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8章 分离(九)

正文 第18章 分离(九)

    “秦兄弟,你怎么看翼王的事情?”陈承瑢问秦日纲。

    如陈承瑢所想,秦日纲并没有立刻想出这里面的要害,他答道:“我们要追上翼王!只要能追上翼王,将他劝回天京城,那什么都好说了!”

    陈承瑢知道燕王秦日纲缺乏才情,对很多事情看不透。若是普通时候,作为秦日纲好友的陈承瑢还觉得这是秦日纲的优点。可现在局面危急,陈承瑢是一定要让秦日纲完全明白现在的要点才行。所以陈承瑢慢慢的解释道:“燕王,现在不是追上翼王的事情。翼王这次回来,是想让北王主动退让,由翼王当左辅正军师。他没想到北王竟然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反倒是想让翼王退让。两人就起了冲突……”

    东王杨秀清死后,陈承瑢一直认为最想继承杨秀清权力的是天国最强军团的指挥官韦泽,可现在看,韦泽对杨秀清权力的渴望程度少的可怜。反倒是石达开和韦昌辉之间围绕着东王杨秀清的权力展开了激烈争夺。

    最初的密谋中,石达开与韦昌辉同时回到天京城,北王和翼王一起出手,立刻就能镇住场子。可实际局面则成了韦昌辉动手的时候石达开还在外面慢悠悠的晃荡。这下杀人的罪责完全由韦昌辉承担,石达开此次来天京城的目的可不是要给韦昌辉站台背书,而是要让韦昌辉交出最高权力。

    陈承瑢小看了石达开的阴险,和韦昌辉没谈成的当天晚上,石达开果断逃出天京城去。这也足以证明石达回到天京城的目的绝非是平息事件,而是要取得杨秀清留下的政治遗产。

    韦昌辉和石达开之间的斗争并非陈承瑢能够插手,不过陈承瑢也有自己的立场。首先他支持的是天王洪秀全这个天国最大的正统,其次,陈承瑢没有为任何人陪葬的打算。如果北王韦昌辉已经没有了丝毫前途,他根本不在乎让韦昌辉为诛杀杨秀清和东王府的事情勇敢的负起责任来。

    但是石达开到底会把事情办到什么地步,这是陈承瑢吃不准的事情。但是不管事情到了何等地步,陈承瑢都不能杀了石达开。如果杀了石达开,整个太平天国无疑就要分崩离析,所有人干脆就散伙回家算了。

    听了陈承瑢的仔细讲述,秦日纲也算是明白过来。作为能够在地位上与天王洪秀全与北王韦昌辉对抗的翼王石达开,此时无疑代表了整个太平天国天京城外的各势力的态度。那就是立刻平息动乱,并且要求韦昌辉为东王被杀一事负责。

    “那北王岂不是死定了?”秦日纲颇为紧张的说道。

    见秦日纲总算是明白过来,陈承瑢继续向深一层分析下去,“秦兄弟,北王会不会死,现在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我等会不会死,却得看石达开会怎么办了。若是石达开只是要杀了北王,我们自然没事。若是石达开准备要我等性命,那我等只怕也是在劫难逃。”

    没想到秦日纲对这个问题倒是没有那么激动,“我等忠于天王,天王自然知道。翼王若是想动咱们,那也得天王答应才行。若是天王真的要咱们的命,那咱们就认了吧。”

    “啊?”陈承瑢没想到秦日纲竟然这么想,这种对最糟糕局面的判断倒是正确的,但是对最糟糕局面的应对可太消极了。

    不过陈承瑢毕竟是聪明人,经历过这么多生生死死,特别是这次天京事变中死了这么多人,他倒也有点看开了。现阶段局面到底会怎么发展很是难说,虽然石达开已经占据了巨大优势,不过杨秀清当年的优势更大,不照样死于非命么?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等待,而不是自己先乱了阵脚。

    确定了这些之后,两人就装模作样的在后面追赶石达开。向前走自然是得向前走,不过追赶速度可就谈不上快。当然,如果石达开运气不好停顿下来的话,两人也不会故意释放了石达开。

    在秦日纲与陈承瑢出去两天之后,他们突然得到了自己人从天京城里发来的消息,北王韦昌辉下令把石达开全家都给杀了。除了石达开的岳父黄玉昆,以及黄玉昆的女儿没死之外,石达开的其他家人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韦昌辉疯了么?陈承瑢与秦日纲脑海中都冒出这样的念头来。

    韦昌辉自己觉得自己没疯,他反倒是希望自己疯了。自从与石达开谈完之后,韦昌辉就陷入了不得不面对现实的时候才能感觉到的深刻绝望。他原以为自己作为剿灭东王杨秀清的大功臣,怎么都能立刻接掌杨秀清的权柄。但是韦昌辉很快就发现一件事,他原本认为外面的有些将领是东王余党的想法错了。外面不是有些将领是东王余党,而是外面的将领都是东王余党。

    无论是石达开、秦日纲,甚至包括他韦昌辉都是东王杨秀清派出去的人。只是杨秀清不知道这几个人已经和天王私下联络过。除了这三个人之外,其他人可都是作为杨秀清信得过的部下派出去的。他们和东王府那帮人一样,都是杨秀清的手下。

    现在韦昌辉彻底明白了自己到底失败在哪里,他完全看错了杨秀清到底在太平天国中拥有何等力量。这力量大到太多人哪怕明明知道杨秀清是叛逆,也因为自己与杨秀清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必须要处决杀死杨秀清的人。也就是说,即便杀死杨秀清的是北王韦昌辉,北王韦昌辉也得给杨秀清赔命。

    这种认知无疑让韦昌辉从天堂直接堕入地狱,如果他真的是疯了,那自然还能活在自己用精神构架的乐园里头。可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乐园可以让韦昌辉逃避进去,他只能清醒的接受着精神上的折磨。

    折磨没几天,韦昌辉的精神就承受不住了。在自暴自弃的态度中,韦昌辉下令杀了石达开全家。“既然老子死定了,那你也别想好!”韦昌辉下令时,愤愤的想着。

    石达开的家人早就被抓进了北王府,一声令下,这些人被拖出来在北王府门口全给砍了。得知了自己在太平天国中最大的竞争对手的家属被杀了个干净,韦昌辉心里面总算是好受了点。

    杀石达开的家人是上午的事情,刚过了中午,北王府外突然传来了猛烈的枪声。韦昌辉一愣,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杀上北王府来?但是这讶异没维持多久就变成了担心,他最初进城的时候只带了五百人,三千进城的部队大部分都是秦日纲的兵。此时韦昌辉的其他部队还没有从江西回来,他自己深知在天京城里头造下太多杀孽,所以也不敢招收原本天京城里头的部队来补充北王府的卫队。现在把守北王府的还是那五百人。五百人说起来也不少了,但是用来把守北王府却很是不够。

    正在惶恐中,韦昌辉隐约听到外面有人喊道:“天王有旨,韦昌辉胡乱杀人,须得抓了。其他兄弟与韦昌辉无关,放下武器,我们不杀你们!”

    “天王有旨,韦昌辉胡乱杀人,须得抓了。其他兄弟与韦昌辉无关,放下武器,我们不杀你们!”

    这样的喊声一遍遍的重复着,每重复一次,外面的枪声与喊叫声就会减弱一点。韦昌辉也是究竟杀场的人,一听声音就知道事情不对。他立刻喊上卫队,向外杀去。

    就在北王府的花园中,韦昌辉的卫队就被包围了。只见为首那人乃是天王近来麾下的近臣张应宸,而张应宸此时脸若寒霜,见到自己带领的千余人围住了北王韦昌辉和韦昌辉的卫队,他立刻挥手。

    所有张应宸的部下都端着火qiang瞄准了韦昌辉和韦昌辉的卫队,而张应宸身边一人越众而出,他声如洪钟,一开口就让对面的所有人听的清楚。

    “天王有旨,韦昌辉胡乱杀人,须得抓了。其他兄弟与韦昌辉无关,放下武器,我们不杀你们!”

    只连喊了三遍,韦昌辉的卫队见到自己根本没有获胜的可能,抵抗只是死路一条,也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却见大伙纷纷抛下手中的武器离开韦昌辉的身边。只是片刻,韦昌辉就变成了了孤家寡人,自己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头。

    看着周围如狼似虎的敌人,韦昌辉下意识退了一步,却发现自己一直被阳光晃的有点难受的眼睛突然舒服了。原来他竟然退入了一道阴影里面。抬头看去,那是花园里面一座高高的瞭望台。

    这是韦昌辉负责天京城防御之时修建的建筑,从这座瞭望台上可以清楚看到各个城墙上的信号,一旦敌军攻城,韦昌辉就亲自登上高楼指挥,白天以吹角摇旗为号,夜里则以悬灯为令,将士们就以号令出击,力战清军。那时候韦昌辉指挥着数以万计的太平军战士为保卫天京城而日夜努力。可现在就在韦昌辉家里面,他只剩了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站在自家的花园里面。

    张应宸的部队并没有等下去,十几个人如狼似虎的扑上来把韦昌辉摁到在地,绳捆索绑的同时又把韦昌辉的嘴给堵了上。

    “关好门,我等今天就在这里驻扎。”张应宸命道。等大门都已经关上,张应宸的部队也把韦昌辉的部下给控制住。张应宸才命道:“这帮人杀了太多天国兄弟,把他们统统杀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