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6章 天京匕见(六)

正文 第6章 天京匕见(六)

    韦泽是快到凌晨的时候被人从床上叫起来的,他原本就和衣而卧,警卫员轻声一喊,韦泽腾的就从床上坐起身来问道:“怎么了?”

    警卫员说道:“总参谋长,在天京城外的部队里面送回来些人,有最新情报。”

    “让他进来!”韦泽一面起身去洗脸,一面答道。

    很快,情报参谋急匆匆奔进了韦泽的大帐。就见那名参谋满脸惊恐,看来受了不小的惊吓。敬礼之后说道:“报告总参谋长,从昨天傍晚开始就有不少人逃出天京城。到了夜里,天京城守军出城追击这些逃脱的人。我军按照布置与出城追击的那支部队交火。部队没什么损失,城内那支部队倒是损失了些人。我们已经把那些逃出城的人收拢起来带回营地。”

    “那些人都是什么人?”韦泽问道。

    参谋军官的声音都有些发抖,“大概分为三类,一类是东王府的文官,他们说天王昨天一大早就把东王府的重臣叫进了天王府,中午时分又把中级军官给叫走了,到了下午都没有任何消息。这些人觉得事情不对,就拖家带口的逃出天京城投奔咱们。第二类是一些军人,他们听到东王府中级军官所在的地方有枪炮声,他们觉得事情不对,也逃到咱们这里。第三类是六名北王和燕王的手下,他们参与了受命跟着燕王去杀东王军队的中级军官,据他们所说,总共杀了两千多人。他们实在是杀不下去,干脆就跑来我们这里。不过这只是他们几个人所说,还做不得准。”

    “杀了两三千人?”韦泽整个人都懵了。这帮人可真的敢下手啊!把一支三万多人军队的中层杀光,大概也就是两三千人。可这等杀法,已经不是打断了这支部队的脊梁,而是硬生生抽出了这支部队的脊椎。

    这消息十分惊悚,韦泽却不得不信。北王府三千人的部队面对十倍的敌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是不可能真正控制天京城内的士兵。

    “记录!”韦泽对值班参谋说道,“立刻对那些逃出来的人分别询问,尽快收集情报,建立时间线。”

    很快,一份命令就草拟完毕,韦泽看了一遍之后签名盖章,让机要室将命令发了出去。

    忙完这些之后韦泽再也不想睡,他干脆坐回到办公桌靠在折叠椅子上开始考虑下一步的行动。天京之变到现在已经是第四天凌晨。天王那边只用了三天就杀光了天京城内的东王势力,这个速度之快实在是令韦泽讶异。当然,这个过程中的血腥程度,也让韦泽心惊。

    韦泽的心态这几天也如过山车一样呈现出大起大落的过程,他最初只是知道天京之变或许会爆发。爆发之后他又觉得自己或许有能力参与其中。很快,他就发现自己一度嘲笑过的“农民”搞起zhen治斗争来,其果敢程度,或者说血腥程度大大超乎他的想象之外。如果是韦泽的话,无论如何都搞不到这样的程度。

    现在韦泽能够选择的唯一出路就是完全脱离太平天国,天京之变的血腥程度对于韦泽的部队统一思想倒是件极为有利的事情。知道了天京城内的大屠杀,韦泽部队里面人人自危是必然的事情,那时候就能够让这支部队心甘情愿的脱离太平天国了。

    当思维不得不接受事实之后,韦泽发现自己其实原本就没有什么选择。以前认为或许能够插手天京之变,完全是韦泽在自己脑子里面想象出来的。韦泽想象的基础是以不参与屠杀为底线,这本身就决定了韦泽根本没有机会。

    天亮的很快,韦泽等大家都吃了早饭,才召开了参谋部会议。胡成和做事很谨慎,他虽然自己没有前来天京城,却把半个参谋部给派到了韦泽身边。昨天韦泽已经让前十六军一半的队伍带着部队家眷前往镇江,消除了部队内不稳定因素之后,韦泽也觉得安心了很多。

    虽然情报不够完成,负责询问工作的情报参谋也拿出了一份整理出来的天京之变的时间线。先杀东王、挤走韦泽、消灭东王府、屠杀东王部队的中层军官,看完这一系列的步骤,所有人都傻了眼。

    韦昌荣过了好一阵,才用震惊的语气说道:“总参谋长,我们现在怎么办?打进天京城么?”

    雷虎还算是比较镇定,即便如此,他说话的声音也怪里怪气的,仿佛声带都僵直了一样,“如果按照情报,我们现在还是有机会打进天京城的。”

    “打进天京城之后怎么办?和天王他们火并么?”韦泽平静的问道。

    “火并就火并!天王如此倒行逆施,我们火并他又怎么了?”阮希浩的声音一听就是那种靠点表面的狠劲给自己壮胆的状态。

    “天王杀这么多兄弟,并不是咱们火并他的理由!如果这是理由的话,我们火并天王的时候就不用杀太平军的兄弟了?那时候凭什么不让别人有火并我们的理由?”韦泽问道。

    这下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大家其实也就是说说而已,面对着完全超出想象的现实,其实每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们撤吧?总参谋长,我等只要挥军进攻江浙。江浙的清军根本不堪一击,我们占领了江浙之后联络小刀会的兄弟。合兵一处后至少有十万人。有你领着,咱们自己干也能打倒满清!”韦昌荣说道。虽然这本该说的激昂慷慨,可知道了天京城内被屠杀了数千人,平素里大胆无畏的韦昌荣也显得很蔫。

    韦泽心情也兴奋不起来,他依旧用平静的语气说道:“撤是一定要撤的。不过现在还不能撤!不管如何,城内还有那么多东王部下的亲属,我们现在尽可能为他们多做点事情吧。我宣布,从现在起,实施战事警戒。做好边打边撤的准备,部队在这里最多再留四天。四天后,无论什么情况,我军都要撤退回常州去!”

    军事会议很快就散了,韦泽把他岳父祁玉昌找来,先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韦泽对震惊的祁玉昌说道:“岳父,你那里可有现在还敢去天京城见天王的人才?”

    祁玉昌可是被韦泽告知的消息吓住了,他一时没听明白韦泽的话。等韦泽重复了第二遍之后,他战战兢兢问道:“为何要现在去见天王?”

    韦泽答道:“我若是派我手下的军官去,那就显得太咄咄逼人了?而且我手下的兄弟们年轻气盛,很难保证他们情急之下不说错话。你这次出来的时候带出了那么多在东王府当过咨议的人,他们都是读过书的人,想来其中应该能有待人接物颇为不一般的人才吧?”

    “齐王?你现在派他们去说什么?要和天王打仗么?”祁玉昌此时勉强缓过来劲,他依旧是战战兢兢的答道。

    “我这次派人去只是要告诉天王,我从此要脱离太平天国。而且我想向天王讨要些人。”韦泽给出了答案。

    祁玉昌告诉韦泽他会尽力而为,不过当下的局面,他也不能保证自己能找到合适的人。

    韦泽也能想到那些文人在如此局面下只怕是不可靠,不得已,他只能找了几个比较看得过去,但是职务不高的参谋部人员。最后后勤部的李维斯自告奋勇前去见天王。

    “你可要知道,这次去或许会有生命危险!”韦泽告知了李维斯这个残酷的事实。

    李维斯点点头,“总参谋长,只要咱们的部队还在,天王只怕也未必敢把我怎么样。雷虎检点说的有道理,此时天京城东王的指挥系统已经崩溃,天王尚且无力建成新的指挥系统。他们正在最弱的时候,我又不是去骂他们的。他们只怕此时最想的就是赶紧把我们给送走。危险肯定有,不过我觉得远没到被杀的地步。”

    “好吧!我就让人给你培训一下太平天国见天王的礼仪,这时候咱们还是尽量以不刺激天王为上策!”韦泽答道。

    一个小时后,李维斯与四百骑兵打着齐王韦泽的大旗向着天京城而去。没到中午时分,这支部队就抵达了天京城北门外。看到这么一大队骑兵到了城外,城头上虽然也有人比较紧张的跑来跑去,但是那数量与以前根本没办法相比。

    派了两名战士靠近城门,向城上通报齐王韦泽派人觐见天王。城头上的部队看来也不想擅开战端,他们只是告诉城下的韦泽部队,让他们等着。过了好久,城门没有打开,城头上垂下一个箩筐,只让使者一人进程。李维斯下了马,整理了一下衣服,坐进了箩筐中。

    城内的守军如临大敌,即便只有李维斯一个人,仍然上来了七八个人,上上下下把李维斯彻底给搜查了一遍。搜查完之后,他们立刻把李维斯架上一匹马,由十几人的马队护送,把他以最快速度送到了天王府外。在府外又等了一阵,侧门开了。李维斯被带进了天王府。

    洪秀全、韦昌辉、秦日纲、陈承瑢四个人在一间偏殿里面坐着,李维斯立刻上前施礼。然后就站起了身。对这个做法,这几个人也没有太追究。陈承瑢先开口了,“韦泽要你来做什么?”

    李维斯答道:“天王,我们总参谋长韦泽派我来告知天王,您命人杀了东王,又杀了东王手下几千兄弟。我等绝对不能接受你这样大肆屠杀的做法。所以我军已经正式决定脱离太平天国,以后咱们分道扬镳,恩断义绝。总参谋长不久之后会把所有旗帜,官服都归还天国。”

    韦昌辉听完这话之后勃然大怒,他怒喝道:“韦泽这个杨秀清的党羽,到现在竟然还不赶紧自己把自己绑了到天王面前请罪。天王或许会饶了韦泽的性命。你不提自己造反的事情,反倒说天王屠杀兄弟!好狗胆!”

    就跟没听到韦昌辉的怒骂一样,李维斯接着心平气和的说道:“除此之外,我们总参谋长还有一事想请求天王答应。”

    “还有什么鸟事?现在我们就把你拖出去砍了!”韦昌辉继续骂道。

    天王洪秀全摆了摆手,示意韦昌辉停下。见洪秀全亲自发令,韦昌辉又骂了几句才闭上嘴。

    “天王!杀东王,您可以说东王谋逆!杀了东王府的人,您可以说他们是东王的死党。杀了上千的将校,您可以说他们是东王的党羽。我们总参谋长请求您把被杀的那些人的家属交给我们带走。您杀了几千人,如果此时停下手来,还能向整个太平天国的兄弟们说的过去。您有这个道理。既然我们总参谋长是东王手下第一大将,我们自己脱离了天国,能带上那些被杀兄弟的家属。太平天国的其他兄弟们得知了这个消息,也会觉得我们是理亏……”

    等李维斯说到这里,北王韦昌辉再次怒道:“韦泽那个狗贼,在依附杨秀清的时候可完全没把天王放在眼中,杨秀清要当万岁,要谋逆。他就鼓动杨秀清篡位。这么一个人,还敢说自己有道理了么?”

    对韦昌辉这么充满正义感的发言,李维斯作为年轻人当然很不高兴。但是他来这里不是为了和天王洪秀全吵架怄气的。特别是无意义的争吵只会让李维斯无端丧命。而且就如韦泽所说,现在韦泽的部队与天京城内这帮人的关系并不是有什么君臣名分来决定的。决定双方地位的乃是战斗力。据为优势地位的韦泽部队,只要不采取威胁方式的就事论事,对方反倒更容易接受他们的战斗力处于劣势的现实。

    果然,北王韦昌辉虽然也怒骂,但是仅仅是在精神上施加压力,却根本没有动手的意思。而天王洪秀全又阻止了韦昌辉继续骂下去。

    等韦昌辉安静下来,李维斯继续说道:“那些被杀兄弟的家人留在天国,也不过是些罪人家属。天王您放了他们和我们一起走,天国兄弟们知道此事之后,定然觉得天王您宽宏大量饶他们一条性命,反倒更容易相信是东王理亏。上天有好生之德,还望天王能够放过那些人,让他们和我们一起走!”

    听到这里,陈承瑢看了看天王洪秀全,这才开口问道:“虽然齐王派你来这么说,但是我怎么知道齐王这不是在诳我们?等接到这些人之后,齐王再无什么顾及,那时候派兵攻打天京城呢?”

    “我们开会的时候也有人提出过攻打天京城的建议。”李维斯用非常平和的语气就事论事的说道,并没有丝毫的威胁意味。虽然如此,但是洪秀全也好、陈承瑢与秦日纲也罢,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畏惧的神色。只有韦昌辉,则是大怒的模样。不过这次,他并没有立刻破口大骂,而是等着听李维斯接下来的话。

    “我们总参谋长言道,我军只要再打进天京城,那定然是要再火并一次兄弟。大家从广西开始起来造反,造的是满清的反,杀的是清妖,可不是来杀戮兄弟们的。假如我军偶然在这次火并中获胜,那就算完了么?外面还有翼王,还有安徽的诸位天候,他们会就此罢手么?他们定然会起兵来为被我们杀的天国兄弟报仇。那时候杀得个尸山血海,死的还都是咱们自家兄弟!我们进天京城这是要灭清妖,还是要帮清妖?所以我军商量的结果是,绝不进天京城!”

    听李维斯说到这里,洪秀全等人的脸色再次变得极为难看起来。韦泽并不是在危言耸听,他说的是一个很容易就能想到的简单事实。而这个事实的残酷性已经由天京城内刚发生过的事情证明了一次。

    “所以,我们总参谋长派我来,就是请求天王看在大家一起这么久的情义上,放那城内的那些人和我们一起走。这也是天王您的大恩大德!”李维斯最后总结道。

    没有威胁,没有叫嚷,李维斯把此行的目的说的清楚明白。洪秀全等人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阵,陈承瑢问道:“若是我们不放人呢?”

    李维斯轻轻舒了口气,“若是天王不肯放人,也请饶了这些人的性命。他们不过是东王府兄弟们的家属而已,若是天王把他们都给处决了,到时候天国兄弟们人人自危。天王您毕竟是天国之主,放了那些人,天国兄弟们会记得天王您的仁德。若是杀了他们,天王您要怎么安抚天国兄弟们的人心呢?”

    “凡是叛逆的尽皆杀了,这才让人不敢再入杨秀清这逆贼般行事!若是不严惩这些人,难道让那些人跟着杨秀清有样学样么?你奉了韦泽之命前来说这些话,就是要蛊惑天王,罪在不赦!”韦昌辉看来被李维斯的话给气到了,他站起身指着李维斯大骂道。

    “北王,你先坐下!”洪秀全语气严肃的命道。

    等韦昌辉不情不愿的坐回位置上,洪秀全说道,“这件事我自会下定决心。却不知道韦泽之后要去哪里?”

    “我军会在天京城外最多等四天,若是能接到天京城内的兄弟,我等立刻就走。若是接不到,到了第四天,我等也会走。总参谋长派我来要说的话已经说道,我就告辞了!”李维斯说道。

    洪秀全挥手阻止了韦昌辉叫嚷的冲动,又对陈承瑢使了个眼色。陈承瑢起身带着李维斯离开了天王府。在门口让人带走李维斯的时候,陈承瑢有点不自信的问道:“齐王果真要走么?”

    “我们参谋长说了,天国兄弟自相残杀只会便宜了清妖。佐天候,既然进攻天京城只会让天国自相残杀个干净,我军是绝对不会进攻天京城的!留下来大家以后也没办法相处,事到如此,我们就这么散了吧。”李维斯再次强调了韦泽的态度。

    陈承瑢也不知道是理解了韦泽的态度,还是对当下局面感到遗憾,或者只是单纯的感伤。“哎!”的叹口气,陈成荣就让人带李维斯走了。

    李维斯直到表面上看着从容,实际上心中忐忑不安,直到他被送出城,重新回归骑兵队伍里面,斯才感觉到后背上的贴身衣服不知何时被汗水彻底打湿。

    “立刻回去!”在发布命令的时候,李维斯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