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5章 天京匕见(五)

正文 第5章 天京匕见(五)

    陈承瑢有点神不守舍的回到天王府,心中又悲又希。原本就不是一直带兵的将领,打下天京城之后一直在京城做文官,陈承瑢对于上千人的杀戮并不习惯,更不用说是针对自己曾经兄弟的杀戮。一种悲凉感不可抑止的涌上心头。

    不过此时凌驾在这种悲凉感之上的却是一种喜悦与轻松。几年来,遥控各路大军,总领天国事物的东王杨秀清对包括陈承瑢在内天国兄弟的种种刁难,打击,甚至是折磨与杀害,都让陈承瑢感到深深的绝望。等到陈承瑢确定杨秀清的最终目的是封万岁,取天王而代之之后。他毅然选择了自己的立场,忠于没有什么倒行逆施行为的天王洪秀全。

    在东王一手遮天,东王府完全掌握了天京城的时候,想要为天王除掉东王这个大叛逆是极为艰苦的任务。陈承瑢势单力孤,天京城内同样没有什么同盟军。最初的时候,陈承瑢私下告诉天王东王要造反,天王甚至都不相信。

    好在天王也不是完全没有反应,他曾经让女官到东王府告诫众臣。东王杨秀清的反应是直接杀了曾水源等不肯直接表明立场的将领。随即就是东王要封万岁,这居心已经昭然若揭。等到陈承瑢把韦泽的那番表态告诉了天王,天王才最终下定决心除掉东王。

    只是此时的天京城中几乎没有了任何天王的盟友,又是陈承瑢多方联络,包括把北王与燕王都给在封万岁之前赶出天京城在内的策略,包括把韦泽召回天京城的谋划。苦心孤诣的这番努力总算是得到了结果,东王、东王府、东王军的中层军官全部被清除。除掉了这些人之后,剩下的都是些下级军官。他们是很好处置的。陈承瑢命令这帮人回归军营就行了。

    现在陈承瑢心中最大的感觉就是如释重负,他与天王等人终于安全了。虽然中级军官里头或许很多人没有造反的心思,可整个天京城里头听从天王、北王等人指挥的军事力量满打满算不到五千。而东王府的部队足足有三万多人。卒长指挥百人队,秩序五六个卒长联起手,就能拉起五六百人的队伍。这五六百人振臂一呼,天知道数万的军队里面会有都少人响应。那时候区区五千人是根本抵挡不住的。为了天王,为了天国,陈承瑢也只能完全牺牲那批中层军官了。

    进了一直与北王韦昌辉与燕王秦日纲密谋的房间,却见两人都不在,只有个女官在里头。陈承瑢先是一愣,随即想起秦日纲偷偷回到北王府去指挥屠杀东王府中层的行动。他正想坐下,屋内的女官却说道:“佐天候,天王命你去见他。”

    跟着女官到了天王的后殿,陈承瑢见到了洪秀全与北王韦昌辉坐在一起。而在天王洪秀全旁边侍立的竟然是张应宸。洪秀全与韦昌辉的脸上同样是如释重负,见到陈承瑢进来,韦昌辉笑道:“佐天候,咱们原本抱着九死一生的想法去杀杨秀清,没想到上帝保佑,我等竟然能如此顺利。这除掉杨秀清的余党,我们终于可以松口气啦!”

    陈承瑢跑的最多,体力与精力消耗的最大,他疲惫的点点头,向洪秀全行礼,“恭喜天王,终于清除了杨秀清、东王府,以及杨秀清的余党。再也没人敢谋夺天王的江山!”

    这些天只有陈承瑢才能自由的去见洪秀全,以前每次见洪秀全,都只见洪秀全满脸严肃,得知了除掉杨秀清以及杨秀清党羽的清君侧行动终于大获全胜,洪秀全脸上此时也露出了笑容。那是如释重负的笑容。以杨秀清的实力,以杨秀清对天京城的控制能力,到现在为止看似轻而易举的行动,其实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只要有一个环节不对,谋划被发现,那就不光是韦昌辉、秦日纲、陈承瑢的性命不保,包括天王洪秀全只怕也会命丧当场。这完全是在刀尖上跳舞,容不得一丝差错。

    然而洪秀全并没有高兴太久,脸上的笑容还没有完全退去,却见他眼圈一红竟然流下泪来。洪秀全抽泣了几声,哽咽着说道:“大家都是兄弟,我得说几句咱们兄弟才能说的话。若不是东王杨秀清,我等是断然不可能走到今天的。却没想到东王鬼迷心窍,意图谋反,若不是如此,我等也断然不会向兄弟挥刀相向!”

    “哼!”北王韦昌辉很明显没有被这话给感动,他作为杨秀清的“兄弟”,吃够了这位带头大哥的苦。前后数次加起来,韦昌辉挨过杨秀清这位带头大哥下令打的近千杖。就算是脑子记不住,这屁股上的伤疤也会反复提醒韦昌辉。

    陈承瑢没怎么受过杨秀清太多的刁难惩罚,加上他在东王府办事,深知营运这么大一个天国到底有多艰难。而从金田起义到现在,太平军多少次面临着覆灭的危险。掌舵的东王杨秀清带领大伙一步步的从金田开始走到今天,在距离广西老家几千里外的天京城建立起了现在的天国。

    陈承瑢很能理解洪秀全的感伤,可陈承瑢并没有因为参与杀死杨秀清而有丝毫的后悔。如果洪秀全不杀杨秀清,杨秀清要不了多久就会推翻洪秀全。那时候杨秀清会不会网开一面,留下洪秀全的性命,就杨秀清之前表现出的那种对兄弟毫不留情的杀戮来看,陈承瑢可没有任何信心。

    见天王洪秀全哭泣,佐天候陈承瑢倒是一脸戚戚然的模样,韦昌辉心里面很是不高兴。只是此时他也不想指责二人,长长的舒了口气,韦昌辉大声说道:“我等讨逆成功,这就是天意!乱臣贼子,终有此下场!现在佐天候你立刻去告知城内的部队立刻回归军营。佐天候,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可办妥?”

    “何事?”陈承瑢此时心中闪动着千般念头万般感慨,根本想不起韦昌辉所说何事?

    韦昌辉说道:“我给你了份名单,让你留下了一些人不要杀?你可帮我通知到他们了没?”

    陈承瑢听到这个才明白过来,他答道:“那些人我都已经让他们去守城门。”

    “好,你我现在分头行事。你去让当兵的回军营。我现在就去见那些人。”对陈承瑢说完,韦昌辉转头向洪秀全说道,“天王,现在还需你借给我些衣服与女官!”

    “那些人为何不杀?”洪秀全有点意外的问道。

    韦昌辉直率的答道:“那些人都是跟过我的人,素来比较忠义。只要我亲自去告知他们此次乃是除逆,他们定然会幡然醒悟,跟我走的。”

    陈承瑢听了这话心中一震,韦昌辉想到了这点,可陈承瑢却没有想到。陈承瑢也知道有些军官未必肯支持东王,至少在东王覆灭之后不会选择继续为东王效忠。可当时他又担心这些人没他想的那么可靠,所以就只能让他们去死。却没想到韦昌辉竟然如此有胆子,给了陈承瑢一个名单就让陈承瑢放过一些人。

    一面心中埋怨韦昌辉过于大胆,陈承瑢也大为后悔,他自己当时为何就没想到这点,让不少人凭白被杀。

    听了韦昌辉的话,洪秀全也皱起了眉头,“若是有不肯跟随杨秀清造反,只是不得不听从杨秀清命令的兄弟,我们还是要放过的。佐天候,你可好好选出了这些人么?”

    “这个……,我这几日根本没空想到这些……”陈承瑢试图解释。

    “哎!”洪秀全叹口气,语气里头是相当不满的情绪。

    但是到了此时,也没什么好再说的。天京城内数万军队还布置在城内包围着北王府,当务之急就是赶紧让部队回军营,街上没了部队,韦昌辉才能尽快去说服那些忠于天王的人。陈承瑢与韦昌辉两人分头行动,一前一后的出了天王府。

    此时天京城内折腾了好几天,部队都相当的疲惫。得知了天王下令处置北王的消息之后,部队都放下心来。陈承瑢下令部队回军营,虽然不少部队远远听到一阵爆炸和喊杀的声音后心存疑虑,部队里头连个卒长都没有,两司马只负责指挥二十五人,部队里头有这么多两司马,谁也指挥不动谁。有些部队立刻服从命令,撤往军营。那些不想走的看到自己所属部队的人都撤走了。他们也只能跟着大队一起回归军营。

    等天黑下来之后,天京城内的街头已经再没了军队。韦昌辉此时已经换了天王侍卫的衣服,和女官在一起出了天王府,向着他所相信的那些将领的驻地去了。

    那些将领们见到韦昌辉突然出现,最初都是大惊。不过与韦昌辉想的一样,这些人都是跟过他的人,并没有立刻要捉拿韦昌辉。毕竟此时东王已经被杀,曾经压在他们头上的大山不复存在。

    接下来听韦昌辉说,他奉天王命令诛杀叛贼杨秀清,并且已经杀了东王府的杨秀清党羽。这下将领们都如同被雷劈的蛤蟆,呆住了。东王封万岁的事情完全公开,将领们心里面也都清楚,东王杨秀清封了万岁之后可能会发生什么。杨秀清以“知情不报”的罪名杀死曾水源等人的事情早就传遍了天京城。在天京城内也早就有传言,杨秀清试图杀了洪秀全自立。

    现在北王韦昌辉亲自来说奉了天王命令诛杀叛逆,将领们也都信了。不信又能如何呢?众将也没有杀了天王洪秀全自立的打算,东王府的重臣进了天王府之后再无消息。这些将领最终都表示,愿意接受天王洪秀全的指挥。当然,也肯服从北王韦昌辉的命令。

    到了午夜时分,韦昌辉走遍了所有的他亲自点过名的将领那里,说服了这些人固守军营,哪里都不要去。

    将领们自然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军营,局面变化的如此之快,他们那里还敢随意出营。东王杨秀清以及东王府的重臣尚且被杀了个干净,他们不过是些普通将领,此时到处乱走,那不是找死么?

    韦昌辉准备回北王府的时候得到了一个消息,有些不明身份的人正在不断的说服了守北边城门的卫兵溜出天京城。看他们行动的方向,大概是向齐王韦泽驻扎的栖霞山而去。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韦昌辉心中大急,如果被韦泽得知了天京城内的局面之后那还了得。此时天京城城防正处在最薄弱的时候,在昨天的时候,韦泽或许靠手下的部队还打不破尚且由东王府控制的天京城。如今东王府不复存在,韦泽有了攻入天京城的机会。他立刻下令,“追!逃出去的定然是心怀鬼胎的逆贼,追上之后全杀了,一个不留!”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