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7章 分离(八)

正文 第17章 分离(八)

    船队南下的时候并没有打韦泽的齐王旗号,而是打着负责寿州六安一线防御的李开芳的旗号。船队上所有人都被反复告知,一旦被询问,统一说自己是李开芳的手下,其他的话一概不要多说。

    王明山头一天上船的时候还忐忑不安,随着船队距离安庆越来越远,他的注意力越来越多的放在长江两岸的风景上去了。在安庆城经常可以看到长江,但是那差不多是没什么变化的长江,一样的江岸,一样的山岭,涨水、落水,丰水、枯水。只用想,就大概能够知道安庆城外的长江变成了什么模样。

    航行在长江之上,一切都变了。江岸上的景色不停的变化着,农田、树林、房屋、山岭,见到的每一样都与安庆不同。甚至是船下的长江水,也有些不同。在江面收窄的时候,江水就湍急不少,在江面宽阔的时候,水流又显得十分柔顺。

    到了第二天,就见到一支载满了军队的船队逆流而上,风帆高高挂起,水手们喊着号子奋力扳动船桨。那生龙活虎的样子让王明山觉得也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又过了半天,在岸上就见到一支军队也在向西而去。

    在队长的命令下,所有人都躲在船里面不露头,好奇的众人都是透乌篷船上的篷间缝隙往外看。看旗号,陆路的军队打着燕王秦日纲的旗号,水师则打着佐天候陈承瑢的大旗。两支部队看来都非常着急的向西赶,并没有对这支顺江而下的小船队感兴趣。

    没有被军队拦截,船队上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很快,大家就对这支军队去做什么产生了不小的兴趣。当然,没人猜对发生了什么。如果他们真的知道,水陆两支部队正在追击翼王石达开的话,他们肯定会大感惊讶。

    北王韦昌辉与石达开的会面结果并不好,石达开根本不谈支持韦昌辉的事情,韦昌辉也被石达开说出的天京城外的真相给弄的心烦意乱,当天就不欢而散。第二天一早,韦昌辉下了决心,哪怕是刀架在石达开脖子上,也得逼迫石达开同意韦昌辉出任左辅正军师一职。等他派人去翼王府抓人的时候,发现翼王石达开早就跑得不见踪影。

    这下韦昌辉大怒,立刻下令把石达开的全家以及他岳父全家都给抓起来。石达开的岳父黄玉昆因为牧马人的案子与韦昌辉、陈承瑢一起受了东王杨秀清的杖责。与秦日纲差不多算是过命的交情,秦日纲听说黄玉昆全家被抓,立刻前来找韦昌辉说情。

    一见到韦昌辉,秦日纲吓了一跳。仅仅是一天时间,韦昌辉整个人就变了,自从杀了东王杨秀清之后的那股子亢奋不见,意气风发的表情不见了。韦昌辉仿佛老了好几岁,整个人都消沉下来。

    “北王,怎么回事?”秦日纲连忙问道。

    “石达开要联合众将杀我!”韦昌辉说的有气无力,“若非如此,为何我们现在向众将写的文书,他们一个都没有回信?”

    秦日纲原本没有想那么多,自打杀了杨秀清,完全夺取天京城的控制权之后,秦日纲的部属也服从命令回到天京城,韦昌辉带去江西的部队正在向天京城赶。天京城内的部队数量不仅没有下降,反倒是上升了一点。天京城城墙长度就有七十里,待在天京城中仿佛就是一个独立的世界。此时部队充足,秦日纲对于城外的世界倒是没有那么担心。

    听韦昌辉这么说,秦日纲也有些担心起来,但是他性格比较单纯,所以秦日纲笑道:“北王,守好天京城,外面的兄弟迟早会明白我等乃是诛逆。”

    韦昌辉知道秦日纲没什么才情,能作为好下属,却没办法指望他独当一面。所以也不再多说什么,韦昌辉让秦日纲去见天王,把事情说明白。看天王洪秀全有什么处置。

    秦日纲正想走,然后突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他连忙说道:“北王,黄玉昆为了你家马夫的事情辞了差事,惹得东王大怒,那是和你一起挨了杖责。你抓了石达开的家人,我不说什么,可你把黄玉昆抓了,还要杀他,我觉得你不能这么做!”

    韦昌辉见秦日纲这么说,苦笑一声,“既然燕王你这么说,那我就把他放了。不过我只能放了黄玉昆,石达开的家人可不能放!”

    “黄玉昆的女儿你也得放了!”秦日纲提出了完整的要求。

    “好,我就一起放了!”韦昌辉答道。

    处理完了黄玉昆的事情,秦日纲连忙赶去见天王洪秀全。洪秀全一听石达开竟然偷偷逃走,脸色登时变得极为难看。沉吟片刻,洪秀全问道:“石达开是不是要杀北王?”

    “这……”秦日纲倒是没有想到这些。他只是觉得石达开这么跑路明显是不想跟着韦昌辉干,却没想到石达开有没有要杀韦昌辉。天王这么一问,还真的把秦日纲给问住了。

    “哼!”洪秀全冷哼一声,“燕王,你现在与佐天候一起带兵去追翼王,无论如何要把他带回来!”

    “我等若是离开天京城的话,谁来护卫天王?”秦日纲问道。

    “有张应宸带兵护卫,你们不用担心。”洪秀全说道。

    “遵旨!”天王下令,秦日纲立刻奉命而去。见到陈承瑢之后,转达了天王旨意。

    还没等陈承瑢说话,亲兵就进来禀报,说北王韦昌辉前来。两人连忙去迎接韦昌辉,韦昌辉进门的时候脸色可不怎么好看,进来之后往椅子上一坐,韦昌辉才问道:“天王下了什么旨意?”

    “天王命我等追回翼王!”秦日纲连忙答道。

    确定了天王洪秀全的态度,韦昌辉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算是恢复了不少精神头。“那就请两位兄弟受受累,出城追上石达开这个王八蛋!我一定会守好天京城。即便是没追上石达开,我也不会让他好过!”

    “北王,你且放心,我等立刻就去追翼王,定然把他请回来。”陈承瑢保证道。

    秦日纲与陈承瑢各点了兵马,两人离开天京城而去。初时还算是快马加鞭,可只走出去半天,陈承瑢就让部队速度慢了下来。他把秦日纲请到了自己的船上。

    陈承瑢问道:“燕王,你怎么看翼王逃出天京城的事情?”

    秦日纲遗憾的说道:“可此时天国兄弟们不知道天京城内的事情,若是翼王肯和我们一条心,趁韦泽走的时机,他出去安抚外面的兄弟,这件事就能这么过去。可翼王他竟然逃出城去,摆明了是一点责任都不想担!我们杀了东王,又杀了这么多余党,外面的兄弟都有些惊惧。翼王到了地方上,他说什么,兄弟们就信什么!我们还是得把翼王追回来啊!”

    “呵呵!”陈承瑢干笑两声,却没有立刻回答。对燕王秦日纲的这份单纯,陈承瑢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不管秦日纲怎么看石达开,在陈承瑢看来,石达开可是个老谋深算之人。能被杨秀清重用的王爷中,石达开可是极少数没有被明着整的人。

    正在此时,船队前哨通报说,江面上有打着太平天国的船队,要不要询问一下。陈承瑢说道:“什么都别问,让他们去吧!”

    见到了江上的船队之后,陈承瑢大概能猜得出,那是韦泽撤走的人。韦泽此时已经派兵攻克了宣称,而且大量消息都确定了一件事,韦泽正在把粮草,辎重运往宣城。

    现在天京城已经落入洪秀全手中,曾经负责天京城防卫的韦昌辉此时再度执掌了天京城的防卫。韦泽又不傻,之前有太多机会进攻天京城,那时候韦泽全部放弃了。现在他是不会花费如此精力来迷惑天京城的防卫,然后事实突袭。占据宣城的目的无疑是要南下两广。现在接人的目的无非是想在南下之时没有后顾之忧。

    而石达开把全家在天京城一扔,自己带人就往部队那边跑。两相比较之下,石达开这种果决看着更让人心惊,更让人厌恶。

    陈承瑢决定在此时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强行扣了韦泽的人,引发了韦泽的军事进攻,对于此时的天京城极为不利。而且陈承瑢真的后悔了,认识到了翼王石达开的阴险之后,他觉得在韦泽索要天京城内东王被杀部众亲属的时候,还不如就把人给了韦泽呢。

    正如韦泽所说,如果天王只是杀了东王,杀了东王手下的重臣与军官,天京之变还完全在除逆的范围内。外面的兄弟们也能接受天王的观点。韦泽带人一走,更能说明作为东王大将的韦泽心虚,“无颜面对天国兄弟”。

    而翼王石达开却不是这样,他原先的目的就是要进天京城“收拾残局”,只是没想到韦昌辉因为根本没有退路,结果他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做的对,所以别人就该听他的。而石达开却也够狠,当晚就逃出城去。这未来的局面对陈承瑢可是非常不利的。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