参谋都接受过的培训让罗大纲感到了极大的震惊,天文、地理、数学、生理,短短几天内这些基本课程在给罗大纲造成了巨大的迷惑的同时,也向这位赫赫有名的两广豪杰感到自己眼前被打开了一扇大门,从这扇大门里面望出去,是一个他以前从未能想到过的世界。

    洪秀全是自称天王,说自己是耶稣的弟弟转世,罗大纲是坚决不信这种鬼话的。但是学习了韦泽部队里面的知识之后,他忍不住怀疑起韦泽到底是不是有些什么非人类的因素。而且罗大纲其实稍微知道一点韦泽的事情,在永安城中,不少兄弟都得病,发起了高烧。韦泽也曾经数日高烧不退,根据照顾韦泽的韦昌荣所说,韦泽一直昏迷了七天。在第七天深夜,韦泽突然间就退烧了。第二天,他就基本恢复了正常。

    据说天王洪秀全也有过这样的经历,然后作为耶稣弟弟的觉悟就产生了。倒是真正发生了这样事情的韦泽,对此事一直没有任何宣传。如果韦泽自己把这个当作宣传口号,罗大纲是无论如何都不信的。可韦泽不说,这件事还是杨秀清某次偶尔说起此事,罗大纲这几天找韦昌荣求证,韦昌荣才被迫说起此事。这样的表现,让罗大纲心里面产生了不少想法。

    对于韦泽这样的人来说,处理事情的方式定然与其他人不同,而且也比其他人更加坚定。罗大纲很清楚,如果韦泽势单力孤,部队战斗力不强,他就一定会需要天地会的支持。但是韦泽自己首先不缺人,其次部队战斗力强悍,单靠韦泽手下的这支部队就能解决广州城。光复会的兄弟与其说是韦泽的助力与内应,还不如说是一股潜在的反韦泽势力。

    看着韦泽那冷静思考的模样,那沉静平淡的表情中有着绝对谈不上善意的玩意。罗大纲越来越担心,韦泽只怕对此事不会简单的表示同意。

    “我们可以制止民团和天地会的兄弟们互相杀戮,但是我们不能对两边中的任何一方下手。”韦泽思忖了一阵后终于说道。

    “为何?”韦昌荣明显没有罗大纲饱经世事,他倒是真的认为韦泽会强力支持天地会的兄弟。他讶异的问道。

    韦泽慢悠悠的答道:“我们是要占据广东,从占据广东的角度来说,民团也好,天地会的兄弟也罢。都是我们以后手下的百姓。我们没理由不分青红皂白的对任何一方进行偏袒。”

    听到这里,罗大纲已经明白了韦泽的想法。反倒是韦昌荣还是没能理解,他追问道:“都督,天地会的兄弟应该是我们这边的才对。”

    韦泽看都没看罗大纲,他盯着韦昌荣问道:“韦军长,我们部队里面是有天地会出身的兄弟,还有很多。这一点都没错,不过我问你一个问题,这些人首先是咱们部队里面的官兵,还是首先是天地会的人?”

    “这……”韦昌荣理智上明白了韦泽的话,但是在感情上还是明显没能接受。

    韦泽看韦昌荣没话可说了,才转头看向罗大纲,“罗副参谋长,我们是来打广东的清军,而不是来打广州民团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阻止双方继续厮杀下去,却没必要一定要完全给天地会兄弟撑腰。再说了,就你们所说,天地会的兄弟被民团杀得很惨,我们能让双方停止打仗,也就真的帮了天地会的兄弟们。不过若是民团坚决要跟着满清官府走,那我们也得打他们,你觉得是不是这个理?”

    听着韦泽冷静的分析,罗大纲除了点头称是之外,已经说不出些别的什么来。韦泽说的对,从光复都督府的角度来看,对方是天地会兄弟还是广东名团,其实毫无意义。韦泽领导的光复都督府只会支持一种人,那就是向都督府服从的人。这点对韦泽是如此,对都督府里面的所有成员都是如此。

    确定了这点之后,罗大纲答道:“我听都督吩咐!”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