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9章 天京匕见(九)

正文 第9章 天京匕见(九)

    外围的太平军服装变化极大,越向内部进发,穿着比较传统太平军服饰的人越来越多起来,这让林凤祥心里面稍微好受了些。

    林凤祥并不希望韦泽离开太平军,作为太平军中非常优秀将领,他太清楚韦泽这样的野战军在战争中的作用。

    这两年来,韦泽在安徽,就能从安庆出发,一年内夺取了安徽在淮河以南的全部地盘。还有余力北上打进江苏、河北与山东,救出遭受重重围困的北伐军。韦泽南下,不仅打进江苏北部,夺取了淮安这样的名城。还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击破了围困天京城一年半的江南江北大营。太平天国在天京城东南地区立刻从守势变成了全面攻势。

    韦泽的部队南下之后,交出了安徽的控制权,北伐军三丞相立刻极大扩张了实力。林凤祥占据着淮安这座重镇后,立刻发现他的部队有能力防御淮安,可没能力以淮安为基地发动大规模的攻势。

    如果有韦泽这样实力卓绝的野战军攻城略地,消灭满清的作战军团,林凤祥就能安心的建立在淮安的实际控制权。没有韦泽这样铁锤般粉碎一切敌人强大野战军,林凤祥就只能自己兼顾防御和进攻,防御的话兵力不足。进攻的话又没办法在短期内解决敌人。所以林凤祥是坚决不希望看到韦泽脱离太平天国,他心里面希望自己能够暂时稳住年轻气盛的韦泽。

    进了常州城,就见到部队在不断调动,一副大战在即的模样。尽管林凤祥身为天候,又是重臣名将,在诸王凋零的今天,他在天平天国的现在可是地位尊崇。韦泽的部队依旧把林凤祥上上下下仔细搜过,才让他进了韦泽的指挥部。

    在韦泽指挥部的一间小房子里头等了好一阵,林凤祥才见到韦泽大踏步从外面走进来。见到林凤祥之后,韦泽勉强笑了笑,“林大哥,你到这里来可是辛苦了。”

    林凤祥也想向说些轻松点的话,但是他此时心里面也颇为着急,最后只能勉强笑道:“韦兄弟的个头倒是长了不少。”

    “哦?有么?”韦泽苦笑道。他这两年忙的要死,哪里还有心情关心自己的个头,不过此时他也只能应酬道:“人说二十三窜一窜,我这还没到二十三岁,看来还在继续长个呢。”

    这话说完,大家也没了别的言语。沉默了一阵,林凤祥终于说道:“韦兄弟,我听说你要走,就立刻赶来。大家都是天国老兄弟,你都已经官封齐王。此时何必要走?只要你再等等,有大家在,这件事过去之后怎么都好说啊!你只要信得过哥哥我,我定然不让兄弟受委屈。”

    韦泽摇摇头,“林大哥,若只是我得罪了天王,有哥哥你这句话,那我还真的没什么好怕。可现在不是我得罪了天王,不管我怎么想,大家都认定了我是东王的手下。东王被杀,东王府被杀了精光,现在连东王手下被杀兄弟们的亲属都被杀了个干净。我若是还留在天国,那天王怎么想?”

    “天王……”林凤祥只说了个开头就说不下去。韦泽的话点出了事情的根本,天王洪秀全既然已经大开杀戒,那韦泽这个东王手下最大的军团指挥官自然就变成了天王的眼中钉了。

    见林凤祥为难的样子,韦泽说道:“林大哥,我若是留在天国,天王能放心我么?他看到我的时候,就不怕有一天我要为东王报仇?而且天王杀东王部属杀到这个地步,我又怎么能放心天王。我难道不怕天王哪天再继续要杀东王部属,转头把我给杀了?我知道林大哥你的好意,可是若是真的有天王杀我的那天,我真的能指望林大哥你把天王杀了给我报仇么?我想林大哥你也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吧?”

    林凤祥觉得实在是无法和韦泽争辩此事,可就是因为如此,他反倒忍不住一定想说点什么,“韦兄弟,这又是何必呢?大家好好把事情说开的话……”

    “林大哥,能说开的都是个人恩怨,我和天王恰恰一点个人恩怨都没有!”韦泽说这话的时候是发自内心,那沉重的语气让林凤祥听的心猛的往下一沉。

    大家又沉默起来,该说的话此时都说尽了。林凤祥在路上想了好多说服韦泽的言辞,此时却一句都说不出来了。他的想象中,韦泽是因为个人意气才决定离开太平天国的,没想到韦泽偏偏不是因为个人意气。虽然林凤祥不想让韦泽走,但是他也没有置韦泽于死地的想法。韦泽说的没错,他现在不得不走,不是因为韦泽个人得罪了天王洪秀全,而是因为韦泽与天王已经站在了不死不休的对立立场上。

    “林大哥,兄弟我劝你一句,此时天京城内已经杀的人头滚滚,你若是去了天京城,只怕性命不报。兄弟我觉得你还是别去趟这趟浑水为好。”韦泽站起来做了总结性的发言,就准备送客了。

    “韦兄弟……”林凤祥也感觉到了韦泽送客的意思,他下意识的还想说些劝说的话,但是他最终也没说出来,换了个话题,林凤祥问道:“韦兄弟,你走之前,可否给哥哥出些主意,今后的安徽的仗要怎么打?”

    这个要求倒也不过份,韦泽重新坐下,他让参谋取来了一些地图,开始给林凤祥讲述起来。“林大哥,现在当务之急乃是练出一支野战军,继续守住淮河。这还不能死守,必须不断派遣小部队过了淮河,不断打击清妖在淮河以北的城池。若是你练不出野战军,那就只能考虑后撤了。淮安这地方没什么险要之地,你若是被围在淮安,只怕是没人能给你解围了。”

    除了军事问题之外,韦泽还建议林凤祥在控制区内留任一批经过甄别的旧官僚,征召地方上的士人。特别是推行完粮纳税的管理体系。虽然想达到新中国的行政水平那是千难万难,想超过满清的管理水平那还是非常容易的。

    林凤祥一直认为韦泽是名非常厉害的将领,却没想到韦泽在行政上竟然有如此深刻的认知水平。原本他已经不想再劝说韦泽留下,可劝说的话就堵在嗓子眼上,越来越忍不住想说出口。

    而韦泽说完了一个大概之后,他说道:“林大哥,我却有件事想要求你帮个忙?”

    “何事?”林凤祥立刻问道。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不过林凤祥还是希望韦泽能够说出希望留下的想法。

    “我要派人去安庆、庐州等地,把原来跟着我的文官带走。至少愿意跟我走的人,我是要带走的。可我若是现在派兵去安庆等地,只怕有些地方的兄弟就敢和我的人打起来。林大哥,若是你觉得我们兄弟相处的不错,那还请林大哥能帮兄弟最后一个忙。在安徽的另外两位丞相都是林大哥你带过的,而且在巢湖的兄弟大多都是东王的部下,林大哥你若是能帮这个忙,那我可就感激不尽啦!”

    这个请求让林凤祥觉得极为为难,他的第一个想法自然是害怕得罪了天王洪秀全。韦泽要走,林凤祥若是这么帮助了韦泽,那天王会是什么想法?肯定觉得林凤祥与韦泽勾结。所以林凤祥第一念头就是立刻拒绝。

    不过片刻之后,林凤祥突然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他忍不住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想当然了。韦泽在现在的局面下选择脱离太平天国,其实是真正怀着的是对天国的好意。如果韦泽不走,他其实可以进攻苏州和浙江,据守这两地,即便不脱离太平天国,以韦泽的军政实力,他自保绝非问题。可那时候太平天国定然会不会放过韦泽的。不管韦泽怎么想,他此时都代表着天国东王一系。所有对天王不满的人都会投奔韦泽那边去,最终的结果必然是双方要大打出手。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比兄弟之间互相攻伐更可悲的事情呢?

    想到这里,林凤祥说道:“韦兄弟,哥哥我却不能直接帮你。不过我现在就去其他两位丞相那里,等我先走两天,你就可以派兵去接人。哥哥不能说帮你,但是只要哥哥见到了两位丞相,韦兄弟的兵在安徽就不会有人打……”

    韦泽不等林凤祥继续说,他就先插话进去,“请哥哥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最多一个月,兄弟我的兵就会完全撤出安徽。”

    听韦泽做出了时间上的保证,林凤祥也就放了心。至少到现在为止,韦泽从来不诓骗太平天国的兄弟。既然他说一个月,林凤祥也就相信韦泽一个月内定然能把所有愿意跟他的人一起带走。

    正如韦泽所说,林凤祥没有去天京城的打算。韦泽没有任何必要诓骗林凤祥说天京城内发生了大屠杀,这种转眼就能揭破的谎言对韦泽没有丝毫的好处。林凤祥并无篡夺权力的打算,他很清楚自己是不能去天京城的。

    简单的吃了顿饭,林凤祥带着韦泽送给他的好大一包的地图和文件离开了常州。此时正是傍晚,西边的一轮红日向着长江尽头缓缓坠落。看着江边那支已经改旗易服的军队,林凤祥心中忍不住悲从中来。东王已经死了,东王府也不复存在,现在太平天国最骁勇善战,也是最大的军团就要脱离太平天国的行列。不久前还蒸蒸日上,马上要就要并吞江浙,占据两湖的太平天国竟然转眼间就发生了如此变化。林凤祥有着不可抑止的悲苦感觉。

    而且,林凤祥也感觉到了一种更加不安的东西。随着东王势力从太平天国中的消散,曾经笼罩在太平天国上的红日仿佛也要永远的消失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