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5章 分离(六)

正文 第15章 分离(六)

    夜色黑黢黢的,天京城的城墙上,几名从军服上看,职位可不算低的军官聚拢在一起。垛口上紧紧绑了根绳子,一个身穿普通士兵肤色的男子被这几名中高级军官围在中间。这几名军官用饱含深情的语气说道。

    “翼王,你一定要回来啊!”

    “我们等你啊,翼王!”

    石达开认真的拍了拍几名军官的肩头,语气坚定的说道:“我会回来的!大家保重好自己!”然后他伸手矫健的登上垛口,顺着绳子溜了下去。

    见过天王洪秀全与北王韦昌辉之后,石达开就明白了他原先猜错了形势。洪秀全还算是有些老谋深算,到现在为止始终没有公开表明最终的立场与态度。韦昌辉则是满心认为自己杀东王杨秀清杀得妙,杀近两万杨秀清“党羽”杀得妙。天国兄弟们没有对韦昌辉顶礼膜拜,对韦昌辉高声颂唱,那就是这帮兄弟们的错。

    在杨秀清当政的时候,石达开受到的压制比较小,所以他还算是能够相对客观的看待局面。天王洪秀全不管事,整个太平天国在天京城内的人当然是杨秀清的亲信,在天京城外的人也是杨秀清安排的人。这些人不管与杨秀清有何等矛盾冲突,他们都不会认为韦昌辉杀杨秀清是可喜可贺的事情。在韦昌辉与杨秀清之间,他们无疑是倾向于杨秀清的。

    在此等局面下,韦昌辉又滥杀下层的兄弟。这帮兄弟的家属可不都是在天京城,很多人的家属是在其他部队里头作战,此时不在天京城里头。光这样在外的一批人,就能制造出巨大的反对声浪。这些人大概也知道点杨秀清想篡位的风声,他们未必敢直接反对洪秀全这个名义上的天国天王。但是反对韦昌辉,那算是众望所归。

    所以石达开很快做出了判断,他需要立刻离开天京城,从此与韦昌辉完全脱离干系。

    韦昌辉的根基到底有多么不牢靠,此时暴漏的无比清楚。石达开进了天京城的当天夜里,就很轻松的就找到了自己以前指挥过的部属。他们得知石达开要私下脱离天京城,马上用实际行动进行了支持。

    这些人没有亲自动手,而是把石达开介绍给了其他值班的兄弟。由其他兄弟带石达开离开天京城。这一连串的人联动起来,竟然没有丝毫惊动北王韦昌辉。

    到了城下,放开手中的绳索,石达开心中暗呼万幸。韦昌辉铁了心要当上左辅正军师,如果他真的把石达开囚禁起来的话,石达开为了活命就只能同意签字。一旦被迫和韦昌辉绑到一起,石达开的前程也全完了。

    城头那几位期待石达开回来的军官其实并非石达开的熟人,甚至脸都不熟。他们的行动明显是是急着要下北王韦昌辉这条破船。连韦昌辉的部下都如此态度,其他人的想法就根本不用多考虑。

    石达开此次逃跑的时候没敢带着所有侍卫,更没敢带翼王府里面的人。他只是带了自己的一名亲卫就开始尝试跑路。此时亲卫已经先到了城下,见石达开也下到城下,就立刻带着石达开向着营地的方向赶去。

    抱着对天京城内势力已经没什么机会的确信,石达开赶到了自己部队的营地。罗大纲完全没想到石达开竟然趁着夜色赶到了营地,“现在就走么?”罗大纲稍微有些多余的问道。

    “现在就走!”石达开回答的斩钉截铁。不仅仅是北王韦昌辉,石达开最担心的其实是天王洪秀全的追杀。韦昌辉此时已经完蛋了,出了天京城外,没谁是完全忠于天王洪秀全的。石达开逃走,在天王洪秀全看来,这是彻底与洪秀全分裂的态度。遭到天王洪秀全追击的可能并不算小。

    罗大纲的安排中,夜晚跑路不选择走水路,此时船只都被看管起来,只怕走之前就会被抓。他与石达开带领着部队立刻从营地出发走陆路西进。第二天一早,石达开的部队终于开始休整。此时还没有得到有人追赶的消息,石达开终于松了口气。想到未来的道路,种种想法在这位少年有才,并且雄心勃勃的男子胸中升起。

    也就在石达开逃出天京城的同时,韦泽的一支部队抵达了安庆。这里是韦泽征战安徽的起点,更是韦泽投注了相当心血的地方。

    带队前来安庆的是李维斯,与韦泽的联谊,特别是冒着生命危险去见天王洪秀全之后,李维斯终于得到了韦泽的信任。如果是以前,李维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独当一面。

    韦泽当然是铁了心要走,在天京城的时候,韦泽设法带走了在天京城内部队亲属。这些亲属与部队相会之后又惊又喜,紧紧拉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个哭的跟泪人一样。

    而韦泽部队中数量最多的士兵乃是安徽籍,这些人相当一部分可是韦泽推行完粮纳税的时候为了混个家属待遇,而选择跟随韦泽的。就眼下来看,太平军守不住皖中淮南一带。韦泽这一走,几年内都不会回来。万一韦泽部下的家属遭到了屠杀,韦泽也觉得问心有愧。若是能带上部队的家属一起南下,自然能够稳定军心。

    当然,李维斯此来的目的除了要拉拢军属之外,另一个任务则是征召愿意跟韦泽走的文官与文人。到了现在,李维斯也完全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把太平天国的分裂完全公开化。很快,在安庆街头就出现了新的告示。

    这是韦泽的一篇檄文,内容是告知知识份子,为何满清是鞑虏,为何韦泽是中华。

    开篇中,韦泽实事求是的告知安徽各地军民,太平天国内讧,建立神权为目的的洪秀全,与反清之后一统天下为目的的杨秀清闹翻了。洪秀全杀了杨秀清。

    接着,韦泽阐述到,韦泽参加太平军的目的是为了打倒满清,恢复中华。在这样的局面下,韦泽选择脱离太平天国,继续反清的大业。因为针对对象乃是读书人,韦泽简单却不含糊的讲述了这个过程以及关系,读书人自然能够看懂读书人写的东西。

    为何满清是鞑虏,韦泽从政治,经济,文化,三方面分析。

    政治上,旗人拥有着极大特权。这些人数量极少,制度却给了他们一半的官员名额。韦泽列数了他一路上杀过逮捕过的满清文武官员,以及与他对战到现在,尚且没死的满清文武大员,这其中一半都是旗人。

    在非常隐蔽的鼓吹了一番自己的赫赫武功之外,韦泽问了一个问题,一个时时刻刻防备汉人,一个时时刻刻用旗人压制汉人的政权,难道能算是一个汉人的政权么?一个非汉人的政权,有什么理由让汉人为之效力呢?

    谈完了政治,接下来就是经济。韦泽对地主士绅的评价其实比对满清政府的评价还低,所以这部分内容他不是自己写的,只是让岳父领头的一众文人写后,韦泽挑些重点组织起来。即便如此,满清种种制度上的掠夺,苛捐杂税等等问题写的也是非常有趣的。

    谈完了经济,最后则是文化。韦泽对满清文化的批判自然是极为靠谱,那金钱鼠尾,到衣服,从跪拜的滥用,到大人这个词的曲解。

    这根本不用韦泽编造,历史书上吹嘘的汉人士大夫的高洁与满清的奴才文化达成了鲜明的对比。春秋战国,主君和士人一起跪坐,唐朝的宰相和皇帝一起坐在凳子上,到现在奴才文化泛滥。

    在最后,韦泽号召想获得解放的中华儿女,跟着韦泽一起走。韦泽不仅要推翻一个腐朽堕落率兽食人的满清,更要建立起一个清新明快,志趣高洁的新中华。

    在安徽日报转移到庐州之后,安庆地方士绅们觉得报纸这东西很不错,于是得到了韦泽的许可,自己创立了一份名叫《安庆新闻》的周刊。周刊也随即刊载了韦泽檄文。有这份在知识份子中影响巨大的刊物,韦泽的檄文立刻传遍了安庆一带。

    得知太平天国内部发生了内乱之后,不少读书人倒是以相当喜闻乐见的心情面对此事的。但是韦泽要走的消息又让他们感觉情绪复杂。韦泽完粮纳税的政策无疑大大的得罪了地主士绅阶层,不过此时满清文化已经陷入了死水一潭令人窒息的地步。经世派的兴起可不是江忠源这么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突然出现,而是大批的知识份子同样看到了社会矛盾已经激化到不可调和的地步,激烈社会冲突不可避免会爆发。

    韦泽的完粮纳税固然大大得罪了地主士绅,却非常有效的缓和了社会矛盾。至少韦泽领导的政府有了收入之后,就不再搜刮。不仅穷苦人日子好过,连富户也觉得少了很多麻烦。不少非大地主出身的知识份子因为没有切身利益瓜葛,倒是颇为赞赏韦泽的行政能力。

    得知韦泽要走,不少人自然是满心欢喜,也有不少人相当失望甚至恐慌。

    很快,李维斯设立的南下报名点就迎来了头一批人,他们大多数是在韦泽政府里面当临时工的文人,这些人生计本来就不好,在地方上也没有什么实力,完全靠当临时工养家糊口。东王杨秀清死了,韦泽要脱离太平天国,他们更不看好太平天国的未来。韦泽既然号召他们一起南下,他们担心满清重夺安庆之后会清算他们,索性就直接投奔韦泽。

    韦泽设立的学校此时也正式停业,王明山刚学完了快班的三年级功课,语文自然是学习“现代汉语”,数学、地理、自然、美术、体育,这些课让王明山眼界大开。加减乘除,小数,分数,基本的几何图形,以及相关的体积、面积算法,这种种东西都打开了在传统文化中无论如何都学不到的知识。

    王明山其实已经下了决心,等毕业之后他就干脆去韦泽所在的庐州去当个正式官员。没想到韦泽突然就要走,学校随即停业。王明山焦躁了一天之后决定,自己要跟着韦泽走。

    满清是不是夷狄,韦泽是不是华夏,这些对王明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王明山的书还没有读完呢。

    确定了这点之后,王明山就去拜访他私塾时代的同学沈心。沈心一直在太平天国的安庆政府里头从事临时工的工作。韦泽走后,秦日纲在安庆执政,他根本没有改动韦泽的任何制度,韦泽怎么干,秦日纲就不多不少的继续运营旧有制度。

    到了沈心家,却见有人在沈心家里面进进出出,大家都在往外面搬东西,从家具到锅碗瓢盆都有。

    见到沈心之后,王明山连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把东西都卖了,带上所有钱去投奔齐王韦泽!”沈心回答的干净利落。

    “何时走?”王明山继续问。

    “明天我把所有帐都给收了,后天就走!”沈心答道。

    王明山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原本的确是想跟着韦泽一起走,可在王明山的感觉里面,这是可以从容商量的事情。早几天晚几天都不是问题,万万没想到的是,沈心竟然后天就和他母亲一起走了。这样的速度令王明山有些手足无措。

    “怎么会这么快?”王明山终于说道。

    沈心当了两年的临时工,虽然年纪只有十九岁,整个人看着已经是个大人了。见王明山如此欲言又止,沈心忍不住笑了,“明山,你若是真的想和我等一起走,那就不妨现在立刻下了决心,什么都不用要,直接去了报名处报名,明天后天各有一批人要走。你就跟着明天的那批人出发好了。若是你犹犹豫豫的,只怕是走不成了。就我所知,此次齐王的人不会在安徽待太久,等你明白过来,他们肯定已经走完了!”

    “为何?”王明山惊讶的问道。对韦泽为何会立刻走人他其实不是很惊讶。倒是王明山还没开口,沈心立刻看出了王明山想一起走,这件事让王明山发自内心的惊讶起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